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驚喜

 

哈利和德拉科非常幸運,因為他們直接到斯內普辦公室等他,所以錯過了讓眾人嘩然的貓石化事件。

他們在辦公室內等了很久都不見人,兩人肚子餓得受不了,哈利召喚了呆呆讓他去準備食物,兩人就在辦公室內吃起來了。

等呆呆都把碗盤給收走後,他們才等到一臉黑氣的斯內普,他的臉色糟透了,渾身都散著冰冷的尖刺,讓人不自覺後退。

「兩位最好有非常要緊的事情──現在已經快宵禁了!」他咆哮著。

「有,這件事情很重要,教授。」哈利趕緊答道,「牆壁裡面有蛇!牠說牠餓了好久要去殺人!」

斯內普愣了一下,「什麼?」

「是真的,教授。」哈利用手肘撞了撞德拉科。

「對,教授,我聽到哈利用了蛇佬腔。」德拉科說,「哈利說他只有和蛇交談時才用得出來蛇佬腔,而那聲音是從牆壁裡傳出來的。」

斯內普沉吟了半晌,「你是什麼時候聽到的?」

「大概宴會快結束的時候。」哈利說,「我們去參加了幽靈的忌日聚會,我們離開時他們正好差不多要散了。」

「這件事情還有誰知道?」

「沒有了。」

「很好。」斯內普說,「這件事情我會處理。波特,以後聽到那聲音就過來向我報告,懂了嗎。」

「是的,教授。」

 

 

兩人回到寢室時,發現斯萊特林的學生居然很難得地聚在一起,嘰嘰喳喳地討論著。

「怎麼了?」

「不是吧,德拉科。」札比尼震驚地看著他,「你消息太封閉了吧?」

「到底怎麼回事?」哈利替德拉科再問了一遍,「我們沒去參加宴會……」

「你們怎麼沒去?」

「在斯內普教授那裡。」德拉科搶在哈利面前答道,不想自己去參加忌日宴會這種事情曝光,「你要是也想練習額外的魔藥製作,你也可以和斯內普教授說一聲。」他冷笑道。

「好吧。」札比尼聳聳肩,他這個學期和德拉科還有哈利明顯疏遠,哈利想著也許他忙著交女友,也不是很在意。

反正那是他現任女友潘西要煩惱的事情。

「費奇的貓被石化了,附近還有塗抹的字跡。」札比尼說,「上面寫著密室已經打開。傳人的仇敵們,當心了。」

哈利和德拉科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

一整晚,斯萊特林都在津津樂道那傳人到底是誰,以及他們希望誰被攻擊。

「你呢,哈利?」札比尼問他,「你希望誰消失啊?」

哈利對這種話題很排斥,「你們就不擔心自己嗎?」

「怎麼會?我們是斯萊特林啊。」札比尼理所當然地說,「要擔心的只有其他學院的啦。」

其他人連聲附和。

「好吧。」哈利無精打采地說,他原先以為過了一年,兩院之間的關係有所舒緩,但是看起來努力的空間還很大,「我的話,大概是伏地魔吧。」

室內突然變得鴉雀無聲。

兩個高年級已經不再掩飾他們對哈利的不善了,他們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對著哈利哼道,「你算是什麼東西?憑甚麼這麼說?」

其他人自動閃到一邊,德拉科評估了一下,他認得這兩人,是神秘人追隨者的小孩,蘭斯特里奇兄弟。

哈利也不怕,「就憑伏地魔是我的仇人──我想沒人不知道這一點吧?他殺了我的父母。」

蘭斯特里奇兄弟互望一眼,冷笑道,「確實,有種。那如果我們支持神秘人,那我們也是你仇人了?」

「你們再怎麼支持他,也不過就是路人等級而已。」哈利輕蔑地說,「當初又不是你們投在他麾下幫他殺人,這種急著給自己慣上罪名的智商居然會出現在斯萊特林,這比貓被石化還稀奇哪。」

