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第三起攻擊事件

 

自從哈利和德拉科決定問幽靈有關五十年前的真相後,兩人就苦於該怎麼開口兒不引人注意。但是當機會來了,哈利發現這其實遠比想像中還要容易。

說起來哈利也就只是遇到海蓮娜,跟她分享他看了她推薦的那些書後的心得,聊到這次的密室事件搞不好也是哪個腦袋不好使的近親通婚後代純血搞出來的,五十年前似乎也有類似的事件。

『是有,沒錯。』海蓮娜說,經過方才的對談,她對於哈利很欣賞,『五十年前密室是被打開過。』

「咦,真的被打開過?」哈利故作驚訝,又憂心忡忡地問,「可是我聽說那次有人死了,這也是真的?」

『這也沒錯。』海蓮娜說,『你要是有興趣問詳情的話,我建議你去找桃金娘,順便幫我勸勸她別老是再哭了,她已經讓女廁那裡淹過十次以上的大水了。』

哈利:「……」這是讓他去問呢還是讓他去勸桃金娘呢,哪個比例比較多?

『桃金娘在二樓的女廁,很少人經過那裡,你多去陪陪她也好。』海蓮娜說完,輕飄飄地飄走了。

哈利整個都無言了。

讓他一個男生進女廁去找一個女幽靈當心理老師,這怎麼想都不對吧。

他把這件事情告訴德拉科,德拉科和他反應差不多,都對於進入女廁異常抗拒。

要是被看到被當成猥褻的變態怎麼辦?

哈利可不希望還有多餘的稱號掛到他頭上。

 

他們的課業也開始繁重起來,這次哈利根本就不辦讀書會了,在他是斯萊特林的傳人這謠言沒破除前,哈利真心認為他和格蘭芬多真的沒什麼好說的,就算是赫敏來也一樣。

拉文克勞一直以來幾乎都是絕對中立,所以對待斯萊特林的態度也沒多少改變,但是其他兩院就不這麼想了。

哈利冷哼幾聲,對於明明是盧修斯搞鬼卻苦無證據,或者說即使有了證據也很難說出去的詭異境地,哈利感到無比憋屈。

『你可以設計讓其他人去告發,這樣就不會有你的事情了。』湯姆說,『我看韋斯萊那小子楞頭楞腦的,是很好的下手對象。』

「再讓我考慮一下……」哈利皺眉,他不想直接利用羅恩,一來羅恩這人口無遮攔,要是洩漏情報是他給的,盧修斯肯定能從其中看出端倪;二來,雖然他現在在和羅恩冷戰,但是要利用好友,心裡多少還是有點愧疚。

『麻煩。』湯姆抱怨,『友情就是這麼麻煩的東西嗎?』

「別說的好像你沒有一樣。」哈利瞪眼,「我要想想其他辦法……」

『那對雙胞胎呢?』湯姆隨口提議,『你給他們情報,他們給你地圖,很公平,是不是?』

「那我要怎麼開口?直接說要交換肯定不成吧,要是他們問我情報從哪兒來的怎麼辦?」

『照實說不就得了,反正你現在知道的除了牆壁裡面有蛇妖以外其他情報任何學生都能查得到。』湯姆不當一回事地說。

哈利攤在床上,腦袋裡在轉的幾乎都是該怎麼有效又不引人注意地透漏情報的方法。

「難道就沒一個人注意到,密室裡的怪獸很可能是蛇妖嗎?」他嘟噥著,「明明斯萊特林的標誌就是蛇,這聯想應該很簡單的啊!」他開學沒用多久時間就查到了啊──不過這也歸功於他是蛇佬腔。

『你不能期待每個人都不是蠢蛋。』湯姆的語氣有種殘酷的滿意,『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才能夠更加有效地統治他們。』

「又是統治。」哈利翻翻白眼,對於湯姆想當上魔法界之王的野心冷漠地打了個呵欠,「那不無聊嗎,湯姆。一天到晚都有好多事情得做。」

『怎麼會無聊?』湯姆冷哼,『你一天到晚都跟那些愚蠢的小巨怪打交道才無聊,他們會拉低你智商的。』

哈利不作聲,他已經學乖了,不去浪費唇舌跟湯姆辯駁,反正最後氣死的是自己。

『那個幽靈說的女廁,你明晚去看看。』湯姆說,『也許真有什麼線索。』

「那是女廁欸!」哈利抗議,「我才不要進去!」

『我就說那群小巨怪會拉低你的智商,你是覺得隱形衣就該鎖在箱子裡生灰塵嗎?』

「……湯姆,即使我可以穿著隱形衣進去,但問題是我不想進去啊!那是女廁!」

『那又怎樣?』湯姆怒了,『告訴你,只要有線索,就算是藏在糞坑裡面你也得跳進去!』

「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嗎……」

 

