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週日,褚冥漾把作業檢查了一遍,在家簡單煮了三餐,基本沒出門。

再過一晚,他要去上學時,他發現外頭的世界整個都不一樣了。

彷若是一層迷霧面紗整個被風吹開,遮蔽視野的簾幕被人整個揭起,露出本來的面貌。

褚冥漾站在自家公寓大門口,呆了幾秒鐘,一隻路過的冰藍色水蛇突然在他面前化身成一個妙齡女子,伸出指甲想在褚冥漾身楷把油,『看得見的小朋友,有沒有興趣跟大姊姊一起出去玩呀?』

褚冥漾倒退一步,頭也不回走回自家去。

「冰炎,你沒把我的世界整個傳送到你們的超能力世界吧?」他慢吞吞地問,「我感覺外面街景完全不對啊。」

「因為你開眼了。」冰炎說,繼續看那用蟲體字打印的報紙,「這世界本來就這樣,之前只是因為你看不見。」

「那我現在看見了,會不會有什麼影響?」褚冥漾很有求知慾地發問,「還有,既然我現在看得見了,我要怎麼分辨要來抓我的是哪隻鬼?」

「最臭的那隻。」冰炎給出很奇妙的答案,「鬼族大多都非常臭,不臭沒什麼攻擊性也不用怕,現在在你們這裡飄盪的大多是鬼魂,和鬼族不一樣。」

「是嗎?」褚冥漾想了想,「對了,我聽萊恩說你給我的護符很強,可是怎麼我剛剛就被一隻母蛇調戲了?你這護符只針對殺意沒針對性騷擾嗎?功能不大全耶,一般來說不是全包嗎?」

冰炎:「……我沒有開發過針對性騷擾的護符。」他一字一句幾乎都是從齒縫裡蹦出來的。

「你也許可以開發一下,搞不好很有市場。」褚冥漾一秒打起防狼市場可以賺多少了,「我覺得依照我剛剛一出去就被調戲的經驗來看,搞不好男女都有這需求。」

「……」冰炎費了好大的勁才沒把褚冥漾掐死了事,「你再不出門,會遲到。」

「你不能用那傳送陣送我嗎?」

「如果你不介意被人問你是怎麼突然冒出來的。」冰炎冷冷說。

「唉,好吧。」褚冥漾遺憾地說,「我先去上學了……但是你這保鑣好歹也要護送保護對象到校吧?」

「你護符帶著就沒問題。」冰炎說,繼續看報紙。

褚冥漾被這態度惹火了,三步併做兩步衝了上去,一把扯開報紙,「我作為保護對象,在此嚴正要求我的保標護送我到學校!」

冰炎頓了頓,揚起惡劣的笑容,「看到新世界,怕了?」

褚冥漾瞪他,嘴硬地說,「不怕!」即使他看到一條巨蛇突然朝他衝來還在要撞上他前幾秒變身成為大美女嚇得他反應不及,他也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害怕!

「會怕就好。」冰炎起身,對方並不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突然發現自己熟悉的世界變了樣,不怕就不是人了。」

褚冥漾死死瞪著他。

「走吧,不是要我送你?」冰炎提醒他,「再不出門就真的要遲到了。」

褚冥漾奴奴嘴,邁開步伐往外走去。

 

 

 

 

褚冥漾確實有被嚇到,但是好在神經強韌,他自認自己沒有當場放聲尖叫算是表現不錯了。

冰炎用再普通不過的辦法送他到學校,一路上,褚冥漾可以感覺到異世界的東西都會繞著冰炎走,讓他們能夠百分百地順利行走。

總算平復下來的褚冥漾緩過來,開始覺得冰炎這種彷若強效驅蟲劑的保鑣真是不錯,沒人敢像剛剛那位蛇大姐上來搭訕了。

「把你那驅蟲劑的想法永遠埋起來。」冰炎低頭,在他耳邊輕聲警告,「不然我就把你種了。」

「有保鑣會這樣威脅保護對象的嗎?」褚冥漾沒好氣地說。

「有,就是我。」

大言不慚好意思!

