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冰炎找的軍師也不可靠,夏碎緩過來以後就恢復常態只想看戲了。

若是平時的冰炎肯定會注意到的,但是嘛,戀愛中的人智商會等比下降,半精靈也不例外。

「好吧,我試試。」冰炎把所有姿勢都背下後,說,「我去找宮內的攝影師。」

「嗯,加油!」夏碎忍笑著切斷視訊。

那邊冰炎真的認真起來去找攝影師拍照,這邊給出餿主意的軍師卻憋笑憋到內傷,神情都扭曲了。

「哥?」千冬歲端著水果進來,看到夏碎的樣子大驚失色,差點把水果盤整個扔了,「你怎麼了,還好嗎?怎麼回事?」看起來像是重症病患啊!

「沒、沒事,歲。」夏碎必須極度調整呼吸才能正常說話,他把剛剛的事情向千冬歲說了一遍,對方越聽眼神越亮。

「我要拜託漾漾幫我把照片備份。」千冬歲興奮地拿出手機,「我肯定學長的照片會大賣的。」名為情報班實為八卦班的千冬歲立即發了訊息出去。

 

 

「這什麼啊?」褚冥漾困惑地看著千冬歲傳來的訊息,「幫他備份學長的相片?我又沒有學長的照片……」

但是褚冥漾隔天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一本精裝版的相冊華麗麗地被遞到他眼前,一翻開來是冰炎各種姿勢的相片。

他反射性一秒合上。

「學長,這什麼?」

「我的相片啊。」冰炎說,「我聽你要觀察我不是嗎?有相片的話你也比較容易寫作業吧?」

「不……那個,學長,這誰告訴你的?」他應該有命令烏鷲不可以告訴學長啊。

「大氣精靈告訴我的,她和你的幻武精靈很要好。」

「……」太失策了。

「反正你收著。」冰炎說,「族內的事情我差不多處理好了,你有沒有其他的行程安排?」

「怎麼了嗎?」

「你不是要抓海民和球魚嗎?冰牙內地可沒有。」冰炎說,一個彈指空中就出現了郵輪的示意情境圖,「我查到了這家的郵輪還不錯,時間是在三天後,時間還算充裕,怎麼樣?」

褚冥漾感動地看著冰炎,冰炎誤以為褚冥漾是為了相冊感動,暗想夏碎的建議還挺有效。

不過褚冥漾感動地是學長現在居然會問他意見了耶,以前都他老大說了算的。

「嗯嗯,我要去。」褚冥漾高興地說。

「嗯,就當渡蜜月,放鬆玩就好。」

褚冥漾臉又紅到要滴血了。

冰炎看著褚冥漾的臉,忍不住捏了一下。

「學長你幹麼捏我?」

「感覺很好捏。」

「才沒有啦!」

 

 

冰炎選定郵輪出海當做渡蜜月的事情不曉得怎麼洩漏了出去,不過間諜滿街都是他也懶得去抓,只要別來妨礙他和褚的單獨相處就好──

才怪啊!

「嗨,冰炎。」搭檔帶著誠懇無比的笑容對他打招呼,「才過沒幾天呢我就想你想到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了啊。」

「漾漾,真巧啊。」水妖精三兄弟之一的雷多帶著無比爽朗的笑容攬住褚冥漾的肩膀,然後立即被冰炎拍掉,「我們等等一起去玩吧。」

「褚要和我一起行動。」冰炎臉黑地拒絕。

「我有帶水妖精族新開發的特製點心喔。」雷多對褚冥漾眨眨眼。

「我去!」

「褚!」他在褚冥漾心中的魅力還比不過一份點心?

「好啦學長,我想吃那份點心……」大概是因為冰炎改變了髮色和瞳色,同為黑髮黑眼讓褚冥漾放鬆了,並且暗暗想著果然這張臉配什麼都妖孽──喔,亞那不算,該說因為亞那那骨子裡的靈魂讓他長得再帥都很幻滅。

慢著,褚冥漾現在是在撒嬌嗎?

眾人瞠目的樣子明顯愉悅了冰炎,他揉了揉褚冥漾的頭,「吃完就回房。」

「知道了啦。」

其他還來不及用點心釣人的人如夢初醒,「還有這裡喔漾漾,翼族的點心!」

「這是狩人……」

「還有人魚……」

「等等為什麼人魚首領會在這裡?」還把魚尾變成人腳了!