 

接下來幾天,因應惡劣的氣候,藥草學宣佈停課,斯普勞特教授也想要趁機替魔蘋果穿襪子圍圍巾,這是一項非常困難的行動,洛哈特熱心地幫忙,卻因為直接聽到魔蘋果的哭聲而躺進了醫療翼──於是黑魔法防禦術也停課了,這讓不少學生非常歡喜。

哈利倒是有些遺憾,他才找出來洛哈特把自己手骨除掉的咒語呢,要不趁機溜進醫療翼把洛哈特的手骨也給除了?

反正就在醫療翼,要是他不小心把肋骨也給除了,應該也沒太大關係。哈利想。

哈利給自己一個保暖咒,但是咒語的持續力並沒有很久,為防萬一,他又變出了一團火球裝在玻璃瓶裡。

因為停了兩堂課,時間突然多了出來,哈利想去圖書館看看有沒有什麼課外書籍可以看,又想到如果去圖書館的話很可能碰到赫敏。

他考慮了一會,還是披上了隱形衣,一路小心避開人群,毫無阻礙地來到圖書館。

不過他並沒有看到赫敏,倒是一群赫奇帕奇坐在後頭,看起來並不是在寫功課。

哈利站在兩排又高又長的書架中間望過去,可以看到他們的頭緊緊湊在一起,似乎正在進行熱烈地討論,一些耳語飄到了他耳中。

他停下腳步,凝神細聽。

「所以呢,」一個肥壯的男孩正在說,哈利認得他,是叫阿尼,「我叫賈斯廷躲在寢室裡別出來。我的意思是,如果波特把他列為下一個目標,那他這陣子最好還是盡量不要露面的好。當然啦,自從他把波特是蛇佬腔這件事說出來後,波特就很不高興。」

「所以你真認為是他囉,阿尼?」一個女孩問道,看起來非常不安。

「漢娜,他是個蛇佬腔呀!」阿尼說,「大家都知道那是黑巫師的標誌,你聽過有哪個正派巫師可以跟蛇說話嗎?斯萊特林自己就有個外號叫蛇舌頭,而且他又在斯萊特林。」

聽完之後群眾一片嘩然。哈利心中冷笑幾聲,這些人還真是吃飽太閒,能跟蛇對話又怎麼了?

「還記得牆上字跡寫了什麼嗎?傳人的仇敵們,當心了。波特他看費奇不順眼,就找他的貓下手;那個一年級新生惹毛了哈利,拍了幾張他的狼狽相片,接著就受到攻擊了。」

他什麼時候看費奇不順眼?真要說的話哪個學生喜歡費奇?

「可是他人一直都還不錯啊。」漢娜半信半疑地說,「況且,是他讓神秘人消失不見的,他應該沒有那麼壞吧,對不對?」

阿尼神秘兮兮地壓低聲音,赫奇帕奇的學生們又圍得更攏了,「沒人知道他為什麼有辦法逃過那個人的攻擊。我的意思是,事情發生的時候,他還只是個嬰兒。照理說,他應該是被炸得粉身碎骨才對呀。再面對那麼惡毒的詛咒時,只有一個法利高強的真正黑巫師才有辦法逃過一劫──說不定這就是那個人為什麼想殺了他的原因,因為他不希望出現另外一個黑魔王來跟他競爭。我真不曉得,波特這傢伙到底還藏了哪些魔力?」

氣氛陷入了沈寂,赫奇帕奇的人都一臉凝重和驚恐。

只會對毫無確切證據的事情捕風捉影說三道四,這樣看起來赫奇帕奇也沒老實到哪去。

哈利沒心情找書看了,他出了圖書館,在一處僻靜角落掀開了隱形衣,將之放到包裡收好,接著,神色極差地疾走了起來。

他沒有目的地向前疾走,他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舉手投足間魔力已經溢了出來形成魔壓,讓路上的人看到他都退避三舍。

「嚇死我了,還以為斯內普教授……」

「斯萊特林的人走路都這樣嗎?」

幾個拉文克勞的學生開始就學院之間的走路模式討論起來,哈利沒細聽,在盛怒的情緒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直到他撞上一面牆,或者說,一個人。

