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蛇像的信息

 

自從動機質變為幫助湯姆恢復記憶後,哈利對於尋找密室的事情總算是上了心,乖乖讀著湯姆列給他的書單,做了許多筆記和猜測,暫時把證明斯萊特林不是無緣無故歧視麻瓜種巫師的事情放到一邊去了。

「斯萊特林能夠和蛇說話,這就是他最有名的特點,也是為什麼我們學院會用蛇做標誌的原因。」哈利和德拉科說,他把找密室的打算告訴了德拉科,心裏盤算著也許德拉科會寫信給盧修斯問問,不管怎麼樣,有同盟總是比較好的,「我在想,或許我們可以從這方面下手。」

「你是說蛇佬腔?」德拉科興致濃厚,他也對尋找密室興致勃勃,「可是據我所知,學校內並沒有蛇佬腔,如果有,那在學校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

哈利噗哧一笑。

「你笑什麼?」德拉科疑惑地問。

「嗯,軒然大波我是不知道啦……」哈利努力憋著不笑出聲來,「不過我就是蛇佬腔。」

德拉科呆楞住,然後大驚失色地跳起,「蛇、蛇佬腔?你是說你……」

「嗯,我上學期去找斯內普教授時,有和門上面的蛇像說過話,牠說我是蛇佬腔,那時我才知道的。」

「哇啊……」德拉科非常驚歎,臉色變得非常崇敬,「你在斯萊特林,也是蛇佬腔……天啊……」

「這又怎麼了?」

「你很可能是斯萊特林的傳人啊!」德拉科略顯激動地說,「而且你現在又要找密室……你是想把祖先的功績給公佈於世嗎?」

「……找密室只是我想探險尋寶而已。」哈利斟酌著開口,「你不覺得好奇嗎?」

「好奇啊。」德拉科點頭,突然靈機一動,「對了,既然你是蛇佬腔,那你要不要乾脆去問斯內普教授辦公室門上的那條蛇?」

「你是說……」哈利如醍醐灌頂,興奮竄遍了他全身。

「搞不好牠會知道些什麼。」

兩人興奮地嘀咕著。

他們現在在哈利的房間,德拉科發現哈利的房間實在很貧乏,除了書都沒什麼東西,不像他房間擺滿了高貴的裝飾。

「如果牠能告訴我們密室在哪里,要怎麼開就省事了。」德拉科說,「以前也有人成功過,我知道五十年前密室是被打開過,但那時我父親還沒進學校……而且我聽說有個麻種死了。」

哈利微微蹙眉,「被密室的怪獸殺的?」

「應該是吧。」德拉科說,「我們的情報太少了,要不要現在就去問問那條蛇?」

「好主意。」哈利想了想,反正現在是週末,作業什麼的比較沒有那麼趕。

兩人立刻從寢室出發前往斯內普的辦公室,路上又碰到了柯林,德拉科趁著柯林注意力全放在哈利身上時偷偷對柯林施了鎖腿咒。

「哎唷!」柯林立刻摔倒,看到他這副糗相,德拉科忍不住冷笑幾聲,非常得意。

「抱歉,柯林。」哈利帶著歉意說,「德拉科沒有惡意。只是我們趕時間,我去請斯內普教授過來給你解咒。」

「斯、斯內普教授?」柯林驚恐地瞪大眼,「喔,不,不用,我自己可以解決的。」

「真的不需要?我相信斯內普教授不會太為難……」

「真的不用!」柯林說,語氣異常堅定。

「那好吧,我們先走了。」哈利點點頭,和德拉科開始拔腿狂奔。

兩人一直飛奔到斯內普辦公室。

『又是你。』蛇像已經認出哈利了,『又來找斯內普教授嗎?』

「不是。」哈利調整呼吸,「我想來問你關於斯萊特林的密室的事情。」

德拉科只聽到一陣嘶斯聲,陰沉又恐怖,他一臉崇敬地聽著哈利和蛇的對話。

『密室?』蛇像慢吞吞說著,『這我恐怕並不清楚,我不知道密室是否真正存在……不過有的話,裏面的怪獸肯定是蛇王。』牠說,『蛇王是我們族類的王者,只服從蛇佬腔的命令──是最偉大的蛇妖。』

「蛇妖?」

門被猛然打開,斯內普臉色極黑的站在門口。

「波特,你最好解釋週末你站在我辦公室門口的理由。」他瞇起眼睛,「不然我不介意罰你禁閉。」

哈利啞口無言,他就只是站在門口也可以被罰禁閉?

