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子一共有一百層樓高。」琳琦說,「到達五十樓時有短暫的休息區讓情侶休息,並且可以摘掉手或腳上的情侶繩,先到達頂點的為此次任務冠軍!」

「好了,在剛剛解說的時間中,我們的工作人員已經幫情侶們繫上了情侶繩。」琳琦歡樂地說,「請各位觀眾拭目以待──旁邊有開設賭盤,絕對公平,大家可以過去下注是那一對情侶會成為此次任務冠軍。」琳琦說,「因為百層樓很高已經離開了各位的視線範圍,所以我們有特別為大家準備影像魔頻。」說完,空氣中就浮現了好幾個屏幕。

「那麼,讓我們開始吧!」琳琦沒拿麥克風的那一手舉著棋子,用力往下一揮,「預備,開始!」

褚冥漾的手腕和腳踝都跟冰炎綁在一起,從沒跟人玩過這種兩人三腳遊戲的褚冥漾完全不習慣,自然動作笨了很多。

偏偏所有能力都被封住,光靠體術也很難行動。

「真是麻煩……」冰炎抱怨道,顯然對這遊戲也頗有微詞。

再看看其他參賽組,也是笨手笨腳的。

守世界異能者多如過江之鯽,身手雖然各各敏捷,但是綁個人一起行動,還不能依靠術法,那就是另外的境界了。

冰炎和褚冥漾都待在地面上,並不急著往上爬,而是觀察其他參賽者,有些組別因為默契太差,不斷往下掉,最後甚至開始爆發爭吵。

「啊,請看第五十三組,因為兩人默契不佳爆發了衝突。」琳琦盡責地報導著,「還有第六十六組,顯然這個數字也沒讓他們運勢提昇……有鑑於此,這則任務有別名,叫做分手柱。大家也可以下注這次任務後會有多少情侶分手,賭盤在剛剛的隔壁,歡迎踴躍下注喔!」

褚冥漾已經完全不想去吐槽這選美比賽了。

「學長,怎麼辦?」褚冥漾問,看了看自己和冰炎被情侶繩綁在一起的手腳。

冰炎考慮了一會,把褚冥漾拉到正面,「抱我。」他言簡意賅地命令。

「哎?」褚冥漾呆了呆,然後又臉紅了,不過因為連續訓練之下,紅潮沒有前幾次明顯,「抱、抱?」

「你理解到哪裡去了?」冰炎好笑地看著他,「就是擁抱我,總知道無尾熊吧。」

褚冥漾默了一下,哼哼幾聲來掩飾自己的尷尬,乖乖抱住冰炎,此種舉動又引來高分貝的尖叫。

「似乎不太好行動。」冰炎測試了一下自己和柱子中間需要的空間,「還是用背的吧。」

看著冰炎把自己抵在柱子上的舉動,褚冥漾嚴重懷疑冰炎只是想趁機抱他而已,怎麼想都是背的比抱的要來得方便行動。

他們調整了一下姿勢,褚冥漾整個人趴在冰炎背上,沒被綁的那邊手環住冰炎的腰,腳則是勾到冰炎的大腿內側。

這姿勢羞死人了!

褚冥漾把頭埋到冰炎頸邊,逃避現實。

冰炎輕笑幾聲,「抓好了。」他開始爬柱子。

一開始,因為一邊手腳都被縛,所以行動上略為遲緩了點,但是大概到三樓左右的高度時,冰炎已經完全適應了。

於是,速度以一種令人嘆為觀止的壯觀速度成長,眨眼間冰炎已經來到二十樓了。

但是柱子突然從表面上長出突刺物,好在冰炎反應快立即側移避開,但是也往下落了幾尺。

「喔喔,請看!最具有冠軍相的情侶組帥先來到二十樓,觸發了隱藏開關!」琳琦興奮不已地持續報導,「二十樓以上每滿十樓就會有攻擊,被攻擊到落地或是死亡就會失去資格,請各位小心注意!」

「太心機了吧!」褚冥漾不敢置信,「這學校超有病!」他終於罵出來了。

「因為這是扇的學校。」冰炎倒是淡定不已,「她很喜歡搞些五四三。」

「……」褚冥漾開始考慮比賽結束後去陰扇董事有沒有可能成功,集合妖師之力和陰影,即是不能撼動無殿三主,把一主削成禿頭也是可以的吧。

兩人都被限制異能連幻武都不能用是要打什麼!

冰炎顯然從沒應付過這種無法攻擊只能跑路的狀態,用精靈文飆了一長串咒罵,並暗暗慶幸褚冥漾對精靈文並不熟。

「學長,我聽得懂精靈髒話的……」褚冥漾臉微黑地說,「因為凡斯說如果我以後要和你爸爸長久相處的話會需要知道這些,因為你爸爸聽不懂國文髒話會以為是在讚美他。」

「……」冰炎側身避開攻擊,手一抓一轉,翻身落到突刺物上,暫時喘了口氣。

他覺得以後的婆媳問題需要好好研究,或者說岳婿?

