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一 以特殊傭兵(原作:特殊傳說,配對:冰漾)為基底的架構,所以正經什麼的都是騙人的,主配對是斯哈,沒看過的也不用太在意基本上不影響閱讀。

二 哈利帶著原記憶穿到守世界(簡單來說就是穿到一個亂七八糟的世界,附加可以復活的外掛),可是他逝去的親友則是投胎,除了西里斯,因為他跌到連幕後就直接魂穿過來了。

三 集齊七顆龍珠可以召喚神龍實現願望,集齊七個魂片可以召喚完全版湯姆,過程中可使用其他附加功能。

四 不論在哪裡,扇(特殊傳說角色)都想讓人一巴掌打死她,梅林的鬍子。

五 用爆符變出的魔杖會爆炸。

六 基本上採用陸翻,偶爾混用台翻,但是應該都看得懂。

七 全文主旨在給斯哈和其他角色一個圓滿,原著裡我認為遺憾的部份會在這裡補足。

 

 

 

 

 

哈利波特,魔法界的救世主,十七歲那年靠著愛、勇氣、希望和強大無比的運氣打敗了令人聞知喪膽的黑魔王,讓魔法界回歸平靜。

在戰爭中他失去了許多親友,即使戰爭結束,傷痛仍在。

他和羅恩(榮恩)還有赫敏(妙麗)回到了霍格沃茨,繼續他們未完的學業。

這天,哈利窩在一間空教室,給自己熬製魔藥時,坩堝爆炸了,連帶著一起把他的肉身轟成了渣。

是的,哈利波特,人人稱頌的救世主,沒死在黑魔王殘忍的索命咒下,卻命喪在自己的坩堝前。

嗯,這肯定可以成為魔法界的一則巨大笑話。

哈利發現自己又來到國王火車站時,冒出的就是這麼一段感想。

不過這次要是搭上火車的話,就會一直坐下去直到盡頭了吧?

「唉,年輕人,年紀輕輕的別像個老頭子一樣感慨萬千。」一名穿著神秘東方服飾的白衣女子幻影移行出來,把哈利嚇了一大跳。

「呃,妳是……?」哈利不確定地問,「死神之類的?」

「哼哼,我可比死神偉大多了,世界上最偉大的人就是我。」女子啪一聲打開合扇,囂張地說。

「那妳是……梅林?」他沒聽說梅林是女的啊。

「……不是,不過如果你願意和我做交易的話,我是可以讓你見到梅林那死小孩。」女子搖著扇子,「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扇,是無殿的三主之一,記住,我是最偉大的。」她很強調最後一句。

「呃,扇女士你好,我不是很清楚現在的情況……」

「不要緊,我可以幫你解釋。」扇笑嘻嘻地說,「乖小娃,你挺有禮貌。我決定如果你願意和我做交易的話可以給你一點優惠──好,現在的情況是,你蠢得把自己炸死了。」

哈利默然,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這麼說話的?

「因為你掛了,所以靈魂又來到這裡了,不過要是你願意來我的學院就讀,我可以給予你第二次人生,但是條件就是你不能暴露前生的事情。」扇豎起一根指頭,「當然,要是你不願意也沒關係,大可搭上火車便走。不過送你一個小小情報,我之前也有在這裡撿到不少靈魂,他們都去我的學院就讀了喲。」

「咦?」哈利愣了一下,立刻問,「這裡嗎?那表示鄧不利多也去了?」

「我們也有我們的規矩要遵守,小娃。」扇笑道,「言盡於此,你自己判斷,是要搭上火車呢,還是來我的學院就讀?」她指著即將行駛進站的火車頭說道,「你得在它進站前做好決定,不然就是視為你要按照既定軌跡,一路坐下去囉。」

「我要去!」哈利脫口而出。

「那好,去吧!」扇立刻收起扇子,一個無影腳就把哈利給踹下了月台。

……魂魄被火車輾過會不會魂飛魄散?

「喂!」哈利才想破口大罵,可是火車已經從他身上輾過去了。

「啊啊啊啊啊!」

隨著尖叫聲的中斷,扇大搖大擺地坐在休息區休息。

「呼,真是個累人的活兒」扇勾起邪惡的笑容,「好好相處吧,你們,Atlantis學院永遠歡迎異界的學生。」

 

 

被踹下月台的哈利一睜眼,就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火車站,現在自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就很想詛咒剛剛那個女人。

「小娃,別在心裡咒我,我說過我是最偉大的。」一把鋼扇敲上他的頭,哈利痛得彎腰。

這女人會攝魂取念?但是他沒有大腦被入侵的感覺啊。

「好了,這裡就是我的學校。」扇不理會他的疑問,指著有著壯麗外觀,一點也不輸霍格沃茨的巨大門扉,「小娃兒,這裡和你之前待的霍格沃茨有很大的不同,就是呢,在這所學校內,不會有真正的死亡──這可是本校的招牌。」她洋洋得意地說。

「真正的死亡?」哈利懷疑地重複,死亡就死亡,難道還分假死和真死?

