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感謝各位關心,人生果然沒有過不去的低潮,我恢復狀態了!甚至鬥志滿滿!

只是......我恐怕要等到過年後才能恢復往日的更新速度,先送上拜年禮,足足七千字喔!XDDD

雖說是冰漾,不過學長還沒有叫冰炎,而是叫彌亞喔!(應該看得出來,不過還是說一下

另外,這篇的漾漾很有主見很有想法力量很強大......接受不了的請慎入啊!

以及,因為我明日就下南部,接下來換壬君跟大家打招呼囉~

我大概在2/14回來,剛巧趕上情人節ww

預祝各位新年行大運、能夠事事如意、學業精進、事業大展、吉祥順利!

新年快樂~~

by 昀羲

 

以下文章開始

 

 

 

 

那是世界形成之後,神族還與種族共存的時代。

 

神族對於祂們所打造的世界有著不同的意見,在幾次大打出手後,祂們共同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區域、信奉自己的種族、並賦予種族自己的部份之力。

 

那時候,世界還是一體,沒有守世界與原世界的區別,大陸僅只一塊,被海水環繞,滋養著生命。

 

水神創造大海,細分江川河流,力量散落於每處水源甚至於水分子,將部份意識分裂成海神、河神等;綠神創造了森林、草原、田野;風神讓大氣傳遞精神;主神創造了精靈;創世神創造了天使與惡魔……

 

但是生命不斷繁衍,有限的資源不敷使用,於是,種族與種族之間的糾紛,引發了神與神之間的矛盾。

 

眾神偏愛自己創造的種族,對他神所創的種族不屑一顧。

 

種族與種族之間的彼此爭奪,於是眾神的矛盾越來越大,鬧到最後,甚至引發了最為嚴重的諸神戰爭。

 

戰爭之後,種族淪為了犧牲品,數量銳減了四分之三。

 

眾神痛定思痛,彼此約定不再插手世界之事,帶著僅剩的原生種族退居到世界之後。

 

為了避免舊事重演,時間之神打造了三樣寶器。

 

反射真幻之鏡,守護不侵之傘,以及精神傳遞之扇。

 

祂賦予了寶器生命,以及各式力量,讓之居於各界都無法撼動的無殿之中,代替眾神監視著世界。

 

 

眾神簽下契約,除非有代價交換,否則再也不插手世界之事。賦予種族使命後,便在世界消去了行蹤。

 

第一章

 

這塊大陸名為阿歐力薩,許多陸生種族在此居住,並且,也彼此征戰豪奪。

 

現在,這塊土地上的住民,不論是精靈、妖精、人類、狩人、獸王……全部都處在一個繁雜的時代。

 

因為眾神退居放手,一些原生種族如白精靈也已經遷徙到這塊土地上的其他地方。沒了眾神干預,生命繁衍到茂盛,也開啟了最後神話的開端。

 

伊多維亞時代之阿歐力薩神話。

 

 

褚冥漾是無之地書院的新生。

 

這所設立才幾年的學校不管外面世界的紛紛擾擾,只要進得來、有本事畢業,那麼學校大門便會為你敞開。

 

這所書院新開,因為教師不足,一年只收一批學生,不論性別、年齡、家世、身份,縱使你只是個乞丐,只要有本事過得了關卡,那麼學校一樣教導你。

 

只是要進來可不太容易。

 

書院會發射煙火告知各種族開始招生,但是,接下來就得憑本事了。

 

首先是地圖,你得經過各方管道不擇手段的搶到真實的地圖,才有辦法知道這所學校設立在哪裡。

再來是通關,地圖上會標示著關卡,完成任務後才算過關,途中當然也有陷阱,這時候就要考驗考生的判斷力了,並且每關的難易程度都不同,同時也測驗著考生的運氣。

通關完成後才進得了學校大門。

 

書院一共四個門,東南西北,各設立四座園;一座白園、一座燄園、一座清園、一座石園,風景怡人,相當愜意。

進去的學生沒多久就知道,這是學校創辦人與各界簽訂條約後,不死結界與守護結界的基礎。

而這所書院儘管才成立不久,卻赫赫有名。

一是因為這所學校的創辦人,一共有三位,每一位都是凡人望塵莫及的強者,來自只聞其名的無殿。

二是從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各各成就大事、在這亂世中大放異彩。

也難怪眾人爭破頭也想入學就讀了。

 

話題拉回我們的主角身上。

褚冥漾是這所學校的新生,但是他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那樣的興高采烈,甚至是感動落淚。

