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多比的獎賞

 

他們眨眼回到了鄧不利多的辦公室,房間中頓時變得鴉雀無聲。接著就響起好幾聲的尖叫。

「金妮!」

韋斯萊太太衝了過去,把斯普特勞背著的金妮給抱到懷中,「她、她……」

「她還活著。」斯普特勞說,「我想我們該先送她去醫療翼。」

「對極了。」鄧不利多說,他正笑吟吟地望著他們,「莫莉,我想妳會願意先跟著斯普特勞教授去醫療翼找波比?」

「哦、是的,是的。」莫莉抹了一把眼淚,「你們救了她,你們把她救出來了,太好了……」

「我們也去!」雙胞胎跳起,原先死寂的表情又充滿了活力,羅恩對哈利眨眼,感激地微笑。

等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前往醫療翼後,辦公室只剩下鄧不利多、斯內普和哈利了。

斯內普簡短地把日記本的經過給說了一下,然後在他的瞪視下哈利把已經毀掉的日記本和格蘭芬多寶劍給放到桌上。

「哈利,你表現得很好。」鄧不利多讚許地點點頭。

剛剛他已經和韋斯萊一家解釋了來龍去脈,關於密室關於蛇妖,但是最後還必須澄清一點,就是金妮身為純血,為何會被攻擊。

或者說,金妮醒來後,勢必要面對的一切。

「作為一個二年級的學生,你的表現簡直超乎我的期待。」鄧不利多說,「當初你判斷要把那本日記本交給西弗勒斯非常正確……如果湯姆控制的人是你……」

他嘆息了一聲。

三人都沒說話。

「格蘭芬多會因為金妮韋斯萊小姐的錯誤判斷扣上一百分。」鄧不利多搖頭,「但我們仍必須釐清,韋斯萊小姐到底是在哪兒得到那本日記本的。哈利,你有頭緒嗎?」

哈利嚇了一跳,下意識望向斯內普。

斯內普哼了一聲,「盧修斯塞給她的,我猜。」

哈利恍然想起暑假他和德拉科見到盧修斯和亞瑟打起來的一幕,盧修斯確實遞了什麼東西給金妮。

「哈利?」

「呃、我想也許是吧……」哈利不確定地說。

「那麼,哈利,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看法?」哈利呆呆地重複。

「我聽西弗勒斯說,你曾經和湯姆交談過。你覺得他怎麼樣?」

「喔,他很……」哈利想了一下,「優秀。」

「是的,他大概是霍格沃茨有史以來,最聰明的學生。」鄧不利多說,「而你,和他非常相像。」

哈利嚇了一跳,「因為我們都在斯萊特林,是蛇佬腔嗎?」

「不,儘管那也許是原因之一。」鄧不利多說,「我不否認,我從你入學後,就一直在觀察你……哈利,讓我欣慰的是,儘管你和他非常像,但是你從沒想過要用黑魔法去攻擊、恐嚇甚至控制任何人。」

哈利不太明白鄧不利多想對他說什麼,但是又好像隱約有猜到什麼。

「你會獲得學校的特殊貢獻獎,以及替斯萊特林贏得一百分。」鄧不利多說,「等下也許會有個小麻煩……西弗勒斯,能請你迴避一下嗎?」

斯內普咬緊下唇,「等這裡弄完之後來我辦公室報告,波特!」他警告著,「不來就等著全天候的禁閉!」他踏進火爐,消失了蹤影。

「西弗勒斯總是刀子嘴豆腐心。」鄧不利多樂呵呵地說,「哈利,等等盧修斯會過來表達他的……不滿?總之,鑑於你和小馬爾福先生是朋友的情況下,我想,你要解救一個家庭小精靈應該還是做得到的。」

「教授,你知道多比?」哈利很訝異,「可是如果我勸德拉科解放多比,那……」

「喔,不用那麼麻煩。儘管推到我身上來就是──我大概知道你在猶豫什麼。」鄧不利多俏皮地眨眨眼,然後把自己的一隻襪子夾進日記本。

「等等幫我把這本日記還給馬爾福先生就好。」鄧不利多說,「啊,真是說人人到,你好,盧修斯。」

盧修斯˙馬爾福用力推開門,帶著盛怒的表情闖了進來,看見哈利時訝異了會,但隨即把注意力轉向鄧不利多。

「好啊。」盧修斯用冷酷的目光緊盯著鄧不利多,多比慌慌張張地跑進來,蹲伏在斗篷下擺旁邊,臉上掛著可憐兮兮的害怕表情。

「你竟然回來了。理事會已經決定讓你停職,但你卻不把這當回事,就這樣大剌剌地回到霍格沃茨。」

「這個嘛,我要告訴你,盧修斯。」鄧不利多愉快地說,「其他十一位理事在今天跟我聯絡。坦白說,我簡直決自己好像是被一陣貓頭鷹冰雹給困住了呢。他們聽說亞瑟˙韋斯萊的女兒被殺,而他們希望我能立刻回到這裡。他們似乎是認為,我終究還是這個職務的最佳人選。他們也跟我說了一些非常奇怪的故事,其中有幾位還表示,你當初曾對他們出言恐嚇,威脅說如果他們不同意讓我亭直的話,你就要詛咒他們全家。」

