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打發走比申的狼王清閒沒幾日就接到親家亞那的告急書,他一時以為比申跑去找孫子麻煩了怒到下令沒收比申所有的私房錢,結果等他手下把各種現金信用卡土地權狀和珠寶首飾全部收歸國有後,他才發現信上的內容讓他猛掉黑線。

啊……比申要是知道的話又要大鬧呢。

狼王思索了一下,覺得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比申把自己搞到信用破產才會遭遇到誤會,不是他不察的錯,於是也就沒有下令要把沒收過來的財產還回去了。

現在重要的是教亞怎麼攻略褚冥漾……但,這應該是雄性的本能,根本用不著教的啊。

狼王苦苦思索對策,他總不能演一次活春宮給孫子看,這樣對雙方的精神傷害都太大了,還是要學亞那準備春意圖和影像球……可是小亞撤掉了呀。

「陛下,您好像很煩惱。」侍衛小心翼翼地問,「國庫方面因為比申小姐的關係已經有所盈餘,您不用再擔心國政赤字……」

「不,我擔心我孫子搞不定他老婆啊。」狼王嘆了口氣,「喔不,是老公……你說說,該怎麼辦好?」他把前因後果簡略地說了說。

看著狼王一臉你要是想不出好辦法我就減你薪停你職的表情,侍衛冒了滴冷汗,「也許陛下可以考慮……一些比較催情的食物?」

「啊!」狼王一拍大腿,「就是這個!」所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狼王心中瞬間有了主意。

哈哈,孫子一定會感謝他的!

 

 

另外一邊,褚冥漾雖然對冰炎的舉動感到害臊和彆扭,不過因為他真的從來沒談過戀愛的關係,所以也搞不清楚個中變化。

「然,最近我有點奇怪……」

吃完早餐後,白陵然就風風火火地衝入餐廳把褚冥漾給帶到自己房間──當然還是在冰牙內。

「漾漾怎麼了?」白陵然關心道,「有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說。」

「是這樣……學長說喜歡我,不是因為詛咒……」

白陵然心中警鈴大作,但是他還是和藹可親地問道,「那漾漾你覺得呢?」

「呃,我覺得?」褚冥漾呆了呆,「什麼意思?」

「嗯……就是,你覺得這婚姻合理嗎?」白陵然滿懷希望地問,「漾漾不用太在意,說實話這鬧劇也鬧得太過頭了,我可以安排螢之森的精靈和冰炎見面,也可以下令讓族人使用言靈逼迫冰炎放棄這段婚姻……」

「不要。」褚冥漾倏然站起,發現白陵然驚愕的表情後不好意思地坐下,「我是說……其、其實這也還好……」他結結巴巴道,「雖然我們結婚了,可是學長他還算尊重我……」

「不對喔,漾漾。」白陵然耐心教育,「他要是尊重你,就不會不顧你意願逼著你結這荒唐可笑的婚姻了。」

「呃。」無可辯駁。

「所以啊,漾漾,我們別再陪他們鬧了,等離婚手續辦好,我送你去巧克力工廠玩散散心……」

褚冥漾抿起唇,不樂意了,「可是,然……雖然學長一開始很霸道……喔,他現在也很霸道……」

「是吧。」白陵然立即接口,「不要緊,我會安排是你甩了他,沒人敢對妖師動手的。」

無殿三主不算──不過對方只要沒收代價也管不到這裡來。

「欸,然……我……」褚冥漾也搞不清楚了,「我再待一下……試試。」他不確定地說,「搞不好我們真的可以將錯就錯……」他聲音越來越小。

「不不,漾漾。」白陵然心中的小人瘋狂地開始詛咒起冰炎,「錯的就是錯的,錯誤必須修正,不然只會一錯再錯。」

「這樣嗎?」褚冥漾困惑地說,「可是以前妖師不小心詐光沉默森林你說將錯就錯是讓世界完美些不用太計較……」

那些是因為對方看上漾漾來提親他和褚冥玥才會狠敲一筆不小心敲光的呀!

何況夜妖精本來就是服膺妖師的種族,他們的就是我們的啊!

白陵然吞吞口水,「漾漾啊,情況不一樣呀。夜妖精和我們本來就是一起的嘛。我舉個例子,你在家不小心把小玥的點心吃掉了,這是個錯誤,可是小玥也只會將錯就錯不是嗎?」

「然,姊她本來就不吃點心啊……」

白陵然心中的小人兩道淚潸然而下,可愛的漾漾完全倒向冰炎那方了啊,雖然沒自覺……可惡,不過就是長了副好皮囊而已啊!

