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忌日宴會,來自幽靈的情報

 

時間很快地來到溼冷的十月,龐弗雷夫人為了全校師生的感冒大流行忙得不可開交。她特製的胡椒嗆藥劑雖然是藥到病除,但是卻會讓喝下的人耳朵連冒好幾個鐘頭的白煙。

哈利真心覺得德拉科冒著白煙的樣子很喜感,被德拉科很不貴族地捶了一拳。

濕冷的天候讓湖水高漲,花床變成泥濘的小溪,而弗特林對魁地奇訓練的狂熱不減,依然要所有球員準時出席練習,他們在雨中試驗了光輪兩千零壹的驚人靈敏性和高速,這讓前來刺探的雙胞胎心事重重──伍德在發現斯萊特林全部改用光輪兩千零壹號後,對魁地奇練習的熱度就又提昇了一個檔次,讓原先還一起仇視斯萊特林的魁地奇球員有些吃不消。

哈利自然不知道格蘭芬多的情況,他練習完後就回到城堡晃盪,剛好碰上血人巴羅低聲下氣地和一個女幽靈說話。

「海蓮娜,都這麼久了……」

「別想我會原諒你。」女幽靈高傲冷酷地說,「永不。」她不再理會他,逕自飄走,血人巴羅緊跟其後。

哈利很好奇地想要上前一探究竟,忽然一股冰冷讓他顫得渾身發抖。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這時候湊上去。」另外一個幽靈──格蘭芬多的常駐幽靈──尼古拉斯爵士對他說,「嗨,哈利波特。」

「你好。」哈利對他點頭,他對學校幽靈並不熟悉,斯萊特林又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發展的地方,而斯萊特林的常駐幽靈顯然也不是一個談話的好對象。「為什麼你說最好不要湊上去?」

「喔,他們這樣很久了。」尼古拉斯爵士說,「我想告訴你一些也沒關係,他們倆人生前就認識了,而且有仇。」

哈利訝異了一下,「他們生前就認識?有仇?」

「嗯,詳情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尼古拉斯爵士說,「但是血人巴羅每到萬聖節前後就會去找海蓮娜,就像你剛剛看到一樣。」

哈利想起一年級時血人巴羅的喃喃自語,如果從剛剛的對話判斷的話,那血人巴羅請求的是海蓮娜的寬恕?

「你覺得我能問嗎?」

尼古拉斯爵士搖頭,「我認為最好不要,海蓮娜雖然是幽靈,但是如果觸怒了她,也不曉得會怎樣,這比你去招惹血人巴羅要來得可怕多了。」

「怎麼說?」哈利被勾起了好奇心,興致勃勃地問,「她會什麼特殊技能嗎?」

「這我倒是不清楚。」尼古拉斯爵士說,「但是她是海蓮娜˙拉文克勞。」

「啊?」哈利沒反應過來。

「她是羅伊娜˙拉文克勞的女兒。」尼古拉斯爵士說,「你永遠不會想得罪一個拉文克勞的,因為他們知道很多事情,你不會想成為古老魔咒的實驗品的。」

「等等,你是說她是四位創校人之一的女兒?」哈利瞪大眼,確認般地重複了一遍。

「是啊,這有什麼問題?」尼古拉斯爵士不明所以,困惑地看著哈利。

哈利看著尼古拉斯爵士,「呃、冒昧請問一下貴姓大名?」

「我?」尼古拉斯爵士似乎很訝異哈利的反應,但隨即驕傲地挺起胸膛,「在下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頓爵士,很榮幸替您服務。」

「我還以為你是格蘭芬多的兒子。」哈利打趣道。

「喔,幽靈中只有海蓮娜和創校人有直接的血緣關係。」尼古拉斯爵士說,「格蘭芬多的學生都叫我差點沒頭的尼克──但是我比較喜歡被稱呼為敏西的尼古拉斯爵士。」

「當然,爵士。」哈利覺得挺好玩,「你沒跟他們說嗎?」

「說過了。」他一臉無奈,「但是他們本性不改──倒是你,我聽說過你很多事情,你感覺起來實在不像斯萊特林。」

「唉?」這下哈利很吃驚,「我哪裡不像?」哈利努力回想,他一直都有遵守斯萊特林守則啊。

「光是和格蘭芬多做朋友這點就不像。」尼古拉斯爵士快人快語,「而且我聽羅恩的描述,你應該是個格蘭芬多,而且你父母也是。」

「是啊。」哈利撇嘴,「我原先也想去格蘭芬多,但是分類帽把我分到了斯萊特林──不過我在這裡也待得很好。」不想在父母是格蘭芬多自己卻是斯萊特林的話題上打轉,哈利問了另一個問題,「你說你被叫差點沒頭的尼克……這是怎麼回事?」