「算了學長,我們來換個位置吧。」褚冥漾提議,「逃跑我最擅長了喔。」

「是嗎?」冰炎無意懷疑,「你姊常常訓練你逃跑?」

「那倒不是。」褚冥漾露出吃痛的神色,「而是在我體驗了她魔鬼訓練幾次之後,自發練習的……」

冰炎忽然對小情人心生憐憫,雖然如果換成他來訓練,大概結果也會相同就是。

「為了避免意外,我不管是地面水裡還是空中都有練習喔。」

「……好吧。」冰炎不忍拒絕面露期待的褚冥漾,小情人一臉讓我表現表現嘛我一定可以做好的表情,他只猶豫不到三秒就立即做了決定。

反正褚冥漾抱他和他抱褚冥漾他不會太介意的,於是他們互換了位置,換成褚冥漾要背著冰炎爬。

褚冥漾就跟他說的一樣,非常擅長逃跑。

只見他左閃右躲還可以一邊往上爬,甚至是預見哪邊會有攻擊先避開,大氣也不喘一口。

冰炎抱著褚冥漾,順便用手感確認了一下褚冥漾的三圍,想著比賽結束後去給他們訂做幾套情侶裝,要有輕便服、還有正式場合要用的……

褚冥漾一邊爬柱子一邊很高興地想著他的表現還不錯,之前拼命狂練的逃跑絕技終於可以應用在逃避訓練以外的地方了。

咳咳,這樣看起來,冰炎和褚冥漾離所謂的夫妻同心,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走。

拜褚冥漾矯健的身手所賜,他們很快來到第五十層的休息區,這裡他們可以選擇要解開手上或是腳上的情侶繩。

「解手吧。」冰炎說,褚冥漾附議,於是工作人員就幫他們把繩子解下,之後他們被封印住的力量回來了一半。

「學長,比賽有規定不可以毀損器物嗎?」褚冥漾滿懷希望地問。

「沒有,怎麼?」冰炎挑眉,然後聽聞褚冥漾想法後露出一抹這樣幹也可以的邪惡笑容,「這主意很好,就這麼辦吧。」

褚冥漾得了允許,興高采烈地把烏鷲召喚來,「烏鷲,幫我把這柱子給砍一半好不好?」

應召而來的烏鷲開心地撲到褚冥漾懷裡,然後惡狠狠地瞪向冰炎,「漾~這是那死半精靈的主意嗎?」

「不是,是我的。」褚冥漾很開心地說,「這樣我們就不用再爬那討厭的柱子了,只要跳到被你砍下來的半殘柱子上就贏了,是不是很聰明?」

烏鷲沉默了一會,看著褚冥漾閃亮亮的、盈滿了我好聰明快點誇獎我的眼神,敗陣。

「死半精靈,我可還沒承認你。」烏鷲咕噥著,隨即化為一片黑色,從他們上方開始席捲而上,把五十層以上的地方全部包覆了起來。

然後下一秒,他們就見到蔚藍無比的天空,上方的建築物整個都不見了。

轟隆!

再往旁邊發出巨大聲響的地方看去,不見的部份就出現了,烏鷲還很好心地順便把裡頭的洪水猛獸術法陷阱全給處理掉了。

「謝謝你,烏鷲。」褚冥漾揉了揉辦完事飛回來往他懷裡鑽的烏鷲,「做得很好。」

烏鷲嘿嘿笑了幾聲。

冰炎嘖了聲,雖然說知道褚冥漾對待烏鷲就像是對待弟弟,烏鷲更是視褚冥漾如兄長,他對他們如此親暱的接觸還是很、不、爽。

然後一邊的夏碎和千冬歲已經爬到八十樓了。

瞬間他理解了為什麼他會這麼不爽了,因為那邊就有對從兄弟升格成為情人的血淋淋例子啊!

 

 

 

 

 

昀羲碎念:

特殊傭兵Ⅱ預購中,時間至7/25

通販者: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cNbq1yIMOqzdOjL0UpEgR0q3_TAWgD_v92n_4rjPjA0/viewform
 
場領者: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hsxecayyLtBp_gzFuiRoQandzIoBhkNJEhd1fNm1wTo/viewform
 
其他店家寄售資訊:
 
*卡布書屋:
  http://kabubooks.blog128.fc2.com/blog-entry-753.html
 
*葫蘆夏天:

  特傭1+2 http://www.hwulu.com/shop/index.php?route=product/product&product_id=2233

  特傭2    http://www.hwulu.com/shop/index.php?route=product/product&product_id=2232

*yaoi:

  http://www.plurk.com/p/k5omor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墨離
  • 天阿可愛的小狗(?)漾漾歪了...
    诶诶诶,凡斯大人肯定受到荼毒過才會這樣說))
  • 漾漾終於偏離了人生正途,踏上囧囧歪路,讓我們拍手恭喜他!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28 22:10 回覆

  • 陸希咩
  • 阿!竟然把樓層砍掉了!
  • 快~誇獎漾漾好聰明!(其實只是被帶歪了而已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06/28 22: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