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聖誕節的可疑人士

 

時間很快來到雙胞胎指定的週末,哈利後來是把呆呆叫出來讓他給他指路才免除不知道廚房在哪的煩惱。

哈利趁著大家都在午餐時溜進廚房,一溜進去就看傻了眼,裡面一堆家庭小精靈忙著烹煮食物,然後用魔法把食物上移到他們的學院桌。

「真是厲害……」哈利驚嘆著。

「喔,哈利。」沒幾秒雙胞胎也出現了。

家庭小精靈各各忙著工作,結果不知道在哪個角落的呆呆喊了一句:「是哈利波特!」

這句話造成的效果十分驚人,原本還在漂浮的食物摔落了大半,八成小精靈都瞠目結舌地看著門口的三人組。

雙胞胎他們自是認識的,那哈利波特是誰自然一目了然。

「哈利波特!」

「是哈利波特!」

「是那個打敗神秘人的英雄!」

哈利有些無言地看著爭先恐後想衝上來跟他握手的小精靈們,嘴角有些抽搐地問道:「你們不需要先煮飯嗎?」

「啊──!」                      

然後一眾小精靈開始集體撞牆,鬼哭神號地道歉:「是壞小精靈!沒做好任內的工作──」

「哇喔,我們第一次見到這種奇景,對吧喬治。」

「沒錯。」喬治朗聲說,「嘿,你們要自我處罰等下再弄,現在先去煮飯。」

小精靈們早就撞牆撞到頭暈眼花,搖搖晃晃地稱是,著手就去收拾那些已經掉地的菜餚,再重新烹煮一份新的。

「剛剛再撞下去霍格沃茨就會產生史上第一次的地震了。」弗雷德笑嘻嘻對哈利說,「你魅力真是無限大,金妮──你還記得吧,我們最小的妹妹,是你的瘋狂粉絲,怎麼樣,能不能看在好兄弟的份上簽一份名?」

哈利詫異地看著他,「好兄弟?你們──」

「喂喂,哈利,我們同床共枕過的情誼,你不會想不認帳吧?」喬治嚴肅地看著他,搖著手指,「這可不行,我們都睡過同一張床了。」

哈利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他暑假去洞穴屋住了一段時間,那時間他和羅恩一起睡,而雙胞胎因為發現哈利也有發明的構想,後來乾脆就把他抓到房裡討論,羅恩還為此嚴正抗議過。

「這倒不是。」哈利咧嘴笑道,試探性地問,「你們不認為我是傳人?」

「這個嘛……」雙胞胎互望一眼,「說實話,我們完全不知道。」他們異口同聲,「所以告訴我們吧!」

「嗯,要是我是的話呢?」

「喔,你這麼說就表示你不是了。」弗雷德呼出好大一口氣,故作誇張地說,「你都不知道我們是多麼膽顫心驚怕你放出長著獠牙的僕人出來對付我們呢~」

「你們相信我?」

「信啊。」喬治說,「你有完全不在場證明──其實真的要說的話,我們覺得馬爾福比較像。」

哈利噗嗤笑出來,「也不是德拉科啦。」

「那是誰?」

哈利兩手一攤,「我也不知道──是說你們對殺雞的兇手有眉目嗎?」

「完全沒有。」弗雷德說,「怎麼啦?哈利你知道什麼內幕嗎?」

「這個嘛……」哈利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隱瞞潘西看到紅髮人摸進雞舍,「我在猜一些事情,不過也就只是猜測而已。」

他把告訴海格的事情簡略地說給雙胞胎聽,「鄧不利多要找殺雞的兇手,我猜那可能就是傳人。」

雙胞胎面面相覷,驚愕半晌,才回過神來,「哇,哈利,這消息太勁暴了。看來你比赫敏還萬事通。」

「萬事通?」

「赫敏在我們學院裡的綽號啦。」喬治說,「我們家羅恩每次功課一有問題就喊著赫敏萬事通,納威也一樣。」

哈利噗哧笑出來。

三人聊天時,小精靈們已經做好午餐浮上餐桌,此刻正眼眨都不眨地望著他們。

「啊,你們可以幫我們外包三份午餐嗎?」喬治說,「別給我們醃牛肉。」

「是!」小精靈們興奮地領命而去,不一會就外包好了,將三人份的午餐給裝進袋子裡。

「這袋子是?」哈利懷疑地看著這頂多只能裝兩本書的袋子,到底是怎麼裝進那麼豐盛的三人午餐?

