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情人節

 

哈利的擔心成真了,這讓他懷疑自己是否具有占卜學的天份。

二月十四日這天,因為昨天哈利和德拉科魁地奇訓練到很晚,所以到大廳吃早餐時已經有點遲到了。

但是當他們踏進餐廳時,雙雙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

牆壁上掛滿了巨大而刺眼的粉紅色花朵,更可怕的是,另外還有無數心型的五彩碎片不斷從蔚藍的天花板上飄落下來,一片片撒在他們的食物上。

「太噁心了,是哪個人品味這麼糟糕?」德拉科脫口而出,帶著厭惡無比的神色捻掉他培根上的碎紙。

「還能有誰。」哈利往洛哈特的方向下巴一點,連說名字都懶了。

洛哈特穿著一襲刻意搭配室內裝飾的粉紅色長袍,揮舞雙手要大家安靜下來,坐在他兩旁的老師們神色看起來像是被灌了一大瓶生骨魔藥。

「斯內普教授居然還能忍受坐在他旁邊,梅林啊。」德拉科低歎,「他怎麼還沒把洛哈特作成一劑魔藥。」

「或是乾脆扔進禁林去算了。」哈利靠上椅背,頓時沒了胃口,「我等等回寢室叫呆呆幫我重新送一份早餐……」

「呆呆?家庭小精靈?」德拉科暫時被轉移了注意力,「你可以召喚學校的家庭小精靈?」

「怎麼,不是大家都可以嗎?」

「不,小精靈只會聽從教職人員的召喚,學生是不能的。」德拉科低聲說,「不然我早就都在寢室內用餐了。」

「是這樣嗎?」哈利有些糊塗,因為他每次只要叫喚呆呆,呆呆就會應聲而出,「可是我之前也有召喚過啊,在斯內普教授辦公室內。那時後你怎麼不驚訝?」

「我以為是斯內普教授安排的啊。」德拉科沒好氣地說。

「那你家……多比。」哈利頓了一下,「你家的小精靈應該會回應你吧?」

「不,即使是小精靈,也不能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入學校。」

……他已經進來過了。

哈利發現不知道是不是家風,馬爾福家上至家主下至小精靈都是挺游走在規則邊原的。

「倒是哈利,你要是真能召喚小精靈,麻煩也給我帶一份吧。」德拉科厭惡地把盤子推向餐桌,現在那盤子上又堆滿了碎紙。

「沒問題──」哈利說,「那個草包剛剛說了些什麼?」

「情人節快樂。」德拉科冷哼一聲。

「我發現你一心二用的功夫蠻強的。」哈利說。

「還好。」德拉科被恭維地有些高興,輕描淡寫地說,「作為未來馬爾福的家主,這點功夫是必須的──那草包說會派那些,看到那些醜陋的小矮人沒有?他會派那些矮子給大家發放情人節卡片。」

哈利望過去,十二名長相醜陋的小矮人都戴著金色翅膀,手裡還握著一把豎琴。

「這品味真夠糟糕的。」

「再同意不過。」

「……而且還有更好玩的唷!」洛哈特笑吟吟地說,「我很確定,我的同事們也樂意與我共襄盛舉,大家可以問問斯內普教授,要怎麼調製愛情魔藥呀。而且我還可以在此對大家透露,弗利維教授是我見過的巫師裡面,最厲害的魔法媚術專家,真是頭狡猾的老狐狸。」

