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一點也不知道自家表哥和自家老公正在上演我的家庭不和諧,倒是聚精會神地待在圖書館內查資料。

「唔,吊橋效應原來是這種理論啊……」褚冥漾滑著鼠標,「索引目錄……書號第五二零零二五……可是學長又沒在吊橋上和我告白……」

一想到冰炎對他告白的話語,褚冥漾才退下的熱度又整個上升了起來,啊啊這裡明明天然冷氣的冰牙族內地耶!

『主人主人~為什麼你要打滾?』老頭公舉手發問。

『漾~地上容易著涼喔!』烏鷲變出黑影把地板覆蓋住,哼哼他的影子還可以控溫呢,比那個半精靈強多了!

烏鷲對於自己可以更好地當空調這點沾沾自喜。

『雄性真的是非常愚蠢的生物呢。』米納斯撥弄著她的水藍色長髮,感嘆道,『不管哪個種族都一樣啊。』

「你們三個喔……」臉紅的褚冥漾立刻變臉黑──他的器物們肯定都壞掉了。

『漾……烏鷲沒有壞掉。』烏鴉抖動翅膀,哀怨地看著他,『烏鷲在妖師本家還學會了統計概率和人類心理學。』

「……你學那個幹麼?」

『首領說學會基礎後言靈就能更加強大了,可以根據一個人的行為舉止和群眾統計預言出個人的命運──這樣說一不二去擺占卜攤肯定可以賺翻。』

「你確定是首領教你,不是我姊?」褚冥漾抽抽嘴角,然才不會做這種事呢,聽起來比較像他姊會做的好事。是說把陰影這樣用也太……那個了吧。

『主人把珍貴的王族幻武兵器當成澆花器使用才太那個了呢。』米納斯抹著眼淚,語氣悲壯,『可憐地,命苦的我啊……竟然跟了個不成器的主人……嗚嗚……』

褚冥漾越來越搞不懂女人了,上一秒還在揶揄他們結果下秒就開始嚶嚶啜泣,真不是精神分裂什麼的嗎?

『主人,雖然你不成材,但是我還是不想犯下手刃主人的大忌。』米納斯甩著自己的蛇尾,優雅無比地發出警告。

「妳這擺明了是威脅吧……」褚冥漾吐槽道,轉身繼續研究他的吊橋理論。

『主人在做無用功~』老頭公化身一根黑色棒子,學剛剛的褚冥漾在地上滾來滾去,『主人笨笨~』他唱道,『喜歡人家不承認、要找理由來否認、徒勞無功吊橋論……』

「行了行了!」褚冥漾打斷老頭公,「我又沒有……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那你們告訴我要怎麼確認自己是不是喜歡上別人呀?」誰讓他完全沒經驗,又沒看多少愛情小說,簡直比一張白紙還要白,只能從書本上找知識呀。

說真的這點和冰炎真是默契過了頭,不過冰炎好歹還有一個夏碎軍師,褚冥漾這邊嘛……

『這太容易了,漾。』烏鷲自信滿滿,『只要你碰到他會臉紅、體溫上升、心跳加快──這就肯定是你討厭他!』

「咦?」褚冥漾大驚失色,「我討厭學長嗎?可是我覺得我沒有呀?」

『漾,你看到蟑螂串想到要吃下去時不也是心跳加快體溫上升嗎?』烏鷲循循善誘。

『……嫉妒不是女性的專利,耍心機也不是女性的特權。』米納斯用她特有的嗓音優柔地說,兩句話能說成詠嘆調也實在是門技術啊。

「可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我對學長沒有那種噁心到想吐的感覺啊。」

『那是因為他不是能吃的食物啊。不過漾要求的話我還是可以把他吞掉。』

『不要擾亂主人,主人明明就喜歡那個半精靈!』

『才不呢,漾討厭他啦!那個半精靈毫無優點漾怎麼可能喜歡他!』

老頭公和烏鴉在激烈辯駁,米納斯納涼看戲,褚冥漾只好繼續自力救濟。

離寒假結束還有三個禮拜,前途堪憂。

 

 

褚冥漾最後查到自己頭都暈了,乾脆把這事放到一邊去寫自己的寒假作業。

「活體海民數量乘二,性別要分開……」褚冥漾看著他的作業單,「球魚數量乘十……都是要出海的作業嘛。」

現在他在冰牙也出不去啦,先來做一下報告好了。

「觀察一個對象的言行舉止寫成觀察日記……」他現在能觀察的人也只有學長而已吧?雖說亞那也可以不過他真心不想。

至於冰牙王以及冰牙王后,他沒膽。

「好吧,那烏鷲,你幫我紀錄一下學長的一日活動……」

『漾,那我可以偷襲他嗎?』烏鷲滿懷期待地問。

「不可以。」到時候誰被滅掉很難說,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式神缺胳膊少腿的。

『漾,我打得過他啦。』烏鷲甜孜孜地說,漾關心他呢。

「不、可、以。」褚冥漾再強調了一遍,然後想像了一下如果烏鷲贏了,學長變得渾身黑漆漆的畫面,打了個冷顫。

學長現在就只剩外表白了,要是連外表都一起黑掉還得了──黑髮黑眼的話學長似乎也還蠻帥的?