「空間伸縮袋。」喬治說,「我和弗雷德發現這種小東西非常好用,而且不是每個巫師都有本事自己製作,目前列為A級開發產品。」

「這能教我嗎?」哈利熱心地問,「我是說,這真酷──」

「就知道你識貨。」弗雷德咧嘴笑道,「不過我們不搶功,其實這是小精靈給我們的點子,我們第一次溜到廚房來,苦惱食物太多帶不回去時他們就施法變出這袋子了。」

「你們真棒。」哈利對著小精靈們讚嘆,結果一陣鬼哭狼嚎後,小精靈們又集體撞牆,喜極而泣道:「哈利波特誇獎我們!哈利波特誇獎我們!」

「……他們是高興和悲傷時都撞牆嗎?」

「幾乎啦。我們該走了。」喬治說,「不然我懷疑你再多說一句話他們可能會興奮到跳樓。」

 

 

雙胞胎領著哈利從密道出發,哈利從沒踏上過其他的魔法區域,霍洛莫德村顯然充滿了吸引力。

他們沿著一條感覺好像是石頭溜滑梯的坡道滑行了一段時間,最後跌落到一片又冷又溼的土地上。

雙胞胎點亮火光,領著哈利九拐十八彎的走,大約十分鐘後,他們便走到一列磨損石梯的底部。

他們無聲地沿著石梯向上爬,終點有道活板門,雙胞胎熟門熟路地將之搬開,再將哈利拉了上來。

原來的活板門是塊地磚,關上後根本看不出來他的存在。

雙胞胎對他比了個禁聲的手勢,示意哈利跟著他們走。

他們從後門繞了出去,這才鬆了一口氣。

「好啦,哈利,第一次冒險的感覺如何?」

「棒呆了。」哈利說,「這是哪裡?」

「霍洛莫德村中最受歡迎的糖果屋,蜂蜜公爵。」喬治說,「現在能換你使用那件隱形衣了嗎?我們兩個翹了費奇的禁閉,只為了滿足閣下的要求──」

「哈利你可不能過河拆橋,棄我們於不顧。我們要是在這裡被看到,禁閉肯定就得延長一個學期了。」

「你覺得你們現在不會延長一個學期嗎?」哈利咧嘴笑,「好啦,來。」哈利拿出了隱身衣,將三人罩上。

霍洛莫德村確實很大,他們花了半天也沒有走完一半,雙胞胎把幾個比較有名的店家諸如桑科的店、得維與班吉等等介紹給哈利,甚至說他們有時候也會偷溜出來補貨。

「他們之前進了一種純金多多石,是一組很有趣魔法玩具,我們很想買,不過價格有點貴。」

「我們原想買兩組來當試驗品,試試看能不能在同樣基礎下發展其他玩法……」

「很貴?」

「十三加隆九西可。」喬治懊惱地說,「要是兩組的話就更貴了。」

「這個嘛……」哈利飛快打著算盤,「也許你們可以先試著賣自己的東西來賺錢?那個美髮劑。」

「喔,哈利,說到那個,我們真的挺遺憾沒看到你滿頭紅髮的樣子。不如你再弄一回試試?」

「休想。」哈利想也不想地說,「倒是你們為何想買那組多多石?在我看來,它的魅力還不如你們手上的地圖。」

「哈利,你不是在說笑吧?」弗雷德誇張地說,「那可是不管道哪裡去都可以噴人臭水的多多石,還是純金的呢。」

「可是地圖只有在學校有用,出了學校就沒用處了。」

哈利聳聳肩,半開玩笑地說,「那我用多多石換你們的地圖好了?」

「哈利,你認真的嗎?」喬治一把勾住哈利的脖子,「別讓我們燃起希望後告訴我們是開玩笑啊?」

哈利抬眉,「怎麼,你們真的捨得那份好地圖?它應該是你們的好夥伴吧?」

「當然,要離開他我們怎樣也捨不得啊。」弗雷德憐惜地說,「他可是我們犯規的好夥伴。」

