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美好的暑假

 

哈利到達陋居的第一天就給德拉科寫了封信,告訴他他現在在羅恩家,這似乎讓德拉科很不高興,回信全是酸溜溜的語氣。

『親愛的哈利:

我想韋斯萊家肯定不如我家舒適,我敢打包票,你在他家搞不好睡覺連腳都伸不直。既然你已經不用待在你麻瓜親戚家,我可以派馬車過去接你,繼續來住我家。德拉科上。』

哈利並不想把這封信給羅恩看,而讓人氣餒的是,羅恩非常熱情,打從哈利從海德薇腳上解下信封後就貼在他旁邊,跟著一起閱讀。

哈利抬頭,看到羅恩又羞又怒的臉。

「好吧,哈利,要是你想去──」

「羅恩,我們一起住德拉科家?」哈利立刻打斷他,然後看到羅恩被自己嗆到。

「啥?你瘋了嗎?」羅恩用一種很驚恐的口氣說,「他爸爸是食死徒欸!」

「反正他又沒辦法對我們怎麼樣。」哈利說,並且暗暗希望德拉科和羅恩可以和平共處,「伏地魔都消失這麼久了,我想他掀不起什麼風浪的。」

「可是……」

「德拉科家真的超大的,他們住在城堡裡,跟霍格沃茨一樣。」哈利說,「上次去的太匆忙,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就是很大啦,你要去的話我跟德拉科說一聲,然後我們就可以一起去了。」哈利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說服德拉科,不過盧修斯他就不確定了。

但是依照德拉科說客人都是分開招待的話,那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才是。

羅恩考慮再三,神情掙扎。

他討厭馬爾福,可是他想和哈利待在一起,他也不想讓哈利難辦;他覺得食死徒就是壞蛋,可是哈利把德拉科家形容得很有吸引力。

「羅恩,只有我和德拉科兩個人也挺無聊的,不像你家這麼熱鬧。」哈利說,「你來跟我們一起玩?」

羅恩最後敗在哈利期待的眼神和話術之下。

 

哈利在羅恩答應之後又給德拉科寄了一封信,信中把馬爾福莊園捧上了天,將德拉科家形容得有多好,所以他想讓半信半疑的羅恩也看看,希望德拉科可以通融,並且他相信作為一個合格的貴族,一定擁有廣闊的胸襟結交各式各樣的人以拓展人脈。

德拉科被哈利哄得輕飄飄地,非常高傲而矜持地應允了一直互看不順眼的韋斯萊來他們家參觀參觀,順便也挫挫韋斯萊家的銳氣──儘管哈利一直覺得韋斯萊一家都沒什麼銳氣。

哈利兩邊都不想得罪,而且他私心想在羅恩家待久一點,所以並沒有立刻去德拉科家,而是說他才到羅恩家,立刻轉移的話有失禮數,並且和德拉科道歉,暑假第一天竟然那麼匆忙地離去。

這麼一提就提起了德拉科對鄧不利多的怒火,在他看來,要不是鄧不利多多管閒事,哈利怎麼可能會跑到韋斯萊家住?

在哈利刻意的引導下,德拉科的重點偏向謾罵鄧不利多,倒是忘記哈利決定在陋居待兩週的決定。

陋居的生活很不一樣,怪事到處都有,比如哈利第一次走到廚房壁爐架子前照鏡子時,那面鏡子竟然衝著他大喊:「把衣服穿好!邋塌鬼!」而閣樓惡鬼總是喜歡厲聲哭號並且亂敲水管,而雙胞胎房中的爆炸聲也被視之為家常便飯。

亞瑟˙韋斯萊正如雙胞胎和羅恩所說,極度迷戀麻瓜的一切,常常在餐後抓著哈利疲勞轟炸,要哈利給他講解麻瓜生活有關的問題,哈利也是知無不答,讓韋斯萊先生非常滿意。

哈利也和雙胞胎聊得很投機──關於賺錢,他們發現哈利竟然也想自己做些什麼來賺些零花錢後,兩人就對哈利另眼相看。

哈利發現,即使自己是個斯萊特林,但是陋居的人依然對他很友善,所以他不禁滿懷希望,也許哪天兩院的人可以來辦場聯誼。

 