思考發生偏差的褚冥漾沒注意烏鷲窩到角落去種蘑菇了。

『漾是笨蛋……』這是烏鴉難得的哭腔。

『啊啊,青春真是美好啊。』米納斯心滿意足地說,『主人,我去和這裡的大氣精靈交流一下感情,沒事請不要召喚我。』

「喔,好……」他這主人當得實在超沒威嚴的。

米納斯化為水氣消去身影,老頭公和烏鷲還在鬥嘴爭論著褚冥漾到底是討厭還是喜歡冰炎。

而這段對話,一字不漏地全部聽進某個才被冰炎揍飛的鬼族高手耳裡。

 

 

「呼呼嘿嘿……之前在冰牙皇宮各處安裝竊聽器真是對了。」安地爾心滿意足地在他的石穴內看著他的螢幕,他把耳機拿下揉揉耳朵,「操作得好的話,這肯定能賺錢啊……」

然後,他再考慮要不要去找一個帥哥心理醫生吃掉偽裝成對方去給褚冥漾看病。

雖然他之前裝的竊聽器有不少都給凡斯拆掉了,不過他後來又裝回去了,真搞不懂為什麼凡斯老是喜歡跟他作對。

安地爾輕敲著桌面,看看負債上億的帳單和歸零的存摺,心中一陣酸楚──這年頭遇人不淑真心悲催啊。

然後他完全忽略了堆滿另一端石洞深處的各式各樣名牌。

 

 

聽聞褚冥漾選定自己作為觀察對象的冰炎,一則喜一則憂。喜的是他可以盡量顯現自己的魅力和優點,憂的是自己的缺點也會暴露無疑。

他把自己擔心的事情告訴夏碎,換來對方一臉震驚無比的神情,「冰炎,你還好嗎?你不會是打算乖乖被觀察吧?」

「什麼意思?」

「你擔心的話整天黏在一起不就好了?反正你們結婚了不是嗎?」夏碎說,「我沒料到你會擔心自己的缺點……不就是暴躁又暴力嗎,這大家都曉得都快成為常識了,我想褚不會被嚇到的。」

盯著螢幕上搭檔那張理所當然的臉,冰炎十分想丟個惡咒過去。

「不過盡量展現自己的優點……嗯,說真的你最大的優勢就是那張臉了。」夏碎認真表示,「多散發些雄性荷爾蒙搞不好有效?」

「夏、碎!」

「好好好,我不開玩笑……」夏碎舉手做投降狀,「褚他要作觀察日記的話,不如你多拍幾張性感照,讓他寫作業用,這樣圖文並茂肯定可以得高分的。」

光是冰炎的照片就能灌不少水,只要批改的老師是女的。

「你確定?」冰炎皺眉問,「性感照?那是什麼東西?」

「我忘記你從不看寫真集這種東西了……」夏碎說,「等一下,我發參考圖例給你。」

按下接收打開檔案後,冰炎更困惑了,「這什麼東西?下巴痛、右手痛、腰痛……」

「這是模特最常使用的幾種姿勢。」夏碎解釋,「拍起來感覺最容易讓人接受。」

「這不是全身都有毛病了嗎?」

「所以模特很辛苦的。」夏碎正義凜然地說,「褚見你為他作到這種地步,一定會很感動的,只要讓他感動你就踏出成功的一步了。」也可能被當成神經病就是了──因為他找來的參考姿勢是女模的姿勢。

 

 

 

 昀羲碎念:

繼續拼二更……

是說特傭一會改版再出,當時預購首刷者可以報上當時的預購暱稱和信箱免費領取改版後的書衣,其他可花50元以下(還要和印刷廠協商價格,但不會超出50元)價格購買書衣

並且再版後的一贈文只保留白雪公主一篇,其餘二篇當作是給首刷者的回饋,不釋出不再收錄

飄走……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悠悠
  • 太好了 居然要二刷!(冒花)
    我正在為完售而哭泣的說(之前吃土忍痛不買 然後就悲劇了)

    太感謝羲姊姊了(飛吻)(踹開)
  • 哈哈不會啦XDDDD
    飛吻我就收下了,相對的我拋給你媚眼吧!(不是地獄WINK別昏倒(喂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4 19:50 回覆

  • alaskanmalam
  • 那當初從月見草買的呢?
  • 持書相片至攤位領取即可,相信大家會遵守誠實準則XDD

    因為當初月見草那邊的數量沒有很大,我想麻煩人家幫忙寄書衣很不好意思……

    所以目前只能想到現場領取的部份……詳細的內容我會再想過,看能不能盡量做到公平大家都開心這樣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04 19:47 回覆

  • 零澈
  • 我不久前好像也看到模特的肚子痛 額頭痛 嘴巴痛有的沒的
    這梗還真棒WW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