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再爆攻擊事件

 

星期六早上,哈利一大早就醒來了,他對即將而來的賽事感到興奮──他完全不覺得斯萊特林會輸,一來他們擁有最棒的掃帚,二來他們的實力很強。

不過沒什麼格調就是了,哈利想,不過為了求勝,格調那種東西有當然好,沒有的話還是贏最重要。

開賽前,弗特林照樣對他們精神訓話,他對哈利報以厚望,「給格蘭芬多好看!」

哈利笑著點頭。

雖然與其他斯萊特林相比起來,他對格蘭芬多沒有太大厭惡(畢竟他父母出自格蘭芬多),不過賽場上面就是敵人──斯萊特林現在簡直是四面楚歌,因為貓石化事件和哈利在學蛇佬腔,這兩件事情讓其他三院團結起來抵制斯萊特林,鼓掌熱烈歡迎格蘭芬多球隊。

被孤立的斯萊特林也不甘示弱,發出相當響亮的喝倒采噓聲。霍琦夫人要兩隊隊長握手,但是哈利卻覺得他們想把彼此的手給握斷。

「聽我的哨子。」霍琦夫人說,「三、二、一……開始!」

他們在觀眾的喧嘩聲中起飛,十四名球員立刻騰空飛起,衝上高空。

哈利飛得比其他人都要高,這是他們一貫的策略,方便哈利可以縱觀全場搜尋金賊,另一方面好避開遊走球的攻擊。

開場後沒幾分鐘,斯萊特林就開始大舉進攻,他們的高速掃帚發揮了應有的功用,痛宰格蘭芬多球隊。

現在比數已經是五十比零。

哈利高興地翻了幾個跟斗,隨即恢復平靜,繼續追搜尋金飛賊的蹤跡。

比數來到八十比二十,斯萊特林的歡呼聲越來越大,哈利發現自己被格蘭芬多的找球手給盯得死死地,似乎打定主意不讓他找金飛賊,一有動作就立刻擋住他。

好吧,如果這是他們的策略,就別怪他趁機玩一手來發洩一下自己的怨氣──他對於莫須有的罪名指控可是很在意的──再傳他是傳人嘛。

『這樣才對。』湯姆讚許地點點頭,『別人惹到你,你就要十倍奉還回去。』

哈利沒應聲,他假裝自己看到金飛賊了,往某處衝去,果不其然,格蘭芬多的找球手緊跟在後,雙胞胎也飛過來試圖阻止他了。

但是他飛快地左右一瞄,確認對方開始三方包抄後忽然拔高竄起,讓他們三人差點整個撞到一起,格蘭芬多和其他兩院發出響亮的噓聲。

嘖。

這讓哈利有點不痛快,這只是個戰術而已,又不是作弊,有什麼好噓的。

他準備再騰空搜尋金探子,結果他嚇得差點心藏停止,格蘭芬多的找球手正一臉狂喜地往某處衝去,而哈利捕捉到一個金色身影。

他立即轉向,加速往那金點衝過去。

光輪兩千零壹號在此時顯現出它的優越,不到幾秒他已經與格蘭芬多的找球手並駕齊驅,他和對方發生推擠,金探子忽然垂直向下落,二位找球手也調整角度向下飛行,但是因為角度太陡峭,格蘭芬多的找球手在半途就被迫將掃帚拉高,而哈利催促著他的光輪兩千零壹,繼續向下俯衝。

全台觀眾都屏息以待──

但是哈利的掃帚卻出現異常,開始不受控制地左右晃動,似乎想把哈利甩下來。

哈利緊握著掃帚,在他瘋狂地咒罵以前他只有一個念頭,他離金飛賊只有二十呎,他必須堅持住!

 

砰!

