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復方湯劑

 

「你家裡有事?」哈利故作漫不經心地問。

「嗯。」德拉科點頭,「親戚的財產分配出了點問題,不過已經很久了,我父親想先處理掉那塊。」

「喔。」哈利聳肩,「這表示我們聖誕節得一起留校了?有沒有什麼計畫?」

「沒什麼特別的。」德拉科說,他壓低聲音,「繼續找密室的資料?」

「算了,讓鄧不利多去找好了。」哈利說,「十二月也該複習功課了,德拉科,你把標準咒語第三級背熟了沒有?」

德拉科頓了一下,故作矜持地哼了一聲,然後迅速回房了。

──雖然他不討厭唸書,可是和學習模式開啟的哈利待在一起,是個正常人都受不了。

──也許除了格蘭傑,她和哈利根本一掛的。

哈利看遁走的德拉科,也不惱,慢吞吞地用手指划著扶手,一邊思考盧修斯是否有其他安排,非得選在聖誕節行動。

如果盧修斯入侵城堡,不知道雙胞胎那份地圖能不能顯示出來?因為就連披著隱形衣的他都能顯示出來了……

哈利面對爐火,一邊皺眉思考,那畫面不知怎麼透出一股深沈的領袖魅力,像是哈利隨時會開口下令似的,幾個女生見到了不禁心跳加快。

「嗨,哈利。」潘西走過去和哈利打了招呼,「在想什麼?」

「嗨,潘西。」哈利轉過頭來,禮貌地微笑,「在想剛剛鄧不利多那番話是什麼意思……你知道殺雞的兇手是誰嗎?」

「我要是知道,你打算用什麼換這個情報?」潘西笑嘻嘻地問。

哈利心中訝異了一下。

『試探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知道還是耍著你玩。』湯姆指示。

「這個嘛,得看你的情報是否為實還是胡謅的。」哈利笑笑,潘西的笑容略為收了些。

「真精明。」潘西不在乎地說,「可是你也無從證明我的情報真假,不是嗎?要是我給了你確切的情報,你卻一口咬定這是我胡謅的,這不是我虧嗎?」

「布萊斯對妳肯定很頭疼。」哈利笑道。

「這倒不能這麼說,他是位紳士,而紳士向來都很體貼女性。」潘西微笑,「怎麼樣,想換情報嗎?」

「好吧,我確實想聽聽看。」哈利說,「但是妳該怎麼證明妳沒有說謊胡扯呢?」

「我能以帕金森的姓氏起誓。」潘西的臉稍微肅穆了些,在斯萊特林,以自家姓氏起誓就代表自己所說的話為真,若是說謊,則一整個家族會受到其他貴族圍剿撻伐,地位階級會降三階不止。

「真有誠意,看來我也得拿出相應的誠意才行。」哈利起身,「那麼,你要換什麼?」

「這個嘛,還沒想好。」潘西勾起嘴角,「我要賣你這個人情,以後哪天我需要用時,你再還我。」

「這可不行。」哈利一笑,「首先,這項情報我只是有興趣而已,對我來說並非必要,為了這種事賭上未來我未免太不划算了。」

潘西抿抿嘴,突然笑了開來,「喔,哈利,布萊斯跟我說過你很恐怖,我現在知道他的意思了──好吧,反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未來某一天我需要時,你得當我一天的男友,只要一天,二十四小時,行吧?」

「二十四小時太長了,不過我可以從早上八點當到晚上八點──只要布萊斯同意。」

「喔,布萊斯會同意的,反正我們也不過就是過家家而已。」潘西說,神情自然,「好吧,我不知道殺雞的兇手是誰,不過我曾經看到過一個人影鬼鬼祟祟地摸進那半巨人的雞舍。」

「妳認得出來是誰嗎?」因為斯萊特林崇尚純血論,選擇並不太多,哈利也曾聽德拉科提過他們幾乎都是政商聯姻。

為了更大的利益。

所以哈利對於潘西說他們只是過家家也沒有非常驚訝。

「當然。」潘西驕傲地說,「一頭難看要死的紅髮,除了韋斯萊一家還有誰?」

「啊?」哈利瞬間懵了,「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潘西輕蔑地說,「格蘭芬多老是認為我們都是邪惡的,以光明磊落自居,但是實際上還不是會出現卑鄙無恥的背叛者,現在還在阿茲卡班蹲著呢--」

