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即使是驍勇善戰的傭兵,實力更可以逼近黑袍,不過對上冰炎,那就是只有兵敗如山倒的份。

他渾渾噩噩地回到寢室中,整個茫然到不曉得做什麼好。

學長說要追求他?是他不是她耶,難道比申的詛咒真的這麼有效嗎?

褚冥漾終於找到了突破點,原來學長壞掉是因為比申的詛咒啊,那麼他想辦法化解詛咒就好了。

他像是醍醐灌頂茅塞頓開,自己的言靈弱可不代表所有妖師都很弱,他回去跟然商量看看,合力把比申的詛咒給解了,然後擺脫這困境,他早該這麼做了。

褚冥漾下定決心。

 

另外一邊,亞那則是興致沖沖地在倉庫裡面東翻西找。

至於冰牙王宮裡面居然會有倉庫這種空間,是因為所有冰牙精靈一致認同,既然無法阻止亞那把東西帶回來,那就建一個即使爆炸了也不會危害他人安全的空間,於是就有了這六個足球場大的倉庫。

亞那在裡頭找來找去,非常困惑,「我記得我明明就收在這附近……」

而被拖來的冰炎嘴角微抽,「父親,也許您可以告訴我到底在找什麼?」

「一個影像球。」亞那喪氣地說,「小時候漾漾他們來冰牙作客的影像球。」

冰炎挑眉,瞬間來了興致,「他們?」

「嗯,漾漾、小玥還有小然。」亞那回憶,「那時候漾漾要玩扮家家酒,想要找公主,可是小玥他們找的公主都沒小玥本身漂亮,漾漾就不開心了,他也不想娶姊姊。」

是不敢吧。冰炎在心裡冷笑幾聲,然後發現自己居然不能像褚冥玥他們那樣讓褚冥漾說一不二的信服,不禁不曉得該是鬱悶還是欣慰。

亞那努力翻啊翻的,翻出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跳躍的時間數字、防彈雷射萬用眼鏡、冷凍增齡劑、斬魄刀、燒燒果實……

冰炎很無言地看著父親翻出一個又一個遊歷紀念品,真心感嘆著自家父親的強韌和強大──簡直各方世界都去過了,是不是?

「哎呀!」亞那驚喜道,「我終於找到了!」他開心地把古早的影像球翻出來,「你看吧,雅,你們那時候真的各各都可愛極了!」

冰炎嘴角又抽了一下,然後就被迫和自家父親緬懷起消逝的童年歲月──原來褚冥漾從小到大依然不懂得什麼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的道理。

看著影像球裡頭硬要和他打勾勾說反悔的人是小狗的小蘿蔔頭,冰炎在心裡冷笑。

果然成狗了,是吧?

「父親,這件事情能不能先對褚保密?」

「咦,為什麼?」亞那很困惑。

「因為他現在有點混亂,看了這個以後大概會更混亂。」然後他的感情就會被曲解成是言靈在作祟,追妻之路又得繞好幾個彎。

「喔,這樣啊。」亞那點點頭,「那好吧,我不說就是了。」

雖然自家父親總是不靠譜,但是答應的事情卻從沒食言過,這點冰炎還是有點自信的。

 

 

冰牙祭開始了,褚冥漾第一次看到上千名冰牙精靈齊聚一堂,在眾多銀白中,冰炎那撮紅髮非常醒目。

褚冥漾身在一群女性精靈中,一眼就認出了自己名義上的丈夫,然後突然意識到,自己的位置是在女方。

是妻子啊!

褚冥漾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冰炎身為冰牙王族,自然是第一個領取冰牙王祝福的,當司儀宣佈上前的時候,褚冥漾一臉悲憤地衝上看台,「明明看長相你才該在那裡吧!」他對著冰炎吼道,指著女方席。

場地瞬間靜到無聲。

冰炎抬眉,褚冥漾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蠢事後臉都呆滯了,他這算是公開給學長沒臉嗎?

