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開學

 

哈利和德拉科回到馬爾福莊園,德拉科的臉色很不好看,哈利當他是在鬧彆扭,哄了幾句德拉科的眉頭就舒緩了。

盧修斯替他們的斯萊特林球隊買了七根光輪兩千零一,作為德拉科一年級表現不錯的獎勵。

「啊,現在魁地奇獎盃非我們莫屬了!」哈利說,和德拉科在莊園裡面玩兩人魁地奇,兩人彼此飛得不亦樂乎。

「沒錯。」德拉科驕傲地說,「沒人能贏得過我們!」

「不過還是要當心。」哈利說,「我在羅恩家時也有玩,雙胞胎真的很有一套。」

「哼。」德拉科噴氣,但是雙胞胎作為打擊手的實力他聽過弗特林講過,所以也沒多說什麼。

「我還真喜歡不起來遊走球。」哈利說,這主要是因為一年級時他曾經差點被砸破腦袋。

「被打到確實很痛。」德拉科說,「不過沒問題,光輪兩千零一號是最好的掃帚,他們打不到你的。」

哈利咧嘴微笑,「多謝了,你父親真是慷慨。」

「我父親向來都很樂意幫助傑出的巫師和女巫。」德拉科驕傲地說。

哈利暗暗想著不曉得哪一天德拉科可以把羅恩給歸類在優秀的巫師名單上。

「你覺得洛哈特怎麼樣?」哈利問,「我練習了他書中使用的魔咒,確實很有一套,不過本人……」

「……哈利,我們還在放假。」

「快開學了。」哈利理所當然地說,「當然要預習,你沒有嗎?」

「……」

於是他們剩下的假期,德拉科都在書堆中度過。

 

明天就是開學了。

哈利這天精神異常地好,馬爾福夫婦也讓小精靈準備了非常豐盛的晚餐,哈利吃飽喝足,他想他也許是吃多了,不然怎麼原本精神奕奕的他竟然昏昏欲睡?

「你還好吧,哈利?」德拉科看著委靡不振的哈利,「你看起來像個醉漢。」

「啥?」哈利臉整個紅墣墣的,對德拉科說的話表示不解,「祝梅林和亞瑟王終成眷屬!」他高喊著。

「雖然明天就開學了,不過你完全沒必要興奮成這樣啊?」德拉科對於哈利的狀況更是不解,「算了,我讓小精靈拿冰飲過來。多比!」

「是!」多比應聲現身,他的頭低低的,抓著自己的耳朵不停顫抖,「少爺有何吩咐?」

「去拿飲料過來,我想哈利需要冷靜一下。」

「是。」多比的眼裡立刻充滿愧疚,但是他很快端來飲料,「檸檬汁和南瓜汁,少爺。」

德拉科把檸檬汁接過去遞給哈利,哈利看也不看直接喝下去了。

「怎樣,好些了沒有?」德拉科問,「腦子清醒了嗎?」

回應他的是哈利一連串的打嗝。

 

 

哈利是在霍格沃茨特快車上醒來的,他覺得頭痛欲裂。

「嘿,哈利。」德拉科遞給他一瓶飲料,「你可真會睡,我們怎麼叫都叫不醒你。」

「什麼?」哈利揉著額頭,「我頭好痛……」

「怎麼回事?」德拉科問,「你從昨晚就很不對勁。」

「不知道……」哈利晃了晃腦袋,還是覺得很不舒服,「有沒有冰的?」

德拉科施了個簡單的冰凍咒。

「謝了。」哈利接過變成硬梆梆的飲料,將之按到自己的太陽穴,冰涼的感覺讓他稍微舒緩了一點,「我只覺得頭很痛……」

「你以前有過這樣嗎?」

「沒。」哈利問,「我們現在在車上?」

「嗯。我讓小精靈把你抬進來的,放心,沒人注意到。」德拉科說,「火車已經行駛大概十分鐘了。我讓克拉和高爾在外頭守著,你這狀況最好暫時別見人。」

「謝了。」哈利繼續冰敷,他也覺得他這種情況最好還是休息好了再說。

哈利一直休息到午餐時間才終於有那麼一點回神。

「我想我好了。」哈利說,順手拿起德拉科買的太妃糖泡芙,「可能是感冒什麼的……畢竟我從來沒有這樣過。」

「感冒?」德拉科感興趣地問,「你以前有感冒過嗎?」

「有過幾次,過了就好。」哈利說,姨丈他們也從來沒帶他去看過醫生,哈利一般只有新學期要健康檢查時才會和醫護人員有所接觸。

不過他這次是怎麼了?哈利很疑惑。

但是他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車上礙於德拉科和自身狀況的關係,哈利並沒有去找羅恩和赫敏,而是在包廂內休息。很多學生故意經過他所在的包廂,就為了往裡面瞧他一眼,不過多數學生看到克拉布和高爾兩個大塊頭後就灰溜溜地回去了。

