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造訪海格

 

哈利這天搞定所有作業後,想說好久沒去看海格了,便邀請羅恩和赫敏一起去看,德拉科原本不願意去,但是一聽到哈利要和格蘭芬多一起去更不樂意了,於是臭著臉跟來了。

哈利和德拉科遠遠看到海格的小屋中閃出洛哈特,他身穿淡紫色長袍,金髮奪目,他們兩人立刻回避。

「你要是知道該怎麼做的話,這其實簡單得很。」他大聲告訴海格,「如果你需要幫忙,你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我。我會送你一本我的作品,你這兒竟然連一本都沒有,實在讓我嚇了一跳。我今晚就找一本簽好名再送過來給你。就這樣吧,再見了。」然後他就大步離去。

「這個蠢材來找這個蠢漢幹麼?」德拉科低聲問,帶著厭惡的鄙視。

「德拉科。」哈利無奈了,他花了一年還是治不好德拉科的臭嘴,「我們……啊,他們來了。」

對面走來的恰好是羅恩和赫敏,羅恩一見到德拉科臉色立即變得很臭。德拉科完全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他們敲了敲海格的門,海格立刻把門打開,臉色看起來非常不高興,發現是他們後才轉怒為喜。

「才在想你們什麼時候來看我呢。」海格招呼他們進屋,牙牙對著他們嗅來嗅去,不知道為何,牙牙很喜歡德拉科,不過德拉科不怎麼領情,他用魔杖給自己來個清理一新,並且離牙牙越遠越好。

牙牙在一邊蔫了,可憐巴巴的。

哈利見狀忍不住伸手去揉了揉。

「海格,我們剛剛看到洛哈特。」哈利一邊撫摸牙牙,一邊問,「他來找你幹麼?」

「來教我怎麼除掉井裏的水鬼。」海格吼道,順手將桌面上被拔毛拔到一半的雞給放到一邊,騰出空間來泡茶,「難道他以為我連這個也不會嗎,他要是有句真話,我就把這個壺給吞進肚裏去!」

男生們都露出會心一笑,但是赫敏卻用一種比往常還要高上一個調門的聲音反駁道,「我覺得你這麼說不太公平,鄧不利多教授一定是認為他是這份工作的最佳人遠──」

「這工作就只有他肯做哪。赫敏。」海格說,遞給他們一大罐糖蜜太妃糖,「就只能找到他一個。現在要找一位合適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太難囉,大家都認為這份工作很不吉利。算起來沒一個做得長的……對了。」海格促狹地看著哈利,哈利不明所以。

「哈利,我要找你算帳。」海格沒頭沒腦地說,「我聽說你在發簽名照,我怎麼沒拿到啊?」

「喔,才沒有呢。」哈利這下真的有些生氣了,「你是聽誰說的?」

「剛剛洛哈特說的。」海格聳肩,「他說有位格蘭芬多的同學有和他提過,她好像對你在校園發簽名照很不高興,會搶了他的風頭。」

哈利低聲咒駡。

「對了,金妮昨天也有來我這裏晃喔。」海格擠擠眉毛,「她說她只是路過,不過我想她是希望在我這裏碰到某個人──」

「喔,閉嘴。」哈利抱怨,「他們就不能消停點嘛。要是他們再繼續亂造謠──」他被氣得咬牙切齒。

海格哈哈大笑,「我只是開個玩笑。」他親昵地拍拍哈利的肩膀,「我當然之到你不會,我告訴洛哈特你才不需要玩這種小把戲,也會比他有名,他就氣得跑掉啦。」

羅恩從頭到尾都沒說話,一直冷哼著不去看德拉科,德拉科只覺得莫名其妙,但是因為兩人之間本來就沒多好,所以也沒有多放在心上。

「對了,德拉科。」哈利想,也許這是讓兩人和好的機會,「你為什麼派多比去阻礙羅恩上火車?」

「啊?」德拉科呆楞了一下,「多比?」

「對啊,羅恩你自己說。」哈利對羅恩示意,並且準備見機行事,睜眼說瞎話把這事情解決了。

羅恩冷哼幾聲,把那天的遭遇簡短說了一遍,只見德拉科的眉頭越皺越深,「這不可能,韋斯萊。」他冷笑,「小精靈是不能違背主人意願的,我從沒派多比去阻止你上火車,想栽贓手法也得漂亮點。」

