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牆上的訣別書

 

哈利把腿抬到床上,靠在枕頭上,望著窗外。

能做的都做了,接下來交給斯內普教授處理會比他自己一個人當隻無頭蒼蠅亂闖要好得多。

只是心中仍然有些不安,總覺得自己還該做些什麼。

哈利翻來覆去,心神不寧,可是他明明都已經把關於密室的線索透露給斯內普了,他一手把他的備忘錄又抓了過來,檢查到底有沒有遺漏。

「該說的都說了呀……」他喃喃自語,又把地圖給抓了過來,用魔杖輕敲,「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懷好意。」

霍格沃茨的地圖霎那間攤平在他眼前,成群的小黑點在走廊上四處移動,是負責巡邏的幽靈和教師。

「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哈利喃喃地說,羅恩和納威正待在寢室中,他想他們短時間內也不會再想進入禁林了。

只是海格說的那句話他也頗好奇,什麼叫做想找到一些東西的話,跟著蜘蛛走就成了?

不過好奇歸好奇,他是絕對不會像羅恩和納威那樣,聽了就毫無頭緒地往禁林衝的。

『禁林是個好地方。』湯姆說,『裡面有許多神奇珍貴的生物,等你魔力足夠了可以進去探探。』

「是嗎?」哈利懷疑地說,「魔力足夠……那是什麼時候?」

『以你的程度,其實現在就可以了。』湯姆給了讓哈利非常驚訝的答案,『當然,是在我清醒的情況下,雖然你魔力夠,但是沒有臨場經驗,遇到危險還是會反應不及──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哈利冷哼一聲,繼續查看地圖。

「湯姆,我總感到不安。」既然湯姆醒了,哈利索性就和湯姆說起來,「雖然密室的線索我都告訴過斯內普教授了,可是總是難放心……要是學校真的關閉怎麼辦?」

『那個小馬爾福不是說過不會那樣了嗎?』湯姆倒是不怎麼擔心,『既然這事情是他父親搞出來的,那他父親自然知道怎麼收尾不是嗎。』

在湯姆不算是安慰的安慰下,哈利這才略微放寬心地睡著了。

 

隔天變形課上,麥格教授宣佈了讓眾人震驚到無以復加的事件。

而這是他們好幾個禮拜以來,頭一次把密室的事情給拋到九霄雲外。在上課十分鐘後,麥格教授對大家說道,考試將於七月一日開始舉行,時間距離今天只剩下一個禮拜了。

「考試?」西莫大聲哀號,「我們居然還要考試?」

受到孤立的羅恩和納威也是震驚到下巴差點掉到桌上,納威甚至被嚇得不小心把一隻桌腳變不見了。

麥格教授隨手揮了一下魔杖,把桌子變回原狀,然後轉過身來,很不高興地望著西莫。

「學校之所以在這種時候還繼續上課,完全是為了讓大家能夠繼續接受教育。」她聲色俱厲地說,「因此考試當然應該照常舉行。而我相信,大家應該都有認真複習功課。」

課堂上響起許多抱怨聲,就連德拉科的臉色都很難看。

「鄧不利多教授吩咐我,要盡可能讓學校一切維持正常,」她說,「而我想,我不用特地說明,這一點自然是表示,我們必須知道大家今年到底學到了多少知識。」

羅恩張大嘴巴,像是被法官宣判必須住進禁林似的。

哈利挑眉,倒是對要考試不怎麼在意,反正不管怎麼考他都有絕對自信。

 

 

在第一堂考試開始的三天前,麥格教授又在早餐宣佈了另外一件事。

「我有好消息要告訴大家。」她說。

「鄧不利多要回來了!」格蘭芬多長桌爆出歡呼,斯萊特林則是冷哼不屑。

「你們抓到斯萊特林的傳人了!」依舊是格蘭芬多,斯萊特林繼續保持不屑。

「魁地奇又要開始舉行了!」伍德興奮地大吼,弗特林矜持地點點頭。

等室內的喧嘩聲漸漸消退之後,麥格教授開口說,「斯普勞特教授告訴我,魔蘋果現在終於可以採收了。今天晚上,我們就可以讓那些被石化的人重新復活。我深深希望這恐怖地一年,最後可以在抓到罪犯的歡呼聲中宣告結束。」

餐廳中爆發出一陣如雷的掌聲。

哈利聳聳肩,他想麥格教授或許是知道攻擊他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要是三天後就考試……赫敏今晚醒來大概會直接瘋掉吧。