「誰啊?」哈利皺眉問,「你是說誰?」

「啊、沒事。」潘西似乎覺得失言了,把話題帶開,「總之,我不確定殺雞的人是誰,但是我可以肯定韋斯萊絕對有摸進雞舍。」

「好吧,謝謝了。」哈利覺得他現在需要回房冷靜一下。

「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啊。」潘西笑嘻嘻地說,「未來的一天男友。」

哈利含混地咕噥一聲,就回房了,腦袋嗡嗡作響的他自然沒注意到潘西被一群女生圍住,又嫉妒又羨慕地嘰嘰喳喳。

 

 

哈利回房後,把備忘錄又拿了出來,開始塗寫。

第一項:斯萊特林討厭麻瓜的理由,或許和中世紀麻瓜迫害巫師和女巫有關。(後面列了赫敏找到的書單,以此佐證論述)

第二項:斯萊特林的密室,蛇像說若是有的話裏面的怪獸一定是蛇妖。

(此後附注了從圖書館舊書中找到的片段)

第三項:無聲咒(斯內普教授說六年級會教到。)

第四項:守護神咒(湯姆說沒用處不用管)

第五項:一年級幫助我恢復視力的好心人

第六項:阿尼瑪格斯,動物型態是否可以使用無杖魔法。(湯姆說這項實驗很危險,先別做。)

第七項:牆壁中傳來的怪聲音。(讓我撕裂你、讓我殺了你──已經確定是蛇妖,有向斯內普報告過)

第八項:多比現身,證實盧修斯為幕後黑手。

第九項:殺雞的兇手,潘西見到韋斯萊偷摸進雞舍。

哈利瞪著第九項,韋斯萊一家都是紅髮,只憑紅髮根本無法確定到底是誰,而且全校也確實只有韋斯萊是紅髮。

但這是為什麼?不論是哪個韋斯萊,都沒有理由幫助盧修斯啊。

慢著,雙胞胎的染髮劑也能把頭髮改成紅色啊,他自己不就有對著洛哈特試驗過嗎?

或者說,盧修斯把自己染成紅髮,故意讓人看到?

啊啊這裡頭到底是怎麼回事?

『蠢材。』湯姆罵道,『去學攝魂取念!』

「湯姆,你最近講話越來越直接了。」哈利歎道,「攝魂取念是什麼?」

『能夠直接讀取對方想法的一種黑魔法。』湯姆用一種溫柔垂憐的語氣說,『這魔法非常美妙,你能夠直接判斷對方是否對你說謊,甚至能夠直接挖掘對方不想讓人知道的過去……』

「聽起來是個實用性很高,但是很缺德的魔法。」哈利咕噥,「每個人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事吧,我去知道那些幹麼?」

『威脅恐嚇啊。』湯姆理所當然地說。

「所以我才說缺德……」

『你知道一個人的心結以後不是更能幫助對方解開嗎?』湯姆立刻改變戰術,『到時對方一定會把你視為知己,你不是一直都很重視友情嗎?你能因此多了好幾個朋友……』

哈利想也有道理,就不和湯姆辯駁了。

「湯姆,你覺得盧修斯到底是怎麼摸進城堡來的?」哈利問,「如果是靠密道,可是雙胞胎有地圖啊,是不是?他們沒道理包庇盧修斯,不是嗎?」

『要是盧修斯答應給他們開店基金呢?』湯姆打著呵欠,『沒有多少人能夠直接拒絕金錢的誘惑,或者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盧修斯呢。你以為盧修斯會大搖大擺地用真面目示人嗎?』

「變裝?」哈利想,「所以那份地圖會顯示出變裝後的那人名字?」

『我怎麼知道?』湯姆沒好氣地說,『我就說去偷那份地圖,佔為己有就沒必要在這裡瞎猜了。』

「好吧,我想想要怎麼和他們說……」哈利摸著自己的隱形衣,開始計算自己的籌碼。

 

 

哈利用學校的貓頭鷹給雙胞胎送信,之所以不用海德薇是因為海德薇真的太顯眼。信上寫了他想去霍落莫德村逛逛開開眼界,問他們有沒有興趣做導遊。

雙胞胎的回覆很痛快,寫明了時間地點後就沒有下文了。

哈利看著廚房這兩個字默默無語,說實話,他還真不知道廚房在哪裡呢。

要問德拉科嗎?

