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睡了個好覺,夢裡沒有壞掉的學長,魔女繼承人褚冥玥也沒有臭哄哄的鬼族,只有堆積如山的點心。

他開心地吃啊吃啊,結果吃到草莓奶油蛋糕時愣了一下,然後憤恨地用力用叉子戳了下去。

「都是學長害的。」他洩忿似地說。

而偉大的草莓蛋糕冰炎殿下則是繼續挑燈夜讀,為了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情書奮戰了一個晚上。

 

 

隔天,冰炎酷酷地把一張噴了香水的高級紙卡遞給褚冥漾。

褚冥漾才醒來就看到他的現任老公穿戴整齊地站在床邊,心理壓力不是一般大,「呃,學長,早安。」

「早。」冰炎依舊舉著那張卡片,還湊到褚冥漾鼻下,「拿去。」

「喔……這是什麼?」褚冥漾接過來一看,這張卡很精緻,周圍還有繁複花紋的陰印,紙本身的紋路也非常細膩。

上面只有一句話:LOVE ME.

署名是一連串的蟲體字。

「情書。」冰炎語調平板地說。

褚冥漾瞪大眼睛,「情書?」這種命令式句居然是情書?

「是情書。」冰炎依然平板地說,天知道這簡單的幾個字是在他一整夜揉了多少紙團、掉了多少雞皮疙瘩後才終於順利生成的。

褚冥漾有點哭笑不得,「這誰給我的?」

「……你看不懂精靈文?」

「呃,一點簡單的單字我會啦……但是人名真的不知道。」

「……我給你的。」冰炎奴奴嘴,說。

「欸?」褚冥漾吃驚,然後又想起夢中被他戳得稀巴爛的草莓蛋糕,燃起希望地問,「那你會娶螢之森的精靈嗎?」

「我已經娶了你,你才是我老婆。」冰炎沒好氣說。

「我才不是老婆!」褚冥漾立即抗議,但是他抗議的重點有微妙的錯位,「我是男的!」

「好吧,老公。」冰炎從善如流,「你也叫聲試試。」

叫、叫學長老公?

褚冥漾瞠目結舌,過一會後,他的臉越來越紅,頭頂上還開始疑似冒蒸氣。冰炎耐心等著,非常期待地看著褚冥漾。

啊,學長這眼神……簡直像隻大型犬!

「燄狼確實也算是大型犬科。」冰炎勾起嘴角,這時候去計較對方才是小狗太不明智了,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讓褚冥漾體驗到,現在就是要逼他叫老公!

「學、學長……」褚冥漾呆呆地看著他,「呃、你,認真的?真的不是比申詛咒什麼的嗎?」

冰炎忍住巴下去的衝動,「你到底要我重複幾遍,你以為凡斯的祝願那麼容易消失嗎?」

「喔,不……」褚冥漾低頭,耳朵紅得滴血,看他這模樣冰炎簡直心癢難耐,但是他還是等著。

夏碎說了,不能一開始就把小白兔嚇跑。

不過以一名優秀到極點的傭兵來說,褚冥漾真不能算是小白兔,不過在守世界,褚冥漾就是一隻小白……狗,妥妥地。

褚冥漾抬頭會見到冰炎那張妖孽臉,低頭會見到漂亮的行書體LOVE ME,他的眼珠子左右滴溜地轉,最後才細如蚊蚋地說,「老、老公……」

原本打算放棄讓褚冥漾別糾結的冰炎在聽到這話後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心都化掉了的感覺。

他過去抬起褚冥漾的下巴,戲謔地說,「太小聲了沒聽清,再叫一次。」

褚冥漾覺得自己簡直呼吸困難,腦子一團漿糊而且他還搞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光是直視冰炎就讓他臉熱到發燙。

要他面對面叫學長老公……他辦不到啦!

冰炎可惜地嘖了一聲,放開褚冥漾的下巴,「沒關係,多練習幾次就會了。」

多來幾次他就心臟病發了好嗎!

