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過渡

 

隔天鄧不利多被革職的消息就炸開了鍋,源頭是德拉科,他早上收到盧修斯來信時故意大聲朗讀,把這件事情搞得全校皆知。

「我一直都覺得,我父親說不定有辦法把鄧不利多給幹掉。」他根本就沒壓低音量,彷若就是要他人聽到似的,「我告訴過你,他認為鄧不利多是這個學校有史以來最差勁的校長。我現再總算有可能看到一位像樣的校長了。自然是某個不會希望密室被關上的人──」

「德拉科。」哈利沉聲說道,其他人立刻側耳傾聽,哈利對此的態度很大程度會影響斯萊特林本身特殊性的立場,「我不管密室是否關閉,不過記住,我是一點也不希望學校關閉的。」

「啊,那當然。」德拉科鬆了口氣,哈利這話說得巧妙,倒是沒踩到德拉科的逆鱗。

斯內普快步經過赫敏的座位,對於其空座位和空坩堝未置一詞。

「先生,」德拉科大聲說,「先生,請問您為什麼不去爭取校長的職位呢?」

「好了,快別這麼說了,馬爾福先生。」斯內普雖然依然板著一張臉,但是薄唇已經忍不住泛出一絲笑意,「鄧不利多教授,只不過是應理事會的要求暫時停職。我敢說,再不久他就會回到我們身邊了。」

「我說的沒錯呀。」德拉科露出得意的笑容,「您要是決定爭取這個職位,我想我父親一定會投你一票的,我會告訴我父親,您是這裡最棒的一位老師……」

哈利看到羅恩轉過身去嘔吐,不過幸好這幕沒被斯內普發現。

斯內普心情頗好地在地牢裡巡視,走路有風。

「我覺得真奇怪,那些麻瓜後代怎麼還不收拾行李逃命呢?」德拉科繼續高談闊論,但是被哈利打斷了。

「德拉科,你覺不覺得我們好像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麼事?」

「想不起來。」哈利皺眉,他手上的資源很多,他知道盧修斯為幕後黑手、他手上有能監視全校的地圖、他有隱身衣,他知道密室裡的怪獸是蛇怪,透過牆壁內的水管移動、他知道有個紅頭髮的人去殺了海格的雄雞……

但是怎麼就是湊不出來密室在哪裡呢?

德拉科露出你耍我的臉。

「感覺總少了那麼一塊……」哈利煩躁地說,他要找出來密室在哪裡,這樣學校只需要把它永遠堵上就不會關閉了。

可是密室在哪裡?

「哈利,你還好嗎?」德拉科被他感染,關心地問,「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學校關閉的問題……」他悄聲說道,「我父親說不會到那麼糟糕的。」

不會那麼糟糕?

哈利詫異了一會,隨即了然,盧修斯的目的若在於趕走鄧不利多,那他現在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接下來他只需要控制他的傀儡或手下別再動手就可以了。

「是嗎?」哈利反問,「他怎麼知道?」

德拉科聳肩,「父親從不會告訴我他的情報來源──而且換個更有能力的校長,的確能阻止密室裡的怪獸再出來不是嗎?」

「確實。」哈利點頭,「那就期待新校長的表現了。」

「動作快點!」斯內普對著全班同學吼道,「我得把你們全部帶去上藥草學課,哪個人膽敢拖到時間──」

於是他們像是小學生似地排成兩列縱隊向前出發。

哈利邊走邊想,他肯定遺漏了哪一塊,沒道理他已經掌握了這麼多資訊,卻還是毫無頭緒──

『嗨。』胖修士在路上對他們打了招呼,哀傷地微笑後,失魂落魄地飄走了。

哈利看著胖修士,突然想到一件被他忽略許久沒有連上的事情──五十年前密室事件的被害者,變成幽靈,還留在霍格沃茨……

「德拉科!」哈利突然叫住他,「你之前說要查五十年前的受害者是誰,查到了沒有?」

梅林啊,他居然把這件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喔,沒有太大的用處。」德拉科撇嘴,「查是查到了,但那是桃金娘。」

