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是個科技時代,於是冰炎也不急著去圖書館查書,而是拿出電腦和手機上網,搜尋情書格式。

嗯,抬頭要讓對方感受到你的誠意,通俗的用法是加上親愛的某某某……

冰炎想像了一下褚冥漾看到這三個字的反應,決定不隨波逐流,自己寫下褚先生冥漾。

那麼至於更傷腦筋的內容……

最直白的是我喜歡你,簡潔有力,但是配上褚冥漾光是聽他口頭告白都覺得他腦袋壞掉的反應,打直球好像沒用。

冰炎皺眉苦思,他不擅長談情說愛,從來都是直來直往的,遇神殺神見佛殺佛,迂迴輾轉從來不是他的強項──要不然他就不會學不會蛇眼了。

「就沒有一個參考範本可以用的嗎?」冰炎有點煩躁地繼續鼠標下拉,男生寫給女生的情書大體都那樣,可是褚又不是女的,什麼百合、玫瑰小雛菊等等形容詞根本套不上,還不如直接寫哈士奇呢。

你這隻狗……不行,雖然發自肺腑不過聽起來太像罵人了。

就當冰炎陷入困頓時,他的手機響了,他的搭檔給他寄來了許多網址,下面批註著:冰炎,我想你也許會需要這些幫助,不過記得要適可而止。

這些是什麼?

冰炎當然不擔心夏碎會寄給他病毒,於是他每個網址都打開看了。

情書生產器、告白生產器、情詩生產器……

喔,是的,他確實需要,冰炎眉一挑,愉悅地在空格處打上了自己和褚冥漾的名字。

他第一封信有些短,內容是:

褚冥漾,這看似平凡的名字卻讓我在第一時間內記住了,為什麼呢?也許是因為上輩子就已經刻在他的記憶中了。

驪歌正蠢蠢欲動的六月,我的心……一樣思念著。

你是一條清澈的小河,我是你身邊的河床,我永遠保護你到天涯海角,地老天荒!

愛你的感覺實在太美好,你那溫柔的笑,是我致命的弱點,愛你愛你……不管今生或來世,我將永遠愛你。

認識你的這些日子,是我這輩子最開心的時光,你可能沒辦法想像,跟你在一起時我每天都哼著歌,走路像在跳舞,心思都想著你,念著你。

不論你抱有任何夢想,這一輩子我要陪你一起。

冰炎看著這生產出的情書,大為不滿。

首先,他記人名都是瞬間記起來的,難道那些人也是上輩子就刻在他的記憶裡面嗎?這孽緣也太深了點。

再來,現在是二月份好嗎?才過寒假呢,什麼蠢蠢欲動的六月,這機器是不會看時令嗎?

然後清澈的小河和河床……還可以,可是保護到天涯海角就太過頭了,冰炎嚴重懷疑自己應該是追妻追到天涯海角或是被妖師家詛咒到地老天荒。

冰炎把其中幾句複製下來,又換了個花樣再填了一次空格,這次的生產的情書比較長了。

內容:

