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密室開啟

 

洗手台動了起來,整個陷落了下去,完全失去了蹤影,顯露出一個巨大的水管洞口,寬敞地足以讓一個成年男子滑進去。

哈利和納威都倒抽了一口氣。

斯內普揮動魔杖,一隻漂亮的銀色母鹿就從魔杖前端噴射而出,不過外型和哈利一年級見到的那隻要小了些。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告訴麥格、弗利維還有斯普勞特,密室的入口打開了,讓他們過來。」斯內普低聲命令,「還有請勞德教授過來帶他們回各自的寢室去。」

勞德是他們星象學的教授。

銀色母鹿一蹦一蹦地奔走了。

「教授,守護神是會變的嗎?」哈利好奇地問,「我去年看到的好像比較大……」

「波特,不要問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斯內普不耐地打斷他,「守護神是會變的,沒錯,沒什麼好奇怪的。」

「那要發生什麼事情守護神才會改變?」哈利立刻問。

「波特,那是你六年級之後的事情!」

「提早準備也沒有不好吧,教授……」哈利還想說些什麼,可是其他老師們已經趕過來了。

「納威?」麥格教授很吃驚,隨即怒了起來,「你怎麼在這裡?」

「我、呃……」

「回來再說吧。」弗利維尖聲叫道,「時間緊急,我們先下去。」

「也是。」麥格轉往勞德的方向看,「那麻煩你把他們送回寢室去了。」

「好的。」勞德點點頭,「等你們下去後我就送他們離開。」

於是,斯內普、麥格、弗利維和斯普特勞握緊各自的魔杖,縱身一滑,滑向那似乎永無止盡的下水道去了。

「教授……」納威試圖開口,「我想留在這裡。」

「不行。隆巴頓先生。」勞德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絕,「我想你們該清楚,這所學校現在不安全。所以回到你們的寢室,等待消息。好嗎?」

「教授。」哈利說,「我上週有看到金星靠近了火星,書上寫這在星象上是一個歷史交錯的軌跡……」

「啊,沒錯。」勞德說,「關於這點,親愛的波特先生,等危機解除後,我會很樂意和你一起討論探討種種的神秘星象。不過現在,你們必須回到自己的寢室。」

哈利點點頭,反正他有隱形衣和地圖,不怕溜不出來。一邊的納威倒是垂頭喪氣,路上還時不時地回望那間女廁。

 

 

被送回寢室的哈利發現休息室中也瀰漫著一種奇怪的氣氛,倒不是哀痛或是害怕,畢竟從出事以來從來沒有一個斯萊特林的學生受到攻擊。

怎麼說呢,反而更像是一種怨懟。

「哈利,斯內普教授找你做什麼?」

「找我去幫他開密室的門。」哈利聳肩。

德拉科吃驚地看著他,因為他們的交談聲並不大,所以只有他們兩人聽見。

還有,豎起耳朵偷聽他們的札比尼。

「找到了?」德拉科的聲音透著興奮,「那在哪裡?」

「桃金娘那裡的女洗手間。」哈利說,嘖了一聲,「真的是讓人不敢恭維的品味。」

「……」德拉科糾結了。

「反正教授們已經過去處理了。」哈利說,「要是順利,學校就不用關閉了……我回房了。」

「喔,好。」德拉科點點頭,「你去休息吧。」

 

 

