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愛的爭論

 

哈利告別羅恩和赫敏,接著去上藥草學時卻被洛哈特堵住了。

「斯普勞特教授,我想向你借哈利幾分鐘,你應該不介意吧?」洛哈特按住哈利的肩膀,根據斯普勞特緊皺的眉頭判斷,她顯然相當介意。

「謝啦。」但是洛哈特彷彿不會看人臉色般,當著她的面關上了大門。

「哈利。」他搖著頭,大大的白牙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哈利,哈利,哈利呀。」

哈利很不耐煩,但是他還是耐著性子聽洛哈特到底要說什麼。

「你一開始帶領其他同學遠離戰場是很聰明,但如果是我的話,我會站出來擋住攻擊,以確保我的夥伴不會受傷害。」

哈利皺眉。

「哈利呀,一個領導人是很辛苦的,他必須承受攻擊,帶領大家向前,我不是說你做的不好,但是看起來你領導的不是非常好,當然啦,我在你這個年紀也不是做得很好──」

哈利愣住,接下來洛哈特的廢話倒是沒怎麼聽進去,他只是被領導人三個字給砸暈了。

『蠢材,你還差得遠。』湯姆說,『要當上斯萊特林的領導人可沒那麼簡單,不像格蘭芬多只要夠蠢夠會衝就行了……』

「……所以啦,哈利,好好表現。」洛哈特親暱地朝哈利眨眨眼,就大搖大擺地離去。

「他剛剛說了些什麼?」哈利皺眉問。

『我怎麼會浪費精力去聽一個廢物的廢話?』湯姆不屑道,『而且你答應過我的,你得開始找密室。』

「好啦。」哈利沒好氣地說,「但是別想我進去,裡面有怪獸……」

『喔,你不配當斯萊特林,斯萊特林向來都是坐在後方讓別人去送死的。』

「別想,我才不會讓無辜的人以身試險。」哈利不悅地說,突然又想到如果是洛哈特搞不好可以試試。湯姆哈了一聲,譏笑哈利的偽善,哈利不理他,趕緊回到教室裡上藥草學。

他們今天上的是關於魔蘋果的認識和換盆,魔蘋果又稱毒餐參茄,是一種藥效非常強的解藥,通常用來讓被變形或是受詛咒的人恢復原型,也有相當致命的危險性,因為魔蘋果的哭聲很容易致命。

哈利、德拉科和克拉布還有高爾一組,合力給魔蘋果換盆,這時候克拉布和高爾的力氣派上非常大的用場,他們的速度比其他組快上很多。

他們極佳的效率讓斯普勞特給斯萊特林賞了十分。

黑魔法防禦術課上他們一分也沒拿到,這時候要多搶分,但是斯萊特林實在不懂,洛哈特這種白痴怎能成為教授。

而且那個看起來唯一有點腦子的格蘭芬多格蘭傑居然會崇拜這種白痴,斯萊特林們更肯定了獅子窩全是一群蠢材──這時候哈利不禁有點同意這種院內的主流看法──就算是克拉布和高爾,也能看清楚洛哈特的本質。這樣說起來赫敏實在很沒看人的眼光。

 

 

 

他們上完一天的課後去吃飯,這時候來了羅恩帶著一個一年級新生過來,「嗨,哈利。」

「嗨,羅恩。」哈利放下刀叉,有些疑惑,他不知道羅恩帶著一位新生過來找他幹麼,這位新生手裡還拿著相機。

他頓生不好的預感。

「這位是柯林。」羅恩介紹道,小心翼翼地觀察哈利的臉色,「他很崇拜你,呃,想過來跟你說幾句話。」

「啊?」哈利望向柯林,「崇拜我?」

柯林的臉變得通紅,這種神情哈利見過,就是赫敏或是韋斯萊太太看到洛哈特的表情,柯林手上抓著一台像是普通麻瓜相機的東西。

「欸,哈利,我是、我是柯林˙克利維。」他提心吊膽地問,並試探性地向前一步,「你覺得……我是說,你願不願意,讓我拍張照?」他滿懷希望地舉起相機。

「一張照片?」哈利茫然地問。

「這樣我就可以證明,我真的見過你呀!」柯林渴望地說,「你的事情我全都曉得,大家一天到晚都在談論你的故事。說你是怎樣逃過神秘人的魔掌,他又是怎樣突然失蹤,我還聽說,你額頭上到現在還有道閃電形狀的疤痕哩。」