他很安靜,靜靜的看著這群因能夠跨進門檻的學生興奮的忘我。

他在心裡勾起冷笑。

「欸,不過我們現在要幹甚麼啊?」一名新生在冷卻下來後,困惑的問。

因為每個在關卡的關主都告訴過他們,到達校門後,只能原地等待,會有人來接他們進校門,不能擅自開門,否則就喪失資格。

其他新生也面面相覷。

「我也不知道……」

他們都已經通關,聚集在校門口,原以為有人會出來迎接,但是已經等了一個時辰,還是未見人影。

有些人出身富貴,即使到了校門口也有僕人伺候,看得一些出身貧寒的新生很不順眼。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啊……」其中一名新生抬頭,想要根據日落的角度來判斷現為何時,卻冷不防的被一個從天而降的大鐘給砸到地心去。

其他新生一驚,放聲尖叫,幾個反應過來的拔腿就跑,有幾個甚至掏出了武器。

他們一路走來,也見識過血腥的殺戮場面,一個人被砸死對他們來說雖說心生恐懼,倒也不會因此驚慌失措手腳發軟。

而褚冥漾卻安靜的站在一邊,看著大鐘又輾過幾個新生,然後在遠處緊急煞車,像是現在才瞧見他的似的,以一種更高速的速度衝來。

褚冥漾不閃也不避,只是露出恰到好處的困惑神情。

那個鐘在褚冥漾面前再度煞車,原地跳了跳,抖落了一個數字六,然後又跳回原處。

「嘛,總算刷掉最後一批了。」校門終於大開,萬分愉悅的女音傳來。

「嘿嘿,這個鐘是我前陣子去時間之流旅行時帶回來的,很可愛吧!」一個穿著和服的小女孩笑嘻嘻的向他們揮著手,語氣百分之百的邀功。

「可愛個屁!」幾個餘悸猶存的新生破口大罵,這什麼殺人鐘,還可愛!

「嗚哇,這屆新生真沒禮貌!」小女孩對叫罵也不以為意,「好啦,讓我看看你們這屆實力如何……嘛,有誰不要代導人嗎?」

「請問代導人是?」一個女孩很客氣的舉手發問。

「是先你們進來的前輩,負責帶著你們熟悉環境。」小女孩笑嘻嘻的說,「實力也是有強有弱,並且是我們隨意分派給你們的,不能有意見。」

「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不需要。不過按照你們表現來看,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我奉勸你們還是找個代導人帶著比較好,不然你們一進來就不知道會死幾回了。啊,不過是救得回來,不會真死,放心。」

放心妳個大頭!

幾個新生面露懼色,褚冥漾還是裝出一副天真的無辜臉。

最後,他們這批新生全要了代導人。

 

「等一下,我看看需要幾個……」小女還有模有樣的點著人數,「恩,十五個,差不多。」

其實原來要更多,只是有部份給大鐘殺了。

 

褚冥漾偷偷的打量著其他人。

 

有一個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看起來也是孤身一人,並且掛著一副討人厭的笑容;還有一個精靈,看起來應該是冰牙一支的,渾身銀色閃亮得刺眼。

 

其他還有一位女性妖精,女性鳳凰族,一位奇歐妖精,一位狩人……慢著,那邊那兩個。

褚冥漾出現微微的詫異。

 

一個羽族,一個天使。

 

看來在族裡還都是身份崇高的人呢。褚冥漾默默看著他們兩位新生周遭圍繞著眾多僕役,其他新生的親友也在竊竊私語。

 

「好──啦!」小女孩刷的打開扇子,涼涼的說,「我不管你們在外頭有什麼樣的身份地位,王子也好,通緝犯也罷,更不論年紀性別,只要你們進了這扇門,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學會共同。」

「當然,你們要在書院裡殺人我也不會有意見,反正是死不了人的,因為和死神簽訂了契約,這個範圍裡死了也能復活。」

「至於上課內容,你自由,我隨意。」小女孩的笑意更濃了,「最近這幾年有畢業生志願回校教書,所以又多幾門課可以選,你們小朋友可真幸運,一開始可沒這麼多課讓你們上。」

「還有,你要想踏出這學校的門,必須申請許可,並且在沒畢業之前偷溜出校的行為是絕──對不允許的,不然我就詛咒你們。」

聽到這裡,新生們汗了一把。

「畢業門檻很簡單,只要通過我或是其他兩位的考驗就可以了。」小女孩指了指自己,「我叫扇,另外兩位分別叫鏡和傘。鏡的考驗是白色,傘的考驗是黑色,我的則是紫色,是第一屆學生給我們標誌的顏色。」小女孩指了指身上穿的華服,「是根據我們穿衣的顏色決定的。」

有夠隨便!