斯萊特林並沒有加入歡呼聲中,德拉科可惜地嘖了一聲,羅恩和納威倒是喜上眉梢,快樂互望。

只不過羅恩的妹妹,也就是金妮,似乎坐立不安,神色侷促,扭著手坐到羅恩旁邊,囁嚅著說了些什麼,羅恩開口說了幾句,金妮深吸一口氣,準備說話時卻被珀西打斷,然後金妮就神色驚慌地離開了。

羅恩為此很不高興,瞅著珀西似乎埋怨了幾句。

內容哈利當然完全聽不到,也不是非常好奇,現在所有學生有比密室更為關心的事項,就是三天後的大考。

變形學、魔咒學、魔藥學、藥草學天文星象魔法史……所有科目哈利都有絕對把握,唯獨黑魔法防禦術他毫無辦法。

梅林原諒他,他真的沒興趣去背一個人自吹自擂的自傳,他又不是白痴。

 

「注意聽我說。」那位白痴領著他們繞過一個轉角,「那些被石化的可憐人,醒過來以後說的第一句話必定是:『兇手是海格。』坦白說,麥格教授會這麼重是這些安全措施,實在讓我非常驚訝。」

洛哈特過去總是信誓旦旦對大家保證危機早就解除,但卻立刻被證明錯誤,再加上斯萊特林層出不窮的惡作劇(喔,是的,斯萊特林也會惡作劇,只不過更為高竿,不像格蘭芬多的雙胞胎喜歡鬧到人盡皆知。),他在校早就淪為笑柄,連點師威都蕩然無存。

不過他對這種情況似乎毫無所覺,依舊沒神經地在課堂上大聲朗讀自己的作品,只不過他沒再找哈利上台表演過──自從哈利確確實實對他用了惡咒打敗他之後──幾乎都是納威上台。

羅恩氣得眼神都要冒火了,「是嗎?你又知道什麼了?」

「相信我,韋斯萊先生。」洛哈特自信滿滿,「我知道的內幕可比你要多得多了──說真的,我們這些老師平時的事情就夠多了,還得負責這些額外的工作……」

羅恩似乎有不顧一切要和洛哈特幹上的架式,被納威拉扯著衣袖阻止了。

他重重哼了一聲,不在做聲,卻惡狠狠地瞪著洛哈特的後腦杓,像是瞪出一個洞來。

「先生……」納威小聲地說,「那也許,你帶我們到這裡就可以了?」

「啊哈,沒錯。反正只剩條走廊。」洛哈特說,「我也正想這麼做,我真的得趕緊去準備下一堂課的教材。」

然後他就快步離去。

哈利簡直不敢相信,他們居然就這樣被丟下了,怎麼會有老師如此不顧學生安危?那隻蛇妖甚至還沒死呢!

斯萊特林們冷哼幾聲,快步走向魔法史教室,格蘭芬多們也跟進。但是當所有人進門後,哈利發現羅恩和納威並沒有進教室來。

這兩個又在不安分了。

哈利有些擔心,不過中午時他的擔心變成了震驚。

 

 

一群人圍在第一攻擊現場,上面又有了一則新的留言。

『她的骸骨將會永遠躺在密室裡。』

「她是誰?」

「梅林啊……」

已經有女生嚶嚶哭泣了起來。

「教授們正在查……」

午餐時,哈利正鬆了口氣,因為羅恩和納威平安無事地出現了。

麥格教授沈重地宣佈,「金妮˙韋斯萊小姐……是這次的受害者。明天一早,學校就會安排特快車,將各位平安送回家。」

哈利看到羅恩從椅子上跌了下去,他的其他哥哥們彷彿被施了石化咒,呆愣著說不出話來。

「不!」弗雷德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他憤怒地吼著,「鄧不利多不是說了掌握了一些線索了嗎!那為什麼我妹妹還會遇到這種事?」

「你們不能這樣!」喬治跟著咆哮,「送我們回家!那我妹妹呢?」

整個大廳都安靜地聽著雙胞胎的怒吼,德拉科冷哼幾聲,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

哈利踩了他一腳,低聲說,「德拉科,這可不只是石化了,而是真正的謀殺──停止你那死了活該的愚蠢念頭。」

德拉科吃痛地看了哈利一眼,原本詫異不滿的情緒在感受到哈利因憤怒形成的魔壓時不禁害怕了。

沒錯,是害怕。

儘管他真的認為那個女韋斯萊死了活該,誰讓他們一家子都是純血的背叛者,但是人的求生本能讓他閉嘴,沒跟哈利爭辯。

為什麼?