冰炎湊過去在褚冥漾酡紅的臉頰上輕啄一口,帶著無比滿足的笑容,「起來吃早餐了。」雖然他恨不得直接吻住那微張的唇瓣,不過要忍耐──愛是恆久忍耐又恩慈……

「你、你先出去啦!」褚冥漾尖聲叫道,轉眼立刻把自己埋回被窩,「我我我等下再出去!」

冰炎好笑地看著褚冥漾把自己縮成一顆球,「那好吧,你快點出來。」喜歡的人因為自己害羞得心跳不已,這成就感不是一般的大啊。

褚冥漾縮在被窩裡,聽到外面傳來一聲關上門的輕響,又緩了會,才探出頭來。

「一大早就這麼刺激……」褚冥漾抱怨道,「之前半夜被老姐丟去跟巨人空手搏鬥也沒這麼嚇人……」

他起來後洗漱了一下,確定自己臉色已經平和下來後才敢出門見人。

只不過偌大的餐廳中居然只有冰炎一個,平時吵翻天的亞那也不曉得去了哪裡,更奇怪的是竟然連僕人都沒有。

「學長,出了什麼事嗎?」褚冥漾湊過去有點擔心地問,「怎麼只有你一個?」

「沒有。我說我想和你單獨相處,就變這樣了。」冰炎攤手,理直氣壯。

「……」褚冥漾臉又紅起來了,「那、那我們快吃吧……」他低聲說道,就要往另一邊的座位坐。

冰炎一把拉住他,往自己腿上帶,「這樣坐。」

「不、不要啦……」褚冥漾扭動著掙扎,「這樣好奇怪……」

冰炎悶哼了聲,「褚,我勸你別再亂動,有鑑於我是你丈夫──你應該知道你再動下去,我們就得回房讓你盡夫妻間的義務──」

「噫!」感受到了冰炎身下某個地方開始有反應後,褚冥漾立即乖乖縮在他懷裡,滿臉驚恐。

嘖,對這事這麼怕嗎?冰炎想,看來他得想辦法讓褚冥漾別這麼排斥這種事才行……不過先追人再來煩惱這事。

「學長,這樣怎麼吃飯?」褚冥漾好說歹說,想勸冰炎讓他起來兩人各坐一邊才好吃飯,結果冰炎一手扣住他的腰不讓他亂動,一手用叉子插起一片生菜遞到褚冥漾嘴邊。

餵食嗎?

褚冥漾困擾地看著那片生菜,此時他暫時忘記自己坐在冰炎腿上的尷尬,說道:「學長,我討厭吃生菜來著……」

「那蕃茄呢?」冰炎放下生菜,轉而問道,「等等你把你不吃的菜都報給廚房吧。」

「蕃茄可以。」褚冥漾點點頭,有些害臊,「學長,我可以自己吃……」

「我想餵你吃。」冰炎霸道地說,「而且我看書上說這樣有助於感情交流。」她一個彈指,一本書就憑空出現在兩人眼前,冰炎為了證明自己沒說謊,還特地翻到那一頁給褚冥漾確認。

「……」褚冥漾無言了半晌,然後為了學長竟然如此認真執行書上教學好笑不已,但同時也很感動──被人喜歡的感覺,真好。

 

 

褚冥漾和冰炎吃了他們第一次的單獨早飯,氣氛還算不錯,但是躲在別房偷窺的冰牙王和亞那則是飲恨不已。

「小亞怎麼笨!」冰牙王簡直痛心疾首,威嚴和藹的形象蕩然無存,「那種時候就應該用嘴咬著蕃茄遞過去然後順便來個舌吻啊!」

「亞……他竟然連追求人都要看書嗎?」亞那震驚的則是另外一件事,「那難道他們行房的時候亞還得翻書確認?這太嚴重了,我得告訴狼王讓他教教亞!」

「難道你這個做父親的就不能教他嗎?」

「我有把很多相關書籍給他們呀,我還準備了影像球呢。」亞那委屈地說,「可是他們都不看,還在新婚第一天就撤掉了。」

「……大概是太害羞了吧。」冰牙王說,「可能亞他覺得不好意思,畢竟我們是精靈,在那方面比較含蓄一點,還是請狼王幫忙吧。」

「嗯嗯,我這就去寫信!」亞那蹦起來,以光速衝向自己的書房。

 

 

而冰炎和褚冥漾還在餐廳製造某種無聲勝有聲的氛圍,完全不知道自己將會大禍臨頭。

 

 

 

昀羲碎念:

等漾漾開竅之後就撒糖~~或者說搞笑?

嘛無所謂啦XDDDD

大家今天包粽子包得如何?我是只負責吃啦~wwww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塵燁
  • 灑糖萬歲XDDD

    冰牙王和亞那在偷看而且冰牙王的發言讓我覺得有什麼崩壞了.....

    學長和漾漾超級閃的>//< 新婚夫夫!
    感覺學長超溫柔!

    「愛是恆久忍耐又恩慈」究竟學長可以撐多久呢XD
  • 我其實不大會撒糖,要是有讓人感覺甜就好了XDDDa

    嗯……特傭的食用說明就是,以崩壞所有人物為主題wwww

    學長霸道又溫柔又帥氣多金除了容易欲求不滿和吃飛醋以及本性暴力之外根本就好丈夫~漾漾快點從了他!XDDD

    突然想製造各種狀況讓學長把愛的真諦唱完……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2 12:56 回覆

  • pudasun123
  • 冰牙皇室太無腦可愛了!
    好閃阿!
    在更閃吧!
  • 或者說亞那的天兵其來有自~
    我努力!(握拳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2 12:58 回覆

  • 零澈
  • 我融化了 (*´з)(ε`*)
    徹底融化了...

    這種被單純戀愛融化的感覺、真棒
    端午快樂ww
    粽子好多((找小哥(?!)(((嚼嚼嚼
  • 阿哈哈他們就是新婚夫夫~還不到熱戀期但是也差不多了啦~
    雖然他們的順序有點奇怪

    端午快樂哦~吳邪會負責吸引粽子的(喂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2 13:00 回覆

  • 647
  • 漾你的衿持呢居然這麼簡單就接受了
    不怕被吃乾抹淨嗎

    我去年就決定這輩子都不要再看到粽子了
  • 漾漾還在半推半就,學長革命尚未成功~

    吃干抹靜沒那麼容易ww

    咦粽子很好吃啊?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2 17:40 回覆

  • 647
  • 當妳早上粽子中午吃粽子晚上吃粽子連點心都是粽子妳就不會覺得粽子好吃了
  • 噢噢那確實是……
    可是整天吃粽子會不會太誇張啊?(雖然我也曾經吃蝦仁水餃吃一個月不過都只有吃中午啦

    昀羲 於 2014/06/04 20: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