「啊?」

「所以我覺得沒有太大用處,實在不能指望一個只會哭的幽靈能有什麼情報……」

哈利簡直吃驚到眼睛都要掉出來了。

「你是說……那是桃金娘?」

「是啊,怎麼了嗎?」德拉科見到哈利神色有異,壓低聲音問。

「還記得嗎?海蓮娜說過桃金娘是死在那女廁啊……」哈利悄聲說,「我懷疑那裡有密室的線索。」

居然真的在女廁中有線索,哈利頭一次咒罵起斯萊特林的品味。

德拉科心神領會,「你想去找線索?可是現在我們已經被禁止外出了。」

哈利沉默,半晌給了德拉科一個無奈的嘆氣。

 

 

晚餐時間,哈利並沒有待在大廳和大家共進晚餐,他摸進了斯內普的辦公室。

然後讓呆呆給他送了晚餐過來,呆呆為了能再三服侍哈利波特興奮不已。

等斯內普吃完晚餐回來後,時間已經過了六點,他理所當然地大發雷霆。

「波特,你那脖子上的東西難道不是腦袋而是笨重無比的石頭?」

「教授,我知道哪裡有密室的線索了。」哈利直接打斷他,理直氣壯地和斯內普對視。

斯內普啞然了一下,粗聲問道,「是嗎?在哪兒?」

「女洗手間!」

空氣有一秒的沈寂。

趕在斯內普真的發火以前哈利立刻補充說明,「德拉科查到五十年前的受害者就是桃金娘,而海蓮娜說桃金娘是在廁所裡面死的,我想桃金娘應該有印象……」

「很好,感謝你的慷慨告知,波特。」斯內普看著他,「我會去問問那位女幽靈,但是其他事情,別多管閒事,懂嗎?」

「是。」哈利在心裡吐舌頭。

「過來,我得送你回寢室。」斯內普暴躁地說。

 

 

哈利回到寢室自然受到了德拉科的嚴厲逼問,哈利只是聳肩,告訴德拉科自己不過是去告知斯內普教授關於桃金娘的事情而已。

「那種事有什麼好說的。」德拉科失望地說。

但是隔天他就非常開心了,格蘭芬多的分數墊底,原因是因為羅恩和納威試圖闖進禁林。

因為晚間活動被取消無法被罰禁閉,於是麥格教授狠狠地直接各扣了他們五十分。

「哈,格蘭芬多的分數都是他們自己敗光的。」德拉科高興地說。

「他們幹麼要去禁林?」哈利問。

「誰知道,腦袋瘋了吧。因為沒了格蘭傑當他們的大腦。」德拉科隨意地說。

哈利忽然覺得德拉科有一言真相的天份。

 

 