「喔,嗨。」哈利有一下子神暈目眩,「海格。」

海格的臉孔被一頂沾滿雪花的羊毛頭巾給遮住,不過從鼴鼠皮外套和身形推斷,是海格無誤,他一手還拎著一隻死雄雞。

「沒事吧,哈利,你怎麼沒去上課?」海格把頭巾扯下來好跟哈利講話。

「停課。」哈利說,「你跑到這裡來做什麼?」

海格舉起他的雄雞,「這是這學期第二隻被殺的。」他解釋道,「兇手不是狐狸,也不像是吸血的妖怪,我要來請校長准許我在雞籠附近下個咒。」

哈利瞇眼看那隻雄雞,突然計上心來,「會不會是傳人呢?」哈利此時正在飛快打算著透露多少情報給海格,只要透露給海格,很可能鄧不利多和羅恩雙方都會知道,他怎麼就忘記可以從海格身上下手呢。

「傳人?」海格一呆,「什麼意思?」

「有人把密室打開了,自稱是斯萊特林的傳人,攻擊了費奇的貓和柯林。」哈利說,「你不知道?」

「這我當然知道。」海格皺眉,「我問的是,你為什麼會覺得是傳人殺了我的雞?」

「你自己說的啊,不是狐狸,也不是吸血妖怪。」哈利說,「然後最近傳人的事件鬧很兇──這不是挺直覺的嗎?」

「好吧。」海格狐疑地問,「可是傳人殺雞做什麼?」

「這你得去問殺雞的人啊,搞不好也不是傳人殺的。」哈利聳肩,覺得這種情報似乎還是有點不足,又補充說明,「倒是我在書上看過一種蛇妖,牠唯一怕的東西就是雄雞的叫聲,這真讓人奇怪,是不是?明明是法力高強的蛇妖,居然怕的東西是雄雞……」

海格的瞳孔驟然一縮,「哈利,你這書在哪裡看的?」

「圖書館啊。」哈利故作隨意地答道,「怎麼了嗎?」

「不、呃、沒事!」海格鎮定地說,「你還記得書名嗎?」

「喔,書名是叫……」哈利皺眉,裝作思索的樣子,「認識危險怪獸、古老的神奇生物、論已絕種的百種古代奇獸……抱歉,海格,我不太記得是哪本書提到的。」他一臉抱歉,「你想看這本書嗎?」

「喔,沒關係。」海格連忙說,「沒關係。我再自己去查就好……是說哈利,我不知道你對怪獸這麼感興趣。」

「其實還好。」哈利說,「我看三年級選課時有奇獸飼育學,就去瞭解了一下。還有算命學看起來也很不錯,關於星盤算字很有趣,根據一個人的出生年月日和他所選的字可以占卜出──」

「好了,哈利。」海格連忙說,「你簡直用功過了頭……」他搖搖頭,「甚至比當年的莉莉還用功……」

「我母親嗎?」哈利立刻問,「那我父親呢?」

「詹姆玩掃帚的時候比較多,即使結婚後也是,莉莉為此唸過他好幾次。」海格咧嘴笑,「好了哈利,我得走了,回見囉。」

和海格告別後,哈利的心情莫名輕鬆了起來。

雖說斯內普教授早就知道牆壁裡的怪獸是蛇妖,但是他並不確定斯內普叫受有沒有上報鄧不利多。不過沒關係,若是由海格再去跟鄧不利多報告,那可以確定鄧不利多知道的機率應該會大大增加──

而且重點是,這樣盧修斯就不會查到他頭上了,即使查到他頭上也無法判定他是故意的。

接下來只要抓到傳人犯案就行了,至於害盧修斯曝光什麼的,這就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了。

晚上哈利偷溜去了醫療翼,把還在昏迷的洛哈特的金髮變成橘紅色,順便把雙胞胎拿給他改造後麻瓜保養面膜給敷在他臉上,挺有笑果的,洛哈特白皙的皮膚上立刻長滿了疔瘡。

『你!』湯姆發現哈利沒去女廁反而來給洛哈特惡作劇時,氣得連踢他好幾下。

「別鬧,湯姆。」哈利揉著疤痕,「我明天再去總成了吧!」他沒好氣地說,女廁要去隨時能去,可是洛哈特會醒啊,要是不趁著現在他沒意識的時候報復他對不起自己。

 