 

 

書院是採住宿制的,扇他們不知從哪邊弄來了幾套雅緻的小房、原始穴居、池潭深淵……

「哈哈,都是從其他地方搶、我說切過來的。」扇笑道,「小朋友們,自己選擇吧。」

「有規定人數嗎?」剛剛被褚冥漾覺得笑容很討厭的人舉手發問。

「嗯,基本上不強迫啦,因為空間也不夠,要是想自己睡一間就自己想辦法吧。明天開始正式上課,你們的代導人會去找你們。這段時間你們就自己四處逛逛吧,受傷了就去給郎中看看。」

「知道了。」

「慢著。」女妖精舉手發問,「我想請問一下,上屆的前輩是怎麼分配的。」

「他們喔?」扇覺得有趣的挑挑眉,「他們全都住在一起喔,在東側那裡。」

「那我認為我們也住在一起比較好。」女妖精下了判斷,「人多才有照應,我當宿舍長。」

「我沒意見。」天使說。

「我也都可以~」羽族歡樂的舉手,「聚在一起感覺比較熱鬧。」

「哼。」這是奇歐妖精。

「好吧,那我也贊成。」鳳凰女孩透了贊成一票。

「哼,誰稀罕!」其他新生不屑道,「誰要跟你們一起住!」然後成群結隊的走掉,霸佔了看起來最好的地方。

看來他們原先就是一夥的。

於是現在,褚冥漾、一個男生、一個精靈,只剩下他們三個還未表態。

「我不了,謝謝你們的好意。」精靈率先拒絕。

精靈長得很俊美,褚冥漾剛剛已經發現有幾名女性新生對著眼前這隻精靈目不轉睛的瞪著看,視線黏在他身上,拔也拔不下來。

鳳凰族女孩在聽到精靈拒絕後原先渴求的臉變為失望。

「我也算了。」男生笑嘻嘻舉手。

「我也是。」褚冥漾禮貌的點點頭。

 

 

三人散去後,又在一處石洞不期而遇。

他們互瞪,誰也不讓誰。

對峙了許久,褚冥漾開始考慮用言靈轟走他們兩個。

「……一起?」男生率先退讓一步。

精靈考慮了一下,又看看褚冥漾,評估之後點頭,「可以。」

於是,兩道目光射來,大有不願共享就滾的意謂。

嘖,這裡是書院之中最能夠提昇能力的地方耶,居然還會有其他人找到這裡來。

因為石洞散發著眾神時代殘存下來的力量碎片,能夠有效開發他們的異能,得到最好的生長環境。

看來除非自己手上有相應的籌碼,不然還真轟不走兩人……

「好吧。」他同意了。

於是,三人就這樣同居、喔不、是共寢了。

 

 

有別於外面的烽火連天,書院內雖也尖叫慘叫不斷,不過大抵來說非常和平……大概吧。

他們的課程其實說穿了並沒有太多。

天文學、武技課、法陣教學、醫療相關、空間研究、咒術應用……林林總總加起來也不超過二十堂。

每個人可以選擇自己喜好的課來上,除了通過考驗外畢業沒有門檻。

因此,多數人會特別專精在某方面的領域。

他們三人又開始互瞪。

他們一樣拒絕了代導人,然後非常有默契的將單子上有列出來的課統統選修。

於是,他們立即產生了這兩個傢伙是對手的競爭意識。

「你們,叫什麼名字?」精靈率先發問。

「沒人教過你詢問……」

「我叫彌亞。」精靈冷冷的說著,「彌亞,伊沐洛。」

「果然是冰牙精靈。」男生吹了聲口哨,「安地爾˙阿希斯。」

「阿希斯?」精靈皺眉,瞇眼毫不客氣的觀察他,卻發現他無法判斷眼前的傢伙是甚麼種族。

「我叫褚冥漾。」褚冥漾跟著自我介紹。

「你是什麼種族?」颯彌亞確定褚冥漾是人類後,就把注意力拉回來。

「是什麼很重要嗎?」安地爾挑眉,「那女生不是說了,在書院之中,種族什麼的一點也不重要。」

「哼,只是好奇罷了。」

「那這是我個人隱私問題了。」安地爾掛著微笑。

褚冥漾倒是知道對方是什麼種族,不過他並不打算揭穿。

因為同病相憐吧。

 