有些人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

蘭斯特里奇兄弟漲紅了臉,他們拔出魔杖,「你侮辱了我們,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我不知道我哪裡侮辱了你們。」哈利冷冷地說,「急著承認自己是智缺的人我從沒見過。」

「你!」蘭斯特里奇兄弟氣得發抖,「我們要求和你決鬥!」

「切。」德拉科冷哼一聲,他剛剛觀望了一下其他人的態度,並沒有特別支持神秘人的,才開口,「現在都幾點了?要決鬥也得等明天以後,還是你們想趁著我們剛剛待在斯內普教授那裡,精神正處於疲憊狀態時趁人不備?」

「馬爾福,沒你的事情。」蘭斯特里奇嗺道,「無關的人少插嘴。」

「喔,是啊,可是要是你們現在打起來,會直接影響所有人的睡眠。」德拉科冷冷地說。

「這個週末好了。」哈利輕聲說,「就在這裡,上午十點。」

蘭斯特里奇兄弟估摸了一下,現在要是真的逼哈利和他們打,一來被馬爾福的說法搞得勝之不武,二來真的可能會觸怒到其他人,因而憤憤點頭,「好吧,別不戰而逃了,小鬼。」

 

 

哈利和德拉科回到德拉科的寢室,德拉科簡直氣急敗壞,把在宴會上聽到海蓮娜說那什麼優生代的不痛快給忘了。

「哈利,你瘋了嗎?」他對著哈利吼道,「他們是蘭斯特里奇,是神秘人追隨者的小孩,他們肯定會用黑魔法來對付你的!」

「謝了,德拉科。」哈利咧嘴笑道,「我聽說你父親原先也是食死人,那你也會用黑魔法來對付我嗎?」

「哈利波特!」德拉科要被哈利氣死了,「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的,這可不是去年我和韋斯萊那種小兒科的決鬥──對方是七年級!」

「那又怎樣?」哈利不當回事地說,「安啦,德拉科,我會請斯內普教授做裁判監督的。」

德拉科一口氣卡在喉嚨裡。

「你早就打算好了?」

「算是吧。」哈利說,「不然老是被他們瞪我也很討厭啊,乾脆一次解決掉,讓他們以後看到我都繞路走。」

「……你什麼時候開始策劃的?」

「剛剛他們提出決鬥的時候。」

德拉科暗暗決定,以後還是別得罪哈利了。

「好吧,你心裡有數就好。」德拉科咕噥,「那密室的事情呢?你有頭緒嗎?」

哈利搖頭,「完全沒有。我一年級時是有問賓斯教授關於密室的傳說,可是有沒有其他人去問我就不知道了。」

「你不是傳人吧?」德拉科問,「我是說,要是你是的話,你會告訴我的,對吧?」

「對。」哈利沒好氣地說,「親愛的德拉科,麻煩你仔細回想,那隻貓遭受攻擊時我和你還在地窖呢。」

「不過你也可以命令蛇怪去做……」德拉科趕忙住口,但是哈利的臉色已經沉下來了。

「你懷疑是我?」

「不……好吧,是有點。」德拉科看到哈利的臉色,決定還是實話實說,「你從開學時就在找密室,又是蛇佬腔,而且你還知道怪獸是蛇妖……」

「這些事情你也知道!」哈利惱怒地說。

「對,不過我不是蛇佬腔啊。」德拉科遺憾地說。

「夠了,德拉科。」哈利斷然說,「我以為你是會相信我的。」

「信,我當然相信。」德拉科趕忙說,「只是這真的很巧……你真的沒有其他眉目嗎?比如另外一位蛇佬腔之類的?」在哈利發怒前他趕緊轉移話題。

「沒有。」哈利沒好氣地說,「我要去睡覺了,晚安。」說完,他立刻回到自己寢室,完全不管德拉科的欲言又止。

 

 

哈利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自我安慰至少現在只有德拉科和斯內普知道他是蛇佬腔,其他人都不知道,不然肯定會鬧得沸沸洋洋。