「不過如果是為了幫助新一代的犯規者──我們會忍痛割愛的──是說你真有錢買純金多多石?」

「我甚至還可以給你們兩組。」哈利說,「不過怎麼現在聽起來你們很想換?」他皺眉,「那地圖……」

「喔,哈利,難道你不想要地圖嗎?正好我們想要多多石,是男人就乾脆點,交換吧。」

哈利撇嘴,兩手一攤,「我沒帶錢。」

「嘿,哥們,耍我們呢!」

「明天給吧。」

「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隔天,哈利使用了貓頭鷹郵購服務,直接訂了兩組純金多多石給雙胞胎,雙胞胎一開始還很茫然,直到突然意識到斯萊特林的哈利在給他們使眼色才意會過來。

當天晚上,哈利就收到了那份地圖和貼心使用說明。

「這可真不錯。」

哈利找到了自己的黑點,再穿上隱身衣,但是那黑點仍然好端端顯示著哈利波特。

「所以能顯示出隱形的人啊……那大概隱身咒也一樣吧?」哈利猜測著。

這份地圖實在很有趣,哈利看到鄧不利多在自己的辦公室內來回踱步,海格在自己的小屋,德拉科在自己房間試驗魔法……

等等,那會不會有盧修斯?

哈利瞇起眼睛仔細尋找,處處都沒看見盧修斯後才放棄。

 

 

時間很快來到了聖誕節。

所有學生都因聖誕氣氛而放鬆下來,心情愉快地享用聖誕茶會。

哈利因為要趕進度,所以和德拉科打過招呼後就回自己寢室了,他絕不容許自己因為調查密室而耽誤到學業成績,他覺得這樣是在給他父母丟臉。

所以蟬聯七年成績榜首是他的主要目標,但是後頭有赫敏和德拉科,真的是疏忽大意不得。

哈利把自己收到的聖誕禮物給收好(德拉科送了他一枚純金的徽章,海格送了他一本關於怪獸的書,赫敏送了他一隻會自動校正的羽毛筆還有韋斯萊太太給了他一份新的套頭毛衣,不過尺寸有些大),一邊看著自己從高年級那邊拿來的選課單,並且暗自評估如果自己全部選修,負擔會不會太重。

『你幹麼要全部修?』湯姆厭惡地說,『那愚蠢的麻瓜研究根本不需要上,學校應該廢止這種無聊沒用的課程。』

「怎麼這麼說?要是深入瞭解麻瓜,搞不好可以建立商業管道。」哈利說,「從中賺麻瓜錢也沒什麼不好。」

『你是在斯萊特林待久了,什麼事情都先想到利益了?』

「我還以為你會很欣慰。」

『確實。只要別跟麻瓜沾邊。』

「湯姆,我實在嚴重懷疑過去有麻瓜得罪你,就連德拉科都沒你這麼討厭麻瓜。」哈利聳肩,「喔,還有算命學,這感覺挺實用的,能算出你的命運──似乎比占卜學要來得清楚。」

『你得去修占卜學。』湯姆說,『命運是很奇妙的,雖說先知少之又少,但你無法直接否定預言。』

「預言什麼的挺無聊的,你不覺得?」哈利又翻了一頁,確定自己今天的進度已經完成後,他把之前在女廁撿到的日記拿出來研究。

「這本日記感覺挺特別的,時間又正好是五十年前……湯姆,你覺得呢?」

湯姆用一種厭惡的語氣說,『又是一個湯姆。』

哈利決定自力救濟,他試了隱形墨水、現行擦,但是都沒有什麼效果。

他揉揉眼,決定休息一下,順便看看其他人在幹麼,他把地圖拿了出來,看見德拉科居然在休息室中和納威及羅恩聊天時驚呆了。

羅恩和納威怎麼可能進來斯萊特林的休息室?是德拉科帶他們進來的?