明明同年,可是哈利散發出來的殺氣與魔壓卻讓他恐懼。

「哈利……呃,你喜歡那個女韋斯萊?」德拉科小心翼翼地試探。

「不是。」哈利冷哼幾聲,咬牙切齒,「我只知道因為她被帶到密室去了,所以這所學校就要關閉了!」

斯內普教授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明明知道怪獸是蛇妖、也知道密室的所在地了,為什麼還會發生這種事!

該死的密室、該死的盧修斯!

斯萊特林顯然是感受到了哈利波特的極度不悅──或者說是憤怒──集體沉默閉嘴了。

就連看哈利不順眼的神秘人擁護者也是,不過他們不是因為怕哈利,而是這裡是餐廳,一群教授面前。

「我妹妹怎麼辦?」喬治和弗雷德繼續咆哮,甚至飆出一連串的不雅字句。

珀西則是傻了,平時的級長做派丁點無存。

羅恩張開口,試圖說些話卻什麼也說不出來,納威在旁邊勸了幾句,這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金妮……她知道一些內幕。」他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她原本在早餐時要告訴我的……」

珀西看著他,所有人都看著他。

此時餐廳又走進了一個人,而這人穿著一身紫色長袍,還滿面笑容,「哎呀,怎麼這麼安靜?我錯過什麼了嗎?」

霎時間,數百道憎恨的目光穿刺在洛哈特身上,斯內普冷冷開口,「這下來對人了。洛哈特教授。我們現在恰好需要你這樣的人──有位女孩被捉走帶到密室去了,這下你終於可以一展身手了。」

洛哈特的笑容凝固在臉上,霎時變得慘白。

「沒錯,洛哈特。」斯普勞特插嘴,「你昨晚不是說,即使沒有我們的渠道,你也知道密室在哪、怪獸是什麼嗎?」

「這、這個──」

「對呀,你不是說,事情都被我們弄得一團糟,應該全部交給你處理嗎?」弗利維哭著說道。

「我、我有嗎?」洛哈特慌亂地說,「我不記得了……」

「我倒是記得很清楚。」斯內普冷冷地說,「自從鄧不利多被革職之後,你就不斷告訴我們,鄧不利多之所以會被逼走,完全是因為他不肯交給你全權處理嗎?」

格蘭芬多集體發出噓聲。

洛哈特望著全餐廳的學生,再看看那些面無表情的同事。

「我……我真的從來沒有……你們可能是誤會我的意思了……」

「我們現在就全部交給你了。」麥格教授冷酷地說,「我們會負責送學生們回家,並特別注意不讓人妨礙你。好啦,終於可以全部交給你處理了。」

「要這白痴草包負責我妹妹的下落?」弗雷德一口髒話又全部倒了出來,「這草包根本連魔杖都拿不穩!」

出乎意料地,這句話獲得全校師生的一致同意。

「韋斯萊先生,你不能這麼不尊重教授。」麥格教授板著臉,奴著嘴飛快地往下說,「等等你們全都到我辦公室來,我會負責聯絡你們的父母。」

「我、我可以幫忙送……」眾多的殺人視線瞪向洛拉特,他絕望地環顧四周,但卻沒有任何人對他伸出援手。

「好、好吧……」他說,他現在看起來一點也不帥,還露出可憐兮兮的薄命相,「我先──先回我的辦公室,去做、做些準備。」

「好了,各位先行用餐。等等會有老師們負責帶你們回各自的寢室,請千萬不要獨自離開寢室單獨行動,若是有任何需要,請幽靈代為轉達。」麥格教授說完,對著韋斯萊們點頭,將他們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去了。

看著他們一窩火紅的頭髮此時都懨懨的,哈利忽然想起潘西曾說的。

『好吧,我不知道殺雞的兇手是誰,不過我曾經看到過一個人影鬼鬼祟祟地摸進那半巨人的雞舍。』

哈利瞬間想通了,盧修斯控制的人是金妮!

這真是太完美了,控制金妮,讓她當傳人攻擊同學最後死在密室,不但能讓韋斯萊一家痛失愛女,甚至死無對證;要是中間不小心東窗事發,也是韋斯萊一家身敗名裂──只要他沒被抓到的話。

哈利的魔壓形成到眾人都有所察覺了,都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我不會讓學校關閉。」哈利說,慢悠悠地環顧四周,「絕對不會。」

這裡才是他的家,他絕對不容許!

就算對方是盧修斯,是德拉科的父親也一樣!