「教授,哈利只是……」

「德拉科,我沒在問你。」斯內普打斷他,慢吞吞地說,「我要是你的話,這時候我就會回公共休息室。」

差別待遇。

哈利憤憤地想。

「教授,我只是來……」哈利頓了頓,有點摸不清要不要把自己是蛇佬腔的事情告訴斯內普,後來他想,反正也沒什麼太大的關係,乾脆合盤拖出,「我只是來問這只蛇,知不知道關於斯萊特林密室的傳說。」

斯內普的眼神轉為探究,「你來問這只蛇?你可以和蛇對話?」

「嗯,我上學期發現的,牠……」哈利指了指那條蛇,「說我是蛇佬腔,讓我有空多過來陪牠說話不然牠很無聊。」

斯內普冷哼幾聲,深邃的黑眸緊盯著哈利不放,帶著審慎評估的意味,哈利有些忐忑。

「你是蛇佬腔的事情,除了你們還有誰知道?」

哈利想了想,搖頭,「沒有了。」

「那就好。」斯內普警告著,「別讓更多人知道你是蛇佬腔。」

「為什麼?」德拉科沖口而出,「教授,這項天賦非常稀有……」

「我不用你來告訴我什麼天賦是稀有的。」斯內普不耐地打斷他,「你們該知道,其他學院對我們並不是非常友善,要是知道我們又出了一個蛇佬腔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德拉科不服氣地想要插嘴,「──而我並不想收拾這些麻煩。懂了嗎?」斯內普低喝。

德拉科像是洩氣的皮球,這就好像他好不容易拿到一件可以四處誇耀的寶物,卻被父親勒令不能告訴任何人一樣令人沮喪。

「至於密室……你找密室做什麼,波特?」斯內普冷酷地問,「顯然你是太閑了,既然你這麼閑,以後每個週末都到我這裏來處理鼻涕蟲。」

哈利瞪大眼睛,他居然還是被罰禁閉?

「教授……」哈利抗議,「我覺得……」

「那就再連瞌睡蟲一起處理了。」

「……是。」哈利垂下肩膀,暗暗咒駡。

 

 

這趟打探情報之旅一點也不好玩,哈利和德拉科兩人都悶悶不樂。

另外柯林是自己跳著回格蘭芬多交誼廳的,所以全部的格蘭芬多都知道德拉科對柯林下咒了。

羅恩對此咬牙切齒,差點直接沖出去找德拉科理論,赫敏阻止了他並沉著臉給柯林解咒。

整個格蘭芬多都開始同仇敵愾,之前魁地奇練習賽積累的怨氣也一口氣爆發。

而斯萊特林本來就對格蘭芬多有成見,也是摩拳擦掌,想在球場上給他們好看。

兩院之間的火氣升到最高點,羅恩在球賽開打前甚至根本沒跟哈利講話。

「別理他。」赫敏受不了地說,把彈珠變成了鈕扣,「他認為你應該阻止馬爾福的。」

他們現在正在一起上麥格教授的變形學,課堂作業是把彈珠變成鈕扣。只是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楚河漢界異常分明,只有兩個資優生湊在一起。