羅恩氣得臉都紅了。

「不然我們假期回去問問多比有沒有這回事就好了?」哈利提議,「搞不好是和多比長得很像的小精靈,說實話,在我看來小精靈都長得很像。」

「你還有見過其他小精靈?」羅恩反問。

「有啊,去年我去給費奇罰禁閉時,有見過一個叫做呆呆的。」哈利聳肩,「專門在廚房工作。」

「喔,哈利,你知道廚房在哪?」羅恩立刻被勾起興致,「弗雷德和喬治每次都會從廚房拿來好多食物……」

「就只知道吃的豬。」德拉科輕蔑地說。

「馬爾福!」羅恩氣極,「你說什麼?」

「你的耳朵有問題,需要我再重複一遍?」

「你們兩個別吵了。」赫敏受不了地說,「你們怎麼每次見面都要吵。」

「不關你的事。」德拉科冷哼,顧忌哈利的面子,他沒說出更難聽的話。

「是他先惹我的!」羅恩抗議。

「夠了,你們幾位。」海格把似乎快要幹架的兩人一手一個拎起來放兩邊,「現在出去看看我種的東西,包准你們會嚇一跳。」他興沖沖地說,似乎早就迫不及待了。

幾人來到小木屋後面,小菜圃裏長了許多巨大的南瓜,每一顆都跟岩石一樣巨大,令人歎為觀止。

「長得不賴吧,是不是?」海格高興地說,「專門為萬聖節種的,那時候應該長得夠大了。」

「你喂他們吃了什麼?」德拉科冷冷地問,不屑的神色一覽無遺,「暴食咒?」

海格像是突然吃了黃蓮,他撇撇嘴,「我只是給他們一點點幫助……施肥,懂了吧!」他粗聲粗氣地說,心虛的眼光卻瞄了一眼他的粉紅色雨傘。

哈利看著那只雨傘,他老早就懷疑那把雨傘的柄是海格以前的魔杖碎片,海格以前也曾經就讀霍格沃茨,但是後來被開除了。問他原因時海格總是會失聰,等他們換了話題以後才會恢復正常。

這次拜訪海格並沒有很久,主要是因為哈利覺得,德拉科還是少和格蘭芬多待在一起太久為妙。

他藉口要回去做作業,惹得赫敏提議一起去圖書館,只要講到學習,赫敏就會非常熱情,在她看來,能夠和強者切磋交流,會比自己一人孤軍奮戰要來得有效率,但是很可惜,目前她覺得能夠給她幫助的同齡生只有哈利。

哈利答應赫敏在萬聖節以後再來開讀書會,那之前他還是想要研究一下斯萊特林的歷史。

赫敏聽了雖然有些失望,但是離考試還有段時間,她也樂意幫助哈利厘清斯萊特林歧視麻瓜的理由──至少對她這種麻種出身的女巫來說,能夠知道這件事情也是件好事。

 

 