兩週又過了,恰好時逢哈利的生日,德拉科像是要給羅恩一個下馬威,派了比放假當天還要更高檔的馬車過來接他們。

他的目的達到了,羅恩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蠢相,哈利用手肘頂了頂他才回過神來。

「看到了沒有,韋斯萊?」德拉科得意地說,帶著哈利和羅恩大致晃過一圈後,他雙手環胸,用一種高高在上的口氣說道,「我家和你家根本不用比。」

羅恩臉漲得通紅。

「德拉科。」哈利狀似不經意地問,「你有去過羅恩家嗎?」

「……沒有。」

「那你怎麼知道羅恩家長什麼樣?」

「……」

「喔,我知道了。」哈利用一種我瞭解的語氣說道,「你一直在想像羅恩家,不過這是為什麼?」

「我沒有!」德拉科大聲反駁。

「行了德拉科,解釋就是掩飾。」哈利含笑說,「你關心羅恩嘛,我懂。」

德拉科氣自己一時失察,又忘了在哈利面前別去找羅恩麻煩,所以他只能乾瞪眼。

論嘴上功夫,同年級生中沒人逗得過哈利,因為他有外掛。

羅恩倒是因為哈利的說法而對德拉科半信半疑,那是關心他?可是聽起來明明就是諷刺他啊?

對於羅恩的疑惑,哈利義正詞嚴:「羅恩,你不能直接評判一個斯萊特林的言語,你一定要拐好幾個彎才能理解我們到底在說什麼,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

「那我到底要怎麼聽得懂?」羅恩愁眉苦臉,「馬爾福那種調調,在我聽懂以前我就想揍他了。」

「把握住一個原則。」哈利故作莊嚴地說,「你只管往好的方向去想就是了。」這樣不僅自己舒坦,還可以把對方氣得跳腳。

哈利淡定地想,繼續吃小精靈準備的水果巧克力蛋糕。

「喔。」羅恩應聲,看起來還是悶悶不樂,「如果我記得的話……」

他們待在馬爾福莊園時確實生活得很舒適,家庭小精靈把他們照顧得無微不至,德拉科會帶哈利和羅恩參觀莊園,但是因為莊園實在太大,根本逛不完,而且有些私家的收藏並不是那麼適合拿出來展覽。

如果只有哈利倒也罷了,偏偏就是多了一個惹人厭的韋斯萊。德拉科遺憾地想,怎麼當初他就同意讓他來呢?

雖然不能展示那些極有價值的魔法物品,德拉科也信誓旦旦地給他們看了馬爾福家一小部份的收藏,毫無意外地收到兩道驚詫的目光,讓他飄飄然。

不過羅恩沒一人在外面玩過,更別說是在朋友家過夜,他要求和哈利一間房,這讓從小就一人住的德拉科理解不能。

房間該是一個人的重要隱私,怎麼能讓別人住?

羅恩聽到德拉科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人,不禁有點羨慕,誰讓他有五個哥哥,用的東西全是二手的;德拉科對羅恩的遭遇冷哼幾聲,心裡倒是有點羨慕他們家的熱鬧。

哈利觀察入微,看兩人關係有所緩和,心中暗暗高興。

 

 