哈利無聊地揮著魔杖,把鈕扣又變回彈珠,「我說……難道你們學院的男生都這麼……?」

「羅恩是挺幼稚的。」赫敏說,「不過我也認為,你不應該放任馬爾福對柯林施咒。」

「這就是我搞不懂的原因。」哈利有點生悶氣,「你自己也知道柯林纏我纏得很緊,我那時候趕時間,德拉科不過就只是採用了比較粗暴的方式──」

「趕時間也不能隨便對人下惡咒。」赫敏不贊同地說,「你們這樣觸犯了校規。」

「喔,得了吧赫敏。」哈利第一次感覺到赫敏的觀念和自己差了十萬八千里,「我問妳,假設妳急著要上廁所,結果皮皮鬼卻擋住你的去路,你不會施法讓他閃開嗎?」

赫敏皺眉,「我才不會隨便對人下咒,即使是皮皮鬼。」她說。

「等妳遇到了再說。」哈利說,「而且我也有問柯林需不需要我去請老師來幫忙解咒……」

「你自己不會解咒嗎?」赫敏有些生氣,「鎖腿咒我不信你不會解。」

哈利確實會。

「我說了我當時趕時間,赫敏。」哈利說,「我要是當下給他解咒的話他不就又要纏上來了?」

「你可以解咒以後再告訴他別跟來,你有事情要辦。」

「喔,赫敏,他要是有這麼識相的話,德拉科就不會下咒了。」哈利惱怒地說,不小心把彈珠炸掉,他揮揮魔杖修好了彈珠。

赫敏張口欲辯,哈利見說服不了赫敏,乾脆轉移話題,「我想問妳,妳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研究一下斯萊特林本人並不是歧視麻瓜?」

「唉?」赫敏驚訝地看著他。

不能怪她驚訝,所有斯萊特林都是純血論派,哈利這番想要推翻純血立論基礎的發言自然讓赫敏有不小的詫異。

「你確定?」

「確定。」哈利說,又把彈珠變成鈕扣,順便在上面塗鴉,「我已經有些眉目,只是需要更多證據……」

「喔,好啊。」赫敏聽了也興致勃勃,「聽起來很有挑戰性。過去從來沒有人試圖證明斯萊特林本人的想法……」

「我不相信斯萊特林會純粹因為血統就把麻瓜種巫師給拒之門外,一定有其他理由。」哈利說,「我有查到霍格沃茨創校時,差不多正好是麻瓜迫害巫師最嚴重的時期。我在猜斯萊特林搞不好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對麻瓜種巫師和女巫不信任……」

「很有道理。」赫敏點點頭,「我也回去查查,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力的證據證明這個推論。」

兩人都是資優生,湊在一起做學術研究讓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另外哈利也開始研究起魔法史,根據蛇像透露密室裏的怪物是蛇妖後,哈利就和德拉科去查所有的神奇魔法生物。

他們查到一本老舊的魔法史書,上面記載著一段話:在我們的國土上漫遊的諸多可怕野獸與怪物中,其中最為稀罕、危險的種類就是蛇妖,亦稱為萬蛇之王。此種可以成長到驚人尺寸,並擁有數百年生命的蛇類,是由蟾蜍孵育雞蛋所生。牠最不可思議的特點在於牠的殺戮方法,除了牠那致命的毒牙外,蛇妖還擁有一種殺人的凝視,所有與牠視線相接的人都會立刻死去。蜘蛛見到蛇妖就會落荒而逃,因為牠是他們的天敵,但蛇妖唯一忌憚的卻是雄雞的啼叫,那對牠來說是奪命的魔音。

兩人在查到這個片段後興奮到不能自己。

「如果說密室裏的怪獸真的是蛇妖的話,這實在……」德拉科的語氣有些興奮,「光看就能殺人耶。」

「確實。」哈利沉吟,「這種怪獸太危險了……要是牠看了斯萊特林的傳人,那傳人同樣也會死囉?」

「對耶……」德拉科呆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兩人做了各式各樣的假設,一一條列出來,又根據德拉科的情報,把五十年前密室被打開,死了一個學生的事情給列入重點調查。

 

 

但是在哈利著手調查前,他已經被額外的禁閉和魁地奇訓練給弄得身心俱疲。

他寧願給費奇禁閉,至少清掃之類的工作他在德斯禮家練習了不下百次,而且也有自己的小竅門可以增加效率,給斯內普處理魔藥材……

「波特,你是得了手指不協調症嗎?」斯內普總喜歡時不時地諷刺他幾句,「看看你剝出來的鼻涕蟲,歪七扭八,連殼都剝不乾淨。重做。」

哈利沮喪地把一桶鼻涕蟲給倒掉,那副可憐兮兮又委屈地模樣讓斯內普嘖了很大一聲,黑袍一甩,砰的關上辦公室大門。

他幹麻這麼愚蠢,週末還罰這小子過來禁閉!