『愚蠢。』湯姆冷哼,『就叫你動作快點,竟然被別人搶先一步了。』他的語氣非常憤恨,『不中用的東西!』他用力踢哈利。

「喔,湯姆,別鬧!」哈利沒心情和湯姆扯,「你知不知道其他線索?」

『我要是知道我就直接帶你去打開密室了!』湯姆冷道,『就是不知道才要查!』

「你對愛怎麼沒有這種求知慾……」哈利咕噥,湯姆又踢了他幾腳。

『別跟我扯這些。』湯姆惱怒地答,『你最好快點找到密室。』

「好啦。」哈利打著呵欠,翻身睡了。

 

 

 

接下來幾天中,貓石化的話題不曾退燒,費奇的古怪行徑更是讓大家無法輕易忘了這回事。他老是在事發地點來回踱步,惡聲惡氣地用各種理由罰經過的學生禁閉。他也用史高太太的全效除污劑擦拭留言,但是反而越擦越亮。

赫敏現在似乎把答應哈利一起調查斯萊特林為何討厭麻瓜的事情給放到一邊,開始整天泡在圖書館,似乎想把圖書館給整個刨過一遍。

而哈利很快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魔法史課堂上赫敏舉手發問關於密室的事情,讓哈利鬆口氣的是,賓斯教授並沒有把他上學期問過密室的事情給抖出來。

然而,賓斯教授的情報卻讓全校炸開了鍋,話題從貓被石化轉移至該如何尋找密室,以及要怎麼開啟密室等哈利早就著手調查的事情上。

『你挑一天晚上,披上那個斗篷去學校轉轉。』湯姆的指令很突然,以往他都是讓哈利在書籍中尋找線索,從沒讓他親自一個個地方去找,『任何角落都別放過。』

「怎麼了?」哈利隨口問道,這一問倒是導出了湯姆的怒火。

『怎麼了?你還好意思。別人都搶在我們前頭了,現在更是全校都想找密室!你還在這裡優哉游哉,動動你這愚鈍的大腦,要是那個放蛇怪的傢伙把密室搗鼓得一團糟,你就等著頭痛到學期末!』

哈利鬱悶了。

讓他煩心的事情還不只這一樁,他還跑去和斯內普說了決鬥的事情,果然換來一頓辛辣狠毒的臭罵──濃縮後重點只有一個,那就是他是一個不懂事情輕重的蠢貨。

哈利真心覺得很冤枉,又不是他主動惹來的,明明是對方來找碴,他除了接受能怎麼辦?

拒絕會讓掩護他的德拉科落人口實,而且,他也不喜歡被人說成膽小鬼──

但是斯內普的舉動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在哈利提議請他擔任決鬥的見證人時,哈利的如意算盤是只要斯內普在場對方就不可能用太危險的魔法,而只要自己搶得先機把對方定住就沒事了。

但是斯內普卻偏偏隨便用了藉口罰蘭斯特里奇兄弟週末禁閉直到學期末,理由居然還是因為挑釁二年級學生,沒有一個高年級該有的表率。

蘭斯特里奇被斯內普丟給費奇,被罰用麻瓜的辦法清潔了霍格沃茨整個城堡,累得夠嗆的同時對於哈利的敵意更甚了,哈利摸摸鼻子,如意算盤打錯了,原先想讓他們不想再招惹自己,結果現在……嗯,好像適得其反。

不過這不是他最優先關心的事情。

 

 

哈利這幾天的日子都被湯姆逼得下床夜遊,把城堡每處角落都給逛過一遍,但是卻沒有發現蛛絲馬跡。

「湯姆,我們非得這樣地毯似搜索嗎?」哈利低聲抱怨,「這樣下去我會睡眠不足的。」

『那就在魔法史課上補眠。』

「那是羅恩才做的事。」哈利嘟囔著,顯然堅決不肯放棄自己資優生的形象。

湯姆嘖了一聲。

哈利繞過一個轉角,緊急煞車,老天,他怎麼老是碰上雙胞胎!