哈利很快披著隱形衣溜出了斯萊特林的休息室,再度回到那間女洗手間。

不過狀況有點詭異。

羅恩舉著他的魔杖,他的魔杖已經斷掉了,是用魔法膠帶黏起來的。他兇巴巴地指著洛哈特。

「這裡就是密室入口。」他說,聲音飽含怒氣,「你給我第一個下去!」

沒有魔杖的洛哈特白著一張臉走向水管出口。

「孩子,這麼做一點用也沒有。」他說,聲音變得非常虛弱,「你的妹妹既然已經死了,就應該讓她好好安眠……」

「金妮沒死!」羅恩暴怒,「閉上你的臭嘴,立刻給我下去!」

洛哈特不甘願地將雙腿伸進入口。

「我真的不認為──」他才剛開口,就立刻被羅恩給狠狠踹了下去。

哈利趁著只剩羅恩一人的時候立刻脫去隱身衣,悄悄出現,「羅恩?」

「誰?」羅恩被嚇了一大跳,故障的魔杖在此發出了幾串零星的火花,「喔,哈利。你怎麼在這?」

「我才想問你呢。」

「好吧,那我們乾脆誰也不問誰?」羅恩奴奴嘴,「你知道……我現在沒心情談一些……」

「我剛剛看你把洛哈特踹進去了。」哈利說,「你是怎麼知道這裡就是密室入口的?」

羅恩張大嘴巴望著他,「你、你也……」

「當然,密室是我打開的。」

羅恩的臉漲成豬肝色,意識到羅恩想偏了,哈利又補充,「是斯內普教授拜託我開的,因為我會說蛇語,但是為了避嫌,所以我只說我在學而已──好了,那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這裡是密室的?」

「……」羅恩猶豫了一下,「你得先發誓,你不會到處亂說。」

「我剛剛對著你承認我是蛇佬腔都沒要你發誓。」哈利沒好氣地說,「不過好吧,如果你希望的話,我發誓。」

「對不起,哈利。」羅恩抿了抿唇,「雖然你人很好,可是我真的對斯萊特林很感冒……」

「我早就知道了。」哈利翻翻白眼,「如果你還記得一年級我們在火車上有打勾,發誓不管到哪個學院都是朋友的話──」

「對不起。」羅恩低下頭,「只是這年發生……」他咕噥了幾句。

「好吧。讓我們回到正題,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這裡是密室的?」哈利問,「我可是斯內普教授領過來才知道的。」這話說的完全不對,不過哈利懶得解釋太多,他相信羅恩也不需要知道得太詳細。

「斯內普?」羅恩神色古怪,「他怎麼會知道的?果然……」

「斯內普教授才不是放怪獸的兇手!」哈利立刻說,「他還帶著其他教授下去一起對付怪獸了,不信你可以問納威。」

「納威?」羅恩是直接從麥格教授辦公室跑去找洛哈特的,路上並沒有碰到納威,「好吧,我回去再問。反正就是……之前我們有跑去找海格,因為赫敏被攻擊了,想告訴他。結果正好碰上福吉和馬爾福……然後我們就跟著蜘蛛去禁林……」羅恩簡單把遇上八眼蜘蛛的遭遇說了一遍。

哈利嘴角微抽,「你們沒死真的只是運氣好。」

「我也覺得。」羅恩憤憤地說,「一個養八眼蜘蛛還叫我們去找的人絕對不能算完全無辜。」

哈利挑眉,「我以為,你和海格是朋友。」

「當然,我們是朋友。」羅恩咬牙道,「不然我怎麼可能到現在都還沒跟教授報告當年他養了一隻違法蜘蛛藏在禁林裡還繁衍了?不管這個,總之,後來我們想到當年那個受害者很可能是桃金娘,就想來問問情況……結果半路碰上麥格教授,我們就撒謊想去探望赫敏……赫敏手裡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的是有關蛇妖的事情,還有水管。」