「無知小妖師,等等來姊姊房間我解釋給你聽~」

「免了!」冰炎一把把褚冥漾拽回懷裡,「統統給我到一邊排隊上船去。」

眾人抱怨連連地到一邊排隊去了,只有黎沚還眨著眼跟著他們。

看到褚冥漾疑惑的視線,冰炎好心解釋了一句,「黑袍有特權。」而且黎沚對褚沒那方面的心思,他雖會吃醋但也比較安心不會狂暴化。

至於其他居心不良圖謀不軌的……哼哼。

 

 

這騷郵輪真不愧是冰炎看上的,壯麗的外觀自是不必多提,才過晌午的陽光灑落在郵輪本身,在純白的底色上添上一層螢光,配上湛藍白天與蔚藍海洋,讓人心曠神怡──儘管是個大冬天。

「今年好像特別冷。」褚冥漾測了一下溫度,雖然對於他們這種擁有異能的人來說,這只是小CASE,不過看其他普通人類穿著厚重的羽絨衣和冬帽,笨重的身軀也不減他們臉上的興奮之情,就覺得被感染了,心情也變得很好。

而且今天沒下雨呢。

「溫度比去年低沒錯。」冰炎牽著褚冥漾的手,他之所以選這家原世界的郵輪,只是因為他想褚冥漾應該比較喜歡這款,要不然守世界也有好幾款殺人郵輪,專門讓袍級舒壓的。但是可能給褚冥漾的刺激會稍微大一些。

想到褚冥漾等下要輪流去其他人房裡吃點心,冰炎就很不痛快,很想直接命令褚冥漾乖乖待在房內哪也不准去,不過夏碎曾經警告過他要是控制欲太強會直接讓人跑掉……他忍!

沒關係,他晚上還有秘密武器,現在先忍忍,不要緊的。

冰炎自我安慰道。

 

冰炎在定房的時候,自然是定與褚冥漾同房,然而到櫃台登記時,卻驚愕地發現他和褚冥漾居然是分房睡!

「這是怎麼回事?」冰炎瞪眼,俊美的五官在此時尤為恐怖,「我是訂了一間雙人房,而不是兩間單人房。」

「先生,實在很抱歉,您定的房間是兩間單人房沒有錯。」櫃台小姐笑容可掬地說,「一間在經濟層,一間在高級VIP,來,這是您的鑰匙。」她拋了一把鑰匙給冰炎,隨即埋頭整理文書,再也不理冰炎。

剛剛和黎沚在聊天的褚冥漾聽到動靜走了過來,看到櫃台小姐後驚了,「咦,樂姊妳怎麼在這?」

「你們認識?」冰炎臭著臉問。

櫃台小姐一聽到聲音,立即起身立正站好,甜甜地笑道,「是的,我趁著寒假來學習經驗,以後履歷能好看些。小少爺。」

「她是妖師的人啊。」對對方的舉動見怪不怪,褚冥漾理所當然地說,「樂姊,船上還有其他族人嗎?」

「嗯,有的喔。」樂姊笑道,「不過請小少爺放心,我們不會太打擾少爺的,但是有任何需要請儘管吩咐。」

「謝謝你。」褚冥漾感激地說,完全無視雙眼幾乎噴火的冰炎。

他怎麼忘記了,原世界是妖師的大、本、營啊!

原先褚冥漾不就是在原世界出任務出到沒辦法再出所以才轉往守世界的嗎!

「來,小少爺,這是您的鑰匙卡。」樂姊必恭必敬地拿出一張磁卡交給褚冥漾,和剛剛隨便把鑰匙扔給冰炎的態度大相逕庭。

「咦,我和學長分房嗎?」褚冥漾困惑地看著冰炎手中的老舊鑰匙,再看看自己的磁卡。

「是的。當初接到訂單就是兩間房間。」樂姊親切地說,「小少爺有什麼疑問嗎?」

「不、呃……沒有。」他還以為會繼續和學長睡一間咧,不過也好啦,不然……他奴奴嘴,他確實需要隱私空間來整理一下心情,而且他想一個人看學長給他的相冊……

冰炎聽到褚冥漾完全沒有異議時瞠大眼睛,瞬間不滿,但是聽到褚冥漾想偷偷一個人看自己的相片又很得意──

該死,沒人告訴他談戀愛心情會坐雲霄飛車啊!

 

 

 

 

 昀羲碎念:

上篇碎念比較重要,我躺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647
  • 分房睡?
    這樣學長要如何執行夜間活動
    難不成要夜襲
  • 呵呵~是否同房不重要wwww
    學長會祭出秘密武器的XDDD

    感謝支持喔!XDDDD

    昀羲 於 2014/06/06 14: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