盧修斯的臉色變得蒼白,但隨即整理好情緒,「真是奇怪的說法,我並沒有出言恐嚇。這其中恐怕有些誤會了。」

這話是說給哈利聽的。

「也許是的。」鄧不利多說,「我想你會樂意和他們對質?」

「當然,非常樂意。」盧修斯冷酷地說,「但是現在更重要得是,你可以阻止攻擊事件再發生嗎?」他冷笑,「你抓到犯人了嗎?」

「是的,我們抓到了。」鄧不利多心平氣和地微笑道。

「是嗎?」盧修斯厲喝,「那是誰呢?」

「跟上次的兇手是同一個,盧修斯。」鄧不利多說,將破爛毀損的日記往前推,「不過這次呢,伏地魔王是利用別人替他行動。方法是透過這本日記。」

多比的動作很奇怪,他的大眼睛意味深長地看著哈利,先用手指著日記,再指向盧修斯,然後猛捶自己的頭。

哈利點點頭,示意自己清楚,多比退到角落,開始扯自己的耳朵當懲罰。

「我知道了……」盧修斯緩緩地說。

「這是一個非常聰明的計謀。」鄧不利多沉著地表示,「因為,要是教授們沒發現這本日記,結果會非常糟糕──金妮˙韋斯萊小姐說不定必須一人承擔所有罪過,沒有人能夠證明她是受到蠱惑身不由己……」

盧修斯沒有答話,他的臉上毫無表情,看起來就像一張面具。

「而且你想想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情況……韋斯萊一家是我們最傑出的純種家族之一。要是韋斯萊家的女兒,被人發現她工及並殺害麻瓜後代,這對亞瑟˙韋斯萊以及他的麻瓜保護案造成什麼樣的影響?能找到這本日記,並除掉里德爾在李面的記憶,真的是非常幸運……」

盧修斯勉強擠出一句話,「是很幸運。」他生硬地說。

「是吧。」鄧不利多閒適地靠到椅背上,「我要給你一句忠告,盧修斯,不要再隨便把伏地魔在學效用的舊東西送到外面,要是在有一樣東西落到無辜的人手上,我想,至少亞瑟˙韋斯萊一定會尋線找到你頭上……」