結果還是赫敏當了羅恩和納威的腦袋。

「然後你妹妹碰上這件事,所以你就急著去找洛哈特過來?」

「差不多啦。」羅恩說,「我原本已經告訴過麥格教授,可是一隻銀色母鹿跑過來之後她就把請費奇送我們回格蘭芬多塔,然後自己就不見了。」

「那是因為他們趕著去救你妹妹!」哈利俯額,「天啊,結果你居然還送了一個草包下去給他們添亂。」

羅恩的下巴掉在地上,「救我妹妹?」

「斯內普教授、斯普特勞教授、弗利維教授和麥格教授全部都下去了。」哈利無力地說,「我想他們特地當眾給洛哈特難堪就是要他別來添亂,結果……」

羅恩立刻慌張了,「那、那怎麼辦?我下去再把他帶上來?」

「你要怎麼帶?」哈利反問,然後靈機一動,「對了,羅恩,可以用飛天掃帚!」

「我這就去!」羅恩慌忙地要往外跑被哈利一把拉住。

「飛天掃帚飛來!」哈利舉著魔杖,專心致志地施咒,集中魔力,想著他的光輪兩千零壹號。

彷彿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他的光輪兩千零壹從拐角飛了過來,穩穩地停在他面前。

「我的掃帚借你,你快回格蘭芬多塔,叫你認識的人趕快過來守著。」哈利說,「這裡不能沒人守,萬一隨便一個違規的學生好奇跳進去就糟糕了,他們會給教授們添亂的。」然後這裡說到底為什麼沒有教授駐守!

「有道理。」羅恩點點頭,「我叫納威過來。」

「順便再拿一隻飛天掃帚。」哈利有些累,召喚咒是他們四年級才會學到的高等魔咒,以一個二年級學生來說能夠成功使用就非常了不起了。

羅恩騎著掃帚離開了,哈利在原地休息了一會,拿出地圖仔細觀看,他看到羅恩的小黑點飛快地往格蘭芬多塔前進,然後地圖上顯示了通關密語:『肉垂鳥。』

哇喔,他還不知道這地圖有這種功能,這樣是不是表示他以後可以隨心所欲進入任一間學院的休息室了?

大約不到十分鐘,羅恩就載著納威飛回來了。他把掃帚還給哈利,自己拿起了另外一把狂風五號。

「哈利?」納威有些疑惑,「這是……」

「之後再和你解釋。ㄝ掃帚ㄡㄞ是表示他ㄊㄚㄡ是順利,學校就不用關閉了。」哈利說,「現在我和羅恩要下去了。你幫忙守在這裡,別讓任何人下來。」

納威在羅恩肯定的眼神下點頭答應。

他和羅恩穩妥地握著掃帚,將魔杖跩在懷裡,縱身一躍。

那就好像是永無止盡的悠長溜滑梯,又濕又黑,他們一路經過許多四面八方的水管支線,但是規模顯然都比他們滑行的這條小得多。他們沿著蜿蜒曲折的管現象前猛衝,以陡峭的坡度朝下滑落。

哈利有點擔心這樣他們會不會摔傷,不過水管的落勢逐漸平緩,接著,他就像子彈般地衝出水管,噗通一聲落在水粼粼的地面上。

好在哈利反應夠快,立刻起身往旁邊側移,閃過了緊接在後的羅恩。

不然沒被摔死卻被撞死就真的是一則笑話了。

這裡非常寬敞,洛哈特就在前面不遠處,全身沾滿泥巴,臉色蒼白地像個鬼似的還不斷打哆嗦。

「我得說,即使你逼著他過來砍殺怪物卻連魔杖都不給他,實在有些強人所難。」哈利說。

羅恩回了一句冷哼,「他第一時間居然還妄想逃走。」

「不意外。」哈利聳肩,「嗨,洛哈特教授。」

「哈利……」洛哈特帶著期待的目光看著他,「你怎麼也到這兒了?」

「羅恩會負責把你帶上去。」哈利不理他,「羅恩,上去之後,要是……我們一直都沒有消息,你就寫信給任何你能想到有能力處理的人。」

「知道了,我會寫信給鄧不利多。」羅恩點點頭。

哈利嘴角抽了一抽,還真是非常忠心啊,「我想,鄧不利多應該早就知道了。看看你父親有認識些什麼人吧。」

「我會看著辦……等等,哈利,你要留在這裡?」羅恩像是非常震驚,「這……」

「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哈利聳聳肩,「我擔心教授們的安全……我會幫你看你妹妹的情況的。」