還是算了。

哈利看著日期,是這禮拜週末,看來他得趁這幾天去女廁探探才不會耽誤到進度了。

哈利拿起魔杖,披上隱形衣,一邊想著要不要買些糞彈以備萬一,但是夜遊被師長抓到還朝師長丟糞彈那不是找死嗎。

哈利躡手躡腳地來到女廁前,這裡剛好是第一起攻擊事件發生的地點,牆上的字跡依然亮麗如新。

傳人的仇敵……到底是指誰呢?費奇的貓、柯林、賈斯廷、尼克……完全沒有共通點啊。

哈利對著牆壁思考起來。

『你一個心理建設是要作多久?』湯姆不耐煩地催道,『快點進去!』

哈利憤憤抱怨,一個男生偷偷溜進女廁超像變態的好嗎?這心理建設很難建設耶。

『磨磨唧唧的。』湯姆激道,『快進去!是不是男人啊。』

哈利不甘不願地推開女廁的門,裡面有些積水,還有一股詭異的鐵鏽味。

「好臭。」哈利說,一揮魔杖給自己的鞋子來個隔離咒,他可不想踩水踩得濕淋淋地。

他一間一間地查看,一邊覺得這動作實在蠢透了,但是他打開倒數第二間時,他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了。

梅林啊,是誰在這裡熬製魔藥的?

哈利湊過去,仔細觀察魔藥的氣味和煙霧以及煙霧,企圖分辨出這是什麼魔藥,可是他不知道。

他沒見過,至少這也不是三年級所學的課程──他已經預習完了。

『這是復方湯劑。』湯姆嫌棄地說,『我的宿主居然連這種小魔藥都認不出來……』

「嘿,三年級根本沒學到復方湯劑好嗎。」哈利沒好氣地自我辯解。

『這是讓你能夠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的魔藥,但還沒完成──』

變成另一個人?難道是盧修斯嗎?

『是誰?』隔壁傳來桃金娘的尖聲質問,『是誰在隔壁?』

哈利立刻噤聲,桃金娘從隔壁穿了過來,狐疑地打量這狹窄的空間,『誰又要拿書丟我了?』她哽咽道,『你們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書?

桃金娘有開始嚎啕大哭的趨勢,到時候引來巡視的教師就糟了!

哈利決定腳底抹油,先走再說。他不動聲色地且不發出聲響地向外挪動,好在他剛剛並沒有把門關上,這倒不會引起桃金娘的注意。

只是哈利出了隔間之後,桃金娘索性也不回自己原先待著那間了,直接就在有魔藥的那間開始嚶嚶啜泣。

哈利想,有始有終,離開前看一下最後一間有什麼。他打開了一條縫隙,從中窺視到除了一堆泡水破爛的書籍以外什麼都沒有──除了一本完好無缺的日記本。

在眾多泡爛的書籍中它格外醒目。

哈利看了一下桃金娘,確定她短時間內不會大哭大叫之後,悄悄打開了隔壁的房門,去將那本日記本給撿了起來。

為什麼這本書沒被泡爛是哈利好奇的主要原因,他把日記本給放到袋中收好,打算回去再仔細研究,現在情況不容他逗留太久。

至於他要問桃金娘五十年前的密室真相……哈利回到寢室才想起這回事,被湯姆大罵蠢材。

「反正只是去找有沒有密室的線索而已,而且,我也不認為斯萊特林會把密室建在女廁裡……我是說,他是男的耶,把密室建立在女廁裡不就是個想偷窺女生上廁所的變態?」哈利抗辯著。

『好吧……』湯姆咕噥著,算是暫時同意哈利的觀點,『但是你也不能否認線索存在的可能性。』

「好啦……咦,湯姆,這人跟你同名呢。」哈利把剛剛拿到的日記本拿出來看,發現上面的署名是湯姆˙里德爾,「得到那個特殊貢獻獎的好像也叫這名字?」

湯姆用一種沾到屎的嫌惡語氣說,『別提了,滿街都是湯姆。』

「哈利也很常見啊。」哈利說,不懂湯姆為何這麼厭惡這名字,「我覺得湯姆挺好聽的。」

『我才不要,我必定與眾不同,必須有一個能夠跟我相稱的名字!』湯姆很堅持。

「那默特如何?(MOT)」

『你是找死對吧?』湯姆憤怒地踢哈利。

「好吧,那你就慢慢想。」哈利隨手把日記放到床頭櫃,又在記事本上列了第十項女廁中的復方湯劑,「很晚了,我要睡了……」他打了個呵欠,現在已經一點多了。

 

