褚冥漾在房間裡來回踱步,學長就要洗好出來了他應該要做什麼?
  
  做作業?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平安無事的度過了月考週,整個考程下來除了第一天,沒有其他意外。那天他回去後然只告訴他沒事不用擔心,所以他也沒追問。
  
  「褚,考得不錯。」冰炎淡淡地說。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很快得來到第一次月考前夕,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和學長他們待在一起久了沾了點光,褚冥漾罕見的沒有再發生什麼奇異的衰事,大多都是同學的惡作劇或是自己不小心摔跤。

  這樣平凡的日子讓褚冥漾簡直感激涕零。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禇冥漾不得不佩服辛西亞豐富的想像力。
  首先,在他們學校冰炎根本就不會出現在班級上,就連夏碎學長也很少露面,因此認識他們的人少之又少;再來,他實在不認為冰炎會有粉絲,夏碎學長還比較有可能。
  為什麼?因為冰炎殺氣很強啊,一般誰會想靠近啊。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戰戰兢兢,正確來說是被嚇得半死,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就要和一個說熟不熟的學長一起睡,他尷尬啊。
  因為他都自己一個睡,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的睡姿好不好,不過他也可以從每天早上那頭亂髮推測出自己的姿勢不怎麼雅觀,要是在睡覺中不小心碰到學長怎麼辦啊。
  而且老媽怎麼不想想自己的衰運搞不好會傳染呢?褚冥漾想到這裡就不禁有些埋怨……雖然還是驚嚇居多。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後,沙發都還沒坐熱,警察就登門拜訪了。

  原來那些搶劫的人出車禍了,搶來的包包裡正好有辛西亞和然的合照,而警局的人因為一些原因認識然,於是就把理當當成物證的包包給送回來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秋當天午後。

  冰炎和夏碎帶著禮盒拜訪了褚冥漾的家,白鈴慈見到夏碎之後便放下心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的褚冥漾後知後覺的想起來黑館的本名就叫黑藤館,但是學長禁止他將之說出去,但是現在有人在打聽關於黑館的消息?
  怎麼想怎麼不對頭的褚冥漾決定禮拜一時一併問個清楚,要是那個人是冰炎他們的好友的話那他不就幫倒忙了。
  將這事情給放在心上的褚冥漾禮拜日一整天幾乎都無法專心,勉勉強強讀了地理和國文,昏頭轉向的他決定休息一天。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發現自己沒那麼排斥社團課了,當然他很清楚原因是什麼。
  除了學長和夏碎學長外,還有一個姓林的學生,他發現也很好相處,社團課成為他來學校的樂趣之一,只是學長這次沒出現。
  因為社團老師再度放風,所以該是日文研究社的社團變成了聊天課,林偶爾會留下來交談幾句,但是另外兩名學生都是放風了就閃人,所以褚冥漾不曉得他們的名字。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果褚冥漾沒找到自己曾去過一次的保健室,上次去的時候自己是昏迷狀態,清醒時出來則是學長將車開到門口直接走應該是後門的車道送他回家,所以從教室走到那裡的路線沒有地圖輔助的話他根本毫無概念。
  褚冥漾完全無心於上課,自從發現地圖上的不合理處後,他就一直很想直接衝到那花園再一探究竟,如果運氣好,還可能碰上學長他們,可以順便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學長他們可能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但是褚冥漾的直覺告訴他,學長他們一定知道些什麼端倪──不然怎麼會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都告訴他那裡不能進入呢?陷入思索的褚冥漾徹底忽略了他的左手。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有些吃力的將手上那綑書給搬到自家門口,微微喘著氣,反觀冰炎,大氣都不喘一口,游刃有餘。
  差一年力氣就差這麼大嗎?不過褚冥漾本身的力氣也不如自家姊姊,所以他倒是非常習慣了。
  說到他姊姊,下次要看到她要等一個禮拜……褚冥漾一想到就有些寂寞。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捂著發痛的腹部,意識都集中在傷處,根本沒注意到旁邊的人是誰。
  這幾天的和平都只是海市蜃樓他的衰運依舊沒改對吧!
  痛死他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室和他想像得不太一樣,中間擺了一張橢圓長形桌,前面有著白板和其他播放類的儀器,牆壁是純白色,整體得感覺像是一間小型的會議室,大約可容納二十人左右。
  已經有同學先到選定座位,褚冥漾瞧了瞧,發現多數同學都集中在後方,少數幾個才坐在前面,那他是要坐哪裡?
  東看西瞧,他打不定主意。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家的褚冥漾理所當然的被自家母親關愛了一番,耳朵即使不照鏡子也可以想像紅腫的慘狀。
  在單方面的教訓終了之後,褚冥漾揉著發疼的耳朵,遞給白鈴慈一張社團說明書。
  「媽,學校規定要參加社團。」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褚冥漾因為沒有睡好,隔天醒來還恍恍惚惚的,吃早餐時也是有氣無力,讓白鈴慈不禁擔心起來。
  「漾漾,你還好吧?」小玥不回來的打擊有這麼大嗎?這戀姊的孩子……「你不是說你今天值日生?還是請假好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