「把那桶鼻涕蟲剝完你就可以滾了!」斯內普在休息室咆哮,「別再浪費我的魔藥材料,不然你下一個禁閉就是去幫費奇打掃整間城堡!」

哈利呆呆地望著休息室大門。

這是他不用處理瞌睡蟲的意思嗎?

哈利振奮了一下精神,樂顛顛想著其實斯內普教授還不錯,叫他來禁閉只是給他多一點練習魔藥材的機會。

哈利對斯內普教授有一股複雜的情感,既是他寄託父愛的物件,曾經救過他的命,但是斯內普對他本身卻是厭惡居多,而這導致了哈利對斯內普的感覺也和其他教授不同。

小孩往往能夠直覺感應到大人對自己的態度,從而投射自己的感情。斯內普對哈利的感覺也很複雜──他保護哈利,因為哈利是莉莉的兒子;他憎恨哈利,因為哈利是波特的兒子。

哈利仔細剝著鼻涕蟲的殼,而且在他剝完一桶後,他的手法確實熟練許多。

「教授,我剝完了。」哈利跑去敲斯內普的房門報告,心裏斟酌著要不要借機會談談自己的母親。

「剝完了就滾!」顯然斯內普完全不如哈利所願。

「……好吧。」哈利咕噥,垂著頭走出了辦公室。

『偉大的蛇佬腔。』蛇像吐著信子,興致濃厚地問哈利,『你對斯內普教授似乎很喜愛?』

「喜愛?」哈利有些困惑,「怎麼說?」

『你是少數幾個根本不怕他的學生。』蛇像說,『而不怕他的那些學生一般也不會主動來找他。』

「這次不是我主動來找他,是他罰我禁閉。」哈利說。

『唷,你有客人。』蛇像用眼神示意,哈利順著望過去,是正舉著相機的柯林。

哈利當下滿腹不爽,想著怎麼又是他。

「嗨,哈利。」柯林對他打招呼,「你剛剛是在跟蛇像說話嘛?」

哈利想起斯內普的警告,搖頭,「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所以試著學他說話而已。」

「喔,哈利,那能不能請你擺個姿勢?」

「不行。」哈利斷然拒絕,這次德拉科沒在旁邊沒人給柯林下咒了,「柯林,說真的,我不喜歡拍照。」

「咦,可是你之前有上報紙呀。」

「那是被拱上去的。」哈利耐著性子解釋,「我真的非常不喜歡拍照,你懂了嗎?」他重申一次。

「喔,好吧……」柯林遺憾地說,「那能不能請你簽名?」

哈利:「……」

辦公室的門又被打開,柯林嚇得差點把相機摔了。

斯內普沉著臉,陰騖地瞪著他們,「格蘭芬多……你有什麼事情?」

柯林連連搖頭,被斯內普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沒事的話就快回你的公共休息室去。」

柯林灰頭土臉跌跌撞撞地溜了。

「教授,謝謝你。」哈利感激地說。

斯內普嫌惡地皺起眉,「你也快滾。」然後又砰一聲關上了門。

哈利覺得羅恩說在斯內普教授討厭他之前還有一票格蘭芬多要討厭真是太對了。儘管斯內普的態度完全沒變,但是哈利盡力往好處去想──就像他教羅恩的那樣。

想到羅恩,哈利猛然想起他還沒向德拉科求證過是不是有派多比去惡作劇,但是多比的口信是霍格沃茨很危險,讓他別回學校──

說來也巧,要不是德拉科他們把他搬上火車,他肯定會呼呼大睡到錯過火車。

哈利伸伸懶腰,這些東西先放著吧,他眼下還得去練習魁地奇,第一場和格蘭芬多球賽的日期越來越近了。

他們練習賽時用的並不是光輪兩千零壹號,而是去年球員自己用慣的掃帚,所以他們現在必須重新適應新掃帚的速度和靈敏度。

哈利有信心,他們可以奪得魁地奇冠軍杯。

他雀躍地回寢室拿了掃帚往球場走,路上卻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撕裂……撕成碎片……殺……』

哈利心想,大概又是皮皮鬼在對誰惡作劇,完全沒放在心上,逕自往球場走去。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