弗利維教授把頭埋進雙手裡,斯內普教授則是捲起了魔壓,露出誰敢向他求教愛情靈藥他就逼對方喝下毒藥的猙獰相。

「斯內普教授為什麼不給這草包灌一瓶啞聲藥?」哈利忍不住抱怨,「光是聽到他的聲音就是惡夢。」

接下來一整天的時間,這幾隻小矮人都在不停地闖進教室送情人節賀卡,把老師給煩得要命。

一早下來,德拉科已經收到了三封情書。

「你還挺受歡迎的嘛。」哈利打趣道。

德拉科把情書收好,睨了哈利一眼,「那是當然。」

哈利搥了他一下,倒是沒有多少嫉妒的情緒,只是他們準備換教室去上魔咒課時,一個長得特別討厭的小矮人擋住了他們。

「喂,你!阿利波特!」他叫道,並且蠻橫地用手肘撞開人群,擠到哈利身邊。

所有人都停下來看熱鬧。

哈利詫異了一瞬,隨即端上一種冷酷無比的語調說道,「我以為負責送卡的人應該更有禮貌一些,而不是連名字都會發音錯誤。」

小矮人瞪他,並帶有恐嚇意謂地轟然撥響他的豎琴,「我這兒有張音樂卡要送給阿利波特本人。」

「我拒絕沒有禮貌的交談,恐怕你完成不了你的任務了。」哈利冷聲道,魔杖一揮,那豎琴再也發不出半個音響,小矮人憤怒地撲上來,哈利一記定身咒就讓小矮人動彈不得。

「好了,熱鬧看完了,都走吧。」哈利說,看也不看那小矮人一眼。

因為同樣要去上魔咒課而湊巧碰上的赫敏有點提心吊膽地問,「那個……哈利,你不看一下你的情人節卡嗎?」

「怎麼,麻瓜種,那是妳送的?」德拉科逮到機會,立刻攻擊,「如果是妳送的,自然沒必要看,不是嗎?」

哈利皺眉,疑惑地看向赫敏,他可從沒想過赫敏會給他寫情人節卡。

赫敏漲紅了臉,囁嚅幾聲就咻的跑進教室,完全不給哈利開口的時間。一邊的羅恩瞪哈利一眼,也跟著進教室了。

「不會真的是赫敏吧?」哈利有些不安地問德拉科。

「你在乎?」德拉科神色古怪地問。

「畢竟是朋友啊。」哈利聳肩,「而且記得吧,她是我第一個交到的麻瓜朋友。」

「啊……」德拉科的臉色有些扭曲,「那、你拿起來看看?」

哈利考慮了一下,還是把攢在小矮人手中的情人節卡給抽了出來,放進口袋,打算回到寢室後再看。

接下來的魔咒根本是惡夢。

德拉科和札比尼在課堂上不斷收到情書,進度一直被打斷,哈利想找機會和赫敏問清楚卻總是抓不到時機,羅恩還一臉警戒地看著他。

在快要下課時,又有一隻小矮人衝進教室,指名哈利波特,弗利維教授此時已經放棄繼續講課了。

「好吧,好吧……」弗利維縮回講桌後,「那我們今天就上到這裡……」

「哈利波特!」小矮人似乎有聽到傳聞,他大聲且發音正確無誤地叫出哈利的名字,「我這裡有封情書要給您!」

竟然連敬語都用上了。

「好吧。」眾目睽睽之下,又不能當著教授的面施惡咒,哈利只好無奈地說,並且做好被大聲嘲笑的心理準備。

「這是你的歌唱情人節卡。」小矮人說,並且開始大聲朗誦。

「他的眼睛綠得像是新鮮的醃蛤蟆;他的頭髮黑得像是地上的爛泥巴;我希望它變成我的人,因為他是這麼的神,他就是打倒黑魔王的英雄頂呱呱。」

一室的靜寂,然後,哄堂大笑。

哈利不情願地接過去,德拉科在一旁幸災樂禍,「啊哈,哪個白痴小太妹寫這麼沒品的情書給你啊?」

羅恩突然發出一聲怒吼,直接撲上來和德拉科扭打在一起,哈利反射性閃開,閃到了札比尼旁邊。

「該不會這張是韋斯萊寫的吧?」札比尼用一種誇張的驚悚語氣說道。

哈利抽抽嘴角,「這並不好笑。」

德拉科和羅恩依然纏鬥在一起,弗利維教授尖叫著分開了他們兩個,「你們!格蘭芬多扣五分!韋斯萊先生!因為你攻擊同學。」

羅恩恨恨地從德拉科身上爬起來,滿臉不服氣地瞪著德拉科,再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向哈利。

「好了,你們都走吧,去上下堂課了,走吧走吧。」弗利維趕著其他同學出教室,用眼神示意哈利搞定韋斯萊和德拉科。

「好了,你們兩個。」哈利出聲道,「我還以為你們消停點了,之前是吵架,現在直接變成打架了嗎?」

「哈利……」羅恩低聲說道,用一種憤恨不滿的眼神瞪著德拉科,「我可是盡量往好處想了,可是……」

哈利這才想起來暑假時他曾經教導羅恩要盡量把斯萊特林說話內容往好的地方去想。

「可是這次我怎麼聽都是赤裸裸的諷刺!」羅恩不甘地大叫。

「行了,羅恩,你怎麼就把德拉科說的話當真?」哈利安撫道,並在內心頭痛,羅恩自從魁地奇輸了以後就在賭氣,後來又爆發密室事件,不過他倒是不知道原來羅恩真的照他所說的,一直盡量把斯萊特林的說話方式往好處去想。

