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震撼

 

自從哈利和雙胞胎確立了合作關係後,就變得更忙了。

他要維持頂尖的學業成績,又要幫湯姆找密室,還有魁地奇訓練,另外還必須抽空和雙胞胎交流研發產品的心得。

這天,在沒有後顧之憂的情況下,他終於試驗了雙胞胎送來給他的護髮乳,至於到底為什麼想把麻瓜護髮乳改成蛇髮女妖造型……哈利決定不去探究。

他仔細琢磨著護髮乳裡面殘留的魔法,在湯姆的幫助下他偵測出一些變色咒和變形咒,除此之外也沒什麼。

雙胞胎都親身試驗過,應該也沒什麼危險。

雖然如此,哈利還是很謹慎,他小心翼翼地把頭髮削了一小撮下來,再用護髮乳滴上幾滴。

一開始沒什麼反應,但是過了幾秒,原先的黑髮慢慢變紅。

雙胞胎原來就是紅髮,所以沒有注意到變色咒是成功的?不然他們原先想變成什麼顏色?

哈利再仔細觀察,確定沒有其他反應之後,猜想大概是變形咒的魔力不夠強,兩種魔咒疊加的比例或許要再做些調整。

哈利把實驗紀錄下來,又想是不是接觸頭皮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以及一滴的份量能夠變化的範圍是多少。

但是要是會腐蝕皮膚自己會不會變成禿頭?

哈利很擔心,於是叫來德拉科,讓德拉科也貢獻一些頭髮,兩人又從自己身上取了點皮膚,確定沒有腐蝕皮膚的問題後才開始大張旗鼓地搗鼓著。

不得不說,相比哈利和德拉科的小心謹慎,雙胞胎可是很豪邁地就直接赤手塗抹了,一點都沒在意。

「哈利,雖然我不反對你賺錢,但是你的合作對象為什麼是韋斯萊?」德拉科皺眉,「明明你有更好的選擇。」

他的不滿哈利聽得很清楚,他輕鬆說道,「市場不一樣嘛,要賺格蘭芬多的錢自然得先摸清他們心思啊,他們似乎很喜歡這種惡作劇。」

「沒格調。」德拉科不屑道。

「至於斯萊特林的合作對向自然就是你囉,難道我還有其他人?」哈利促狹地朝德拉科眨眨眼。

德拉科這才舒緩,「好吧,如果你是要做市場區分,那確實這樣比較好。」他說,「我可沒興趣去做格蘭芬多的市場調查──但是哈利,你大概還不清楚,格蘭芬多那邊都是一群窮鬼,你賺不到什麼錢的。」

「喔,別這麼說。」哈利聳肩,「沒試過一切都說不準。」為了轉移德拉科的注意力,哈利故意和德拉科鬧起來,給彼此染髮。

德拉科把哈利染了三撮紅毛,看起來非常滑稽,哈利不甘示弱,也給德拉科抹了一把,兩人嘻嘻哈哈,倒也沒多少拘束。

只不過他們發現咒立停對此毫無效果時臉綠了,他們不該掉以輕心的。

「怎麼辦?」德拉科氣急敗壞,「我才不要頂著這鬼東西上課!」他被哈利弄了一個雞冠頭,前面紅得非常突兀,和自己本身的珀金色顯出強烈對比。

哈利的狀況也不遑多讓,他的亂髮左中右各有一把給德拉科染得火紅火紅的,非常好笑。

「你幻身咒學得怎樣?」德拉科滿懷希望地問,「我們可以偷偷去醫療坊,請龐弗雷夫人幫我們把這鬼東西弄掉。」

「不然我們試試看洗頭?」哈利提議。

這個提議毀了他們,原先只有一部分頭髮是紅的,現在全都是紅髮了。

「那對白痴雙胞胎到底在裡面加了些什麼!」德拉科怒吼,他怎麼能頂著一頭韋斯萊的窮酸髮色!

哈利愣愣地看著鏡中紅髮的自己,欲哭無淚──洗不掉就算了,為什麼還會擴散?這不合理啊!

「我絕對不要這樣出門!」德拉科堅決表示,「哈利,你呢?」

「呃……我是還可以啦……」反正他原先就引人注目,一頭紅髮不過就是更醒目而已……

「那你能不能去找斯內普教授?」德拉科氣沖沖地問,他改變原先主意,要哈利去找斯內普,「雙胞胎肯定在裡面加了不曉得是什麼的魔藥成份!」

「去找斯內普教授做什麼?不是該去找龐弗雷夫人?」

「我們又沒受傷,而且醫療坊那邊經過的人很多,找斯內普教授比較好。」德拉科說,「加油!」

變相趕人,這是他的房間耶。

哈利無奈嘆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斯內普教授討厭我,我去要是又被罰禁閉怎麼辦?」他沒好氣地問,「再拖到魁地奇,弗特林不跳腳?」