 

因他們三人常常想法一致,所採取的行動也差不多,於是,他們養成了三人一起行動的習慣。

剛開始,三人都會互相用眼神角力,誰也不讓步,但是久了之後,也就習慣了。

他們三人成為了好朋友。

或者說,褚冥漾分別和精靈以及安地爾成為好朋友。

安地爾怎樣都看精靈不順眼,常常想著要是可以設個陷阱幹掉他就好了;彌亞也討厭安地爾,經常想著能夠完全滅掉他就萬事大吉。

而褚冥漾因為是兩人的共同朋友,所以他就倒楣得成了和事佬。

 

話說到褚冥漾,他除了是兩人的朋友之外,更是其他新生的朋友,跟書院中的人都有往來。

「漾漾,老師說三日後他要抽考。」歐蘿妲拿了幾本書遞給他,「這些是要考的範圍。」

「非常感謝。」褚冥漾禮貌的道謝。

「我覺得這裡的藏書太少了,雖然跟外頭比起來是很豐盛了,但還是遠遠不夠。」歐蘿妲嘆了口氣,「之前某地區實行了焚書坑儒,這對未來一定會造成嚴重損失。我想結合天下的有志之士,建造一座藏書最為豐盛的書房。」

言下之意,就是在邀請褚冥漾。

歐蘿妲是入院第一天提議大家一起住的女妖精,是約里士˙蘇˙凱文的第三個女兒。

約里士是統一了西方的妖精王,旗下有百萬妖精大軍。

跟其他妖精王不同,在其他妖精王只顧著征伐時,他注重休身養息,安撫民心,減捐稅免,劃地與民,自耕自重,辦學校,操軍兵,因而累積了足以統一西方妖精的實力,有些妖精甚至是自己請願旗下的。

「那我想一般書房可能不夠。」褚冥漾並沒有給出正面回覆,「前幾天老師有教,不如結合空間法術。」

「你的意思是?」

「打個比方吧。」褚冥漾一個彈指,紙筆便憑空出現,這是他們最近所學的基本空間召喚術,但是能夠完美的召喚到自己所想之物的新生目前只有五位,「就像這樣的空間召喚術,把書籍放在異空間,只設置一個陣法,等有人需要時再去啟動陣法,書就會自己出現。」

歐蘿妲露出滿意的表情,興致盎然的繼續問,「但是如果只設置一個陣法,那要是人多了就不敷使用了,無法讓人在書房那樣自由移動。」

「的確是這樣沒錯。」褚冥漾點點頭,然後低頭沉思。

歐蘿妲也開始思考,還有沒有其他的突破口。

「我想到了,種樹。」褚冥漾在思考的時候習慣東看西看,他忽然看到書院中幾顆柳樹。

「種樹?」歐蘿妲興趣來了,「你要把樹改成書房?」

褚冥漾拿起剛剛召喚來的紙筆,匆匆畫了一張草圖,「不是用一般的方法種,我們可以用術法改造它,讓它能夠長成我們所要的樣子。」

褚冥漾畫了一顆大樹,上面有好幾處樹洞,「把書藏在樹幹內,將陣法設置於樹洞,要找書的人只要將手置於陣法之上,想著要找什麼樣類型的書,術就會自動調出條件符合的書籍。」

歐蘿妲點頭,「這主意不錯,但是最好加上一些借書不還的詛咒,以免有人借光書籍卻把書籍拿去燒光。」

「兩位小朋友~在談什麼呀?」扇毫無預警的冒了出來。

這是傳送陣,能夠將人傳到任何不受結界阻擋的地方,但是會受天氣影響,現在沒幾人敢用,多數還是使用騎獸往返。

但是褚冥漾深深認為,這陣法之所以不普及是因為現在世界太亂,每個種族都有自己的秘密基地,結界什麼的到處都是,所以不實用。

等到戰亂過去的那一天,這陣法會大為流行,並且變化多樣。

「我們在談將來想建立一座藏書房。」歐蘿妲大方的說,「冥漾很厲害呢,想出這個辦法。」

褚冥漾也大方的把設計草圖給扇看。

扇一看,雙眼發亮,「呀~這概念真棒,可以給我嗎?」

「咦?」歐蘿妲微微詫異,「您也想建立藏書房嗎?」

「嘛,算是。」扇笑嘻嘻的說,「我喜歡給學校注入新元素,資源當然是越多越好囉。」

「可以。」褚冥漾將設計草圖複製了一份交給扇,「那就期待你們兩位的成果了。」

「呀~小朋友等著看著好了,全世界最偉大的我一定會種出一顆最偉大的智慧之樹!」

「智慧之樹?」

「我給它取的名字。」扇無辜的指著紙上的樹,「不覺得能夠藏這麼多書的樹一定可以開智慧嗎?」

歐蘿妲和褚冥漾:「……」

 