「可、可是……對方是斯萊特林的傳人……」

「教授要是都無法對付,那就不用提我了,是吧?」哈利說,羅恩的臉色漲得通紅,「不過我去總比你去好。」哈利再補上一句,「我也擔心你妹妹的情況。」

羅恩深吸了一口氣,沈重地拍著他的肩,「對不起,哈利。」他歉疚地說,「明明應該是我去……我應該把弗雷德和喬治叫來,他們鬼點子最多了……」

「不要緊,而且我認為你們應該快點離開。」

在羅恩載著洛哈特飛上去離開後,哈利立即把隱形衣給自己披上,然後調整呼吸,盡量讓自己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踩著碎步前進。

這條隧道非常安靜,像是一座巨大墳墓似的,哈利垂頭打量地面,四周都散落著小動物的屍骨。

這可真是難聞。

他繞過一個黑暗的隧道轉角,在隧道前方的地面上,躺了某個巨大且彎彎曲曲的東西,它並沒有動。

也許是在睡覺?

他的心臟猛然劇烈跳動,不禁感到心口微微發疼。

再怎麼資優,哈利仍舊只是一名二年級的學生,並沒有真的親身經歷過這樣的,令人發毛的事情。

哈利盡可能把眼睛瞇到最細,然後高舉魔杖,用非常緩慢的速度慢慢挪向前方。

燈光灑落在一副巨大的蛇蛻上,這副帶著猙獰鮮綠色澤、看起來空蕩蕩的蛇皮,盤成一團躺在隧道地上。

那個脫下它的生物,至少有二十呎長。

哈利感覺自己心跳越來越劇烈了。

他沿著隧道繞過一個又一個轉角,他身體的每一根神經全都繃得死緊並陣陣刺痛。

他希望趕快到達隧道終點,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很害怕。

過了許久,他終於看到前方出現一面堅固的牆壁,牆上刻了兩隻盤繞的巨蛇,蛇眼嵌著璀璨的大塊翡翠。

這後面想必就是真正的密室了。

哈利又把地圖拿了出來,確定上面並沒有顯示出密室的所在地後才死心。

四位教授也許就在後面和怪獸搏鬥,如果貿然開門……

他發出一種低沉微弱的嘶斯聲。

「打開。」

石牆應聲裂開,兩隻蛇迅速分開,各隨著一半石牆平順地往兩旁滑開消失,哈利控制住自己的顫抖,往旁邊挪了挪,深怕從裡面飛來什麼魔咒打到自己身上。

等過了半分鐘,哈利這才提腳走了進去。

他站在一個燈光黯淡、極度狹長的房間邊緣。一些盤繞著更多石雕巨蛇的高聳石柱,共同支撐住隱沒在黑暗中的天花板,並在溢滿室內的詭綠幽光中撒下長長的影。

而在這之中,哈利極度小心翼翼地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一點點往前靠近,立刻發現了在幽光中閃爍的紅影。

哈利心跳不止,腳步也加快了幾分,但是仍然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他走到最後一對石柱中間,他隱約看到在對面的牆邊,矗立著一座與房間等高的巨大雕像。

哈利往上仰看,脖子都舉痠了才看清楚高處那張龐大的面孔,那張臉十分衰老,而且五官有點像猿猴,一把稀疏的長鬍鬚,幾乎垂落到這位巫師及地石袍的下擺,而在石袍下方,露出了兩之戰再平滑地板上的灰色大腳。在這雙腳中間,趴著一個身穿黑色長袍,有著火紅頭髮的小小身影。

在那之前,還有一個人站在他金妮前,好整以暇地環胸看著。

看著幾位教授狼狽地和蛇妖奮戰。

不,準確來說,是只剩下斯內普教授獨撐大局,還有一隻深紅色的怪鳥在空中迂迴牽制,這就是哈利剛剛看到的紅影。

牠有著跟孔雀尾巴一般長、金光閃閃的燦爛尾羽,和兩隻閃亮的金色鳥爪。

『是鳳凰!』哈利驚訝道,『傳說中的鳳凰怎麼會在這裡?』

他再仔細觀察,地上只躺著一頂學校破舊的分類帽。

以及那個正一臉閒適看戲的人,正是日記中的湯姆˙里德爾。

哈利混亂了,他不是五十年前的人嗎?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