 

海格如哈利料想的一樣,把他從哈利那裡聽來的猜想一字不漏地上報鄧不利多,校方因此將殺雄雞兇手列入了重點調查,並且再引進了十隻雞,早中晚宵禁時分次啼叫。

但是在那之前,或是說,在哈利和海格說話的當下,又發生了一起攻擊事件──或者說兩起。

賈斯廷和尼古拉斯爵士。

「尼克他整個都變得焦黑了……」

「賈斯廷的臉像是見鬼一樣……」

整個大廳在隔日時討論得沸沸洋洋,格蘭芬多和赫奇帕奇都害怕地能離斯萊特林多遠就多遠。

斯萊特林也不以為意,雖說他們去年和其他三院的關係因為哈利調停有所緩和,但是被孤立才正常的狀態。

「各位同學,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佈。」鄧不利多用湯匙輕敲了三下玻璃杯,鬧哄哄的大廳立刻安靜了下來。

「如各位所知,昨日又發生了讓我們痛心的攻擊事件──格蘭芬多的常駐幽靈和赫奇帕奇的學生。而兇手又逍遙法外。」

「然而,我們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我在此呼籲,請知道某些內情的學生──如去獵殺雄雞的人是那一位──向你們的學院導師報告。」鄧不利多環視全場,慢吞吞地做下結論,「好了,各位可以開始用餐了。」

但是學生沒有動。

一秒、兩秒。

「梅林啊!掌握了一些證據?」

「那為什麼不趕快把對方抓起來?」

「這跟殺雞有什麼關係?」

「知道內情的人是指誰啊?」

學生你一言我一語的,眾多懷疑的目光向哈利投去,哈利和德拉科交換了一個眼神,哈利對德拉科聳肩,示意自己也搞不清楚鄧不利多這突然的言論是鬧哪齣。

早上黑魔法防禦術依然停課,哈利和德拉科回到斯萊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兩人找了一處安靜的角落坐下。

「哈利。」德拉科問道,「你對鄧不利多那番話有什麼解釋?」

「我想,鄧不利多大概鎖定了幾個嫌疑犯。」哈利說,「希望能藉由這番言論讓傳人自首。」

德拉科瞅著哈利,「不是你,沒錯吧?」

「是的,完全沒錯。」哈利有些慍怒地說,一瞬間超想直接把盧修斯抖出來。

說起來,完全沒一個人相信他不是傳人,就連德拉科和赫敏這兩個比較聰明的……喔不,有一個人完全相信他不是傳人。

斯內普教授。

哈利霎那間懷念起陰森森的地牢。

「那你覺得鄧不利多提到殺雞的人……他是不是知道密室裡的怪獸是蛇妖了?」

「很有可能。」哈利說,看見德拉科失落的臉,安慰他,「我們都能查到了,而且斯內普教授也知道。說實話鄧不利多查不出來才奇怪。」

「還想說終於可以扳倒這瘋老頭了。」德拉科悶悶地說,「發生這些攻擊事件,董事會肯定會對學校施壓,屆時就能把這老頭趕出去了……要是他有應變措施的話……」

哈利乾笑幾聲,其實他對於鄧不利多是否離開學校沒啥太大感覺,不過以格蘭芬多為首的一掛很挺鄧不利多,相較之下斯萊特林就對這校長很反感了。

哈利自己本身是對鄧不利多不滿,但是也沒到非要對方滾蛋不可的地步,所以他隨口敷衍了德拉科幾句,就把話題往聖誕節帶。

「德拉科,今年聖誕節我能去你家玩嗎?」

「我很榮幸。」德拉科遺憾地說,「不過我父親來信讓我待在學校。」

哈利:「……」讓兒子待在學校做什麼?

 

 

 

 

 

 昀羲碎念:

岔路的留言好少……嗚嗚嗚我哭給你們看喔!!!

(滾來滾去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琴
  • 大大好~乖乖不哭(?
    岔路很好看啊!!只是哈利可是吐嘈的點沒有腦殘的漾漾多(?
    我大考玩了~可以常常來玩(((你吵死了你
    下次可以去噗浪搭訕嗎?(掩面
  • 蹭蹭~~

    呃,這裡的哈利走魔王路線,聰明過人又有外掛所以槽點比較少……

    喔喔歡迎常來玩~~
    直接來吧!不管是噗浪還是這裡都歡迎隨意勾搭喔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5/26 1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