「可是你要怎麼做?」德拉科問,其實他也不太想學校關閉。

「你只要等著就可以了。」

斯內普在師長席上瞪著他,哈利接收到斯內普的警告,並沒有多嘴。

「你不會是想找到密室然後自己去對付蛇妖吧?」德拉科低聲問,「我們連密室在哪都不清楚,打開的咒語也是,何況我們明天就要返家了。」

「波特,和我過來。」斯內普忽然發話,打斷了他們。

 

 

斯內普把哈利帶到自己的辦公室,兇狠地丟下一句別隨便亂跑亂碰的毒辣詞句後就匆忙趕回餐廳,負責把其他斯萊特林的學生帶回寢室後才又回來。

「好了,波特。」斯內普瞪著他,「有鑑於……你之前提供的珍貴情報。」他頓了頓,冷酷地說,「那間女廁中確實有著一條小蛇的雕刻,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叫你來的目的?」

「是的,先生。」哈利立刻答道,又補了一句,「大概猜得到──您要我幫忙打開密室,對嗎?」

「是的。」斯內普撇撇嘴,陰沉地說,「雖然那個女孩跟你沒有太大關係,不過我想……救世主哈利波特不會袖手旁觀的,是吧?」他冷哼幾聲,像是非常不屑。

「呃、先生。」哈利吞吞口水,他還真不知道自己若非學校關閉,他會不會管這事呢,機率也許一半一半,但卻不是百分之百,「那個……如果今天可以解決的話,那明天我們就不用被送回家,學校也不用關閉了吧?」

斯內普看著他,「也許。」他冷漠地說,「好了,我先帶你去把密室打開,打開之後,我再帶你回寢室。」

哈利非常吃驚,「咦?可是那密室……」要是打開了,沒人守在那裡怎麼辦?

「那是教授負責的範圍。」

「呃、不會是洛哈特教授吧?」

斯內普瞅他一眼,「那人現在應該正準備打包逃命去,我以為憑你的智商應該猜得到。」

好吧,他就把這句話當成是誇獎好了。哈利咕噥了幾句。

 

 

只是,當斯內普帶著哈利來到女廁時,卻驚訝地發現那裡早有人駐守了。

是納威。

只見他驚慌失措地把魔杖往身後藏,眼神心虛地左飄右瞄。

「隆巴頓,我假設你的聽覺和腦子還沒有毀滅,就該知道,你現在應該好好地呆在你的格蘭芬多塔。」斯內普暴怒了,但他依舊用一種平靜到讓人毛骨悚然的聲調道,「告訴我,隆巴頓,你是多麼迫不及待地想要投奔梅林的懷抱?嗯?先是禁林,現在又在隨時可能受到攻擊的學校中單獨四處亂跑亂晃?」

「不、不是……」納威聲音很小,聽起來快哭了,「教授,我到這裡是有原因的……」他急忙拿出一張小紙條,「我、我知道密室在這裡……」

「這件事情所有教職人員都曉得!」斯內普暴躁道,「還有,既然你得到了情報,你不會學波特報告教授的嗎?自己跑到這兒來能成什麼事?愚蠢的格蘭芬多!扣一百分,因為你頂撞師長還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納威被斯內普嚇得幾乎要哭出來了。

「納威,你怎麼知道密室在這裡?」哈利忍不住插嘴問。

「我、我猜的……」納威弱弱地說,不過想也知道他沒說實話。

「格蘭芬多再扣十分,因為你對教授說謊!」

「教授,我要不要先……呃?」哈利有些猶豫,不曉得該不該當著納威的面承認自己是個蛇佬腔。

斯內普重重哼了一聲,彷彿在氣惱納威的擅自行動打亂了他的計畫,「隆巴頓,接下來的事情我希望你三緘其口……如果你不想直到畢業前都被我罰禁閉和扣光格蘭芬多的分數!」

納威點頭如搗蒜。

因為沒有時間,斯內普拉著哈利來到一個壞掉的洗手台前,銅質的水龍頭旁邊有人用潦草的筆法刻上了一隻小蛇。

「打開。」哈利說。

「波特,用蛇語!」

哈利苦苦思索,他只有在面對一隻真蛇的時後才有辦法說蛇語。他緊盯著小蛇,試圖催眠自己那是一條真蛇。

他換了個角度,這角度的燭光讓它看起來好像是在動的樣子。

「打開。」

但是他耳朵聽到的並不是這兩個字,他發出的是一種怪異的嘶斯聲,納威驚懼地看著他。

水龍頭立刻散發出眩目的白光。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