「喔,就像這樣。」尼古拉斯把自己的頭一扯,他的脖子和頸部立刻分離,只剩半吋皮膚和纖維還連在脖子上。

哈利心中噁了一聲。

「大部分人都會覺得這夠好了,當然可以稱得上是無頭。」尼古拉斯爵士突然間似乎變得非常氣憤,「是吧?」

「是。」哈利明智地選擇附和。

「可是,喔,不行,這對頭和身體完全分家的波德莫爾爵士來說,顯然不夠資格──關於無頭騎士俱樂部的會員資格。」

尼古拉斯忿忿不平地說。

「真是太遺憾了。」哈利說,暗想著其實比較起來確實如此,差點沒頭不就表示還有頭嗎?「我能幫上什麼忙嗎?」他敷衍象徵性地問了一句。

「什、什麼?」尼古拉斯爵士瞪大眼,「你、你要幫我忙?」他的語氣突然激動起來,「那你可不可以……我是說……算了,這要求太多──」

「是什麼?」

「這個嘛,這個萬聖節是我的第五百年忌日。」他說,他挺直身軀,顯得非常高貴莊嚴,「我會找間寬敞些的地窖辦一場宴會。全國各地的朋友都會趕來給我祝福,如果你能夠參加的話,我會非常榮幸──當然啦,我想你會比較想參加學校宴會吧?」他不確定地補上一句。

哈利考慮了一下,他剛剛想到直接問海蓮娜關於斯萊特林的事情,而且還有其他幽靈也會從各地過來,也許他會發現更多驚喜。

「喔,我會出席的。」哈利對尼古拉斯承諾,對方露出高興的微笑。

 

 

「一場忌日宴會?」德拉科怪叫道,「我說哈利,你為什麼要去參加這種下三濫的宴會?我敢賭宴會上根本不會提供活人的食物!」

「我也賭沒多少活人有參加過。」哈利說,「海蓮娜是拉文克勞的女兒,我想去問問她關於斯萊特林的事情,全校幽靈只有她是創校人的女兒。」

聽到哈利的理由後德拉科才覺得比較能夠接受,「需要我陪你去嗎?」他自己是不想去死人的宴會。

「如果你願意陪我一起去的話。」哈利笑道,「我相信你可以套出不少情報。」斯萊特林在這方面是個中高手,比起一群格蘭芬多只會直來直往,迂迴環繞的說話方式才是斯萊特林的專長。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德拉科半是高興半是惱怒地說,「我會陪你去。」

「謝了。」哈利咧開嘴。

 

 

萬聖節來臨時,全校師生都興高采烈地去參加他們的萬聖節宴會,餐廳已經跟往年一樣佈置好活蝙蝠裝飾,海格的大南瓜也被刻成足夠讓三個成年人坐在裡面的燈籠,而且聽說鄧不利多還請了一個有名的樂團來助興。

如此歡快的氣氛下,只有德拉科臭著臉。

「要不你別去?」哈利提議。

「馬爾福家從不言而無信。」德拉科倔強地說。

哈利不置可否,那還得看他答應的對象是誰,他可沒忘記德拉科一年級時誘拐羅恩下床夜遊。

於是,晚上六點整,他們兩人避開人潮,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地走下樓梯,前往地窖。

通往尼古拉斯爵士忌日宴會的通道同樣也排滿了蠟燭,但卻完全沒有一絲歡樂的氣氛,甚至讓原先就陰森的地窖更顯陰冷。

「大批的幽靈聚在一起就會這樣。」德拉科打了個哆嗦,抱怨著。

哈利順手給德拉科一顆風信子火球讓他保暖。

「謝謝。」德拉科接下,霎時覺得舒服多了。

他們走了幾步,忽然聽到一種詭異的聲音,好像有一千根指甲在括黑板。

「這是什麼?」哈利皺眉問。

「我怎麼可能知道。」德拉科沒好氣說。

他們繞過轉角,就看到尼古拉斯爵士,他站在一扇掛著黑色天鵝絨帷幕的門前迎接他們。

「喔,哈利波特,歡迎……你還帶了朋友來……」他悲嘆道,「真是令人高興……」他摘下他綴著羽飾的帽子,鞠躬請他們進去。

眼前的景象讓人不可思議,地窖裡擠滿了數百個珍珠白的透明身影,大部分都漂浮在一個擁擠的舞池附近,隨著黑色天鵝絨舞台上的樂隊所演奏的音樂起舞──如果那算是音樂的話,這聲音恰好就是他們剛剛聽到的恐怖顫音。