中間倒是有段小插曲,札比尼帶著他的新女朋友──是斯萊特林的潘西˙辛克森──來包廂和他們共進午餐。

潘西長得挺壯碩,對札比尼做出那副小鳥依人的狀況真心讓哈利視覺不適應,而且他總覺得潘西在偷偷打量他和德拉科,這讓他不是很愉快。

 

當夕陽西下,快要到達霍格沃茨時,赫敏過來找他了。

她先是怯怯地請高爾幫忙轉達,得到哈利的應允後才順利進入包廂,而她一進入包廂劈頭就問:「哈利,你有沒有看到羅恩?」

「啊?」哈利茫然地回答,「我一直待在這裡,羅恩怎麼了?」

「我到處都找不到他。」赫敏焦慮地說,「我想他可能沒搭上火車……」

「怎麼會?」哈利訝異反問,「他的哥哥們呢?」

「問過了,弗雷德和喬治說羅恩搞不好是藏起來了,等到了以後才要出來嚇大家一跳……」赫敏顯然對於雙胞胎的說法不以為然,「我不認為羅恩是這種人。」

「我也不認為。」哈利立刻說。

「會不會羅恩沒搭上火車?」赫敏不安地說,「如果這樣怎麼辦?」

「哼。」德拉科冷哼幾聲,「韋斯萊會蠢到連火車都沒搭上?」

「赫敏,你先別擔心了。」哈利安慰,「反正羅恩即使沒搭上火車,我想他爸媽也會處理的。」

「說的也是。」赫敏點頭,接著他們又聊起了課程內容,赫敏對洛哈特瘋狂崇拜,讓哈利和德拉科兩人累得夠嗆。

有些洛哈特的書哈利看一看就丟到一邊去了,所以實在無法和赫敏有更深層的討論,這讓赫敏非常失望。

「哈利,我還以為你也把他的書都背下來了。」

「……我只背了咒語的部份。」哈利嘴角微抽,「其他小說的部份我只有大略看一看,我認真覺得他應該把小說和教科書給區分開來。」省得他老是浪費時間翻他把情況寫得多驚險、又把自己寫得多英勇。

「喔,哈利,我覺得這是他的策略,你不覺得把教科書編成小說是一種很有創意的點子嗎?可以提昇學生的學習興趣……」

「愚蠢的麻瓜。」德拉科冷冷地說,「他是在寫完這些蠢書之後才接下教職的,根本不存在什麼創意教學。」

赫敏臉漲得通紅,「我覺得你這麼說不公平,他搞不好是接了教職以後,發現他的書可以拿來當作教科書……」

「那種自大的白痴?」德拉科鄙視道,「我看他根本是想趁機提昇銷售量而已。」

「他不是自大的白痴!」赫敏怒氣沖沖地說,「你難道沒讀過他的書嗎?看看他做了多少偉大的事情……」

「那可全是他自己說的。」德拉科嗤笑。

「你太過分了!」赫敏尖聲叫著,然後氣得拉開車門自己跑了出去。

「啊,終於安靜了。」德拉科懶洋洋地說,一邊用眼角覷哈利。

「別偷看了,德拉科。」哈利翻白眼,「你該知道我也不喜歡洛哈特。」那次簽書會洛哈特給哈利的印象就不是很好,感覺就像是所有人都得圍著他轉一樣。

「嗯。」德拉科點點頭,「我原以為格蘭芬多裡面就那個格蘭傑有點腦子,現在看起來也不過如此。」他譏諷道。

「赫敏只是……偶像崇拜?」哈利用了一個比較溫和的字眼。

「根本失心瘋。」德拉科不屑道,「我母親可沒有迷上這種空有其表的孔雀。」

「是是是。」哈利應道,「不知道那個洛哈特會給我們上什麼課?」他皺眉,「我是把裡面有用上的咒語都背起來了,但是小說的經過……」

德拉科抽了抽嘴角,「那不重要吧?」

「我也覺得不重要。」哈利聳肩,身在斯萊特林,認人的本領是必備的,不論是天生還是養成,只要在斯萊特林,這就是生存技能──學不會的話就等著被淘汰了。

哈利和德拉科聊天聊到火車靠站,舊生不用搭船,而是搭馬車前往城堡,德拉科迫切期待著美味的晚餐,同行的哈利卻在人群中用視線搜索,訝異地發現還是不見羅恩的蹤影。

這時候他感到不安了,羅恩出了什麼事嗎?