盧修斯原地呆站了一會,忽然轉向哈利,「哈利,你怎麼會在這裡?」

「喔,鄧不利多教授說有事找我。」哈利說,乾脆俐落地省去前因後果。

「暑假一樣來我們家玩吧,我們一家都很樂意招待你。」

「非常榮幸。」哈利行了禮,「不過我想先和斯內普教授談談,免得又像上次一樣,沒待到一天就離開那樣失禮。」

盧修斯這才露出還算滿意的笑容,「我們隨時歡迎波特先生的到來。」他略微點了點頭,「我們走吧,多比!」

他扭開房門,多比慌慌張張地趕到他身邊。

「好了,哈利,我想你知道要怎麼做──你向來都讓我驚訝。」鄧不利多把日記本遞給他。

「是的,教授。」哈利飛快地點點頭,拿著日記本衝了出去。

盧修斯走得很快,哈利往前狂奔,在樓梯口旁趕上了他們,「馬爾福先生。」他有些氣喘吁吁。

「怎麼了,波特先生?」盧修斯停了下來,盯著他。

「鄧不利多教授要我把這本日記拿給你。」哈利把日記遞了過去。

盧修斯接過它,嫌惡地翻了幾頁,把夾在內頁的襪子給扔到一邊去,「這裡面怎麼會有襪子?」

「不知道,要問鄧不利多教授。」哈利說,「馬爾福先生,這本日記真的不是你弄進來的吧?德拉科也在學校呢,你不會做這種放怪獸的事情的,對嗎?」

盧修斯挑起一邊眉毛,「我自然是不會做任何有害德拉科的事情的,波特先生。」

「喔,真的很抱歉,我無意質疑您……」

「無所謂。德拉科有你這麼一個替他著想的朋友,是我的欣慰。」盧修斯說,「這本日記我就收下了,也許可以找到些什麼蛛絲馬跡來證明鄧不利多的誣告。」

「好的,先生。」哈利乖巧地點點頭,「那我要去找斯內普教授了。」

「去吧。」盧修斯說。

哈利簡直想立刻拔腿就跑,可是被湯姆警告必須不露痕跡,才不會讓盧修斯起疑,因此他仍然踏著平常的步伐往斯內普的辦公室走。

「來啊,多比。我說,過來!」

但是多比沒有動,他握著鄧不利多那隻花花綠綠的襪子,而他望著它的眼神,就好像那是無價之寶。

「主人賞給多比一隻襪子。」多比用一種做夢般的語氣說,「主人把它賞給了多比。」

「那是什麼?」盧修斯嗺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多比得到了一隻襪子。」多比不敢相信地說,「主人扔掉它,而多比抓到了它,所以多比──多比自由了!」他發出歡呼。

盧修斯愣了一下,呆呆地望著多比,然後他發出怒吼:「鄧不利多!」

此時的哈利早就走遠了。

 

 

在眾人正在開派對狂歡時,哈利卻忐忑不安地待在斯內普的辦公室。

而斯內普積壓了許久的怒氣終於在此時全數爆發。

「波特……告訴我,你的耳朵是否有在正常工作?或是你的腦子因為塞滿了曼德拉草發霉毀滅了?為什麼在我明確命令你待在寢室內之後,你又擅自跑了出來,跑進了那個隨時可能要你的命的密室?啊,還是說,偉大的哈利波特自以為是個英雄,能夠比四個教授還要厲害,能夠拯救所有人於水深火熱之中?或是說,你只是單純地想出點風頭,並不知道那到底有多危險?」

哈利死死盯著斯內普,濕漉漉的眸子極度委屈又無辜地看著他。

「教授,我只是擔心你……你們而已。」他囁嚅道,「我有披著隱形衣去了的……」

「你不會天真到以為蛇妖只有眼睛和毒牙,但是嗅覺完全沒用吧?」斯內普逼著自己直視那雙翠綠的眸子。

「……可是牠也沒發現我呀……」

「那只能算是你運氣好!」斯內普暴怒,「要是那條蛇在察覺到你進來之後立刻報告給他主人,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是的,對不起。」哈利低頭懺悔,確實不夠謹慎,他完全沒有想到嗅覺這一條,下次他還要先給自己下消味咒才行,「我錯了。」

直白的道歉讓斯內普一口氣扼在喉嚨裡。

半晌,他才挫敗無比地說,「我不希望再有下次,波特先生。」他說,「再有下次,有鑑於你已經被罰終身禁賽……我會直接開除你。」

哈利震驚地看著他,並且暗暗想著那自己是不是該和鄧不利多打好關係。

「別想用校長來壓我,我不吃這一套。」

「斯內普教授……您真的不會讀心術嗎?」

「我說過了,我根本不需要費力氣就能從你眼睛看出來你在想什麼!」

「可是有一種魔法叫攝魂取念……」

「你從哪知道這魔法的?」斯內普的口氣驟然轉冷,「這不該是二年級生知道的魔法。」

「在書上看到的,一本魔咒大全,我請弗特林借給我的。」

斯內普低咒了一聲。

校規上應該多加上一條禁止高年級借給一年級超程度的魔法書籍才對。

「那個魔咒不是正派巫師該學的。」斯內普冷冷說,「那是一種……很缺德的魔法。」

喔,原來斯內普教授的想法和他一樣。

哈利發現這點後很開心,同時更喜歡斯內普了。

「現在我們來談談你擅自行動的處罰──直到學期末前,你每天都得來我的辦公室,把下學期要用的雛菊根、火蜥蜴、蟾蜍蛋和角蜘蛛給處理好!」

「是的,教授。」哈利順從地說。

斯內普又被自己的怒氣噎到,這個波特太不波特了,他應該要理直氣壯地頂撞回來,並且為自己的表現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四處炫耀,然後他就可以再罰他禁閉……

好吧,這也許是因為他也是個伊萬斯,斯內普自我安慰,莉莉的兒子,謙和有禮、勇於認錯也不是什麼怪事。

「教授,您那個……」哈利遲疑地看著他,有點小心翼翼地問,「您真的沒有受傷,不需要去醫療翼檢查?」

「作為當事人,我比你更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波特先生。」斯內普板著臉,神情扭曲地說。

看啊,他現在竟然被一個波特真心誠意地關心!老波特不會從墳墓裡跳出來嗎?