 

哈利還是被掃帚給甩了出去,但是哈利在當下奮力一抓,一把抓住了金飛賊,然後因為他的作用力太強和落地的角度都不對,他是整個人飛出來撞到牆上再落到地面的。

全場嘩然。

「啊哈,我們贏了。」哈利嘟噥著,右手死死握住金飛賊,衝撞的力道大到只讓他確認勝利後就昏死過去了。

他甦醒時,身邊嘰嘰喳喳的好不熱鬧,還有幾個斯萊特林的球員擋在他身邊,試圖阻止洛哈特靠近他。

「教授。」他聽到德拉科咬牙切齒地說,「我認為現在應該直接送哈利去醫療翼,而不是勞煩教授在這裡現場治療!」

洛哈特終究還是推開了斯萊特林的學生,走到哈利身邊,大聲說,「不要緊,這一點也不麻煩,我施展過這個咒語好多次了………」

「喔不,」哈利喃喃說,「你別來……」他現在還昏昏沉沉的,聲音虛弱無比。

「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洛哈特露出他閃亮的潔白牙齒,「不用擔心,哈利,我正要治好你的手。」

哈利的右手形成詭異的扭曲形狀,一看就知道骨折了。

「別……」哈利來不及阻止,他忽然覺得右手沒有知覺了──那就好像右手那裡破了個大洞,氣全部被放光了,他深吸一口氣,暫時不敢去看他的右手。

然後旁邊又傳來喀嚓喀嚓的快門聲,一股從心裡油然而生的怒意讓他意識稍稍回籠了些。「我說過我不喜歡拍照,柯林!」他厲聲說,幾個斯萊特林的學生看到哈利恢復神智,立即去好好照顧柯林了,逼迫柯林把拍好的相片銷毀。

「啊哈,沒錯,有時候是會出現這種情形,不過重點是,現在已經沒有斷骨了,那才是大家需要注意到的事情。馬爾福先生,能麻煩你送哈利去醫療翼嗎?我想龐弗雷夫人能夠把他打理得整齊些。」

「我一開始就要送哈利去醫療翼。」德拉科冷冷地說,他過來攙扶哈利,低聲對高爾和克拉布交待了幾句,兩個大塊頭點點頭,跟上離去的洛哈特。

哈利一站起來就發現他左右很不平衡,他低頭一看,差點又昏了過去。

洛哈特並沒有治好斷骨,而是把骨頭全部除掉了,這讓龐弗雷夫人大發雷霆。

「你應該一開始就來找我!」她憤怒地數落,「骨折我只需要一秒就能治好,可是要讓它們重新長出來……」

「但是妳還是能治好的吧?」哈利既絕望又憤恨地問。

「當然可以,但是會很痛。」她不悅地拋給哈利一件睡袍,「你得在這裡過夜,今晚你不會太好受……」

德拉科拉上布廉,開始笨手笨腳地幫哈利換睡衣,說實話,這種事他從沒做過。

「那個白痴……我讓高爾和克拉布去對付了。」德拉科不高興地說,「我真的要寫信給父親,讓他給董事施壓解雇這個雜種。」

哈利冷哼一聲,「別,德拉科。」哈利恨恨地說,「在我討回這筆帳以前先別動作。」

德拉科挑眉,「你打算怎麼做?」

「他上課不是老喜歡朗誦他那些無聊作品並要人上台表演嗎?」哈利說,「我們一起上台吧。」

「你是要我出演那白痴得要死的鬧劇?」德拉科臉都皺成一團。

「如果你不想,倒也無所謂。」哈利說,「按照進度他下禮拜會演到他被吸血鬼攻擊脫困,我打算去確確實實地給他演一回。」

德拉科笑了,「那我在座位上支援你就好。」

「好吧。」哈利惡狠狠地說,「是時候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對了,他給除掉骨頭的魔咒是哪一個?」

「哈利,不是我要說,你的求知慾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旺盛……」

「這是我要用來暗算他的!」哈利撇嘴,「你以為我讓他在課堂上丟臉就可以把這事情一筆勾消嗎。」

德拉科這下倒有些吃驚,不過他卻更高興哈利竟然如此具有骨氣──只是如果報復心就算是骨氣,全天下的人都非常有骨氣就是了。

「好吧,我回去幫你查查。」德拉科愉快地表示,「那我就等你完事以後再行動了。」

德拉科離開後,哈利躺在床上,龐弗雷夫人給他喝的生骨藥水讓他覺得右手火辣辣地疼,這滋味難受到他必須集中精神想辦法報復洛哈特,才稍微好受一點。

湯姆再腦代理給他出了各式各樣的主意,順道一起說服哈利去奪雙胞胎的地圖。
『這樣你隨時可以掌握他的位置,埋伏暗算成功的機率就會大為增加。』湯姆鼓吹他,『而且你披著隱形衣,還能避開師長耳目,你想對他怎樣都可以。』

「好。」哈利惡狠狠地說,右手的痛苦讓他臉色極端扭曲,「等我骨頭全都長回來……」他惡聲咒罵著。

 

劈啪!