「好吧,漾漾……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冰炎了吧?」白陵然忍痛詢問,「雖然我一開始沒阻止是為了更好的訛冰牙財,但如果漾漾真的喜歡他,我讓族人集體住院……不是,我是說祝願……」

「欸?」褚冥漾訝異了半晌,「訛財?」

「……漾漾你聽錯了,乖。」白陵然摸摸他的頭,「告訴我你喜不喜歡冰炎?」

「呃……」褚冥漾臉紅了,才吶吶地說,「可是我覺得很奇怪啊……」他頓了頓,他找然是為了講一下身體的症狀,沒想到忘了,「對了然,我最近身體很奇怪,心跳老是跳個不停……這算喜歡嗎?」

「不不,這也很可能是吊橋理論。」白陵然見縫插針地毫不心虛,「因為懼怕某個人所以心跳加速,很多人都會因此搞錯喔。」

「咦?」褚冥漾聽了還很認真地思考起來,他一開始確實蠻懼怕學長的,有鑑於對方散發出來的氣場和褚冥玥極度相似。

他想像了一下褚冥玥對他極盡疼寵之事,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太可怕了。」他喃喃自語,可是換成學長的感覺又好像不大一樣,「我需要確定一下……」

「嗯,漾漾要認清楚喔。」白陵然啜了口茶,腦子飛快運轉地該怎麼操作才能讓漾漾跟自己回妖師本家,「有想不清楚的我又不在的話可以問烏鷲。」他殷勤地說,「他在本家已經通過測驗,基本上應該是可以回答你提出的問題的。」

「啊,好的。」褚冥漾點點頭。

 

 

這裡是冰牙領地,白陵然和褚冥漾的對話一字不漏地被大氣精靈聽了去,盡忠職守的大氣精靈又在第一時間內報告給了冰炎。

冰炎聽了,忍不住真要和白陵然好好談談──

褚冥漾去逛冰牙皇宮時,兩個男人就在餐廳對峙了起來。

「你當初根本沒阻止,那你現在又想說服褚離婚到底是在做什麼?」冰炎氣勢洶洶地質問。

「沒阻止是因為小玥想敲你離婚贍養費。」白陵然倒也挺坦白,「我自然不會讓我可愛的漾漾吃虧,即使鬧成離婚我也有把握收拾得很乾淨,名聲會臭掉的是冰牙──不過如果漾漾真的喜歡你就另當別論。」

「……你對冰牙到底有多不滿?」

白陵然皮笑肉不笑,「那程度我建議你別去想像──原本我只是想報亞那毀了妖師一開始的隱居地的仇,雖然凡斯原諒他了可我沒有──至於現在,要是漾漾真的喜歡你,那不滿就得再乘上百倍。」誰讓你們拐走我家漾漾。

冰炎臉有點黑,然後整理了一下情緒才說,「啊,冤家宜解不宜結,何況我和褚都結婚了,現在反悔是否太晚了,表兄?」

「誰是你表兄!」

「勸你還是認清楚現狀──褚是我的伴侶,我們已經結婚了。」冰炎挑釁地說。

「等漾漾真的心甘情願以後再跟我談這事吧。」白陵然不客氣地反擊,「連追求人都得求助書本的冰炎殿下?」

「自然。」冰炎皮笑肉不笑,「那天很快就會來臨的。」

「不一定,搞不好等到鬼族都還完債了你還沒成功呢──倒是我家漾漾甩掉你的機會比較大。」

兩人你來我往,都掛著客氣有禮的笑容,只是空氣中總迸出不知名的火花。

 

 

 

 

 

 昀羲碎念:

我忘記我這週末有古箏表演啦!OTZZZZ

可惡啊快抱佛腳更文什麼的先讓我緩緩OTZZZZZZZ

哎唷時間怎麼過這麼快!!!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udasun123
  • 漾漾啊!你應該問最可愛的老頭公啊!
    怎麼可以去問大魔王咧?(被然的黑氣淹死
  • 因為漾漾覺得問老頭公不準啊~他一直覺得老頭公是壞掉的wwww
    明明老頭公才是真相帝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4 13:06 回覆

  • uni871012
  • 很感謝大大你準時更新...
    請問特傭I會不會再出書?二呢?
    如果有那我要預定各一!!!!
    總之很感謝你有準時更新,今後也會支持下去!!!請繼續努力,加油:)
  • 會的喔,一會改版,和二一起在CWT37上販售
    屆時會再放出預購資訊的

    我會繼續加油的!(握拳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4 13:15 回覆

  • uni871012
  • 可是我住高雄,沒辦法到台北買誒...
    可以用網購或月見草嗎??
  • 預購有分通販和場領,選擇通販就可以了喔XDD
    當然月見草也可以啦www還在想要不要放其他如愛麗絲之類的

    感謝支持喔XDDDD

    昀羲 於 2014/06/06 21:58 回覆

  • uni871012
  • 放吧!!放吧!!!
    是說...要怎摸預購??去哪預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