 

隔天上魔咒課時,弗列維教授示範了簡易的移動咒。

「使物品從A地移動到B地,這你們上學期已經學過類似的魔法。」弗列維說,「現在則要更專精些,讓物品能夠進行複雜的路線變化,不然你們在四年級上飛來咒時物品很可能在召喚途中東碰西撞而損壞。」

全班開始聚精會神地驅使他們分配到的皮球進行弗列維指定的路徑移動,但是每個人的皮球要嘛直接衝上終點,要嘛轉彎角度太劇烈而把旁人的皮球給撞離軌道。

「喔,梅林,我想我們最好還是分組。」弗列維尖聲叫道,「哈利,你能上來示範嗎?」

「可以,弗列維教授。」哈利自信地說,於是全班同學讓出一塊空地,給哈利施展魔咒。

哈利揮動魔杖,皮球就按照弗列維指定的路線圖移動了,而且中間完全沒碰到弗列維畫出的魔法線。

「喔,太棒了。」弗列維喊道,「斯萊特林加十分!哈利,能否麻煩你?」

「好的,教授。」哈利點頭,在課堂上幫忙教授指導同學他已經習以為常。

哈利先走到德拉科旁邊,或許他沒有自覺,但是他的親疏關係已經越發清楚明瞭了。

這或許也歸功於格蘭芬多老是認為他是傳人的關係。

這比之前都要困難地多,饒是德拉科也有預習,但是他的皮球總是動得歪七扭八,不能控制得很精準。

哈利看了以後沒發現什麼毛病,就讓德拉科多練習,自己去看其他人。

「嗨,哈利。」札比尼懶洋洋地打招呼,他的皮球的行進路線非常詭異,轉彎都帶著角度,「我聽潘西說你是她未來的一日男友?」

哈利:「……我沒打算奪人所愛,你大可放心。」

「我完全放心。」札比尼抽抽嘴角,「自從你是傳人的傳言出來後,你在斯萊特林中的支持者也變多了。」

哈利無言,札比尼是為了這件事情才和他們疏遠的嗎?

哈利這麼想也無可厚非,不過札比尼就比較冤枉了點,剛開學時他不過為了不想讓潘西有太多話題繞著哈利轉而已,結果後來哈利是傳人的傳言一出,他就自然而然地沒有再加入他們的小圈圈──為了明哲保身。

現在會對哈利是傳人這件事上心的人有兩種,一種是支持哈利,既把神秘人打敗,又能將斯萊特林統合起來;另一種是憎恨哈利,是神秘人的忠心追隨者,如萊斯特蘭奇兄弟。

不過因為那對兄弟雖然狠辣,但是智商不足倒是不用哈利怎麼費心,麻煩的是現在還沒行動的。

哈利之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神秘人支持者過來找麻煩,一是他的實力,二是廣受教授喜愛,再來最讓那些人忌憚的,是哈利和德拉科是好友,動他就等於是動馬爾福。

當然前來找馬爾福談判的全讓德拉科叫克拉和高爾給擋了,哈利並不清楚這回事。

「布萊斯?」哈利問,剛剛這人就陷入一人思索的境界,「你有聽清楚我剛剛說什麼嘛?」

「老實說,沒有。」札比尼聳肩,覷了哈利一眼,「不要緊,你去看其他人吧。」他考慮再三,還是沒多說什麼。

 

 

 

 

昀羲碎念:

大家快陪我廚斯哈……

斯哈岔路二我快寫完了~六月就開始日更特傭囉~

然後希望大家11月可以去霍格沃茨學生會場次玩,如果有報上再公告,要是沒有,就讓我們在茫茫人海中相認吧(喂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幻想行者★
  • 斯哈好看!!
    以前一直覺得HP對我而言的意義只有一個--斯耐普教授,沒想到哈利也可以這麼可愛!!
  • 我一直覺得哈利當初如果去了斯萊特林,肯定不會長成一個無腦小巨怪.......
    哈利也是可以很萌的!

    教授教授~好喜歡他的諷刺藝術......這就是愛啊!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8/25 18: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