格蘭芬多的韋斯萊雙胞胎兄弟!

這幾天連續夜遊中五天中有四天碰上這兩個,幸好他穿著隱形衣不會暴露行蹤,但是他就……好吧,喜歡享受夜遊樂趣的學生從來不只他一個,就連赫敏也夜遊過不是嗎。

哈利轉身,打算繞到另外一條路,去探查其他地方。

可是雙胞胎卻突然大步往哈利的方向快步走來,「嘿,哈利,是你嗎?等等!」

哈利心中大駭,隱形衣連成年巫師都能騙過,雙胞胎是怎麼認出他的?

受到驚嚇的哈利立即拔腿狂奔,下意識想要奔回寢室。

「哈利,別跑!」喬治叫道,「放輕鬆,我們沒想要去告發你──」

「我們只是想研究一下你隱身咒到底是怎麼學的──」

「二年級頂多只教幻身咒──」

「所以,大發慈悲地告訴我們吧──」

哈利的腳步稍微慢了一點,但是還是沒有停下來。

「哈利,你要是不停下來,明天我們就去斯來特林的餐桌問你。」雙胞胎異口同聲。

哈利的腳步頓了頓,開始評估利害關係,半晌,再惱怒地轉過身來,「你們怎麼可能看得到我?」

「喔,我們當然看不到。」弗雷德興致沖沖地說,「但是我們知道你在。」

「現在可以解除隱身了嗎?」

哈利不甘不願地掀起隱身衣,這是他的寶貝,還沒第二個人知道它呢──鄧不利多不算。

雙胞胎的眼神立刻變得驚嘆。

「隱形衣?」

哈利拽著隱形衣,口氣很鬱悶,「你們到底是怎麼認出我的?」

第一次夜遊遇上,雙胞胎用了很驚詫的目光向當時哈利所在的方位射去,然後又低頭查看一張老舊的羊皮紙;第二次,雙胞胎在白天有意無意地和哈利搭上幾句話,說霍格沃茨的夜景很美,自己隨便敷衍了幾句;第三次,雙胞胎從一回到格蘭芬多塔後就一直緊盯著羊皮紙;第四次,他們終於確定哈利隱身夜遊了。