餐桌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腐爛食物,味道噁心得讓人想吐。

「我猜他們是故意讓食物腐爛,好讓味道更強烈一點。」哈利發表心得,「就跟這音樂一樣。」

德拉科臉色蒼白,他從小嬌生慣養,對此景打從心中厭惡。

「我們分開打探還是一起?」哈利小聲問他。

「一起吧。」德拉科五官都扭曲了,「兩人可以互補。」反正哈利不是韋斯萊,他不用擔心哈利會扯自己後腿。

兩人在場地中故作隨意地和幽靈們聊起天來,一邊不著痕跡地搜尋海蓮娜的身影。他們和一群修女聊天,知道了中世紀時她們被視為異物而被處死;一個綑著鎖鏈的邋塌男人,他原先是驅魔師,後來也被教會視為異端而終生監禁致死。

而哈利發現,這群幽靈死亡的時間也差不多是麻瓜迫害巫師和女巫最嚴重的時候,這讓幾乎讓他可以肯定自己的推論,當初斯萊特林會堅持只有純血能進入學校是因為當時的環境,而並非歧視麻瓜種巫師。

他們發現血人巴羅在邊緣獨自飄盪,而其他幽靈都刻意與他保持一大段距離。

順著血人巴羅的眼神望過去,他們終於發現海蓮娜的身影。

他們不動聲色地往海蓮娜那裡移動,卻碰上搗蛋的皮皮鬼。

「哎唷!有活人耶~」皮皮鬼咯咯笑著,「活人來幽靈的宴會幹甚麼?」

「不用你管。」德拉科冷冷地說,「你要是還想在霍格沃茨待下去,就別來惹我們。」

皮皮鬼還要張口,被哈利一口打斷,「或是你喜歡過來和我們一起去找血人巴羅?」

皮皮鬼怪叫了一聲,咒罵著飛走了。

哈利和德拉科互相點了頭,繼續往海蓮娜那裡走去,海蓮娜正在一臉不耐地安慰另一個女幽靈。

「好了,桃金娘。」她說,「說實話,妳早就知道那群學生是什麼德性,妳完全沒必要因此心情不好──」

「可、可是……」桃金娘吸著鼻子,抽噎著說,「我真的不希望大家在背後嘲笑我……愛哭的桃金娘、醜陋的桃金娘……」

「怎麼了嗎?」哈利來到兩個女幽靈身邊,問。

海蓮娜冷淡地看他一眼,「哈利波特?你來這裡做什麼?」

「尼古拉斯爵士邀請我過來參加他的忌日宴會。」哈利如實答道。

海蓮娜敷衍地點點頭。

「怎麼了嗎?」他又問了一遍。

「還不是你們這些學生。」海蓮娜用一種厭煩的口氣說道,「整天就在嘲笑桃金娘……好了,親愛的,別再哭了。」

「喔,我很抱歉。」哈利說,「我今天第一天見到妳。嗯,很高興認識妳,桃金娘。」

桃金娘抬頭看哈利,眨了眨哭花的眼睛,不過也可能是因為她原來死時眼睛就很紅腫。

「很高興認識我?」桃金娘尖著嗓子問,「喔,才怪,你根本一點也不高興認識我!」

「怎麼這麼說?」哈利反問。

「沒人高興認識桃金娘,因為她又醜又愛哭!」她繼續歇斯底里地咆哮,「肥豬桃金娘、醜八怪桃金娘、可憐的桃金娘、苦瓜臉桃金娘!」

「夠了。」德拉科突然開口,用一種高傲地口吻說道,「我母親說過,一個女人只有自我放棄時才最為醜陋──是妳自己讓自己變得這麼醜的!」

桃金娘放聲大哭,頭也不回地飛奔出去,哈利用一種譴責的目光看著德拉科。

「我很抱歉,海蓮娜。」哈利說,「德拉科講話太直了些……」

當一個斯萊特林直話直說時,肯定有其他目的。

海蓮娜倒是不怎麼在意,甚至是鬆了口氣說,「算了,他講的也不錯……桃金娘確實自我厭惡到讓人受不了。」

「她是生前受了什麼刺激嗎?」

「不,詳情我也不大清楚。」海蓮娜說,「她是在女洗手間死亡的,她說她要纏著轟碧不放,誰讓她嘲笑她的眼鏡……說實話,一個拉文克勞的學生竟然如此愚昧,這實在匪夷所思……」