倒是冰炎勾起嘴角,從容自在地對著褚冥漾說,「那你就過來吧。」他向他伸出手。

這時褚冥漾的虎膽早就沒了,縮著身子上去牽住冰炎的手,饒是他可以單槍匹馬落跑,這時也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再打冰炎臉──

至於為什麼,事後褚冥漾也沒理出個頭緒來。

兩人的手握到了一起,雙方都生出了一種奇妙的感受。

冰炎的手體溫偏低,但是非常堅定;褚冥漾的手很溫暖很柔軟,帶著一絲不確定。

女方席那裡眾多女精靈湊到一起去竊竊私語,其中人有些目光讓褚冥漾不太舒服,好像他是紅毛猩猩似的……

「不用太在意,冰牙精靈大多都挺無聊的。」冰炎低聲說。

喂,這樣說自己族人真的好嗎?

冰炎捏了捏褚冥漾手,褚冥漾不情願地睨他一眼,然後當一個乖寶寶和冰炎一起上前領取冰牙王的祝福。

「颯彌亞˙伊沐落˙巴瑟蘭,褚冥漾。」冰牙王朗聲道,「吾為冰牙之王,在此樂聞、見證爾等結為伴侶,願爾等能攜手同心、相互扶持至白頭偕老,相伴終生。」

褚冥漾和冰炎一同接過冰牙王賜與的冰牙榮耀,褚冥漾榮耀是一塊黑色勾玉石頭,摸起來很溫暖,上面有白色斑點;冰炎的則恰好反過來,是白身黑點,合起來恰好就是一個太極圖案。

「謝謝您的祝福。」冰炎和褚冥漾一起向冰牙王鞠躬,然後退到帷幕之後。

 

退到幕後後,褚冥漾立即抱怨,「你幹麼不告訴我那邊是女方席?」

「告訴你你還會乖乖去?」

「……」褚冥漾氣悶,賭氣地直接轉身走人,被冰炎一把撈了回來鎖在懷裡。

褚冥漾從沒跟人肌膚相貼過,對方傳來的體溫讓他覺得整個人都要炸了,臉火辣辣地在燒。

「生氣了?」冰炎在他耳邊輕語,有趣又滿足地看著耳根子已經比煮熟的蝦子還紅的褚冥漾,「對不起。」

冰炎低沉又帶著誘惑的嗓音在他耳邊炸開,褚冥漾只覺得整個人都斯巴達了,他到抽一口氣,奮力掙開冰炎,結結巴巴地表示:「我、我去跑步!」說完,他很孬地衝了出去,也不曉得要去哪裡跑步。

懷裡的失溫讓冰炎有些悵然若失,不過想到褚冥漾的反應,他的心情非常好──這代表自己在褚冥漾心中還是有魅力存在的。

只要不是毫無希望,他會一直追求下去,直到成功的那天──啊不,成功之後也有事情要忙,他要把壽命問題給解決掉。

冰炎想,要不要把妖師和精靈湊幾雙,到時候弄個共生連結,這樣褚冥漾既可以和自己長長久久,又不會沒有族人陪伴。

或者讓妖師學凡斯修仙去,屆時精靈和仙人也一樣能夠廝守終生。

冰炎望著褚冥漾離去的背影,革命還沒成功,這些先不急……

他勾起嘴角,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

 

 

 

 

 昀羲碎念:

預告,特傭二主要就是冰漾兩人的戲份喔

其他人偶爾出來打打醬油這樣

當然各位要是有什麼追求妖師秘笈也可以分享一下wwwwww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紫弦X鏡
  • 我可以叫大大羲醬嗎?大大寫的文超~好看的!
  • 可以喔~稱呼請隨意XDDDD
    謝謝讚美>////<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03 10:51 回覆

  • pudasun123
  • 特傭特傭特傭!!!
    阿阿阿阿!!!
    漾漾好可愛!
    冰炎快把漾漾打包帶走!
    是說冰炎到底在影像球中看到啥?
  • 到底在影像球中看到啥呢~官方解答在特傭一的贈文裡,所以這裡不會公佈唷~
    大家可以自行想像XDDDD

    快啦,冰炎早就把人打包抱走啦,只剩下心意還沒搞定而已w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04 16: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