哈利和德拉科走回城堡,路上德拉科非常氣憤,「那個韋斯萊,居然敢污蔑我!」他瞪向哈利,「你不會相信我派多比去阻礙他上車的鬼話吧?」

「你說沒有就沒有,我相信你。」哈利連忙安撫他,德拉科的臉色稍緩,「但是我也相信羅恩……還是問多比最清楚。」他說,「要是多比真的違反規定,那他會怎樣?」

「那他就必須自我懲罰。」德拉科不當一回事地說,「他得把自己關進烤爐,扯自己耳朵或是站到烙鐵上之類的。」

「這、這麼……」哈利聽了,有些遲疑,「是他自我懲罰還是你們處罰他?」

「我們會提醒他一些其他處罰,要是懲罰太輕的話。」德拉科以為哈利是在質疑馬爾福家對小精靈管教太過寬鬆,趕緊說。

「天……」哈利喃喃道,「好吧,至少德斯禮家只把我關過碗櫥……這懲罰會不會太重了?」

要是哈利沒提起德斯禮家,德拉科會對哈利的反應感到不屑,在他看來,家庭小精靈本來就卑賤不已,能夠服侍馬爾福一家是上天的恩賜。

但是哈利先提起了德斯禮一家,那群糟糕至極的麻種,前後連在一起,要是答得不對,就會造成哈利認為馬爾福一家竟然連麻種都不如的錯誤印象。

德拉科沉吟半晌,「懲罰的輕重要視他犯的錯誤而定。」

哈利露出笑容,「這挺合理的。」他松了口氣,要是到時候多比真的把自己關進烤爐烤,至少他還可以費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德拉科把多比放出來。

兩人已經回到城堡中,正要往寢室回去,路上卻和洛哈特撞了正著。

「啊哈!」洛哈特高興地和哈利打招呼,「哈利,原來你在這兒啊。」他朝哈利擠擠眼,「現在有空嗎,能夠過來幫我一個小忙嗎?」

「對不起,教授。」哈利努力維持禮貌,「我還有作業要做……」

「沒關係沒關係。」洛哈特親昵地走過來抓住他的肩膀,「用功好學是學生的本分,但是呀,有些事情比作業更重要──比如你要成名,就得學會市場操作呀。來吧,不會花費你太多時間,我保證你一定會很開心。」

哈利和德拉科互望。

「教授,我真的……」哈利苦了一張臉,他試圖掙脫洛哈特的掌握,但是成人的力氣哪是他一個小孩掰得開的?

「來吧。」洛哈特置若未聞,拖著哈利往辦公室走去,「我保證你會欣喜若狂的。」

不是火冒三丈嗎?

哈利又氣又無奈,「教授,我真的必須回去寫作業,我的時間安排……」

「啊哈,時間安排。」洛哈特一拍腦袋,哈利趁著空檔趕緊從他手下溜出來,「是啊,你提醒了我,我今天下午還要去做美容的。」

「那教授,我就……」

「那你晚上過來吧。」洛哈特逕自說下去,「晚上八點,我會給斯萊特林加分的。」他向哈利自以為是地眨眨眼,然後揚長而去。

哈利和德拉科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著洛哈特離去的背影,面面相覷。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人?」

「他的腦子是跟著他的面膜一起被沖掉了嗎?」

 

 

 

洛哈特之所以找哈利,在於他被海格那番哈利即使什麼都不做也會比他有名的言論氣到。

所以他想了個辦法,既然能提升自己的名氣,又能產生讓哈利是依附自己的假像──哈利幫他回信給書迷。

晚上八點,哈利無精打采地敲開了洛哈特的辦公室,對照洛哈特笑得過份燦爛的臉興致缺缺,洛哈特的辦公室中掛滿了各式各樣的自畫像,其中一個還在敷面膜。

哈利覺得德拉科的猜測一點都不錯,洛哈特的腦子大概跟著面膜一起被沖走了。

「哎呀,小壞蛋來囉。」洛哈特笑容滿面地說,「進來,哈利,快進來。」

哈利無聊地走進去,看到辦公桌上有一大迭簽名照時心中冷笑了幾聲。

「教授,到底什麼事情?」他儘量讓口氣顯得不那麼不耐煩,但是效果有限。

「你要幫我回信給我的書迷。」洛哈特笑說,「先來幫我寫信封地址──」他的口氣就好像這是份莫大的榮耀,「第一封是要寄給葛雷帝,祝福她──她是我的頭號書迷。」

哈利嗯了一聲,極盡敷衍,「那教授,我幫你寫一封信你要給斯萊特林加十分,對嗎?」他說,「你說過會給斯萊特林加分的。」

「喔,當然啦。孩子。」洛哈特理所當然地說,完全沒有察覺到哈利的重點是寫一封信加十分,「我們最好快點開始……」

有了加分當動力,哈利總算沒那麼厭惡了。

若必須從事自己討厭的工作,那就必須從中獲得必要利益──斯萊特林守則。

燭光飄逸,蠟燭越燒越矮,哈利每次寫信時都必須強迫自己集中精神這是十分、這是十分……偶爾還得應付洛哈特的碎碎念,諸如:「名氣是個不可靠的朋友。」「名人就是要做名人做的事情,記住這點。」這類。

