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否是因為樊說的話,害李敏奎今天和老胡與柯柯聚餐時,兩人打鬧的互動在他眼裡不曉得為何變成情人間的打情罵俏,閃得他眼睛好痛。

        冷靜、對方可是自己的好哥兒們,豈能因為外人的一句話就疑神疑鬼。

        「怎麼?」柯柯奇怪的反問,「老李,你今天看我們的眼神很奇怪嘿。」

        「……你們是情侶?」一出口李敏奎就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老胡瞪大眼睛,柯柯大驚失色,「老李,你發燒了嗎?」

        「呃、沒啦,問問嘛,誰讓你們剛剛勾肩搭背……」

        「你就沒和我們勾肩搭背過?」老胡冷哼反問。

        「哈哈……」

        「老李,你今天真的很奇怪欸,是不是欲求不滿?」

        「因為家裡有成婚壓力所以就不敢找女人了?」

        「唉,可憐的老李……」

        「想當初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老李……」

        「如今竟然如此窩囊,只能在廁所和自己的右手約會……」

        「我道歉!我道歉總行了吧!」李敏奎惱羞成怒,憤憤道。他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育那妮子月老,話別隨便亂說,害他這麼丟臉。

        三人又嘻嘻哈哈了一陣,才各自散開,這次李敏奎堅決滴酒不沾,讓兩人嘖嘖稱奇。

        「該不會是之前酒後亂性?」

        「還是說已經找到李夫人了?」

        「你們兩個夠了沒有?」李敏奎撕破嘴也不會說真的是之前喝酒結果撿了個麻煩受創過大。

       

 

        回到家的李敏奎這次不只嘴角抽了,他渾身抽個不停。

        家!那個臭妮子月老對他的家幹了什麼!

        原本用磁磚鋪著的地板上到處都是泥巴或是泥土,潔白的牆壁上爬滿藤蔓,角落甚至還長出橘子樹!

        原先乾淨整潔的套房瞬間變成原始叢林是哪招!

        這已經完全超越破壞的範圍了!

        「啊,你回來啦~」罪魁禍首還很高興的從一個樹洞中探出頭來,「很漂亮對不對~?」

        「對妳個頭!」李敏奎終於理智崩潰的大吼,好在他在吼叫之前還記得掩上大門讓隔音設施充分發揮效用,「妳幹了什麼!」他的夢想家!

        樊被他這麼一吼,矇了,一臉委屈,「因為都沒有植物,我想說增加一點生命的氣息比較好嘛。」不然冷冰冰的,好空虛。

        「多管閒事!」李敏奎咒罵了一連串的髒話,「立刻給我恢復原樣,不然就給我滾出去別再讓我看見妳!」不然看到一次揍一次,管她是不是女的。

        樊嘟起嘴,「你明明就說只要待在這裡不毀了你的房子,要做什麼都隨便的。」她明明就很聽話,為什麼還要罵她?

        李敏奎簡直快要被這妮子氣得心臟病發。

        他會早死搞不好就是這妮子害的!

        李敏奎深呼吸,強迫自己壓下掐死對方的滔天怒氣,轉身,走人。

        「總之,我回來之前,給我恢復原樣。」他咬牙切齒的丟下一句。

        今天又要去住旅館了。

 

        在李敏奎憤怒的踏出自家的公寓大門準備叫車時,他悲催的發現自己將包給落在玄關,導致他現在身無分文。

 

       

 

        樊沒花多少力氣就將屋子給恢復原樣了。

        可是她還是不懂對方生氣的點在哪裡。

        人類果然都好奇怪啊。

        樊看著恢復後的屋子,喃喃自語:「這環境看起來明明就很空虛啊……」

        在樊皺眉苦思的時候,一名月老憑空出現,笑著打了招呼。

「哈囉,樊妹妹。」

        「啊,玥哥哥。」樊高興的撲了上去。

        玥是與樊同期的月老,也是最親近樊的月老之一。

        「什麼時候來的?都不通知一聲,要不是恰巧看到那個人類我還不知道呢。」

        「啊,來一陣子了。」樊歪頭,「那個人類?」

        「就是這間屋子的主人。」玥說明,「因為那個人身上照理來講不該有紅線的,結果卻有,於是我就追蹤了一下紅線所有者。」

        「咦咦?原來紅線可以追蹤唷?」

        「……樊,你告訴我,嫦娥大人到底都在教妳些什麼東西?」

        「嗯?女禮、女誡、女容、女紅……」

        「好了我知道了。」嫦娥大人是想把樊教成準新娘嗎,「你來人間之前老頭是不是有發一張說明書給你?」

        「嗯嗯,有喔,我昨天看完的!」

        「……」那東西早在一到達時就該全部讀完的,玥決定不予置評,「把它拿出來。」

        樊很乖的掏出來給玥看。

        「現在把你的力量注入進去。」

        樊照做。

        接著,卡片發生了變化,說明文字正在不斷扭曲變動,接著就成了現在在人間的月老名單。

        樊驚奇的張大雙眼。

「接下來就是如果你要找一個月老,就直接輸入名字;假設不知道名字,就探測紅線所有者也行。」

「玥哥哥好厲害!」樊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輝,大大地滿足了玥的虛榮心。

「會了吧?以後有事情可以找我。」

「嗯嗯,謝謝玥哥哥!」樊開心的道謝。

「對了樊,好在你還沒替李敏奎找到對象,趁現在先把他的紅線撤掉吧,這人碰不得。」

「咦,為什麼?」

「他身邊纏著一隻很恐怖的女鬼,我怕這女鬼傷害妳。」

「女鬼?可是我沒看見。」

「怎麼可能?」玥倒是挺吃驚,「妳看不見?」

樊老實的搖搖頭。

月老雖說尚未登錄仙籍,不算是正式的神仙,但是能夠看清異物的能力是與生俱來的,樊居然會看不到?

「總之,那女鬼似乎還無意傷害妳,趁這時候趕緊撤掉。」

「可是我已經答應要幫他找對象了耶……」樊為難的說。

「你說的那個女鬼是誰?」李敏奎冷聲問道。

然後兩個月老都嚇一跳,「你怎麼在這裡?」玥問道,他剛剛在門外看的明明就是要出去的樣子啊。

「這是我家。」李敏奎哼道,私闖民宅的傢伙才沒資格這樣說,「回到正題,那女鬼是誰?」

樊聳肩,同樣也一臉疑惑的看著玥。

「……她說她叫杜若娟。」

 

Posted by 昀羲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