哈利立刻收拾好東西下樓,準備去找德拉科他們,看看他們到底是怎麼湊到一起去的。

「德拉科?」哈利走到休息室,卻沒看見羅恩和納威的身影,在德拉科左右的是克拉布和高爾。

「喔,嗨哈利。」德拉科神色有點不自然地說,「我們剛剛正提到傳人──」

「那不重要。」哈利說,懷疑地看向克拉布和高爾,「你們是克拉布和高爾本人嗎?」

「啊?你在說什麼啊,哈利?」德拉科奇怪地看著他,「這是什麼問題?」

「當我沒問。」哈利看到桌上擺著一份預言家日報剪報,轉移話題,決定等等回房間再檢查地圖是否故障,「這是你父親寄來的?」

「是啊,正好也給你笑笑。」

那是一篇在譏笑亞瑟韋斯萊的短篇報導,上面寫說亞瑟私藏了一輛違法汽車被逮。

「他們怎麼會知道韋斯萊先生有一輛違法汽車?」哈利問。

「你知道?」德拉科訝異地反問,然後有些埋怨,「那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

「你又沒問。」哈利噎回去,「而且要是說了那輛汽車會被沒收的吧?我可不想,那車坐起來舒服極了。」

「比我家的馬車還舒服?」德拉科不高興地反問。

「那倒不是,是飛在天上的感覺很棒,比騎飛天掃帚還棒。」哈利說,「如果有機會的話你也試試吧。」

「哼。」德拉科的臉色還是不怎麼好看,「哈利,那個亞瑟韋斯萊愛麻瓜愛得要命,他根本就該把自己的魔杖折成兩半去當麻瓜算了──他們一家子簡直是純種的恥辱。」

克拉布的臉整個扭曲了。

「會嗎?我倒是覺得他們人還不錯。」哈利敏銳捕捉到克拉布剛剛不小心洩出來的怒氣,「怎麼啦,克拉布?」

「肚子痛。」他低聲咕噥。

「好吧,那你就到醫療翼去,替我狠狠踢那些泥巴種一人一腳。」德拉科癡癡竊笑,「我猜鄧不利多用關係把消息給壓了下來,預言家日報到現在都還沒報導過校園攻擊事件,要是事情還不停止,他八成就要被解僱囉。」

「德拉科,即使鄧不利多被解僱,你的成績還是得自己顧啊。」哈利說,「快考試了,你開始複習了沒?我剛剛擬好了進度表──」

「哈利,現在是聖誕節耶!」德拉科抗議,「我們至少有可以休息放鬆聊天的時間吧?」

「好吧,那就明天開始好了。」哈利從善如流,「克拉布?」

克拉布的臉漲得通紅,甚至連他的頭髮也開始泛紅,他的鼻子也在慢慢變長──而一邊的高爾也一樣。

他們同時跳了起來。

哈利立刻抽出魔杖,兩人見狀立即拔腿狂奔,「我們去醫療翼要點肚子痛的藥吃。」

「梅林,他們是吃了什麼搞成那樣?」德拉科瞪眼。

『那是復方湯劑的失效症狀。』湯姆說,『八成是藥效時間要過了。』

誰會假扮成克拉布和高爾混進他們的休息室?