哈利甩甩手腕,手已經酸了。

根據他剛剛的默數,這是他第二十三張信了……兩百三十分,差不多夠了。

他突然聽到某種聲音──並不是燭火的劈啪聲或是洛哈特吹牛的聲音。

『來吧……到我這兒來……讓我撕裂你……讓我把你撕成碎片……』

聲音既清楚又狠戾,帶著駭人冰冷與怨毒的嗓音。

哈利被確實嚇了一跳。

「什麼?」他問。

「我知道,這代表穩坐六個月的排行冠軍,打破所有銷售紀錄!」洛哈特還在繼續吹牛,似乎毫無所覺。

「我不是指這個。」哈利皺眉,「你沒聽到那聲音嗎?」

「對不起。」洛哈特顯得非常困惑,「你是指什麼聲音?」

「從牆壁裏傳出來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哈利。」洛哈特搖搖頭,「你大概是困了,我沒聽到什麼聲音。我的天哪,看看現在都幾點了,怪不得。」

哈利確定洛哈特不是在耍他而是真的沒聽到後,他屏氣凝聽,卻再也沒聽到什麼可疑的聲音。

「好吧,既然都這麼晚了,那哈利你今天就先回去吧。」

哈利趕在洛哈特開口之前打斷他,「教授,我寫了二十三封信,按照我們的約定你是會給斯萊特林加兩百三十分的,對嗎?」

「什、什麼?」洛哈特張口結舌,「這麼多?喔,我沒……」

「教授,名人是不會出爾反爾的,對嗎?」哈利提醒他,「而且你還是位教授。」雖然他一點都沒把他當成教授看。

「對、當然……那斯萊特林加兩百三十分。」洛哈特趕忙說,「那就這樣了,晚安,哈利。」

哈利點點頭,憋出一句晚安,帶著總算解脫的心情回到斯萊特林的休息室。

 

 

他回到寢室,把備忘錄翻開,又寫下了幾筆代辦事項。

開學以後他就又重新謄寫了一次。

備忘錄上紀錄著:

第一項:斯萊特林討厭麻瓜的理由,或許和中世紀麻瓜迫害巫師和女巫有關。

第二項:斯萊特林的密室,蛇像說若是有的話裏面的怪獸一定是蛇妖。

(此後附注了從圖書館舊書中找到的片段)

第三項:無聲咒(斯內普教授說六年級會教到。)

第四項:守護神咒(湯姆說沒用處不用管)

第五項:一年級幫助我恢復視力的好心人

第六項:阿尼瑪格斯,動物型態是否可以使用無杖魔法。(湯姆說這項實驗很危險,先別做。)

第七項:牆壁中傳來的怪聲音。(讓我撕裂你、讓我殺了你)

哈利看著他的備忘錄,除了第一第二和第七項以外,都是一年級累積的問題。這讓他有些喪氣。

不過扣除掉阿尼瑪格斯,二年級要去學無聲咒和守護神咒似乎也太勉強了。

哈利打著呵欠,還是先把一二項給解決掉吧。有了赫敏的幫忙,那他第一個代辦事項應該就沒有太大問題了。

他原先還想趁著晚上的時候去城堡四處探險,看看還能不能發現什麼密道,結果全給洛哈特攪了。

 

 

隔天一早,所有人都發現斯萊特林一夜之間分數突然飆漲,把其他三院遠遠拋在後面時深深震驚了。

哈利愉悅地看著其他三院呆滯的臉孔,昨晚一整晚受到摧殘的心靈稍稍撫平了一些。

「哈利,你做了什麼?」看到哈利的表情,德拉科直覺裏面有貓膩,「是你做的嗎?」

哈利低聲把事情敍述了一遍,包括昨晚聽到的怪聲。

「你是說他完全沒聽到?」德拉科聽了以後也心滿意足地欣賞起其他三院的人茫然神情,「這真詭異……要是有人隱形去惡作劇的話,他至少也得先把門打開啊。」

「這我知道。」哈利說,「這就是我想不透的地方。」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