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瀨!」青峰垂門的聲音變得更大聲了,「快點開門,要不然我就砸爛這扇門!」

「青峰,別當流氓。」綠間還在一邊勸阻,黃瀨升起希望時綠間又補了一句,「再不開門就叫鎖匠來開,我們可以說成是擔心哥哥自己一人在家燒炭自殺。」

喂喂,他像是會自殺的那種人嗎?

無可奈何下,黃瀨走到浴室去,「小黑子,抱歉,你可以先好衣服等一下嗎?」他現在還不想讓小黑子曝光,要是小黑子多了其他哥哥,那他就不是唯一了。

「好的。」黑子應道,「那麻煩黃瀨君把衣服遞給我……」

「我放這裡。」黃瀨說,隨便挑了一件自己的衣服遞過去,「動作快。」

黑子應了聲,直接穿上出來,但是黃瀨的衣服對他來說太過巨大了些,鬆鬆垮垮地掛在他身上,露出大半肌膚。

黃瀨一看,沒被萌到反而大驚失色,「小黑子,你受傷了?」

「啊……是舊傷。」黑子暗惱自己怎麼這麼大意,「黃瀨君快去應門吧,我會躲起來的。」說完,他就去玄關拿起自己的鞋子後往更衣室的方向跑。

黃瀨還在震驚,那種程度的瘀青和傷痕……該死的,明天就要帶他去醫生!逛街什麼的見鬼去,啊不,根本就應該今晚去掛急診!

「黃瀨!」青峰還在門外咆哮。

黃瀨深吸一口氣,重重踏著步伐往玄關用力一開門,「小青峰你吵死人啦!」

「黃瀨!」青峰見門開了立刻擠進去,然後瞇眼,「你又帶了哪個白痴女人回家了?」

「才沒有呢!」黃瀨瞪著他,「這麼晚了,你們應該好好待在家裡,跑過來做什麼?」

「切,少跟我擺大哥架子。」青峰不屑道,「我的直覺告訴我你有帶人回來,從實招來!」

小青峰真的很有去當靈媒的天份,這什麼第六感啊?

綠間則是不緩不慢地走進來,「黃瀨,你回來為什麼沒打電話?」

「臨時回來的,明天就要回去所以沒想到要打。」黃瀨說,「好啦,現在可以請你們告訴我這麼晚來威脅要砸爛我的大門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嗎?」