羅恩和納威的境遇很糟糕,現在這關頭他們不可能靠魁地奇來搶回失分,課堂上格蘭芬多也失去了得分王赫敏,更不可能拼得過哈利。

哈利對此有些同情,不過他們要進入禁林……也許是因為跟著蜘蛛走?海格那天確實是這麼說的。

哈利望著不斷驚惶地向外逃竄的蜘蛛群,瞇眼細看,方向似乎是禁林沒錯。

『密室的入口就在那間女廁裡!』湯姆突然叫道,嚇得哈利一個激靈,『我想起來了,有一隻小蛇!在洗手台上!』

「你早點想起來不好嗎!」哈利恨恨道,「這下子我又得想個藉口了……湯姆,我不能和教授說你的存在嗎?這樣每次得到情報我都得想理由……喔!該死!」

湯姆給了哈利一記踢腿作為回應。

哈利當晚就在苦思要怎麼透露線索給斯內普教授知道,至於怎麼打開密室,他模糊地知道──用蛇佬腔命令應該就可以了。

有鑑於斯內普辦公室門上的蛇像會直接聽從他命令一樣。哈利猜想這也許有著什麼神秘的魔法關係,蛇類會無條件服從蛇佬腔。

當然,這只是猜想,如果說假設成立,他也可以號令蛇怪;但假若有其他條件才能命令蛇怪……

喔,怎麼想風險都太大了。

「我得想辦法告訴斯內普教授密室在哪……」哈利想著,「湯姆,你覺得要怎麼辦?要是不能把你說出去的話,任何理由都太牽強了……」

『靜觀其變。』湯姆冷哼,『反正那位教授已經知道那間洗手間裡面有線索了,你擔心這個幹麼?』

「萬一他沒找到呢?」哈利擔心地問。

『他總會請其他同事幫忙吧。』湯姆不當回事地說,『要我說,要是霍格沃茨的教授群連間密室入口都找不到,他們不如提早去過他們的退休生活好了。』

「湯姆,過去五十年也沒人能夠找到……」

湯姆冷哼一聲。

「等一下,湯姆。」哈利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說密室的入口需要特定的咒語才能打開的話,那不是傳人根本打不開啊!」

『你的腦子似乎忘了,所有蛇類都會無條件服從蛇佬腔的命令。』湯姆輕蔑地說,『雖然你不是傳人,不過當個假的還夠格。』

「你是說,入口必須是蛇佬腔才能打開?」

『很明顯,不是嗎?』湯姆說,『這就是為何過去五十年間並沒有人成功找到密室的原因。真正的蛇佬腔少之又少。』

哈利嘖聲,悶聲抱怨起斯萊特林的品味。

「他幹麼要把密室建立在女廁?」哈利憤憤難平,「建在任何地方都比建立在廁所好!他難道以為傳人只會是女的嗎?有哪個正常男生會去女廁查有沒有密室的?」

湯姆罕見地沒跟哈利辯駁,只是用盡全身力氣踢了哈利一下,讓哈利慘叫了一聲跌在床上。

「算了,我自己再想辦法……」哈利咕噥著,但是他要用什麼理由或是藉口,去接近斯內普?

喔,學生找老師不需要任何理由,是的,但是可悲的地方就在於,哈利波特找斯內普,只要沒有正當理由諸如報告蛇語、密室之類的,就會被對方毫不留情地扔出辦公室。

但是要直接說密室在女廁裡面,又太突兀了……唉。

 

 

哈利提心吊膽地看著斯內普,討好似地把一張書單放在他眼前。

「教授,我想借閱這本書,可是需要師長的簽名許可……」

「超強魔藥?」斯內普懷疑地看著他,「你要借這本書幹麼?」

「我在洛哈特教授的一本自傳上有看到一種關於吸血鬼毒液的介紹,但是洛哈特教授並沒有解釋得很詳細,我想也許這本書更能幫助我……」

斯內普盯著他許久,才慢吞吞地問著,「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啊?」哈利的心咯登了一下。

「突然要借這本書,是有什麼目的?」斯內普挑眉。

「沒、沒有啊……」哈利心虛地傻笑著。

「也許,偉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先生,並不願意告訴他卑微的魔藥學教授兼學院院長,他的……秘密情報?」

哈利略微吃驚地看斯內普,他就懷疑斯內普會讀心術!

「或是,他自以為能當個人人擁戴的英雄,自己把那些攻擊事件的兇手……處理好?」

咦?不對啊,他已經告訴過斯內普多比的事情,兩人都很清楚這是盧修斯搞得鬼呀?

哈利眼珠子一轉,恍然大悟,斯內普這是在套他話呢!

試探、接近、迂迴、模糊……斯內普教授真不愧是斯萊特林的院長!