這天德拉科心血來潮,提議帶他們兩個去翻倒巷逛逛,羅恩面露驚詫:「你父母、呃、你敢去?」

「怎麼了,那是什麼地方?」哈利不明所以,「很危險?」

「喔不,才不危險。」德拉科倨傲地表示,「我父親常常帶我去逛,不過韋斯萊,我告訴你,那邊的物品你怕是一個都買不起。」

「喔,謝謝。」羅恩在哈利的訓練下,忍住脾氣,用一種冷淡無比的口氣說,「我會注意自己的錢包不被偷的。」然後他發現了驚人效果。

德拉科臉上那種震驚到內傷的表情,羅恩發誓他看得好爽。

哈利可疑地抖動了一下肩膀。

德拉科冷哼幾聲,決定不多做糾纏,帶著哈利和羅恩就往翻倒巷出發。

「拿去,波金與伯克氏。」德拉科遞給哈利一盆呼魯粉,哈利接過,走向壁爐,並在心中嘟噥著難道巫師都不會暈嗎。

哈利從壁爐出來後,他就感覺這是一家邪門歪道的店。

壁爐附近的一個玻璃箱裡放置著一隻枯掉的萎縮人手、一副沾滿血跡的撲克牌和一顆漠然瞪視的玻璃眼球。牆上掛著陰森可怕的面具,櫃台上堆著雜亂的人骨,而天花板上懸掛著各種用來拷問的腐朽刑具。

「哈利。」羅恩接著出來,然後跟著一起呆呆打量起這家恐怖的店,「哇喔,這真是太驚人了……」

櫃台後面傳來匆匆的腳步聲,一個老男人衝了出來,「是誰?」他看到哈利和羅恩,眼睛瞇起,「小鬼們,這裡可沒有賣你們的愚蠢毛毛球……」

「這我們當然知道。」德拉科冷漠的聲音傳來,他拍了拍身上的煤灰,「我帶我的朋友們來這裡逛逛,有什麼問題?」

「呃、馬爾福少爺,這當然沒有問題。」剛剛還擺出一臉厭惡的老男人此刻卻換上一臉媚相,讓羅恩忍不住做噁,「您慢慢看,要是知道他們是少爺的朋友,我一定會好好招待的。」

「嗯,那是什麼?」德拉科看了一眼那隻枯掉的人手,問。

「哎呀,那是光榮之手啊!」老男人連忙走了出來,「只要在裡面塞根蠟燭,它就會發出只有握住它的人才能看到的光,是小偷和強盜的最佳夥伴!您真是有品味哪。」

羅恩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德拉科和老男人雙雙回過頭來,哈利立即趁著羅恩還在咳嗽的時候冷漠地補充:「沒事,德拉科。羅恩只是不相信你未來的成就只會是小偷或是強盜。」

他討厭這個老男人,而且這老男人跟他完全沒關係,所以哈利攻擊起來毫無顧忌。

「我失言了,少爺,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老男人立刻連聲道歉,並且惡狠狠地瞪著哈利。

「但你確實失言了。」德拉科說,「現在,讓我們安靜地逛。」

老男人唯唯諾諾地回到櫃台之後,並且兇狠地瞪了哈利好幾眼。

羅恩咳完,一邊崇拜哈利的反應,一邊興致沖沖地研究起店裡的東西,在他看到一條貓眼項鍊時露出嫌惡害怕的表情。

說明卡上寫著:『當心,請勿觸碰。被詛咒的項鍊──至今已經奪去九十九名麻瓜擁有者的性命。』

「怎麼會有人想買這玩意?」羅恩問。

「難說,如果有深仇大恨的話──我是挺想給伏地魔戴上去的。」哈利半開玩笑地說,他發現伏地魔這名字對於轉移話題真的非常好用,因為剛剛想出言譏諷的德拉科閉上了嘴。

他們一路翻翻揀揀把玩商品,看得出德拉科對於黑魔法情有獨鐘,可是羅恩卻是深惡痛絕。

他們逛完波金的店後又出來逛了幾家,波金正對面有著一面展示萎縮人頭的櫥窗,再往前走過兩扇店門就可以看到一個擠滿活生生大黑蜘蛛的籠子,羅恩渾身發顫,他這輩子最討厭的東西就是蜘蛛。