 

褚冥漾抱著歐蘿妲拿來給他的書回房的時候,就發現房外有一個獸王學生的屍體。

褚冥漾看也沒看,踏著步走回房裡。

房裡兩人一個看書,一個睡覺,還算是相安無事。

這比外面那屍體要重要得多了。

「彌亞、安地爾,我拿了些三日後老師要抽考的書,我們一起讀吧。」

彌亞頭也沒抬,「知道了,放著吧。」

安地爾倒是起身了,拍拍身旁的座位,笑嘻嘻的說,「冥漾,不如我們蓋棉被,純讀書?」

「別鬧了。」褚冥漾無可奈何的搖頭,將書放在書櫃後便準備去洗澡了。

彌亞冷哼一聲,「變態。」

「關你什麼事?」安地爾很快嗆回去。

「夠了。」褚冥漾拿了換洗衣物,沉聲警告,「隨便你們吵到天邊去,但是如果我回來發現這裡又變成廢墟……你們就等著讓我送進棺材裡去。」

「這裡又不會真死。」

「我把你們弄死之後再扔出去你們就真死了。」

「……」

「啊,有空順便把外頭的屍體丟掉,擺在門口風水不好。」

只要是屍體不管擺哪裡風水都不好吧……

交待完畢後的褚冥漾揚了揚手上的衣物,「那麼,我去洗澡了。」

等褚冥漾走後,彌亞和安地爾又開始互瞪。

「雖然褚似乎沒看出來,不過我可是知道你是什麼東西,安地爾。」

「你是指變態嗎?」

「……」彌亞勾起冷笑,「你還真承認自己是變態啊。」

「我這人很有自知之明的。」安地爾皮笑肉不笑的說,「所以收起你的殺意吧,精靈,不然若是我的能力傷了你,你要怎麼跟光神的貓眼交待?」

「不需要你多管閒事。」彌亞冷哼。

「那我也不需要你多費唇舌。」安地爾也不客氣的回槓過去,然後,兩人雙雙看向外頭。

「誰去?」處理屍體。

「誰殺的就誰去。」

「那就是你去了。」

「人是你殺的,干我什麼事。」

「是你的百句歌把人轟死的。」

「是你的召雷技把人打死的。」

皮球踢來踢去,誰也不想處理屍體。

「他好噁心。」

「哪個屍體不噁心,而且還很臭。」

「叫其他人去處理吧。」

「贊成,但是你要找誰?」

「找郎中。」

「那你去找吧,恕不奉陪。」

「你也有責任。」

「……我說,我們一直吵也不是辦法,不然就把他移走好了。」

兩人都是資優生,想到的移動辦法自然不是單純的把屍體搬起來移動。

「試試剛剛開發的傳送陣怎麼樣?」

「沒傳過自己以外的東西呢。」

「管他的,反正是屍體了,卡在空間裡也不會怎麼樣。」

「那就試吧。」

結果,那屍體不但被烤乾還被肢解,郎中看著只傳來一隻腳的屍體無言中。

再看看外頭的屍體隊伍,郎中要哭了。

他每天每天的工作就是把書院所有角落都給仔細的找呀找,然後將撿到的屍體拼湊成完整的屍體,再實行復活術。

可這、這只有一隻腳傳來的屍體去哪找呀!他還得去翻出異空間來著是嗎!

他是郎中郎中不是屍體拼湊狂更不是盜墓者,為什麼還要他破空間找屍體呀!

「扇大人……」郎中摀著胃痛的肚子,真心想逃,「在下才疏學淺,請恕我就此告辭吧……」他已經忍很久了,今天送來的一隻腳無疑是最後一根稻草。

也希望是最後一隻腳。

「唉呀?」扇的口氣很驚訝,隨即露出傷腦筋的神色,「可是這樣我們人手不夠耶……」

「請讓在下離開吧……」老實說,這根本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

他原先只是個普通的郎中,在路上被這個奇怪的女人叫住,聽著有份挺輕鬆的閒差,糊里糊塗的就跟來了,還想著比去皇帝身邊伺候好,結果這裡要承受的心裡壓力更大。

扇最先教他的是復活術,他一開始以為自己中邪,後來不得不信邪,他往後的工作就不斷的實行復活術復活術再復活術……

這書院根本不是書院,是殺人院!