哈利腹誹,這樣就叫做全都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喜歡些什麼東西呢。

「而且跟我同寢室的人說,只要我用魔法藥水沖洗底片,照片上的人就會動欸!」

「同寢室?你們住一間?」哈利看向羅恩,「格蘭芬多不是一人一間?」

「不是,我們五個人住一間……梅林,哈利,你們都自己住一間?」羅恩吃驚地問。

「是啊。」哈利肯定地點點頭。

「那浴室呢?共用?」

「房間裡面有配套的啊。」哈利說,「住起來其實蠻寬敞舒適的。」

羅恩露出一種羨慕的神情,「我從來不知道斯萊特林的住宿條件這麼好。」

「你知道的話你就想進斯萊特林了嗎?」哈利打趣問。

「喔……這……」這問題難倒羅恩了,若是他還因流言蜚語敵視斯萊特林的一年級他會毫不猶豫說不,現在嘛……

「好吧,哈利,你難倒我了。」羅恩粗聲粗氣地說。

哈利笑了出來,他就喜歡羅恩的率性。

「呃,哈利?」柯林弱弱地問,「那個……」

「嗨,柯林。」哈利說,「不好意思,你剛剛說你想拍照對吧?那你幫我和羅恩拍一張吧,德拉科,你要不要也來?」

「絕不。」德拉科一臉嫌惡地看著柯林,「我勸你最好也不要。」

「這是紀念羅恩終於開竅的難得日子啊,你看,他終於放下對斯萊特林的成見了。」哈利睜眼說瞎話。

羅恩張口結舌,說對也不是說不對也不是。

「來吧羅恩。」哈利勾住羅恩的肩膀,對著鏡頭敷衍地笑了笑,「好了柯林,你可以拍了。」

柯林趕緊按下快門,但是哈利不讓柯林多拍幾張就自作主張地放開羅恩,「好啦,你們也趕緊去吃飯吧,我也要繼續吃了。」

柯林自然不好意思再做打擾,哈利微笑著目送他們回格蘭芬多長桌。

「哈利,你幹麼對他們那麼好?」德拉科皺眉,不認同地說,「韋斯萊就算了,雖然他是個背叛者但是至少還是個純血,那個柯林就只是個麻瓜種而已。」

「無所謂啦,反正敵人越少越好。」哈利說,「赫敏也是個麻瓜種啊。」

「格蘭傑至少有點腦子……喔不,我忘了她現在就只是個對空花瓶發花癡的笨女娃。」德拉科諷刺地說。

「別這麼說赫敏。」哈利低聲說,「要是你的學期成績輸給一個只會發花癡的笨女娃?」

德拉科氣得漲紅臉,哈利嘻嘻一笑。

 

 

結果隔天哈利聽說柯林和金妮組了一個哈利波特迷俱樂部,瞬間有點暈。

「啊哈,我賭五加隆你的照片肯定是他們的鎮部之寶。」德拉科看哈利又吃驚又想罵人的表情,幸災樂禍道。

哈利搥了德拉科一下。

接下來幾天,哈利都在躲人,他躲的一個是柯林,一個是洛哈特。

洛哈特倒是還好,小心避開即可,但是柯林似乎把哈利的課表背得滾瓜爛熟,每次都會巧遇到哈利。柯林現在最重要得休閒活動似乎就是一天至少六、七次開口問,「欸,哈利嗎?」然後再聽到:「哈囉,柯林。」作為回答。

完全不管哈利的表情有多不耐。

而這種情況觸怒了斯萊特林,或者說惹惱了德拉科,雖然他也看韋斯萊和格蘭傑不順眼,但是至少他們沒像柯林這麼煩。

德拉科決定有機會就讓柯林得到點教訓,給他點顏色瞧瞧。

 