「喔,那就好。」哈利鬆了口氣,「教授,您覺得我可以問鄧不利多教授要點鳳凰的眼淚存著備用嗎?」

斯內普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你要用來做什麼?」

「緊急的時候救命。」哈利說,他想,斯內普教授負責教授魔藥學,也許對魔藥材很有興趣,「而且我想鳳凰的眼淚價值很高,也許會適合熬製一些特殊的魔藥……」

這麼說來,那隻蛇妖也很有價值,雖然瞎了,不過光是蛇皮和毒液就算是魔藥材中的希珍了。

哈利開始考慮上高年級後要不要從阿莫斯身上取藥材了。

把哈利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的斯內普簡直想要咆哮,這個波特為什麼這麼不波特!

難道他唯一波特的地方就只剩下魁地奇那種傻子運動了嗎?

不,打從他被分到斯萊特林的那一刻起,他就一點也不波特了。

波特應該是自大傲慢極盡炫耀能事的蠢蛋……

當初詹姆波特偏科得很嚴重,變形學十分優秀,但是其他科目頂多就是比一般水準高一些,魔法史甚至還是死當的;莉莉則是不管哪一科都很優秀,尤其是魔咒和魔藥……

好吧,那這點更像莉莉多些。

兩年的相處,哈利的表現足夠讓斯內普摘掉一層有色眼鏡,不過也就只有一層,只是從波特的兒子變成莉莉的兒子,就這樣而已。

「你可以去問校長看看,但是校長點不點頭,我就不保證了。」斯內普說。

「喔,教授,那如果校長答應了,您要不要一起?」哈利問,「我想鄧不利多教授應該不會那麼小氣的。」

斯內普冷哼幾聲,不做評價。

哈利見狀,識趣地閉嘴,走去切他的雛菊根。

他並沒有問斯內普是不是食死人,一個人是否真的想保護他,他感覺得出來。何況霍格沃茨還有其他教授在呢,要是斯內普真的是食死人,那其他教授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而且和湯姆對峙的時候,他可從沒聽到斯內普說要把他交出去,甚至他每次遇到危險時斯內普總是氣急敗壞。

能夠有個人真正擔心他安危的感覺太好了。

當然他並不是說德拉科和赫敏他們不會擔心他,只是感覺不同,斯內普給他的感覺更為特別。

也許是因為對方是他踏入魔法界後唯一對他表示不友善、卻總是擔心他小命的老師?

等哈利處理好雛菊根獲准回休息室時,他才知道宴會持續了一夜。

「喔,哈利,我父親氣瘋了。」德拉科憤憤地說,「因為鄧不利多那老頭又回來了。」

「我倒是很高興學校沒有關閉。」哈利如實說道,說真的,只要學校沒有關閉,誰當校長他倒真無所謂,「宴會怎麼樣?」

「很……放縱。」德拉科想了想,說,「全部的人都只穿著睡衣,拿蛋糕互砸。」

哈利嘴角抽了一下,「那幸好我沒去。」他清理一新已經用得夠順手了,不需要再額外練習。

「說到這個,從實招來,你到底是怎麼溜出去的?」德拉科壓低聲音說,「我明明看到你被勞德教授帶回來後就回寢室,也沒見到你出休息室。」

「那是商業機密。」哈利咧嘴微笑,「有一天我會告訴你的。」

德拉科哼嗤幾聲,擔心地問,「不會反而韋斯萊知道吧?」

「羅恩當然不知道。」哈利說,但是雙胞胎知道,而且這次之後他的隱形衣已經暴露在三位教授眼皮子底下了,不過他才不會跟德拉科說。

怎麼可能把底牌那麼容易亮出來。

「喔,那就好。」德拉科鬆了口氣,「記住,你一定要先告訴我而不是韋斯萊,不然……」

「行了,德拉科,我當然會先告訴你。」哈利好笑地說,在心中補上一句或者是同時。

「嗯。」德拉科這才滿意地點頭,斯萊特林從來不會刨根問底,「對了,洛哈特那雜種離職了。」

「喔,這倒是個好消息。」哈利這才想起這麼一號人物來,不曉得他被羅恩帶上去後去做了些什麼。

「歡呼聲可大著呢。」德拉科撇嘴,「據說是咒語反彈射到自己,把自己的腦袋給遺忘皆空了。」

「……我第一次認知到,原來人蠢沒有極限。」

「同意。」

「那麼,還有什麼好消息嗎?」哈利打著呵欠,他其實早就累了,經歷密室那種高強度的集中後,又給斯內普切雛菊根,他現在毫不懷疑,只要給他一個枕頭,他會立即睡著。

「喔,學校為了表示一點心意,考試全部取消了。」

「什麼!」哈利立即嚇醒,他哀號,「喔不,我已經全都複習完了,我甚至還把去年和前年的考古題全部都背起來了。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哈利,我覺得你還是去睡覺吧。」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