「沒問題啦,你天賦那麼高。」德拉科敷衍他,「你可是他親自過來邀請你的,還怕他把你趕出去不成?」

哈利咕噥了幾句,白了德拉科一眼,「我要是被罰禁閉,死也要拖著你一起。」

「嘿,是你找我來做這個蠢實驗的!」

哈利揮揮手,走出寢室,來到公共休息室時他感覺到好幾道驚詫的目光,他淡定無比地走出去,心中卻很不好意思。

他照著德拉科的吩咐來到斯內普辦公室門口,琢磨著該怎麼開口才能避免斯內普的毒液。

『偉大的蛇佬腔。』蛇像吐著信子,『你又來找院長嗎?』

「是啊,我不小心把自己的頭髮弄成這樣,想問教授是不是有什麼魔藥可以用來清洗掉它的……」

哐郎一聲。

哈利順著聲響看過去,是一個赫夫帕夫的學生,哈利有和他一起上過藥草學,是個還不錯的男生,叫做賈斯廷˙芬列里。

他一臉驚恐地看著哈利,不待哈利多說一句話便拔腿狂奔,不到幾秒就不見蹤影了。

「你這小鬼又──」斯內普的咆哮聲戛然而止,他瞪著哈利說不出話來。

「教授。」哈利這才把注意力拉回來,「呃,我和德拉科在實驗一種美髮劑──可是我們發現弄不掉……請問教授有沒有什麼、呃……」哈利壯著膽子說下去,「可以讓我們恢復的……呃……」他說不下去了。

斯內普看著他的神情非常奇怪,非常非常奇怪,像是震驚到已經失去言語能力的地步──對了,剛剛賈斯廷跑掉時也是,他這模樣有這麼嚇人嗎?

哈利鬱悶了。

明明照鏡子時他覺得還不錯的,他母親也是紅髮呀,他難道真的這麼不適合這顏色嗎?

「你──」斯內普還在震驚中,「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說,」哈利小心翼翼地觀察斯內普的表情,「不知道教授有沒有辦法讓我頭髮的顏色恢復?我和德拉科試用的美髮劑好像出了一點問題……」

斯內普神情已經歸於平靜,甚至如常地諷刺起他,「你的腦袋裡裝了多少曼德拉草?連一個簡單的美髮劑都能出現問題?你難道不是想這樣更能引人注意嗎?既然偉大的哈利波特……」

「教授!」哈利腹誹,他不能讓斯內普不諷刺他,只好拉著德拉科跟著一起被諷刺,「我和德拉科一起用的,我們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他拿出了那罐美髮劑,遞到斯內普眼前。

斯內普冷哼一聲,拿過去後只聞了一下,隨即厭惡地說,「這裡面加了甲瓢蟲,遇水就會擴散。」

哈利暗暗記下一筆,回頭他一定要去陰雙胞胎一回。

斯內普轉身去地牢裡面拿了一罐魔藥出來,「用這個好好洗洗你所剩不多的腦子。」

「謝謝教授。」哈利鬆了口氣,至少他還是得到了解決辦法,是不是?總比明天頂著一頭紅髮上一天的課要好多了。

斯內普砰的關上大門。

『你每次來院長的心情都挺差的,可是院長明明很關心你。』被忽略許久的蛇像說,『你們以前有什麼矛盾嗎?』

「沒有吧。」哈利說,「不過我聽說斯內普教授以前和我爸爸關係很差。」

『那就是父債子償?』蛇像嘻嘻笑,『可是他會關心對頭的兒子嗎?他又沒兒子也沒辦法做比較。』

「我也不知道。」

哈利和蛇像又聊了一會天,哈利才匆匆趕回斯萊特林的休息室。

 

 

隔天,校內引起了軒然大波──哈利波特是蛇佬腔!

哈利在上課時還搞不清楚為什麼其他同學看他的眼神變得那麼奇怪,甚至還有點害怕和不安,但是他很快搞清楚是怎麼回事了。

「德拉科。」他沉著臉,「你說的嗎?」

「不是我!」德拉科瞪眼,「我要說還會等到現在?」

哈利沉吟了一會,雙眼一閉,「是賈斯廷˙芬列里。」

「那個赫夫帕夫的笨蛋?」德拉科皺眉,「他怎麼會知道?」

「他昨天撞見我和斯內普教授辦公室門像上的蛇在講話。」哈利一邊暗暗後悔自己的不小心,一邊祈禱自己別被斯內普砲轟得太慘。

斯內普早就警告過,不准他們再讓其他人知道了,無論是他主動告知別人或是不小心洩漏,在斯內普眼中大概毫無差別。

 