 

這週末正逢斯萊特林的魁地奇訓練,哈利和德拉科著裝完畢就往球場出發,結果他們一出公共休息室沒多久就碰上了探頭探腦的柯林。

「嘿,哈利!」柯林興奮地打招呼,「這是你們的球袍?你們要去魁地奇訓練嗎?」

「嗯。」哈利已經懶得應付柯林了,「抱歉,我們趕時間。」

「喔,哇!等等我,我從來沒看過魁地奇球賽!」柯林緊跟著他們,「我可以看你們練習嗎?我保證守口如瓶!」

「不可以。」哈利斷然地說,「這是我們學院的練習,不能讓其他學院的人參觀。」

「喔,喔……」柯林失望地垂下肩膀,「好吧,那就等你練完了,哈利。」然後失魂落魄地走了。

哈利鬆了一口氣。

「給他一個惡咒不就好了。」德拉科從頭到尾都保持著不屑的表情,「省時省力。」

「喔,算啦,他也沒可惡到我要對他下咒。」哈利煩躁地說,湯姆最近一直在煩他去找密室,再加上柯林,饒是脾氣好的哈利也有點撐不住了。

「我說你太心軟可是不行的,這種人就是要明白地告訴他他很煩他才會意識到。」德拉科說,「要是你不介意,下次我就從旁邊直接石化他了。」

「感激不盡。」哈利隨口應道,「那樣我也輕鬆多了……可是被抓到的話你會被罰禁閉的。」

「挑斯內普教授在的時候下手就好了。」德拉科信誓旦旦地說,「他一定會當作沒看見。」

「那就祈禱我們能遇上這種時機吧。」

說著說著,兩人已經來到了球場。

可是球場卻有著數道猩紅色的影子。

弗特林正在和格蘭芬多魁地奇隊長對峙叫囂。

「怎麼回事?」哈利問。

「格蘭芬多球隊也要用球場,說是已經把這裡包起來了。」打擊手札卡說,「隊長正在交涉。」

哈利覺得這情況怎麼看都不像交涉而像是吵架。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

「兩位。」哈利走過去,直接隔開兩隊隊長,避免任何一方撲上去打架,「我有個提議,不如來場練習賽怎麼樣?」

「練習賽?」這次眾人非常有默契,同聲叫了出來。

「嗯,再吵下去也沒結果啊。」哈利說,「反正我們都不可能退讓,也不能不練習,那乾脆就來場不計分的練習賽吧。還是說,你們沒有練習就不敢了?」

「胡扯!」伍德憤怒地說,「我們才不怕你們!」

哈利點點頭,轉向弗特林,「那我們這邊呢?」

「沒問題。」弗特林不甘願地說,他原先想把格蘭芬多趕出去的。

「那我們各自散開五分鐘商討戰術,五分鐘後開始。」哈利很自然地發號施令。

「哈利,你有什麼打算?」

「能趁機把對方撞下來讓他們沒辦法比賽嗎?」打擊手滿懷希望地問。

「不行,這樣的贏法不漂亮。」哈利說,「斯萊特林要贏得毫無瑕疵!等下你掩護我,雙胞胎肯定會盯住我,我會儘快抓住金探子結束比賽。你們就努力得分。」

「哈利……」弗特林有些不是滋味,「我才是隊長。」

「當然的。」哈利說,「我剛剛說的都是我猜你會說的。」

「對,沒錯,就是這樣。另外我們要盡量收集對方的情報,比如習慣之類的。」弗特林點點頭,「好,還有沒有其他問題?沒有?那就上吧!」

兩隊在練習時,看台上不斷傳來按快門的聲音,在球場中顯得格外響亮。

柯林坐在最後一排,高舉著相機,一張接一張地拍著不停。

「管好你們新生!」弗特林暴吼,「難道你們都沒教育新生不可以找其他學院的麻煩嗎?」

哈利騎著掃帚越飛越高,恨不得離柯林越遠越好。

他真不知道怎麼會有人這麼不會看人眼色,要是他在德斯禮家敢這麼做的話,那他鐵定會被關一星期的碗櫥禁閉。

兩隊本來就不合,練習賽也不過是看在哈利的面子上才打的,結果柯林這麼一攪,火藥味更濃。

好在哈利運氣不錯,趁著其他隊員還在互罵的時候一把抓住了金探子,結束了比賽。

但是兩隊的嫌隙也更深了。

 