「桃金娘是拉文克勞的學生?」德拉科問,「妳也是嗎?」

海蓮娜冷冷淡淡地看他一眼,「這個嘛,我確實是。」

哈利感覺到海蓮娜似乎不想說自己是拉文克勞的女兒,不著痕跡地輕碰了德拉科一下。

「拉文克勞一直都以智慧著稱。」哈利笑道,海蓮娜的臉色突然沉下去,「那我想請教一個問題,你知道斯萊特林崇尚純血的真正理由嗎?」

海蓮娜原先沉下來的臉色在聽到哈利的問題時稍微緩了緩。

「你問的問題很有意思。」海蓮娜思索,「我從沒想到一個斯萊特林會問我這種問題。」

「為什麼?」

「因為斯萊特林崇尚純血論已經是好幾世紀的定調,無人想去深究,更何況是由一個斯萊特林提出來。」海蓮娜說,「而且,原諒我無意冒犯,但是在我看來,斯萊特林因為崇尚純血而近親通婚好幾個世紀,後代越來越不正常了──這是有根據的。」

德拉科氣得漲紅了臉,哈利示意他稍安勿燥。

「這倒不是說純血本身有問題,而是近親通婚這個動作。」海蓮娜說,「近親婚姻下出生的孩子,有很高的機率是畸形兒或有智能障礙。」

「原來如此……可是這有根據嗎?」哈利問,「也可能這只是妳個人得出的結論。」

「你要是有興趣的話,圖書館有關於優生代的書籍,關於如何繁育下一代優秀的巫師和女巫。」海蓮娜說,「這並不是我個人的觀點,而是經由時間累積的研究成果,我死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說法。」

「你死的時候?」

「是的。」海蓮娜點點頭,「那時候麻瓜迫害巫師和女巫非常嚴重,其中也不乏一些會魔法,但是卻對魔法界一無所知的人,那些人就被吸收進麻瓜的教會,轉過來對付巫師和女巫。」

「這就是為什麼斯萊特林認為應該屏除那些麻瓜出身的巫師和女巫進入學校就讀嗎?」哈利試探性地問。

「我想這是一個原因。」海蓮娜說,「但是也不能排除他本來就很討厭麻瓜。」

「說的也是。」

在他們聊天當中,無頭騎士隊來到會場中,把眾幽靈對於尼古拉斯爵士的演說注意力全數拉走,當眾玩起遊戲來了。

哈利和德拉科悄悄從宴會上溜走了,他們已經得到想知道的情報,現在離開搞不好還可以趕得上甜點。

他們走向通往入口大廳的樓梯時,哈利又聽到了。

『……撕裂……撕成碎片……殺……』

「德拉科,你有沒有聽到?」哈利拉住德拉科的肩膀,「這就是我在洛哈特辦公室聽到的聲音。」

「啊?」德拉科一臉茫然,「沒有,我沒聽到什麼聲音啊,哈利。」

哈利皺眉,乾脆直接趴在牆上仔細傾聽,並且用眼角餘光警戒著四周,「我確定我有聽到,就是從牆壁裡傳出來的……先別說話!」他示意德拉科噤聲。

『餓了……這麼久……殺戮的時間到了……』

「你是誰?」哈利對著牆壁問道,「什麼殺戮?」

那個嗓音越來越遠,哈利感覺到牠正在移動,向上移動。

「他往上跑了。」哈利有些生氣,「不曉得到底是什麼東西……」

德拉科呆愣地看著哈利,這實在很難得,通常這表情是羅恩做的次數比較多。

「怎麼啦?」

「哈利,你剛剛講的是蛇佬腔。」

「啊?」這下換哈利呆住,「我剛剛說的是蛇佬腔?」

「對,你發出一陣嘶斯聲,但是我聽不懂。」德拉科敬畏地說,「跟你和斯內普教授辦公室門上那條蛇講話時一樣。」

「什麼?」哈利吃驚道,他回過神來,「蛇?可是我只有對著蛇說話時才能用蛇佬腔……」

「所以牆壁裡有蛇!」德拉科說,「可是你怎麼知道你只有對著蛇說話時才能用蛇佬腔?」

「我在德斯禮家太無聊了,所以有試著用蛇佬腔對其他動物說話,沒一次成功的。」哈利說,「我一定得對著蛇才有辦法用蛇佬腔。」

「那就更沒錯了,牆壁裡真的有蛇!」德拉科肯定地說,「你剛剛說牠往上跑?」

「是啊,牆壁裡應該只有管線而已……」哈利的聲音弱下去,和德拉科互望一眼,他知道他們想到同一件事情了。

「牠靠著管線移動?」哈利有些不安,「牠說牠要去殺人,我們要不要去報告斯內普教授?」

「去吧,反正斯內普教授知道你是蛇佬腔。」德拉科說,「我不反對牠去殺其他學院的,但是必須先確保斯萊特林的安全。」

哈利哼了一聲,對德拉科這種心態非常不贊同,但是目前不適合爭辯,他想他們還是趕緊找斯內普教授去。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