「嘿,哈利,吃完我們就走吧。」德拉科說,對於羅恩不見這件事一點也不在意,還隱隱約約有著興奮。

韋斯萊不在,就不會分散哈利的注意力了。

「嗯。」哈利心不在焉地應著,他想他明天要是還是沒有見到羅恩他就要去問個清楚。

 

 

隔天早餐時羅恩準時出現在餐桌上,這讓哈利鬆了一口氣,決定等上課的時候好好盤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德拉科卻對此很不高興。

「高興點,德拉科。」哈利說,「我們今天要上什麼課?」

「黑魔法防禦術、藥草學還有變形學。」德拉科說,臉更臭了,「一開始就得上那白痴的課……」

「他好歹現在是我們的教授。」哈利提醒。

「哈利,你認人的眼光需要再加強,我可不認為他有這本事當教授。」德拉科不屑地說,「我爸說那些書根本全是他自己編出來的。」

「……」哈利有點搞不清楚德拉科是自己判斷的還是只是因為盧修斯這麼說所以認定,不過無關緊要,「不管如何,反正他現在有扣我們分的權利,我們最好小心些。」

 

不過很快地哈利推翻了自己的推論,洛哈特在第一節課就自以為幽默地誇耀自己的事蹟,斯萊特林們只是輕蔑地冷笑——斯萊特林是上下階級很清楚的學院,所以當哈利和德拉科兩個領頭人物都表示了對洛哈特的反感,那麼就會產生群體效應。

格蘭芬多那裡倒是赫敏聚精會神地傾聽,一臉愛慕,其他人也只露出了敷衍的微笑。

洛哈特接著讓他們做測驗,這沒什麼,不過測驗的內容……

一:吉德羅˙洛哈特最喜歡什麼顏色?

二:吉德羅˙洛哈特的秘密野心是什麼?

三:根據你個人的看法,哪一樣才是吉德羅˙洛哈特目前最傑出的成就?

類似的問題洋洋灑灑地填滿三大張試卷。

哈利瞪著試卷,懷疑自己眼花,這是不是需要用重製咒才能看出真正的問題?

不然,怎能有人可以這麼白痴?

他用魔杖輕敲了一下,什麼都沒發生,這更讓他確定了洛哈特根本是個白痴。

這恐怕是他的求學生涯中第一次會得到不及格。

一旁的德拉科也沒好多少,對著試卷小聲而憤怒地咒罵,「我要我爸爸對董事會施壓開除他,這個空花瓶!」

三十分鐘過去後,洛哈特就當著他們的面翻閱起來,並且嘖嘖抱怨居然沒人記得他喜歡紫丁香色。

誰會去記他喜歡什麼顏色啊?

斯萊特林不滿的氛圍開始累積。

倒是洛哈特翻到赫敏的試卷後發現是滿分,高興地當場賞給格蘭芬多十分。

「好了,現在讓我們言歸正傳。」他彎下腰來,從他的講桌下面取出一個蓋上布罩的大籠子,放到桌上,「注意聽我說,我要先給你們一些警告!我的工作就是教大家學會一些絕招,好用來對付魔法世界中邪惡齷齪的生物。大家也許會發現,你們將會在這間教室裡,被迫去面對自己最強烈的恐懼。但只要我在場,你們就絕不會受到任何傷害,而我對大家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盡量保持安靜。」

哈利挑眉,難道這人並不如表面白痴?