 

德拉科見到哈利這麼困擾,越發地討厭柯林,連帶著遷怒於把柯林帶過來的羅恩,而羅恩也在生德拉科的氣,認為他派家庭小精靈來對他惡作劇。所以兩人的關係直線惡化。

哈利嘆了口氣,暫且把德拉科和羅恩的矛盾放在一邊,鬱悶地看著自己的黑魔法防禦術考卷的A

不只是他,許多斯萊特林的成績也不怎麼好,甚至連拉文克勞都是,倒是赫敏依舊傲視群雄,照樣拿滿分。

『這種白痴你就該想辦法讓他自暴其短,讓他自己滾蛋。』湯姆顯然對洛哈特也很有意見,『要不然就去找密室裡的怪獸,放牠出來殺了他!』

「湯姆,沒有密室。」哈利煩躁地說,「我已經看了太多無關的書籍,我的進度落後了……」

『無關?』湯姆尖聲叫了起來,『那些可都是我精挑細選的書籍,絕對可以幫助我們找到密室!』

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這本哈利已經背下來了,他對照其他麻瓜世界的書籍發現中世紀麻瓜對於巫師和女巫的最嚴重迫害時期,正巧是霍格沃茨創校前後,他把這個發現記下,打算有空時再找赫敏一起研究看看。

至於其他關於斯萊特林的傳說、各方怪物特徵、動物語言絕技等等,哈利看沒幾下就看不下去了。

「可是找到密室又能怎樣?」哈利不耐地說,「又沒有什麼非要找到它不可的理由……」

『你這蠢材!』湯姆氣得破口大罵,『光是找到密室本身就可以讓你被人拱在雲端,所有斯萊特林都會視你如神明──』

「我很懷疑。」哈利嘟噥,他已經感受到來自高年級的不善,雖然沒有任何實質舉動,但是在樓梯或是休息室時,他發現有幾個高年級看他的眼神非常憎恨。

『──而且這可是偉大的斯萊特林留下的遺產!』湯姆近乎瘋狂地說,『只要找到他就能證明自己的偉大!與眾不同!』

「我已經夠與眾不同了。」哈利摸了摸他的疤痕,語帶憤恨,「這全多虧了伏地魔。」

『那有什麼不好?』湯姆不當一回事地說,『你的程度實在還不夠……』

「什麼叫做那有什麼不好?」哈利拔高聲音,「他殺了我的父母!」

『反正人總是會死的。』湯姆說,『而且你現在也很有名……』

「我寧可不要這什麼爛名!」哈利暴吼,湯姆住在腦袋裡第一個不方便讓他給發現了,就是他想揍湯姆的時候他除了揍自己以外毫無選擇。「我寧願要我的家一開始就好好的!」

『那你十之八九只會長成無聊的平凡小鬼。』湯姆理所當然地說,『看看你現在,跟其他學生你是多了點那麼不同……』

「閉嘴!」哈利憤怒地把桌上的書全給掃了出去,「我說了我只想要家!湯姆你到底懂不懂家的意義?」

『那不重要。』

「喔,不重要!」哈利諷刺地說,「會說家不重要的人根本就沒辦法體會家庭的必要性,是不是?湯姆,家很重要,就連公認特別自私的斯萊特林都重視家庭甚至於家族,我怎麼不知道你連這點都不懂?」

