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行,我捨不得。」冰炎笑著回應,然後惡趣味地看褚冥漾體溫又飆高一個層次。

誰讓褚冥漾這幾天讓自己困窘到不行,現在當然要討回來,他心滿意足地想。

而且為了早上運動方便,其實他們都只穿著一條四角褲而已,原先沒什麼,都是男人嘛,雖然褚冥漾承認自己有點不自在有點臉紅心跳,不過在做了、做了那檔事之後……

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

對於冰炎的情話連點抵抗力都沒有,褚冥漾灰溜溜地不做評論,裝死地準備去給自己穿衣,然後默念南無阿彌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好擺脫在胸口沸騰的心猿意馬。

他怎麼就、就這麼蠢的,把有問題的東西吃下肚,落得這樣的下場呢……他無比哀傷地想著,怪不得他姊老是罵他人蠢沒藥醫……

「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了?」這次冰炎倒是真被嚇了一跳,急忙衝出來看褚冥漾發生什麼事情了。

褚冥漾僵硬地轉頭,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學長……你覺得,我姊可能會知道我亂吃東西嗎?」

雖然聽出褚冥漾抱著最後一絲希望,但是冰炎從來不會哄人,「她已經知道了。」也不想自己這三天表現得如此怪異,稍微熟悉些的都會發現不對勁,更不用說狼王到處宣傳褚冥漾自己吃了甜蜜媚燒了。

為什麼狼王要宣傳?

因為根據觀察,褚冥漾確實是喜歡冰炎的沒錯,當外公的當然要幫孫子追孫媳、喔,是孫婿才對。

於是,狼王就很歡快地到處去散發兩人是兩情相悅的輿論了。

「我姊……會殺了我……」褚冥漾失神地說,然後忍不住一抖,哭喪著臉自暴自棄,「我要躲到極地圈去冬眠,我相信極地圈帝王很樂意冷凍入侵者五百年的……」

「你如果想被冷凍,回冰牙我照樣可以讓你凍個五百年一千年。」冰炎不高興地說。

「我回冰牙你們族裡肯定變成平地。」褚冥漾感嘆道,「我姊會編織出一個美麗的故事讓世界以為冰牙不得不消失,而且消失是件好事……現在不受妖師之力控制的地方很少了,極地圈就是其中之一。」

「……我相信凡斯會阻止的。」

「對……也許吧。」褚冥漾依然哭喪著臉,「然後就變成真正的妖師內部的派系鬥爭了……我怎麼就這麼蠢給自己找了這個麻煩呢……」

依照白陵然寵自己的程度,他無比肯定要是冰牙把他冷凍了白陵然絕對會把冰牙打入地獄,從此後就沒冰牙這一族了。

「你不要把自己冷凍不就什麼事情都沒有?」

「那不行,因為我羞恥得快死了……」

冰炎頓了一下,勾起邪惡的笑容,「那我讓你更羞恥一點吧。」

褚冥漾反應過來,警戒地看著他做出防禦姿勢,「學長你、你要幹麼?」

「吻你。」冰炎理所當然地說,「今天的早安吻還沒給,不是嗎?」

「不、不用了……」褚冥漾變得又羞又氣,「以後都不用!」

「那不行,我已經養成習慣了。」冰炎好整以暇地說,「褚,認清現實吧,你是喜歡我的。」

「那、那是藥效。」褚冥漾氣勢立即矮了一截,「學長自己說過的……」

「嗯,我原以為那只是藥效。」冰炎的愉悅持續擴散,笑意也更深了些,「但是後來,我外公告訴我那藥物的作用……」他簡單地把藥效給提了一遍,「而我發現,在這幾天,你除了對我示好外,並沒有跟哪個人有其他特殊的、親暱的互動……」

褚冥漾看著冰炎,張著嘴呆愣,似乎想要反駁卻沒有著力點。

「褚,我喜歡你。」

噫!

