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衝出會場,以恐怖的爆發力跑了半公里才停了下來。

他停下來時劇烈地喘息,他很久沒有經歷過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了,不過此刻的他依然不能確定這是因為冰炎的關係還是自己跑了上百米的關係。

他乾脆原地坐下,對天發呆。

學長果然壞掉了,他還是儘快尋求然和凡斯的協助──不、在那之前要搞定亞那吧,果然還是從冰牙王那裡著手?所以要去找冰牙王后?

褚冥漾的思緒亂成一團,過去他從沒經歷過這種被人追求的事,所以根本不曉得如何是好。

這樣說起來,妖師首領和紫袍巡司要付最大責任,因為他們把膽敢打褚冥漾主意的不長眼傢伙全都好好伺候了一遍,至於那些原世界對褚冥漾毛手毛腳展開追求的傢伙,兩人甚至告訴褚冥漾那是因為他力量太強,作為一個傭兵等於全能的關係,並不是真的愛他。

時間久了,褚冥漾自然把一些對他示好的人想成是因為他力量很強的關係了。

不過顯然,冰炎不適用。

再怎麼說都是最年輕的黑袍,擁有天生相逆的雙屬性,兩大種族的術法都能使用,實力不容質疑。

想追求他不是因為自身很弱需要庇護,那到底……

褚冥漾苦了一張臉,啊啊,所以從各方面來說,學長絕對是壞掉了吧!比申的詛咒怎麼這麼猛烈啊!

褚冥漾對於焦躁的自己感到陌生。

其實腦子燒壞的應該是褚冥漾才對,要是大家還記得,就會發現不久前凡斯才告訴過褚冥漾,因為他的祝福,比申的詛咒是沒有生效的。

不過褚冥漾現在華麗地忽略掉了。

他望著一望無際的潔白冰原,暫時使炎晶失效,周遭冷冽的空氣立即鑽入他的皮膚,引起一陣顫慄。

真的、好久沒這麼冷過了……

他打著哆嗦,砭骨的冷意竄入血管,針尖似地刺著神經,多虧如此,褚冥漾方才因冰炎撩撥而起的熱意總算消失了。

「不、不過這也、也太冷……」褚冥漾蜷縮在一起,牙齒打顫地讓炎晶恢復效用,這才緩過來,「這裡到底是多少度啊……」他嘴角微抽,實地測驗了一下,居然是零下二十度。

啊,他剛剛還有看到冰牙精靈的女性穿著薄紗呢,這裡果然是精靈的領地啊。

感嘆一番,重新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的褚冥漾準備往回走時,發現自己悲劇了。

若是大家還記得的話,褚冥漾當初潛入聖地拯救水妖精雙胞胎時也有這麼一遭。

他總是很容易走到自己沒走過的地方,迷路之後他就勢必要往東走,簡直是遷入身體成為本能了。

於是褚冥漾找到東方後,又開始納悶起來,在聖地那次他是因為有做事前功課,才找得到出路的,現在嘛……

為什麼冰原上不像雪地那樣留下腳印啦!

 

 

在褚冥漾茫然不識路時,另外一邊比申卻是趾高氣昂地回到燄之谷,惹得燄狼們各各警戒。

「我家老頭呢?」比申看了不打算回應他的守衛幾眼,切了聲,「搞那麼緊張幹麼?這次我不是回來要錢的。」

守衛終於開了金口,「妳前幾次回來也這麼說,結果我族赤字又增長了。」

「那是沒看好金庫的你們的錯。」比申理直氣壯,「大門都沒鎖好,當然會遭小偷呀!」

不、他們下了十二道結界七十二陣法和一百零八鎖,並且還派了百名守衛駐守附近,結果比申一招放倒他們所有守衛,再強行打破所有保護,然後撈光金庫走人。

這不是小偷,這是強盜!

守衛對於比申的歪理簡直氣歪了嘴。

「好了,你不告訴我,我自己找去,應該還沒葛屁。」比申直接將守衛震開,往王宮內殿走去。

守衛被震得七葷八素,差點暈厥過去,好在他撐住了,但是等他回過神時,比申早就雄糾糾氣昂昂地闖進內殿去了。

希望王不會因為他沒守住就扣他薪水,擋不住他真的很無辜啊!