『這不過是剛好而已。』湯姆不屑道,『斯萊特林大部分都是貴族,他們愛的不是家本身,而是貴族所掌握的權利。』

「即使沒了權利我們還是會愛家人的!」哈利大聲反駁,「湯姆,你根本不懂愛是怎麼回事!」

『沒去格蘭芬多也被鄧不利多那老頭洗腦嗎?』湯姆怒極,『我告訴你,愛這種東西毫無價值!只有權力才是一切!』

「才不是毫無價值呢!」哈利嚴正抗議,憤怒不比湯姆少,「愛是最偉大的!鄧不利多說過愛和生命……」

『啊哈!又是鄧不利多!』湯姆譏諷道,『你難道忘了他強迫你回去麻種家住?他說的話你會信?』

「那、那是鄧不利多為了我好!」哈利氣急敗壞,他確實對鄧不利多有所不滿,但是他也承認他是一位讓人尊敬的長者,「而且他又沒強迫我整個暑假都得待在那裡……」猛然驚覺自己被湯姆帶跑了,哈利怒道,「總之,你根本不懂愛!」

『我說了那玩意毫無價值,既然如此我浪費時間去弄懂它幹麼?』

「愛才不是毫無價值的玩意!」哈利氣道,「湯姆,你這個頑固的死老頭!」他終於罵了出來,「你根本就沒去瞭解它,你是怎麼定義它毫無價值的?這結論根本就是你一廂情願!」

『你竟敢這麼說我!』湯姆咆哮,『你忘了是誰幫助你走到今天的?你這個不知感恩的東西!沒有我的話,你根本只是個平庸無奇的蠢小鬼!』

哈利的疤開始劇痛起來,他哀號了一聲。

「閉嘴,湯姆!」哈利按住疤痕,對著空氣揮拳,「我警告你,你再給我說下去,這輩子你別想我會幫你找什麼密室!」

疤痕的痛楚終於緩和下來,但是哈利依然能感覺到湯姆的怒意,又或者是他自身的。

『很好,非常好。』湯姆輕聲道,『你以為你翅膀長硬了,所以可以對我發號施令,甚至是威脅我……』他的語氣非常怨毒,『我告訴你,你大錯特錯……』

哈利感覺到湯姆在試圖搶奪他身體的主導權,他的右手忽然不受控制地抖動了一下。

「湯姆!」哈利氣急敗壞,「你這個說不過人就動手的懦夫!」哈利很快取回了自主權,「這是我的身體!」

『只要我奪得了就是我的。』湯姆冷酷地說,『我得說我沒什麼耐心,你實在拖得太久,太沒效率……』

「那又怎樣?」哈利覺得人真的是可以被活活氣死的,他現在就快被湯姆氣死了,「我們現在在說的又不是密室!是愛!」

『無聊。』

「你難道不愛自己的父母嗎?」哈利試圖冷靜地和湯姆講道理。

『不。』湯姆冷冷地說,『我想你那令人悲哀的大腦大概已經忘了我並不記得過去的事情。』

「你自己說你有恢復一點點的!」哈利惱怒道,「我哪知道你恢復的是那一部份。」

湯姆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儘管他的怒氣還是讓哈利的疤刺痛刺痛的,『關於學校的部份。』半晌,湯姆才終於開口,『關於學校創辦人的遺物,我記得我正在尋找。』

「嗄?」哈利聽了很訝異,「正在尋找?你找它們幹麼?」

『為了某項魔法研究。』湯姆不甘地說,『就只有這麼多。』

「喔。」哈利頓了頓,「所以……你要我去找密室是想恢復記憶?」

湯姆冷哼了一聲。

「你直接說不就好了,說什麼找密室放怪獸……」哈利嘴角抽了抽,「你早說你是為了恢復記憶我就會比較上心啊。」

『為什麼?』湯姆不是很能理解,『明明就該是找到密室可以證明自己的偉大比較吸引人吧?』

劍拔弩張的怒意在不知不覺間散去。

「什麼為什麼,幫助朋友不是當然的嗎?」哈利沒好氣地說,「至於偉大什麼完全不吸引我。」

『……怪胎。』湯姆下了結論。

「彼此彼此,偏執狂。」哈利立刻回敬。

湯姆又踹了哈利一下,但他心裡卻有著一股微妙的感受。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