正值魔咒課的休息時間,赫敏直接走了過來,帶著審視的目光問哈利,「哈利,你真的是蛇佬腔嗎?」

「麻瓜,注意你的口氣。」德拉科在哈利回答前就懶洋洋地打斷他,「哈利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蛇佬腔──妳大概忘了,他在麻瓜家庭長大。」

赫敏瞪著德拉科,「我沒忘。那哈利,你是不是能跟蛇說話?」

哈利飛快地思索,承認或是否認,這是個問題。

「我正在學。」哈利說,驚訝地抽氣聲此起彼落,「如果我能設法和斯內普教授辦公室門像上那隻蛇溝通,就不用擔心斯內普教授會拒絕給我開門了──我昨天去找斯內普教授拿褪色劑。」

「褪色劑?」

「嗯,你們學院的雙胞胎開了個小玩笑,讓我頭髮整個都變紅了,我總不能頂著一頭紅髮來上課吧?」

「那你說你正在學是怎麼回事?」

「我在試著模仿牠的音節,不過沒辦法猜出來牠說的單字……」哈利說,這也不算說謊,他確實沒辦法猜出來,因為在他聽來根本就是英語,完全不需要翻譯。

赫敏鬆了口氣,「你知不知道,全校都在傳你是蛇佬腔,是斯萊特林的傳人。」

哈利撇撇嘴,「我上藥草學的時候已經知道了。」全部的赫夫帕夫都能離他多遠就多遠。

「你不是就好,我也不相信你會去攻擊費奇的貓。」赫敏露出笑容,「那哈利,我們什麼時候開始辦讀書會?萬聖節已經過了。」

哈利沉吟了一下,「那就下週末吧。」

「好。」赫敏高興地說,「哈利,那時我再把我查到的東西和你做核對──」

「什麼東西?」德拉科的語氣很不高興,在他看來,哈利居然拜託一個麻瓜種幫忙查東西卻不找他,實在讓他很不爽。

「薩拉扎˙斯萊特林的生平。」赫敏睨了他一眼,「別人在說話的時候不能插嘴,羅恩就算了,不過我倒是不知道原來你跟他一個樣。」

赫敏這番話罵得巧妙,德拉科氣紅了一張臉卻無可奈何,哈利趕忙解危,「德拉科只是好奇而已,畢竟我們是朋友。那我們就下週末早上十點在圖書館?」

「好。」赫敏點點頭,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哈利,我還是討厭她。」德拉科低聲說,「你就不能別再理格蘭芬多的蠢蛋?」

「赫敏不是蠢蛋,她上學期是僅次於我的學年第二名。」哈利提醒,「你忘了我想做馴獸師?」

德拉科奴奴嘴,沒再多說些什麼。

 

 

 

自從哈利正在學蛇佬腔的消息傳出去以後,全校分為兩派,一派傾向哈利就是斯萊特林的傳人,一派傾向哈利根本就是背了黑鍋──但是還是前者的聲音較大。

「一個個都跟個蠢蛋似的。」德拉科不屑道,他的膨脹藥劑快要完成了,現在只需要等待藥水轉成淺藍色就可以熄火裝瓶。

這次哈利沒否認德拉科的話,因為他也覺得全校認為他是傳人的人是蠢蛋──斯萊特林從來不會讓自己被抓的!

他無聊地看著蜘蛛一排排的從玻璃窗上的一道小裂縫爬出去,那步伐急得簡直像是逃命似的──傳人、密室、怪物……

哈利感覺得出來其他斯萊特林又開始在觀望,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傳人,至於蘭斯特里奇兄弟則是堅決否認,並且厭惡地說哈利才沒資格當傳人。

「聰明人只佔少數。」哈利聳肩,他的藥水已經轉成淺藍色,他回去準備裝瓶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爆炸。

高爾的坩堝因不知名原因炸裂了,裡面的液體噴得到處都是,被濺到的同學局部漲得非常厲害,例如高爾本身,他現在兩隻眼睛變得跟餐盤一樣大,感覺就好像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德拉科也被濺到,鼻子腫得氣球一樣大。

而哈利完全沒事。

『那個教授給你施了屏障咒。』湯姆說,『身手不錯。』

「夠了,全給我安靜!」斯內普怒吼著,「被噴到的人,趕快過來我這裡喝一點放氣水,等我逮到那個搗蛋鬼……」他瞪向格蘭芬多的方向。

幾個被噴濺到的同學忙不迭地跑上前去,趕緊給自己灌下藥水好消腫。

哈利望著格蘭芬多的方向,發現羅恩正在拼命憋笑,但是赫敏卻不見了。

等大家都灌下解藥,各式各樣的腫脹也消退之後,斯內普快步走到高爾的坩堝前,撈出一團焦黑的煙火餘燼,教室立刻變得鴉雀無聲。

哈利發現赫敏已經回座了,長袍前襟甚至鼓鼓的。

「要是給我逮到這個搗蛋鬼,我發誓一定讓他滾出校門。」斯內普輕聲說。

 