「還有,你反應怎麼這麼大?」哈利試圖打趣道,「不會像札比尼說的,真是你寫的吧?」

羅恩漲紅了臉,搖搖頭,並把聲音壓得很低,「那是我妹妹寫的。」

「啊?」哈利訝異了一下,「這樣嗎?那幫我謝謝她了。」

「你……」羅恩猶豫了一下,小聲問,「你會和我妹妹交往嗎?」

「不會。」哈利篤定道,「我很謝謝她的心意,不過目前我沒有打算,而且你不覺得現在談這種事情太早了嗎?我們還必須關心三年級選課。」

德拉科悶哼一聲,似乎是完全忘記這回事了,而羅恩的表情顯示他也一樣。

「那、那赫敏呢?」羅恩沉默了一會,又追問。

「所以,真的是赫敏寫的嗎?」哈利這次真的非常驚訝,他拿出第一張收到的情人節卡。

「我猜是吧……」羅恩含混地咕噥,「她似乎也給洛哈特寫了,真搞不懂那草包是有什麼好的……」

哈利挑眉,「這就是你大發雷霆的原因?因為赫敏和你妹妹都寫情書給我?」

「而你還一副不情願的樣子。」羅恩埋怨道,「你就好好收下來不行嗎?」

看來不僅是斯萊特林護短,格蘭芬多也不遑多讓嘛。

「我第二封不是好好收下來了?」哈利撇嘴,「你要怪就去怪洛哈特,誰讓他選了這種沒品的小矮人來當送卡小愛神。」

「好了吧哈利?」德拉科厭惡地說,「和一個韋斯萊講這麼多幹麼?再不走就換我們要遲到了。」

「好吧,那我們先走了。」哈利和羅恩揮揮手,跟著德拉科出了教室時看到赫敏留在教室外面,提心吊膽地看著他們。

「麻……」德拉科想要出聲譏諷,但是被哈利擋下了。

「嗨,赫敏。」哈利說,「再不走會遲到的。」

「喔、喔……」赫敏眼神亂飄,「我等羅恩……」

「先走了。」

「嗯,掰。」赫敏僵硬地告別。

等走遠後,德拉科立刻問,「哈利,你不會真的想和那個麻瓜種交往吧?」

「我剛剛不是說了……」

「你只回答了韋斯萊白痴妹的,可沒回答那個麻瓜種的。」德拉科一點都不領情,「還是你覺得我跟韋斯萊等級一樣,可以隨便唬弄?」

「當然不是。」哈利說,「倒是我覺得你反應過度,怎麼一提到羅恩他們你就這麼激動?」

「才沒有!我是怕你被騙了!」德拉科急急說道,「我早就告訴過你了吧,韋斯萊他們一家子都是純血的背叛者,要是你和他們走太近也會被掛上背叛者標籤的。」

「謝了。」哈利咧嘴微笑,「我會注意。」

「你還是沒回答我!」德拉科簡直要氣炸了。

「好啦,不管是赫敏還是金妮,我的回答都一樣。」哈利聳肩,「我對談戀愛什麼的沒有太大興趣,還是準備三年級選課比較實際……」

「……哈利,不是我說,你某方面真的很沒情趣……」德拉科搖頭,鬆了口氣,「不過也對啦,我光是看你拼命要在魔藥學上拿o的那樣子,就完全不能想像你談戀愛的樣子。」

哈利瞬間給了德拉科一個呵癢咒,德拉科被癢得邊笑邊咒罵,滑稽極了。

 

當他們結束一整天的課程,回到休息室後,哈利發現自己的寢室門口也放置著幾張零星的情人節卡。

他往旁邊看過去,發現德拉科也是一樣,不過他的數量要豐富多了。

「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札比尼上身。」

「搞清楚,布萊斯是主動去追人,我這些是對方送上門。」德拉科挑眉。

「你似乎很得意。」

「馬爾福家永遠都是最好的,受歡迎是自然的。」德拉科傲聲傲氣地說,哈利忍不住想笑。

「好吧,那麼,那一位會是你未來的夫人?」

「不知道。」德拉科聳肩,「應該是由我父親指定吧,不過要和誰教往我自己決定就可以。」

對了,德拉科提過,在他們這圈子,婚姻大多是手段而不是愛情。哈利對此不甚認同,不過他也不會笨到開口去討論。

 

 

哈利已經許久沒有聽到牆壁裡傳來的蛇語聲了,這讓他覺得有些慶幸和失望。

慶幸的是也許對方已經決定不再動手,失望是他沒能幫上斯內普什麼忙。

哈利在魔藥課上表現極佳,可是斯內普連給他的一個點頭都沒有,當然,其他人也沒有,甚至還沒毒液噴灑得體無完膚,比如可憐的納威。

「隆巴頓,告訴我,你是否需要我準備一劑近視靈給你?或是我們更簡潔一些,我直接給你一罐排除閱讀障礙魔藥?」斯內普看著原應該呈現淡藍色魔藥現在卻冒著粉紅色泡泡的坩堝,對著納威發火,「我說的不夠清楚,是不是?火蜥蜴的尾巴必須切丁,而不是切片,你的耳朵只是個可憐無用的裝飾嗎?」