褚冥漾奴奴嘴,沒興趣吐槽冰炎如此中二自我的發言,他問了他比較關心的事情,「我要辦轉學手續的話,我要怎麼跟學校提?我們學校你們也有設點嗎?」

「有,各大名校都有設置辦理處。」冰炎說,「你去辦理處走一下形式基本就行,手續辦好大概要三天。」

「只有名校有?」

「有些小學校也有。」冰炎說,「設置辦理處的人基本都挑自己喜歡的學校,他們大多喜歡資源豐富的地方。」

原來如此,這樣他就可以理解了,「那麼小學校為什麼也有?」

「有些人想回饋母校。」冰炎言簡意賅,「確實有部份的人也有異能才華,但是因為環境被埋沒了。」

「咦?」褚冥漾思索了一下,「我還以為越鄉下的地方越有可能有超能力者耶,因為比較純樸不是嗎?你們超能力者不是都要講究什麼與大自然貼合什麼的?那都市反而比較少吧?」

「這是天賦。」冰炎睨他一眼,「天生的本能,你會讓一隻魚去爬樹嗎?」

「……不會。」

魚生下來就會游泳,這是本能,也能稱作天賦。

褚冥漾點點頭表示完全理解了,不過他又想到另外的問題,「暴力你覺得有沒有辦法改?」

「……」

「我覺得一定有辦法,你要不要試一下?為了未來我們兩人的和平相處,我覺得你很有必要去上上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之類的課程,何況怒極攻心,你火氣老是這麼大很容易長皺紋。」到時候街藝活招牌就沒了。

「你要是嫌命長,我現在就幫你終結。」冰炎陰測測地說,「想再被我殺一次?」

褚冥漾評估了一下冰炎現場行兇和湮滅罪證的可能性後,很乾脆地閉了嘴。

這人真是講不聽耶,又不是幼稚小鬼了。

講不聽的冰炎幼稚小鬼:「……」

他真該詛咒褚冥漾永遠閉上嘴──或是腦。

「是說我該怎麼辦轉學手續?」褚冥漾問,「我有需要請監護人出面嗎?」說到這裡他有點擔心張大媽的情況,要她老人家千里跋涉過來實在太勉強,但是如果用移動陣又擔心對張大媽太刺激。

「你滿十六就不用。」冰炎說,「我們的世界只要年滿十六就有絕對自主權。」

「所以你可以有恃無恐地殺人不怕父母被牽連?」褚冥漾下意識地問出來了。

「靠!」冰炎回答他的是一個無影腳,正好讓他往前撲街,他踉蹌了好幾步才穩下來。

「我覺得我需要換保鑣。」褚冥漾揉揉屁股,抱怨道,「怎麼會是你來?他們選擇的標準是以暴力作為基礎的嗎?」

冰炎冷哼一聲,臭著臉回答,「因為我家和你家有點關係。」

「欸?」褚冥漾一呆,「我怎麼都沒聽你提過?」

「那是我父親那輩的事情,和我沒什麼太大關係。」冰炎說,「到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先走了。」

他們已經走到了校門口。

褚冥漾這才意識到他已經到校了,「你先走?你不是我的貼身保鑣嗎?」他低聲問,「你走去哪?」

冰炎看他一眼,「去幫你辦轉學手續。」

「咦,不是要本人親自辦嗎?」

「嗯,照理講是這樣,不過黑袍有特權,由黑袍出面的話會比較快,不用等三天。」

「啊你怎麼不早說。」褚冥漾怨道,「那你出面的話是兩天?」

「不用。」冰炎沉聲回答,「半小時就可以。」

「……」你是在耍我嗎?

「嗯。」冰炎點頭,「由黑袍遞送的個案可以直接入學,手續後補。」

「那你還叫我來學校?」

「我得觀察你開眼後的反應。」冰炎兩手一攤,「要是沒到我的標準,你入學了也會被瞬秒,這樣帶你的我會很丟臉。」

褚冥漾忽然想撲上去掐死冰炎。

 

 

 

 

 

 

 

 

 

昀羲碎念:

感覺好久不見……真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XDa

回家之後東弄西弄只能擠出這麼點……我有空再補了勾咩><

最近各種忙……

另外所有敗家黑袍都必須滾出去,所以最後吃癟的不會只有學長www

喔對了特傭ⅠⅡ預購中,詳情請點置頂公告

 

 7/18補充:

CWT37放榜,攤位在T59,兩天都在地下士,歡迎大家來玩~

等等洗完澡還有一章,不過時間不定,因為我沒帶鑰匙進不了家耽誤到了OTZZZ

遲到上菜真對不起(土下座

 

86563 

 

繪者SHO的作品,特傭Ⅰ的再版封面wwwww

 

大家晚安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露葉つゆは
  • 期待黑袍全滾出去~~
  • 大家都希望黑袍吃癟嗎www

    感謝鍵閱!wwww

    昀羲 於 2014/07/13 23:36 回覆

  • 冥冽
  • 啊哈哈~漾漾真是愛錢~
  • 漾漾超愛錢,不過不是守財奴www

    感謝鍵閱!wwww

    昀羲 於 2014/07/13 2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