褚冥漾顫抖了一下,他以前怎麼沒發現學長的聲音這麼有磁性呢?

感覺……快被漩渦吸進去了,差一點點就要被捲進去……

「現在沒答案也沒關係。」冰炎繼續說,用他那被褚冥漾認為是蠱惑的聲音輕聲道,「我會等……」反正婚都結了,沒問題。

褚冥漾支吾了半晌,臉都憋紅了。

冰炎繼續欣賞褚冥漾只穿著四角褲的身軀,沒提醒他到現在還沒穿上衣服,反正他能控制室溫也不用怕褚冥漾感冒,樂得給自己眼睛多吃冰淇淋。

褚冥漾原地不動,思緒亂成一團,想說點什麼又不確定自己想說什麼,最後自然而然脫口而出,「我姊要是宰我學長你會幫忙擋嗎?」

看到冰炎先是詫異後又高深莫測的微笑後,褚冥漾不禁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事後他才發覺,那句話怎麼聽都像是新婚娘子詢問丈夫要是有人欺負她,他會不會保護她……

要死了他才不是新婚妻子!

 

 

褚冥漾終於恢復正常後,要面對得就是各方親友的圍攻,或是促狹或是抓狂,都讓褚冥漾心力交瘁。

要不是妖師無法改變過去,他一定會回到過去掐死那個亂吃東西的自己!

冰炎聽到這種想法後用一種白痴就是白痴的憐憫目光看著他,「你沒想過把那盤串燒丟到海裡去不就好了?掐死自己幹麼?」

然後褚冥漾立即被自己的智商給打擊到。

「沒關係,笨是笨了點,不過我喜歡。」

……學長,請你沒事不要老把喜歡掛嘴上,心臟負荷不了。

「我要說到你喜歡我。」冰炎理所當然地表示,然後揶揄地看著他。

褚冥漾又挾著尾巴溜了。

 

 

 

 

不、這樣每次看到學長沒多久就體溫上升到沒辦法正常說話,這樣要怎麼相處啊!

 

其實褚冥漾自從藥效退了之後,對於自己是否喜歡冰炎已經有了答案,但是要他開口告白,他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沒種,他相信學長也感覺得出來。

 

學長這時候不知道是太有耐性還是太惡趣味,非要等到他親自開口說喜歡。

 

唉……就說不出口啊!

 

『主人主人~為什麼說不出口?』老頭公問,『就說主人喜歡半精靈就好了呀!』

 

「太難為情了……辦不到啦!」褚冥漾鬱悶地說,「而且學長幹麼不學過去那樣一個拳頭過來威脅我說喜歡?」那樣他就說得出口了。

 

已經開始牽拖的褚冥漾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發言有被虐狂的嫌疑。

 

『主人呆呆~』老頭公化身為一隻黑色棒棍,維持直立狀態跳上跳下,『少女情竇初開,不敢跟心愛的他告白~』

 

「夠了,你還是閉嘴吧!」褚冥漾強制中斷了老頭公的歌唱,他才不是什麼少女好嗎!

 

「你就只是想否認少女這個名詞嗎?」

 

「我本來就不是少女……嚇!」褚冥漾發現是誰站在他身後嚇了一大跳,「學長,你怎麼在這?」他明明就躲到瑜縭這裡來了!

 

冰炎拿起身上的項鍊,那是冰牙祭時冰牙王送給他們的成雙禮物,「這個可以讓我不受限制地來到你身邊──只要你允許。」他句末加重了口氣,似乎隱約含有一點怨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陸希咩
  • 學長絕對不是有耐性,一定是惡趣味。
  • 學長的惡趣味向來不少,但是只限定漾漾的樣子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22 15:51 回覆

  • 筑宣 張
  • 學長不用糾結了
    直接撲上去就解決了(大誤)(踢飛)
  • 這樣就得拉燈降幕啦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22 15: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