守衛心中淚流滿面。

 

比申氣勢萬鈞地踏進王寢,不出所料,王寢內正有一匹火紅毛髮的狼用尾巴蓋住自己睡覺。

「喂,老頭,我有事找你商量。」

狼半睜開一隻眼,睨了比申一下,接著繼續睡回籠覺。

比申怒了,一掌劈了過去,只見狼打了個呵欠,比申反而被震了出去。

比申一連在牆上撞出好幾道人形缺口,在她快要被丟出城堡時她咬牙回穩,轉眼又回到王寢,不理會其他人在哀號著城堡的修繕費。

「老頭,這次有事啦!」比申氣急敗壞,「我這次真的不是來借錢和洗財啦!」

「會信你的只有鬼。」狼王伸了伸懶腰,銳利的獸眼瞪了過來,「當一個人信用破產的時候,說再多都沒用。」

「我這次是想搶妖師啦!」比申瑟縮了一下,她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有些忌憚的就是狼王。

不過雖然說是忌憚,但是比申依然稱呼他為老頭。

這裡要說說比申原為燄狼之後卻成了鬼后的原因。

狼王擁有眾多妻小,比申原是排名第七王后的長公主,他們每年都會依照慣例半個全族選美會,邀請眾多種族前來觀賞和評分。

嗯,說到這裡,大家猜到比申鬼化的原因了嗎?

對,因為她落選了,就這麼簡單。

忿忿不平的情緒無法有效控制就扭曲成為鬼族了,再加上冠軍居然是她一直不放在眼裡的么妹,恨上加恨,力量增強,於是乎四大鬼王之一就誕生了。

而那個么妹恰好是冰炎的母親──於是比申也連帶看冰炎不順眼。

因為鬼族化了很臭,對嗅覺靈敏的狼族來說根本無法忍受,故此比申就被放逐了。

而她對狼王的忌憚源自於從小不論她把私房錢藏在哪裡,狼王都可以準確無誤地嗅出來。

「妳搶妖師,跟我有何關係?」狼王用後腳給自己的腦袋搔癢,「燄之谷是不會幫妳搶人的,任何一個有自知之明的種族都不會去挑戰妖師──」

「我要和妖師結婚!你幫我提親!」比申挺胸說,「女兒終於要嫁人了你不幫幫忙嗎?」

「妳上次倒追妖精到最後也沒嫁成。」狼王不感興趣地說,「我實話告訴妳,妳不把身上的臭味洗一洗,沒人會娶妳的。妳原先可是狼,別總當有狐騷味的狐媚子──」

比申幾乎雙眼噴火,「妖精那件事是我中了暗算!那群可惡的妖師集體給我下咒──」她原先不知道是妖師搞得鬼,後來仔細一想也就豁然開朗,能夠成功詛咒他的在世種族也就只有妖師而已,其他的都不在這世界。

「結果人家暗算你你還想跟人家結婚?」狼王這次真的訝異了,「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成了被虐狂啊……」

「我要的妖師不是給我下咒的那群妖師啦!」比申暴吼,「我要的是褚冥漾!那個白痴天真憨呆治癒度破表的褚冥漾!」

「我可不知道你你扭曲成了鬼之後還需要治癒度萌物……不過讓我確認一下,你是要跟那個已經和小亞結為連理成為冰牙王子妃的褚冥漾結婚嗎?」

「對!」

「那你自己搞去,我怎麼可能讓孫媳婦被一個敗壞家風的女兒搶去──這是亂倫好嗎。」狼王說完又躺回地上,「哪邊涼快哪邊待著去。」

比申瞪著又進入睡眠的狼王,再想想褚冥漾那美味的力量……別小看鬼王之一的她對於美食的執著程度!

等著瞧,她一定要吃到褚冥漾!

 

 

 

冰牙族中的褚冥漾又打了個哆嗦,疑惑自己明明已經讓炎晶恢復作用怎麼還是有寒意。

 

 

 

 

 昀羲碎念:

肉典尋人,請問Amethysty您是要通販還是要場領?因為您匯款200元卻填到通販單,若是要通販需補足運費40元喔!

hikaru不好意思因為我4/30那天刷簿子沒有刷到你的款項,今天去刷才出現

所以明天才會寄出喔><

 

以及,其他人的都已經寄出囉!

場領者也已經寄出通關密語,未收到mail者請儘速聯絡喔!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紫弦X鏡
  • 漾漾真是天然呆呀~
  • 他就是個萌萌的天然呆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20 17: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