哈利咋舌,這罵人方式真的和湯姆有夠像的──真不愧是斯萊特林的風氣。

納威可憐兮兮地承受著斯內普的毒液,赫敏舉起手,「先生,請聽我說,我可以幫納威把顏色改過來──」

「我並沒有請妳到這裡來賣弄妳的知識,格蘭傑小姐。」斯內普瞪她,「下課前,我會餵你的蟾蜍喝一點你自己調製的藥劑,任何人都不許幫忙他!」他厲喝,「希望這能刺激你調配出正確的藥劑,隆巴頓。現在重新給我調!」他一揮魔杖,那些冒著粉紅色泡泡的藥水就此不見。

哈利不禁替納威的蟾蜍捏了把冷汗。

不過他觀察到赫敏依然無聲地用嘴型不著痕跡地指導納威時,放下心,自己專心和自己的魔藥奮戰去了。

他今天一定要拿O

下課前,斯內普讓全班同學到講台前,看著納威戰戰兢兢地給自己的蟾蜍灌下自己調製的昏迷水,蟾蜍立刻陷入了昏迷。

斯內普揮揮魔杖,蟾蜍立刻又生龍活虎,同學們爆出喝采。

「格蘭芬多扣一分,格蘭傑小姐,我說過不准去幫他的。」斯內普不高興地說,「下課。」

這自然讓格蘭芬多非常不高興,怨聲載道地離開。

哈利刻意等所有人都走後,示意德拉科先走,才吞吞吐吐地走到斯內普跟前。

「教授?」

「什麼事,波特?」斯內普很不耐煩,「有事快說,我很忙。」

哈利撇嘴,從書包中拿出湯姆的日記,「我撿到了一本日記,上面是寫湯姆˙里德爾──是五十年前的日記。」

斯內普猛然轉過身來,神色恐怖地瞪著他,「湯姆˙里德爾?」

「教授,你認識?」哈利訝異道,千算萬算沒算到斯內普教授會認識啊。

「……一點點。」斯內普似乎很不想繼續這話題,「日記怎樣?難不成你偷看別人的日記?真是良好的嗜好。」

「沒有。」又來了,又是這種諷刺語調,不過哈利雖然不滿,但是已經非常習慣了,「裡面什麼都沒有寫,但是它可以對談──」

「對談?」

「嗯,它帶我回到五十年前……」哈利簡略地把事情給交代了一遍。

斯內普氣得臉都青了,「禁閉!波特!」他狂吼著,「這麼來路不明的東西你也敢亂碰!想想你那條小命是你母親拼死替你換來的,結果你居然完全不當一回事!」

哈利被罵矇了,「教授,我很小心啊?我之後都沒有再和他對談過……」

門口傳了一陣倒抽氣聲,斯內普立刻揮出魔杖,厲喝,「是誰?」

一個紅髮小腦袋怯生生地探了出來,臉上是被嚇壞的表情。

「金妮?」哈利詫異道,「妳來這裡做什麼?」

「我、我想找你談談……」金妮結巴地說,臉上十分驚恐,「談那個……情人節……卡……」她的臉色漲得通紅,哈利懷疑放隻生蝦上去就會立刻熟透。

「好了,波特,別讓你的荷爾蒙充斥了你的腦子,這本日記必須放在我這裡。」斯內普下了逐客令。

哈利聳肩走出教室,反正他本來就是要擺脫那本日記的,交給教授解決會比他自己解決好。

「金妮,你想找我談什麼?」因為等下是空堂,所以哈利並不急。

「就、是……」金妮彷彿話都要說不出來了,「那個……」

「嗯?」哈利耐心地等,不過金妮似乎腦袋已經當機了,他只好自己找話題,「如果妳是要談情人節賀卡,我收到了,我相信羅恩有和妳說過我的回覆。」

「是……」金妮神經質地攪著手指,「那、那我能等……也、也許等你五年級?」

「那時候就要準備普勞巫測了,金妮。」哈利說,「我很謝謝你的心意,不過在學期間,我不打算在戀愛上花時間。」

他忙得要死,怎麼有空談戀愛。

不僅要學年第一,他還有和雙胞胎合作的魔法物品開發要想,還有魁地奇訓練……更何況三年級選課,他打算全部選修。

「好、好吧,我知道了……」金妮失魂落魄地走了,大概是打擊過大,她走的方向並不是格蘭芬多塔,而是斯內普的辦公室。

「金妮,妳走錯了吧?」

「啊?喔……謝謝……」金妮摀著臉,神色緋紅地跑了。

 

 

 

 

 

 昀羲碎念:

這幾日年中大掃除,時間比較緊沒辦法日更勾咩><

掃完了就恢復日更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