 

哈利震驚無比地看著突然現影在他床舖上的家庭小精靈。

「多比?」哈利詫異地看著他,「你怎麼會在霍格沃茨?喔,是德拉科讓你來的?」

多比扭著手指,神情不安地看著哈利,「不、不是小主人……」

「那是他爸爸?」

「不。」多比尖著嗓子叫道,「不是主人……是多比自己來的,哈利波特不能待在學校!」

哈利皺眉,「我不能待在學校?但……」哈利突然靈光一閃,「是你設置路障讓羅恩給我傳話?」

多比驚惶地看著他,「是……哈利波特必須離開這裡!」他有些歇斯底里地重複,「多比以為讓哈利波特覺得朋友不理他就不會想回學校……多比以為主人不會送哈利波特上火車……」

哈利抽了一下嘴角,這是什麼智商?

不過倒是解開了他心裡一塊疙瘩,「你阻礙了寄信給我的貓頭鷹?」

多比嗚咽了幾聲,「哈利波特不要生氣……哈利波特真的不能待在學校……」

「可是我為什麼不能待在學校?」哈利循循善誘。

「有陰謀啊,哈利波特!」多比叫道,「有個非常恐怖的陰謀……」

「但是你又怎麼知道?」哈利瞇眼看他,陰謀大概是指密室吧,「是馬爾福一家策劃的?」

「小主人不知道……壞多比!壞多比!」多比發出一聲嚎叫,開始用力用頭去撞牆,「壞多比跑出家門!壞多比背叛了主人,可是哈利波特更重要!喔!壞多比!」

哈利皺眉把多比一把拉了回來,「行了,多比,德拉科不曉得這件事?」

多比發出一聲哭號,瞬間消影了。

哈利瞪著多比原先在的地方,努力思索。

好吧,至少他解開了一個謎,那就是德拉科和羅恩都沒說謊,如果聖誕節回馬爾福家過的話,他得想個辦法讓德拉科饒過多比……

慢著,難道他的光輪兩千零壹失控也是多比搞得鬼?想讓他受重傷離開學校?

『應該是。』湯姆嫌惡地說,『家庭小精靈有很高強的法力,但是智商卻和他們的法力成反比。你以後少和這些愚蠢生物打交道,智障是會傳染的,我可不要我的宿主是個白痴。』

哈利也很不痛快,他沒死還真只是運氣好。

但是他還來不及說話,醫療翼外面傳了聲響,讓他下意識屏住呼吸裝睡。

「怎麼了,鄧不利多……梅林啊!」是龐弗雷夫人的聲音,她驚呼了一聲,「他……」

「又發生了,石化事件。」麥格教授的聲音很疲憊,「我簡直不敢想像,要不是鄧不利多剛好下樓,會發生什麼事……」

哈利忍不住偷偷撐開一條眼縫,從簾子的縫隙向外偷看。

是被石化的柯林,還舉著相機。

「鄧不利多,你有眉目嗎?」龐弗雷夫人憂心忡忡地問,鄧不利多拿起了柯林的相機,「你覺得他會照到兇手嗎?」

鄧不利多試圖從相機中取出底片,但是裡面的底片全都化掉了。

「這是?」麥格教授不確定地問。

「是詛咒。」鄧不利多輕聲說,「我猜柯林是想偷溜到這裡探望哈利……沒想到卻被攻擊了。」

「到底是誰?」麥格教授又驚又怒,「以前密室也被打開過嗎,鄧不利多?」

「不該問是誰,而是究竟是怎麼打開的……」鄧不利多說。

哈利躺在床上,一字不漏地將他們的討論全聽進耳裡。

事情很明顯,是盧修斯策劃的,但是德拉科並不知情,多比因擔心自己而來示警,背叛了盧修斯──如果多比的手段不是這麼粗暴,他想他會感激多比而不是討厭他。

但是怎麼辦呢……他對於密室也並不清楚,查到的資料寥寥無幾,要對鄧不利多坦白,就勢必牽扯到多比,屆時多比指不定會受到什麼嚴厲懲罰……

『你管那隻愚蠢生物的死活做什麼?』湯姆不高興地指責,『而且,我告訴你你不能告發盧修斯,他的利用價值可大了,為了一個麻種和他撕破臉是智障行為。』

「別傻了,湯姆。」哈利不耐煩地說,「我當然不會直接撕破臉,德拉科還是我朋友呢。」他要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既能維持和馬爾福一家的友誼,另一方面又能阻止盧修斯的陰謀。