「這我怎麼不知道?」哈利訝異地問,「我們魔藥課上常常用到蜘蛛啊?」

「死的沒關係。」羅恩巴著哈利,死命不去看那一籠蜘蛛,「我就是受不了牠們動的樣子。」

德拉科抬眉,哼笑。

「我告訴你,要是你三歲的時候,抱著的泰迪熊突然變成活生生的八腳蜘蛛,你也會落下心理陰影的。」羅恩沒好氣地說。

「這倒是讓我知道聖誕節該送你什麼了。」德拉科冷冷表示,滿意看著羅恩漲紅了臉。

「德拉科,你也想送羅恩聖誕禮物了嗎?」哈利若無其事地接話,「太好了,羅恩,你喜歡什麼?說個兩樣出來,免得到時後我和德拉科撞到了一起。」

德拉科和羅恩:「……」

「羅恩?」

「謝了哈利。」羅恩弱弱表示,「重要的是心意,你送什麼我都會很喜歡的。」

「真的嗎?太好了。」哈利微微笑。

三人在逛逛後就回馬爾福莊園了,德拉科也承認,他們三個人最好不要在翻倒巷逗留太久。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轉眼就來到霍格沃茨寄書單通知的日子了。

哈利拆開自己的通知單,發現今年他得買全套的洛哈特著作。一邊的羅恩愁雲慘霧,「洛哈特的書真的很貴……」

德拉科不作表示,他已經學乖了,要譏諷羅恩就得等哈利不在的時候。

「不能用影印嗎?」哈利茫然問,「麻瓜的辦法……你買一本,然後複製內容下來?」

「不知道耶。」羅恩說,「我沒聽過有巫師這麼做過……」

「不行的,哈利。」德拉科說,「麻瓜的辦法無法適用於魔法界,何況書本都有下防盜咒。」

「喔……」哈利摸摸鼻子,表示愛莫能助。

 

羅恩要跟家人一起去對角巷,所以先行回去了。

隔天是盧修斯帶著德拉科還有哈利出發去對角巷,他們先去了趟古靈閣,哈利領完錢後才動身去買他們的書籍。

他們來到華麗與污痕,但是他們並不是唯一一群想擠進書店的人,實話來說,書店門前圍了一大群擁擠的人潮,大家全都爭先恐後地想要擠進去。

「我就不進去了。」盧修斯說,「德拉科,你帶著波特先生從後門進去吧,報我的名字。」

「知道了。」德拉科點點頭,拉著哈利就繞過人群,熟門熟路地從後門溜了進去。

「我父親是這家的贊助商。」德拉科得意地解釋。

「怪不得。」哈利點點頭,他們現在在二樓,往下看可以看到人群奮力地想要塞爆這家書店,「這是怎麼回事?」

德拉科聳聳肩,指著窗外掛著的旗幟:

吉德羅˙洛哈特

將於今日中午十二點至下午四點半

在此舉行他的自傳<神奇的我>

簽名會

 

哈利嘆了口氣,「原來如此。」

「你想要簽名嗎?」

「不,不用了。」哈利搖頭,「我對他認識不深。」

 

兩人在樓上找了一處坐了下來,不巧的是,二樓的房間正好是洛哈特的臨時休息區。

哈利和德拉科才坐了下來,門就被打開,洛哈特從裡面探出腦來,「親愛的傑特,時間是否……」他愣住,看著哈利好半晌,然後跳了起來,「梅林!你該不會是哈利波特吧?」

他衝了過來,完全無視一旁臭臉的德拉科,「你也是來參加我的簽書會嗎?很好,這完全可以安排,我可以送你一套我的著作……等等開始的時候,你能跟我一起亮相嗎?我們加在一起絕對能登上頭版!」他滔滔不絕地說著。

「一套?」哈利先是茫然和排斥,但是腦子很快動了起來,「不,我可以自己買,不過你要是願意送給我需要的朋友,我會很感激。」

洛哈特聽到哈利拒絕時有一秒的閃神,但是他很快回復過來,「什麼?喔,當然啦哈利,替朋友著想,這是一項非常偉大的情操……」

哈利轉頭望向德拉科,「德拉科,你需要嗎?」

「哼,別把我和那窮光蛋韋斯萊相提並論。」德拉科面露不悅。

「當然。」哈利點點頭。

「那我們就說好了。」洛哈特快速下了結論,不等哈利有所反應就跑了,「傑特,我們的活動要做點改變──」

「……我剛剛並沒有答應和他一起亮相吧?」哈利抽著眼角問。

「是沒有,不過你要求了一套他的著作。」德拉科幸災樂禍地說,「所以他以為你答應了。」

「……我第一次遇到這種人。」哈利無奈道,他原先還想找藉口婉拒洛哈特的提議,結果話沒說完人就跑了。

 