「沒什麼大事。」綠間推推眼鏡,「只是我們今天去掃墓,看到墓前有兩束花所以青峰就大吵大鬧地要過來找你──」

「我警告你,黃瀨,別想帶什麼奇怪的女人去掃墓!」青峰吼道。

「我才沒帶女人去掃墓。」黃瀨抗議,「就為了這點事你們就要來破我門?」

「青峰怕你又被壞女人給騙了才急急忙忙衝過來……」

「我才不會被騙。」黃瀨怒道,「我好歹也算是你們大哥吧。」

「但是就連我都很擔心你的情商。」綠間一針見血,「你要是記憶力沒退化,就該知道前年不曉得哪一位被一個女人搞到差點被退學。」

「呃……那只是意外。」黃瀨的氣勢弱了點,「後來不是沒事了嘛……」

「黃瀨,你真沒帶人回來?」青峰在屋裡轉了一圈,狐疑道,「可我總覺得你有帶人……」

「小青峰,你別嚇人。」黃瀨抽抽嘴角,同時對於黑子的隱匿功夫甘拜下風,「你是要告訴我我帶了什麼回來?」

「呃……」青峰這才收斂了氣勢,罵咧咧地道,「奇怪了,我的直覺從來沒有不靈過……」

「那很榮幸地現在就是它第一次失靈的時候。」綠間吐槽道,「我早就告訴你別依賴那什麼直覺,作人必須盡人事才能聽天命,這肯定是因為你今天沒帶摩羯座的幸運物……」

「你這段話才讓人想吐槽好不好!」

「行了你們兩個。」黃瀨打斷他們的爭吵,「沒事就快點回去,我叫計程車送你們回家……」

「說到這個,黃瀨。」綠間看著他,「有鑑於今年暑假過後,我和青峰都會外宿……我們雙方已經說好在外面租房子了,你也一起來吧。」

「……啊?」黃瀨呆愣著沒反應過來。

「青峰要上桐皇高中,而我要上秀德大學,剛巧都在同一區。」綠間有些不自然地推推眼鏡,「我們已經說好要一起住……我認為兄弟還是要住在一起比較好。」

「……等你們都確定考上再說。」黃瀨反應過來,巧妙地閃過這話題,「說到這點,你們現在不是應該好好準備考試嗎!寒假可是一下子就過去了喔!」

「沒問題的,我會盡人事。」綠間拿出一把扇子,上面有貍貓的圖案,「連幸運物也會準備好。」

「所以叫你讓他改改那偏執狂的毛病啊黃瀨。」

「連筆試都要靠著我的滾滾鉛筆救命的人沒資格說我。」

「小青峰也是吧,雖說要當體育特保生但是不勤練的話可不行喔。」

「那一點都不用擔心。」青峰露出輕蔑的表情,「能勝過我的,只有我自己。」

「所以叫你讓他改改中二自大的臭毛病啊黃瀨。」

「啥!我這叫有本事,你才該改改每天都要收看星座頻道準備幸運物這毛病,有次還來搶我的模型籃球,到底哪裡有問題啊!」

「你們兩個……」

當黃瀨終於把兩人給哄出去後,他立即奔到更衣室,「已經可以了,小黑子……小黑子?」

沒人應聲。

「天啊,小黑子,你別嚇我……」黃瀨膽顫心驚地說,雖說在北海道已經見識過不少次對方的消失特技,不過現在可是在他家啊。

一聲輕咳,黃瀨立刻打開衣櫃,翻找到最深處,看到一雙水藍眸子瞅著他後才放下心,「小黑子,出來吧。」

黑子搖搖頭,「黃瀨君,你確定你弟弟們走了嗎?」

「走了。我親眼看他們上了計程車。」

「剛剛聽你們的對話,我覺得沒有這麼容易……」

「黃瀨!」

噫!

黃瀨立刻僵硬了半晌,小青峰怎麼折回來了?

「被我逮到了吧,我就說你肯定有帶人回來,到底是誰帶出來讓我們見見!」

「不是吧小青峰。」黃瀨簡直想咆哮了,「你們是怎麼進來的?你們不是該回去了嗎!」他立刻從更衣室撤退。

「剛剛我從你玄關桌上拿到鑰匙了。」

「這是偷竊好嗎小青峰……」

「弟弟借哥哥的東西不用理由吧!」

「小青峰,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好好談談關於『借』的定義……」黃瀨一邊用身體擋住像隻嗅到獵物的黑豹青峰,一邊用眼神責難綠間,「小綠間,你就這麼看著?」好歹小綠間比小青峰明事理,鬧到這份上也該開口阻止青峰了吧。

綠間推推眼鏡,「我也認為你帶了人回來,要是你不是做賊心虛,何不讓青峰去看看?沒看到人我們自然就回去了。」

「呃……」小黑子的隱匿功夫他是很瞭解啦,可是可以敵得過敏銳如野獸的小青峰嗎?

青峰才不管黃瀨在考慮什麼,他看穿黃瀨猶豫的一瞬間,鑽了個縫就往裡面跑,方向還恰好是小黑子躲藏的更衣室。

……小青峰搞不好比小綠間更適合成為一個神棍。

「喂,小青峰我更衣室的東西別亂動!」情急之下他只能這麼喊了。

青峰在更衣室中東翻西找,左瞧右望,愣是沒看出什麼不對勁,連女人的香水味都沒有。

「怪了……」青峰這才露出不敢置信的震驚模樣,「我的直覺怎麼可能出錯?我的確感覺到有人啊……」

「行了吧小青峰。」黃瀨沒好氣地說,「都說了你那直覺不可靠啦,快點回去啦。你們不趕著明天早起,我還得趕早班車呢。」

這下綠間也不好再逗留了,「我們先回去吧,青峰。」說著,把因為打擊過大而呈現遊魂狀態的青峰給帶走。

黃瀨送他們到玄關時,綠間盯著黃瀨,「雖然這次是我們不對,但是黃瀨你的態度確實很可疑──不會是趁著你送我們去搭車時讓人偷偷溜走了吧?」

「哪可能啊。」黃瀨落下一滴冷汗,若說青峰依靠直覺,那綠間就完全依靠所謂的情報,「你自己也看到過,你們第一次來就沒看到人不是嗎。」

「說的也是。」綠間沉吟了一會,「好吧,那這次就先這樣。」

就先這樣是哪樣啊!

「那麼同住的事情,有鑑於你是我們的大哥,所以我認為簽約代表選你比較妥當。」綠間話題一轉,轉到黃瀨非常頭痛的地方,「我和房東說好下個月初就能簽約,所以你把那段時間空下來。」

「哎?」黃瀨笑著打哈哈,「我儘量啦,但若是臨時有通告什麼的我也沒辦法喔我先說。」

「只要不是你自己跑去接,我們都有辦法。」綠間說,瞇眼瞧他,「當然,如果你趁機落跑,我相信青峰也能抓到你。」

……這什麼馴獸師和猛獸?

 

 

 

 

昀羲碎念:

好久不見的黃黑篇!黃瀨私心已經出來了有沒有!XDDDD

是說我之前才知道有黃黑only場………怨念

啊不過這篇依然是暫坑……是說好像沒有太大差別……因為坑太多了OTZZZZ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
  • 大大加油兄弟什麼的超有愛的,期待接下來的黃黑
  • 太好了遇上同道了,兄弟梗什麼的超萌的不是嗎!
    黃黑喔喔喔!!

    感謝支持!XDDD

    昀羲 於 2014/10/16 2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