幾個人從座位上探出頭來,仔細盯著那個大鳥籠。

「請大家絕對不要尖叫。」洛哈特用一種低沉凝重的嗓音說,「這可能會激怒他們。」

等到全班都鴉雀無聲地望著那個籠子時,洛哈特一把掀開了布罩。

「是的。」他用一種戲劇化的語氣說,「剛剛逮到的康瓦爾郡綠精。」

綠精有著靛藍色的皮膚,大約只有八吋高,長了一張尖嘴猴腮的臉,聲音高亢尖銳,聽起來活像是一堆鳥在吵架。布罩一掀開,他們就開始大吵大鬧,跳上跳下,把欄杆搖得嘎吱作響,並對學生們做出醜陋的鬼臉。

格蘭芬多有些學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他們並不是──並不是非常──危險,對不對?」

「別這麼確定。」洛哈特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他們一壞起來可是難纏得很,簡直就是一群狡猾的小惡魔。」

格蘭芬多還是笑個不停,斯萊特林只是無趣地瞄了幾眼。

「好吧。」洛哈特大聲說,「讓我們看看,你們怎樣對付他們!」然後他把籠子打開。

斯萊特林立刻警覺地離開座位撤到教室最後方,猝不及防地格蘭芬多首當其衝,兩隻綠精抓住納威的耳朵把他拎到半空中。有幾隻直接撞碎窗戶玻璃逃了出去,把碎玻璃撒到窗邊的學生身上,剩下的則用一種比瘋狂犀牛更有效率的手段開始進一步地摧毀教室,他們抓起墨水瓶朝學生亂潑亂撒,把書本和紙張撕成碎片、扯下牆上的圖像,踢倒垃圾桶……

格蘭芬多躲進書桌底下,納威卻是整個人掛到了天花板上的大燭台上,無助地在空中搖來搖去。

哈利瞪著洛哈特,這人怎麼還不收拾?

「大家快動手呀!把他們抓回去,不過就是幾隻綠精嘛。」他喊道,捲起袖子,揮舞魔杖,「皮斯可皮克斯,皮斯特諾米!」

這顯然毫無用處,一隻綠仙一把奪過他的魔杖扔到窗外,洛哈特嚇得倒抽一口氣,趕緊躲到講桌下,放任綠精繼續大肆破壞。

「怎麼會有這種人?」哈利瞪著講桌,斯萊特林們圍在一起,大概是綠精也懂得看人,並沒有過來攻擊他們,「這種人竟然能當教授?」

德拉科撇撇嘴,「我也很懷疑,鄧不利多果然是個老白痴。」

哈利拿出魔杖,把幾隻湊過來打探的綠精全給定住,又用漂浮咒把納威救下來。

「這樣我可不想再上這種課,根本什麼也學不到。」哈利低聲抱怨。

下課鐘聲響起,大家就像逃命似地湧向出口,德拉科嘲諷地說,「看看,這就是勇敢的格蘭芬多。」

哈利也覺得挺好笑。

他們用跟往常一樣的速度準備離開教室,洛哈特站起身來,正好瞥見他們,匆匆說了一句,「好吧,那就麻煩你們幫我把剩下的綠精捉起來。」接著他大步超過他們,並迅速關上了大門。

「我真不敢相信。」羅恩怒吼,他和赫敏一起被關在裡面了,「怎麼會有他這種人?」他的耳朵被綠精狠狠咬了一口。

「他只不過是想給我們一些實際的練習嘛。」赫敏說,隨手用一個漂亮的定身咒定住綠精。

「實際練習?」哈利走了過來,他現在終於有空和羅恩赫敏說話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幹麼,赫敏。」他也用定身咒定住幾隻綠精然後把他們扔進籠子裡,示意德拉科他們先走。

「胡說,你自己也讀過他的書,看看他做了些多麼了不起的事情──」

「羅恩,你昨天怎麼不在車上?」哈利立即轉移話題,這剛好也是他想問的問題。

「被擋住了。」羅恩奴奴嘴,「多比說他必須找人給你帶個口信才行。」他恨恨地說,「他說學校有危險,你不能回學校上課,所以故意設了門障,我是最後一個要通過門的,他就在那時設了障礙害我沒搭上火車。」

「多比?」哈利非常驚訝。

「肯定是馬爾福要他這麼做的,一個無聊的惡作劇。」羅恩冷哼,「等我回到車子那裡以後他就出現了,一直說學校有危險,我問是什麼危險他也不說,就只會一直撞頭。」

「學校有危險?」哈利重複,「該不會這群綠精吧?霍格沃茨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

「我也是這麼認為。」羅恩說,「反正後來我爸媽回來了,把我臭罵了一頓,又不是我故意不穿過路障的──他們寄了貓頭鷹給鄧不利多,連通麥格教授辦公室的壁爐我才進來的。她還罰我禁閉──明明就不是我的問題。」羅恩恨恨地說。

哈利想,羅恩和德拉科的關係大概又會變差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