『剛剛不就有看到了,格蘭芬多的蠢蛋們。』湯姆打著呵欠,『看來女廁裡面那鍋復方湯劑是他們的傑作吧。』

「我去找他們。」哈利對德拉科說一聲,也追出去,留下德拉科一人在原地搞不清楚狀況。

哈利並沒有怎麼找人,而是直接衝到桃金娘的女廁去,果不其然,在那裡,羅恩和納威還有赫敏被他逮個正著。

「赫敏,出來吧,我們有好多事情要告訴妳──」羅恩敲著門,並沒有注意到哈利也進來了。

「走開!」赫敏尖叫。

「怎麼啦?」羅恩問,「妳現在肯定已經恢復了嘛,我們都恢復了呀。」

桃金娘從廁所門上冒了出來,一臉開心,「哇啊啊,你們等著看吧,實在是太恐怖了……咦,你怎麼也在?」

這時羅恩和納威才順著桃金娘的視線望過去,發現哈利後大駭,「你怎麼在這裡?」

「我就覺得克拉布和高爾有些奇怪,所以出來看看……」哈利有些喘,「原來在這裡熬製復方湯劑的人是你們?這是違規的……」

門鎖彈開,赫敏從裡面哭著走了出來,死命地用長袍罩住頭。

「哈、哈利?」她哭道,「拜、拜託你保密……」

「這是怎麼了?」哈利和其他兩人面面相覷,然後一起被驚到。

赫敏的臉上覆蓋著一層黑色的皮,她的眼睛變成了黃色,髮叢中冒出兩隻又長又尖的耳朵。

「那、那是一根貓、貓毛。」赫敏哭喊著,「這種魔藥不、不能拿來做動、動物變身用的!」

桃金娘快樂地說,『快去讓大家瞧瞧妳長出了一條尾巴!』

「閉嘴!」羅恩吼道,「赫敏,我們去醫療翼。」

「那個,哈利……」納威提心吊膽地問,「能不能請你保密?」

「羅恩送赫敏去醫療翼,納威你留下和我解釋清楚,我再評估要不要告訴教授。」哈利簡短地分配工作。

赫敏還在啜泣,羅恩神色複雜地看哈利一眼,又給納威使眼色,護著赫敏走了。

「好了,這是怎麼回事?」哈利問,「你們調製復方湯劑混進我們學院想幹甚麼?」

「呃、哈利,這只是……」納威艱難地說著,看起來似乎正在絞盡腦汁編織謊言。

「我要聽實話,納威,這件事情很嚴重。」害他還以為是盧修斯在這裡調製的,差點就直接報告斯內普教授了。

只是如果在這裡調製魔藥的是赫敏三人,那他的推理就不成立了。

納威畏畏縮縮地交待了前因後果,說他們認為德拉科是傳人,哈利是被德拉科給陷害了,所以想去套德拉科的話,就打算裝成斯萊特林的學生混進來。

「……你說這是赫敏的主意?」哈利嘴角微抽。

「我們也都贊成了的……」納威小聲說。

「你們居然會贊成這麼漏洞百出的主意?」哈利簡直不可置信,「你們的腦袋裡只裝了曼德拉草嗎?」

「哈利,你說話越來越像斯內普教授了……」

「在休息室的時候我就在懷疑了,如果我當下直接給你們一個石化咒,你們就是現行犯了。」哈利瞪他,「到時候你們三個肯定被趕出校門,復方湯劑不是二年級學生可以被允許調製的。」

「可是哈利你沒有啊。」納威聲音更小了,「總、總之結果好,就好了……你能幫我們保密嗎?」

「需要我立個赤膽忠心咒嗎?」哈利沒好氣地說,雖說有些出乎意料,但是他倒是知道了另外一件很有用的事情。

那份地圖只會顯示真名,隱形衣和變身水都不管用。

這樣他就能夠排除偽裝的因素,只需要搜索盧修斯的名字就可以了。

「謝謝你,哈利。」納威真心道謝,「那個……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什麼?」

「就是我們不是克拉布和高爾,應該不是魔藥出了問題吧?」納威很擔心地問,就連馬爾福都沒發現不對勁呀。

「喔,克拉布和高爾不會坐著和我說話。」主要是因為那份地圖,不過這種事哈利才不會說呢,所以他就隨便掰了一個理由。

「……」

 

哈利回到休息室後,只對德拉科表示他沒追到人,至於後來真的克拉布和高爾也搞不清楚,哈利將之歸在被人惡作劇施了迷惑咒,順便把帽子給掛到雙胞胎頭上後就完事了。

沒辦法,說到惡作劇,除了雙胞胎不作第二他想,何況只有高年級才能施展迷惑咒。

於是德拉科更討厭韋斯萊一家了,但是苦於毫無證據也沒辦法。

 

 

 

 

 昀羲碎念:

報名了11月的HP學生會,希望能上XDDD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