在小說的每一頁都看到你的名字:褚冥漾。在路上的每個招牌都印著你的名字褚冥漾,在每杯可樂的氣泡裡都浮出你的名字褚冥漾,是不是我瘋狂了?還是因為我想念太深……

新年是為你我而來的,沒有你,新年對我沒有意義。

腸思枯竭的子夜,獨處在深涅中,突然有種好強烈的思念──不久前掛上的,電話那頭的你,一種尋覓知音的渴望,殞落在你身上。

我和我的影子獨處時,它說它有悄悄話想跟我說,它說它……很想念你。原來,我和我的影子都在想念你……

我曾有數不清的夢,每個夢都有你;我曾有數不清的幻想,每個幻想中都有你;我曾有幾百度祈禱,每個祈禱中都有你。願命運之神讓我看到你,聽到你,得到你。

我將把你緊緊地摟在懷中,吻你億萬次,像在赤道上面那樣熾烈的吻,如果有一天你老了,老的連牙齒也沒了,我仍然會吻你沒有牙的牙床。

我願做天上的星星,給你永恆的光芒,永遠守候在你身邊。

雪無蹤,情亦無蹤。雪無形,情亦無形。冬來,雪傾城;愛來,情傾城。冬過,雪化水;愛過,情化淚。

我在憂愁時想你,就像在冬天想太陽;我在快樂時想你,就像在驕陽下想樹蔭。

如果青蛙沒有變成王子,如果公主沒有醒來,如果小人魚沒有化作泡沫,我還會相信愛情嗎?相信!因為還有你在我的身邊。

你知道嗎?這幾天沒見到你,我六神無主只想自殺:我嘗試過用麵條上吊,用豆腐砸頭,用棉條割脈,用可樂做毒藥,用降落傘跳樓!

喝了你釀的愛情酒,如果沒有續杯,我情願渴一輩子。

好想你!隨意走在相遇的街道滿滿都是你!高的、矮的、胖的、瘦的……臉上似乎都映著你的容貌。

我只是等待著像一只愛你的小狗一樣躺在你的腳下。

這夜你在我強健的臂彎裡睡得很沉,很沉灩影中我們與楊柳做伴歌聲驚動了靜靜的傍晚我們的身影被夕陽拖得老長老長,衣襟還殘留著昨日的花香,身邊飄過還是那朵似曾相識的流雲,伸手截住那片被秋風吹拂自慚自穢冉冉而下的淡黃的枯葉,一絲苦澀入我心。

想你的感覺就像:炒菜沒放鹽;蘋果不太甜;喝酒少了煙;逛街忘帶錢。有空時我會想你,沒空時我會抽空想你,實在抽不出空我就什麼都不做了,光想你,我自你出生以前就愛上了你了。

喜歡看你微笑的我及喜歡對我為笑的你,彼此度過你我這些日子的歲月,當你適時的出現,不管淺笑也好,開懷大笑也好……都給予我無比的溫馨。

愛你的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冰炎看著這剌剌一串的情書吐槽不能,簡直不敢相信這生產器到底是哪裡不對勁──就不能給他像樣點、正常點的情書嗎?

他什麼時候變身成為文藝青年了他怎麼不知道,而且他並沒有發神經地去和自己的影子對話好嗎?當他對影成三人啊!他又不是舉杯望明月望到掉倒水裡去的溼仙!

老到沒牙床……冰炎想像了一下那畫面,決心控管褚冥漾的甜食攝取。

他又仔細地再讀了一遍,拜託,他要自殺才不會用麵條這種毫無誠意的方式好嗎?而且他又沒有自殺的動機,只有殺人的動力──如果他追不到人的話,未來他會趁著出任務時好好發洩發洩,屆時誰倒楣就不知道了──這才正常。

愛你的小狗……明明褚才是狗吧!不只是哈士奇還會變狐狸犬!

想起褚的獸化型態,冰炎忍不住幻想如果褚變成博美會是什麼樣,但是要和自己的燄狼型態配的話,好像還是稍微體型大一些比較搭……

冰炎渾然不覺他的重點已經偏了,而且越來越歪。

 

 

 

 昀羲碎念:

六月開始日更特傭二囉~預計包含寒假郵輪渡假、學院祭和特殊任務~

今晚還有一更喔,如果時間來得及><

嘛,我想試試讓學長保持本質就是暴力的情況下到底可以崩壞多少(被滅掉

呃、總之,就是在不崩壞的情況下看看到底可以崩到什麼程度……………有人知道我意思嗎?OTZZZZ

不知道也沒關係啦wwwwww

大家端午節快樂喔~開開心心地吃粽子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塵燁
  • 大大好久不見(揮
    最近報告好多QAQ沒時間看文。

    祝大大端午節快樂!

    崩壞學長XD
    非常好奇學長最後到底會交出什麼恐怖的情書XD
    漾漾一定會覺得學長壞調了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