「好吧,既然你想走,我也不強留。」扇點點頭,「畢竟俗話說強摘的果子不甜,你還是回家養老去吧,薪俸我等等算給你。」

「在下感激不盡。」太好了,雖然是殺人院但還是有錢領,郎中簡直痛哭流涕。

「不過你走了我這裡也很傷腦筋,你能不能至少教會今年進來的那個鳳凰族復活術?」

「好、好的。」郎中連忙答應。

 

鳳凰女孩名為米可蕥,笑容甜美,是個討喜的小女孩。

這可能也是為什麼郎中答應的如此爽快的原因。

「你好,我叫米可蕥。」女孩鞠躬九十度,「請多多指教!」

「小、小蕥不用客氣。」郎中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我先教妳復活陣的基本元素……」

 

 

時間倒回到稍早。

褚冥漾自從學會傳送陣後,就經常偷溜出書院到處溜達,反正他想其他人也是一樣。

「米納斯,米契爾,我來了。」他來到一處寧靜的湖泊邊,對著空氣不輕不重的喊了一句。

「小朋友又蹺課?」空氣中緩緩浮現出用水珠作成的臉,一男一女,氣息讓人心安。

這裡是最接近天界的水界重鎮,眼前的兩位則是水神的主要碎片之二,為水中王族,力量可掀起萬丈波蘭不止。

「是今天的課程結束了。」褚冥漾說道,脫了衣服就往湖裡走,讓自己渾身浸泡在天水之中。

 

是的,天水。

 

眾神退居後,這裡是水神留下的力量之池,只是大如湖泊,儼然一副地中之海,可讓人的身體得到最好的復原,不壞之身。

「能夠溜達到這種地方,你也真是幸運。」

「我是妖師。」褚冥漾大方的回答,「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呢。」

「原來如此。」米契爾點點頭,「眾神退居之後,因其力量太過邪惡強大而被追殺的可悲一族。」

「反正現在大家都不知道嘛,我們也樂得自在過日。」褚冥漾一派輕鬆,「離約定之日還早得很,只要時族不要老是來找麻煩就好了。」

「那我建議還是把力量分散為好。」

 

 

 

 

 

作者碎念:

新坑請指教,和特殊傭兵不同,風格偏向正劇XDDD

不過特傭等我回來也會更新的!

哇哈哈想寫的東西好多好多好希望自己有好多電腦好多隻手啊!

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I am 貴豬……
  • 寫得很好喔,加油﹗期待你南下之後回來的更新~
  • 謝謝XDDDD

    我回來更新了!

    只是神話更新會暫緩,畢竟它屬於正劇,要花的腦細胞比較多,目前主要更新的是特傭XDD

    感謝支持喔!

    昀羲 於 2013/02/15 16:13 回覆

  • 訪客
  • 開新坑萬歲
    強大漾最高
    橫批:交出續章  ← 根本不要臉
    等待根本煎熬 但是不管多久俺都會等的!!((握拳
    大大加油喔~
  • 奇怪系統是不是漏了還是我當初眼殘看漏了...(汗

    續章有點困難,因為我現在業務挺忙,沒有時間好好規劃這種範圍頗為寬廣的正劇><
    要等我閒下來的時候才有辦法再碰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7/18 20:10 回覆

  • 訪客
  • 繼續更吧~
    更吧~~
    更吧~~(催眠
    很好看喔大大!!
  • 哈哈歡迎喔!

    不過最近還是會先以點文或是舊文為主,這篇正劇因為架構頗大所以需要比較多的時間><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7/18 20:13 回覆

  • 某喵
  • 大大寫的文好好看哦

    續章希望(敲碗
  • 啊哈哈續章在遙遠的彼岸方(被滅掉

    最近太忙了沒有空好好架構它,應該要等我比較有空的時候我才能碰他了><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3/07/18 20:17 回覆

  • 路人
  • 我一直以為傘是白色的說
    扇為什麼是紫袍 她應該要管紅袍的啊她那麼八卦XD
  • 一開始只有三袍,沒有藍紅兩個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4 17: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