「這個嘛,這全都要歸功於它了。」弗雷德感嘆,寶貝似地拍拍那張舊羊皮紙。

「它所教給我們的東西,要比全校老師加起來要多了。」喬治用一種敬畏的語氣說道。

「別吊我胃口了。」哈利有些不耐,他好好的夜遊計畫被打亂了,心情正差。

「我們有嗎?」雙胞胎把羊皮紙交給他,「自己看吧。」

哈利低頭細看,正是一份霍格沃茨的詳細地圖,甚至還有密道,但是最讓人驚奇的是上面不斷移動的小黑點。

「就是靠這個認出你的。」弗雷德指著旁邊標注哈利波特的小黑點說,「可以顯示出所有人所在位置的地圖。」

「你們怎麼有這個?」哈利深深震驚了。

「這個嘛,就是我們還是天真無邪的一年級時──」

哈利懷疑地看向他們。

「好吧,至少是比現在天真無邪一點兒。」

「我們惹毛了費奇。」

「所以他就罰我們那稀鬆平常的禁閉──」

「威脅說要把我們開腸剖肚──」

「總之,我們進了他的辦公室,發現他的桌上有一個危險物品的資料夾。」

哈利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

「喬治趁機放了一枚鼻屎彈,我就順手摸進這個寶貝。」弗雷德得意地說,「總之,在我們又被罰一學期的禁閉後,我們也得到了這個東西。」

哈利看著那份地圖,真是心癢,他好想要。

「這就是你們夜遊從來沒被抓到過的原因?」

「算是。」弗雷德說,「倒是你,哈利,你怎麼會有隱形衣?」

「我父親的遺物。」哈利簡短地說,「你們不會四處宣傳吧?」

「當然不。」喬治立刻說,「哈利,我們來個交易怎麼樣?」

「交易?」哈利的不悅已經散去,他的注意力全數放到了這份地圖上,「什麼交易?」一般來說,交易是斯萊特林的拿手項目。

「這個嘛,我們以後一起夜遊怎麼樣?」喬治笑嘻嘻地說,「我看你這件隱形衣夠大,可以遮住我們三個。」

「你們有地圖,還需要隱形衣?」

「哎呀,有些密道可是直接通到霍格沃茨外啊,出了霍格沃茨以後地圖就沒什麼太大用處了。」

「校外?」哈利吃驚道,「真的通到校外?校外的哪裡?」他是有發現幾條密道,但是他從沒實際走過,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出口在哪。

雙胞胎故作神秘地說,「你猜一猜。」

哈利氣笑了,「我怎麼會知道?」

「好吧。」弗雷德鄭重其事地說,「既然你誠心誠意地發問了──」

「我們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

「為了新一代的夜遊愛好者──」

「為了孕育出優秀的搗蛋鬼──」

哈利努力憋笑。

「是霍格莫德村!」他們像是唱重奏般說道,「不過只有這幾條。」他們將密道一一指出,其中有一條就是哈利去年發現的獨眼女巫像,「至於這兩條已經塌毀了,而這一條我們完全不建議去走。」

「為什麼?」哈利問道,「還有霍格莫德村是什麼?」

「因為它的出口正好在打人柳上頭──等等,哈利,你不知道霍格莫德村?」雙胞胎的口氣很驚訝。

哈利聲音低了下來,「需要我提醒你們我在麻瓜家庭長大嗎?」

「喔,哈利,抱歉。」雙胞胎帶著歉意看著他,「我們疏忽了。」

「算了,所以這是什麼村子?」

「這是百分之百的魔法村,裡頭什麼都有,我們常常偷溜出去買些材料──說到這個,你姨媽之前的那些麻瓜保養品還挺不錯的,我們研究出來一些小小的用途。」

「什麼用途?」哈利感興趣地問。

「這個嘛,」雙胞胎說,「我們試著用那什麼保養面膜,和魔法結合……」

「但是敷面膜以後就會長出各種疣瘡。」

「還有護髮乳,我們試著用魔法把成份分離出來,想做做看能不能弄成蛇髮女妖的造型──但是失敗了。」

「什麼效果都沒有,至少除了我們的頭髮變得更紅以外,啥都看不出來。」弗雷德遺憾地說。

「我們又不能隨便去找人試驗效果……」喬治憂傷地看著他,「哈利,你說過你也想做些什麼東西來賣的對吧?我們一起研究?」

「你們就直說想讓我幫忙試驗不就好了。」哈利沒好氣地說,「什麼時候格蘭芬多講話也彎彎繞繞了?」

「因為我們在跟一個斯萊特林說話。」弗雷德眨眨眼,「這叫做從善如流。」

哈利咧開嘴,「好吧,算你們有理。那東西呢?」

「沒帶在身上。」喬治說,「放在寢室裡。明天拿給你。」

三人約定好時間地點,各自散去睡了。

哈利躺在床上,不斷思考要怎麼從雙胞胎手上拿到那份地圖,搞不好地圖上還有關於密室的線索。

『偷過來就好了。』

「我又進不了格蘭芬多的寢室。」哈利翻了個身,「而且我也不知道通關密語。」

『披上隱形衣偷偷跟在一個格蘭芬多後面就好了。』湯姆建議。

「別鬧,弗雷德和喬治知道我有隱形衣,而且哪有人隨便去偷人家東西?」

『你偷你姨媽的保養品時可沒這麼說過。』

「好吧,我承認我差別待遇……」哈利打著呵欠,「我當他們是朋友,所以不想偷他們的東西。」

湯姆咕噥了幾聲,還是沒怎麼搞清楚友情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終有一日,他會搞清楚的。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