 

這次的讀書會來的人寥寥無幾,只有赫敏、哈利和德拉科三人而已。

「妳居然還敢跟著我們待在一起?」德拉科用一種輕蔑謾罵的口問譏諷,「妳難道不怕傳說中的斯萊特林傳人放、放怪物來攻擊妳?」哈利踩了德拉科一腳,讓德拉科把到口的蛇怪兩個字給吞了回去。

現在要是透露出他們知道密室裡面的怪物是蛇怪的話,那可真就是百口莫辯,說也說不清了。

「喔,哈利又不是那什麼危險的傳人。」赫敏不耐地說,直接忽視德拉科,「哈利,我把資料帶來了,我覺得把中世紀那時的環境列入考慮是一件很正確的事情。我查到的資料幾乎都是那些麻瓜種巫師被當時的教會吸納,轉過頭來對付巫師和女巫──就很像吸血鬼獵人本身也有吸血鬼的能力那樣,但是卻站在普通人那邊反過來獵殺同類……」她說著,一邊把她查到的書目拿出好幾張羊皮紙,攤在哈利面前。

哈利接過去仔細看,有些是他忽略掉或是沒有查到的書籍和內容。

「我猜想,賓斯教授說斯萊特林認為麻瓜種巫師完全不可信賴,可能是因為當時有教會派遣小孩潛入魔法界當間諜……」赫敏繼續說,「學校創立之初,我想四巨頭之間的矛盾還沒那麼明顯激烈,他們算是各自為政,直到後來發生麻瓜種巫師畢業以後試圖入侵霍格沃茨,那時候他們才鬧翻的。」

「麻瓜種巫師試圖入侵霍格沃茨?」哈利問,「妳從哪裡查到的?」

「論古時偉大的巫師與女巫,裡面也有記載四巨頭的事蹟,但是關於這件事情描寫得不是很清楚。」赫敏說,「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裡面甚至連提都沒提──這實在很奇怪,對不對?」

「是很奇怪。」哈利咧嘴微笑,他的心情總算好了點,決定看在赫敏的面子上不去計較羅恩在魔藥課上的惡作劇,「還有其他線索嗎?」

「沒有了,書上只寫著斯萊特林和其他三人整個鬧翻,憤而出走了。」赫敏說,「這邊開始接下去就是傳說,你知道,關於密室的傳說。斯萊特林離去時建造了密室,在裡面養了一隻怪物,等他的繼承者出現,就放怪物出來清除校內所有不具有就讀資格的人。」

德拉科冷哼一聲。

「這倒是個消息。」

「我還查了其他很多書籍──」

「妳竟然還看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德拉科看到赫敏的書單嗤笑,「這是給五歲小孩讀的。」

赫敏的臉微紅,她氣惱地說,「我不能放過任何一絲可能性,童話和傳說裡面都一定含著部份真實──」

「這是什麼?」哈利問,「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

「那是給魔法界小孩讀的。」德拉科想到哈利的成長背景,口氣變得比較客氣,「算是我們的啟蒙書。」

「聽起來挺有趣的。」

「沒什麼有趣的地方,唯一比較好玩的只有死神聖物中的三兄弟,簡單來說就是三兄弟得到的東西不同,大哥得到魔力超強的魔杖、二哥得到回魂石,但是小弟只拿到一件可以隱形的布。三個人和死神鬥智,結果小弟贏了。」

哈利的心跳漏了拍,「隱形衣是死神聖物?可是我看市面上都有賣……」

「死神聖物才不是那種廉價品。」德拉科說,「不過這只是童話而已,根本沒有裡面描述的那種隱形衣,完全不褪色和退化或是發皺,甚至是功能倒退……隱形衣一定要定期去施展隱形咒才有辦法繼續使用,但是維持一年就很勉強了。」

『這樣說起來,你那件倒還真是件寶貝。』湯姆說,『別再讓更多人知道了。』

「好了你們,到底要不要繼續討論?」赫敏惱怒地說,「我們現在說的是斯萊特林的事欸!」

德拉科嘖了一聲,剛剛只是為了展現自己比赫敏知道的更多所以才跟哈利講得很詳細。

「好好,赫敏,那妳覺得密室裡面的怪物是什麼?」

「不知道。」赫敏搖頭,「我從書上有看過一種百變魔,可是它的攻擊手段不包括把人石化……」

連哈利都不得不佩服赫敏閱書之廣了,說實話,這學期開始他看的課外書全都是湯姆指定有關密室的線索才讀的。

 

 

 

 

 昀羲碎念:

晉江更不了,先更這裡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