洛哈特的助理傑特在知道哈利波特也在這裡的時候狂喜到不能自己,劈哩啪啦地刪改活動日程,但是因為時間緊迫,所以能改動的部份並不多,他最後是加了神秘來賓這一項,請哈利作為壓軸出場。

而這段時間哈利和德拉科就待在二樓,冷眼看著人群激動地尖叫和對洛哈特揮手。

哈利看到韋斯萊一家和赫敏,說實話他們的紅髮真的非常好認。

「德拉科,那是你父親?」哈利悄聲問。

德拉科順眼看過去,「嗯?我父親怎麼進來了?」他困惑地說,「我們不是說好在優質魁地奇用品商店碰面嗎?」

哈利和德拉科從上往下望,看得出來盧修斯和亞瑟起了爭執,盧修斯拿起金妮坩堝裡的舊變形課本說了幾句,接著金妮的坩堝就飛了起來撞到盧修斯身上。

「那群該死的韋斯萊!」德拉科憤怒地說,差點直接下去幫助父親力抗敵人。

「等等,德拉科。」哈利按住他,「你看。」

盧修斯站了起來和亞瑟纏鬥到一起,但是沒幾秒他們就被一道高大的身影給強行分開。

海格一手拎著一個,強迫他們各自站好後才收手。

盧修斯冷哼一聲,將金妮的變形學課本給扔回坩堝,冷冷說了幾句就走了。

「你父親不是來打架的吧?」哈利提心吊膽地問。

「怎麼可能。」德拉科回他一個鄙視的眼光。

這段小插曲並不影響洛哈特簽書會的氣氛,洛哈特甚至還快活地問預言家時報的記者,這個打架能不能寫進報導裡去。

等到簽書會到達尾聲時,洛哈特大聲宣佈了神秘嘉賓,霎那間原本漸漸散去的人潮迅速回籠。

「讓我來介紹一下我們的神秘嘉賓!」洛哈特大聲宣告,「哈利˙波特!」

哈利在心裡翻翻白眼,跟德拉科打了聲招呼就走上講台。

「我們是在後面休息室碰到的,喔,他也是來買我的自傳──而我很高興現在能夠把這本書呈現給他,還有我其他的書籍,自然是免費贈送──」群眾鼓掌,「不過他完全沒想到,在不久之後,他得到的不只是這些。事實上,他和他的朋友們將會獲得一個真正的,神奇的我。沒錯,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我在此極為喜悅又非常光榮地宣佈,在今年九月,我將會接下霍格沃茨魔法與巫術學校──黑魔法防禦術專任老師的教職!」

群眾大聲喝采和歡呼,哈利接過一疊洛哈特著作,並暗自抱怨這些書本真重。

「哈利,要笑得甜一點喔!」洛哈特摟住他肩膀,親切地對著記者微笑,不過哈利整個頭都被書本擋住了。

洛哈特抓著哈利變了好幾種角度,但就是不肯讓哈利放下他的書,這讓哈利對這洛哈特起了反感。

好不容易從洛哈特手下脫身,哈利抱著書本略為踉蹌地來到羅恩旁邊,韋斯萊一家自從看到他出現在講台後就默默留下來,在角落待著。

「這些給你。」哈利把洛哈特的書都給丟進金妮的坩堝,「我已經有了。」

「你怎麼會成為神秘嘉賓?」

「我也不知道。」哈利聳肩,「前面人太多,我就從後面進來,剛好被他看到。」

「馬爾福沒跟著你一起?」羅恩神色古怪地問。

「他在上面等著。」哈利指著指二樓,羅恩立刻露出複雜的表情。

「二樓是只有貴賓才能進的……」

「真的嗎?」哈利訝異地問,「我都不曉得……」他撒謊。

哈利和羅恩又聊了一會,兩人很默契地沒有去提韋斯萊先生和盧修斯打架的事情。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