『那你首先就得解開為何盧修斯遠在校外,卻可以操作校內,甚至是密室的蛇妖!』

哈利皺眉,「如果他從密道進來的話……這也說不通,盧修斯要是留言,沒道理德拉科認不出他父親的字。」

『他可以隨便抓一個學生施展奪魂咒讓學生留言就好,你的腦袋已經小精靈化了嗎?』湯姆諷刺地說。

「那又是誰被施展奪魂咒了?」哈利沒好氣地說,「被施展奪魂咒的學生教授一定會看出來啊。」

『那可不一定,只有法力不高的奪魂咒才會有呆滯症狀,而且只要不做檢查,你以為奪魂咒有那麼容易看出來嗎?』

「斯內普教授就看出來了。」哈利氣鼓鼓地反駁道,「我一年級被施展奪魂咒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出來了。」

『那不過就是運氣好而已。』湯姆不屑道,『不過我可以承認,他確實是一位優秀的巫師……』

因為和湯姆徹夜討論,隔日早上哈利有些精神不濟,在龐弗雷夫人檢查他沒有瘺長一根骨頭後他才被放行。

 

 

當他一踏入餐廳時,他發覺眾多目光全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並且飽含了諸多恐懼和質疑。

啊,柯林的事件傳開了?

哈利撇撇嘴,走到德拉科旁邊坐下。

「哈利,你還好吧?」

「好多了。」哈利揮揮自己的右手,「龐弗雷夫人說全長回來了。」

「那就好。」德拉科點點頭,湊過來小聲說,「你聽說那個泥巴種的事情沒有?」

「昨晚就聽到了。」哈利說,「我睡在醫療翼,記得嗎?」

「你覺得會是誰?」德拉科問,「我倒是挺希望下一個是洛哈特。」

「好極了,我現在和你想法一致。」

他們兩人湊在一起,並不理會他人的探視目光,蘭斯特里奇兄弟甚至也只是冷哼幾聲,沒有多做評論甚至也沒找哈利麻煩──他們可不想再去當麻瓜清潔工了。

兩人吃完早餐,接著去上魔咒學,赫敏面帶難色地看著哈利,「哈利,你不是傳人,對吧?」

「這個問題我記得妳問過了。」哈利冷冷地說,「妳什麼時候從過目不忘的資優生變成一個要反覆問同樣問題的庸才?」

赫敏抿嘴,「別這樣跟我說話,哈利。」她說,「格蘭芬多這裡全都相信你是傳人,你沒發現羅恩已經根本不跟你說話了嗎?」

「他不是因為你們魁地奇輸給我們鬧彆扭?」哈利冷哼一聲,「不說話就不說話吧。」他雖然喜歡羅恩的率性,但同時也討厭對方的幼稚,每次賽後都要來一段冷戰期,羅恩不累他自己超累!

「喔,哈利,別這樣。」赫敏哀求道,「現在所有人都很緊張……你當初到底為什麼要去學蛇佬腔?」

「我只不過是學斯內普教授辦公室上那條蛇的聲音。」哈利惱怒地說,「你們就沒有學過狗叫貓叫什麼的?」他嗆辣地說,「難道你們沒學過你們學院象徵的獅子吼叫?」

教室突然變得很安靜。

「對不起,哈利。」赫敏充滿歉意的看著他,「我想只是大家真的太恐慌……畢竟過去從來沒有……」

「哈利,別理她。」德拉科厭惡地說,把哈利拉回斯萊特林的座位,「那群蠢獅子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好了。」

哈利心情複雜地看向德拉科的後腦,「對了,德拉科,你父親會不會知道什麼內幕?」他漫不經心地問。

「不曉得……」德拉科含混地咕噥一聲,他放低聲音說,「回去再告訴你。」

 

 

 

 昀羲碎念:

哈哈二更~

順便問問大家副CP喜歡哪幾對?

大約寫到第三集時就必須決定副CP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