「不是,教授。」哈利義正詞嚴,「完全不是。我想借這本書只是因為……」他撇撇嘴,有些不甘願地說,「德拉科和赫敏都得到O……」

「……難道你那粗蠢得堪比巨怪的腦子,以為你看了那本書之後你就能在魔藥學上得到一個O嗎?」

哈利無辜地看著他。

斯內普嘖了一聲,暴躁地在哈利遞過來的簽書單上簽了名。

「好了,沒事就給我……」

那個滾字還沒說完就被哈利打斷,「教授,您有查到密室的線索了嗎?」

「那不是你該管的事情。」斯內普冷冷地說,「現在,回寢室去!」

「好的,教授。」哈利眨巴眨巴地看著他,高高興興地被斯內普給領回斯萊特林休息室。

路上哈利因為和斯內普待在一起有一種心理上的奇妙滿足,或許他不知道,他已經下意識地將斯內普當作一個類似父親的存在。

雖然嚴厲、總沒有好臉色,但是絕對注重他的安全──喔,是的,非常注重。

哈利喜孜孜地想,斯內普總在保護他,上學期和奇洛決鬥、這學期又給他施保護咒讓他免於遭受爆炸(羅恩在魔藥課上的惡作劇)波及──德拉科都沒這待遇呢。

「對了,教授。」哈利努力跟上斯內普的步伐,「我突然想到,也許密室要靠我來開──」

斯內普猛然停下腳步,害哈利差點一頭撞上去。

「靠你來開?」斯內普緩緩地說。

「喔,我猜的,只是個假設。」哈利奴奴嘴,「因為斯萊特林是個蛇佬腔,不是嗎?也許密室的通關密語必須用蛇語來說?」

「好,很好。」斯內普瞇起眼,這個波特太不波特了,即使是一個被分到斯萊特林的波特,也應該是個粗蠢無比英雄主義自大傲慢的白痴,然後被各方毒蛇咬住咽喉動彈不得才對。

但是這波特表現得就像一個天生的斯萊特林,即使掌握了關鍵情報,也不會一股腦地全部倒出;行事小心謹慎、成績優秀無比,或許除了他負責的魔藥學以外其他科目都是O……

想到這裡,斯內普更堅定了絕對不給波特打O的決心。

「你還有什麼沒說的?」斯內普盯著他,「不會過幾天,又跑來跟我說要借哪本書、然後在路上突然想到……任何事?」

哈利哈哈乾笑幾聲,同時咒罵湯姆,只要湯姆別在這幾天又想起什麼關鍵情報的話,那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見他沒有肯定回話,斯內普冷哼一聲,粗暴地把哈利扔回斯萊特林休息室後就大步離去。

該死的綠眼小巨怪!

他在心中瘋狂地咒罵,為了自己剛剛居然有那麼幾秒鐘認同了波特。

認同一個波特,梅林啊!

他踏著疾步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然後用一種洩忿似地力氣寫了封信給那個暫時離開學校的老瘋癲阿不思˙鄧不利多,那力道甚至還差點穿透了羊皮紙。

 

 

「哈利,你還好嗎?」德拉科湊過來,晚餐後哈利就跑去找斯內普,說要給斯內普簽借閱禁書許可。

現在回來了,可是卻笑得像個傻子似的。

「好啊。」哈利莫名其妙看他一眼,「我看上去不好嗎?」

德拉科沉吟一會,「很好,好過頭了──斯內普教授對你說了些什麼?」

「沒什麼。」哈利說,「我只是很高興我得到了許可──我可以看看那本魔藥書裡面到底記載了哪些魔藥──這可是高年級才有資格借閱的呢。」他開心地說,「我開學時魔藥藥材有多買一些,我想我可以趁著空閒時挑一劑來試手……」

德拉科看哈利一眼,默默退到旁邊去畫出界線,「哈利,有時候我真的覺得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你知道調配高級魔藥風險有多高嗎?」

「知道啊。」哈利不在乎地聳肩,「但是那些只是手法錯誤才會產生的,只要步驟一點不出錯就不會有任何問題──唔,也許還有藥材不夠的問題?」

德拉科睨他一眼,「好吧,哈利,不過到時候需要人給你打下手的話,恕不奉陪。」

哈利齜牙咧嘴地撲上去,兩人嘻嘻哈哈鬧了一陣。

 

 

 

 

Times�W oxP� �� 句話聲音大到連哈利都聽清楚了。

 

趕走鄧不利多?

哈利思索著,如果說盧修斯的目的是在於趕走鄧不利多──至於那份羊皮紙大概就是革職文件之類的吧……

鄧不利多又說了些什麼,哈利就沒辦法聽到了。

倒是海格跟著矮胖男巫走時,沒頭沒腦地大聲說道,「要是有人想找些什麼冬吸的話,那只要跟著蜘蛛走就行了。我要說的只有這些。」

哈利還在疑惑他是說給誰聽,等他們都走後,哈利才發現海格的床底下竄出兩個人來。

那是納威和羅恩。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