「就是即使不小心被學校陰死砸死打死了,也有醫療班幫你復活。」扇不當回事地說,「有鑑於你是新生,所以我給你安排了代導人。」

「代導人?」

「就是專門帶新生的,算是你你的前輩。」扇說,「好了,剛剛在火車站裡面沒把交易講完,在這裡,你得蒐集七樣東西,蒐集完以後才可以召喚神龍。」

「等、等一下,召喚神龍?」哈利忙問,「龍不是保育類動物嗎?不能私自圈養更不是家庭小精靈……」

「嘖嘖,異界雖然有趣,但就是這點麻煩,文化不同。」扇嘖了幾聲,「也罷,反正你姑且記著,只要這七項東西湊齊了,你甚至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這是我的小小優惠。」

「這七項東西到底是什麼?」哈利覺得非常混亂,扇自顧自地說了一堆,他仍然雲裡霧裡,沒個方向。

「嗯,這七項東西包含你自己,這是提示。」扇一笑,「接下來,就請你好好體驗一下我的學校吧,相信我,一點也不比霍格沃茨差,不過沒有小精靈倒是真的,有空我會去多撿幾個。」

啪吱。

那女人又不見了。

哈利整個傻在那裡,不知所措。

那他現在是要幹麼?走進大門報到?

他感受了一下自身的魔力,很好,還挺豐沛的,除了有點搞不清楚情況,他的身體在最佳狀態,要跑路也可以幻影移行。

「波特!」一聲怒吼從他背後炸開,嚇得哈利反射性去掏魔杖,摸空之後才想起來這裡已經不是霍格沃茨,甚至很可能也不是英國了。

他轉過身之後嚇得更大,那分明是年輕時代的斯內普!

而且穿得十分……麻瓜。

「教、教授?」他瞠目結舌,「你怎麼也到這裡了?」

「教授?」年輕版的斯內普雙眼微瞇,冷哼一聲,「顯然你的眼力有待商榷,我是你的代導人,而且很不幸地是你的同班同學。」

「咦?」

「跟我過來。」斯內普陰沉地說道,「學校裡的東西不要亂看也不要亂碰,你要是死了,負責帶你的我會非常丟臉,相信我,你不會想要領教我的怒火的。」

他十分確信自己一點也不想領教斯內普的怒火,特別是在他接受了斯內普將近一生的記憶之後,他對斯內普是喜歡不起來,但是恨也變得不那麼純粹了。

這個男人,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他,雖然他很難由衷地感激,但是他並不是一個忘恩負義之輩。

「教授,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哈利小心翼翼地問著,「你……呃,上一世的記憶?」這麼問好像有點奇怪,不過他也找不到更好的問法了。

斯內普狠狠瞪著他,不過哈利發現其實斯內普只是在掩飾自己的動搖,顯然這個年輕版本的斯內普還沒長成那個連伏地魔王都騙過的老蝙蝠。

「你知道什麼?」他冷冷地問。

「就是,你是我的教授……」哈利小心說著,「呃,就是發生了一場戰爭,你必須保護……」

話還沒說完,噗天蓋地的陰影就朝他的頭頂落了下來。

「白痴!」斯內普低吼了一聲,撲過去抱著哈利順勢打了好幾個滾兒,兩人躺在地上後才看清楚那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時鐘。

「學校的時鐘很喜歡被看,所以會想讓人看得很清楚。」斯內普站起來拍拍自己身上的灰,極度嫌棄地說,「不過你倒是第一個即使沒抬頭也被砸的。」

……他該感到很榮幸嗎?

「好了,繼續。」斯內普站到一邊,雙手環胸,神情傲然地命令。

繼續你大爺!

哈利實在很想這麼回嗆他一句,不過他還是老實交待,「你是雙面間諜……」

那個時鐘忽然劇烈顫抖了一下,然後開始從土裡飛快地旋轉,接著,朝哈利滾了過去。

「還不快跑!」斯內普怒喝,「不想死就給我跑起來!」

哈利一個呆楞後立即飛也似地跑了起來,他邊跑邊想,這世界太不靠譜了,才來學校不到一鐘頭就經歷兩次鬼門關,是鬧啥啊?

他被時鐘追著追著,眼看那時鐘就要從他身上輾過去了,他悲憤莫名,先是把自己炸死,在被扇給踹下月台,差點又被時鐘砸死,現在是要被碾死了嗎?

他上輩子被伏地魔給追著打他好不容易打回去了,現在居然還被時鐘威脅生命安全還沒辦法打回去,有沒有這麼衰的!

就在哈利已經做好再去一趟火車站的心裡準備時,一個好心人從旁邊幫助了他,一槍抵在時鐘上,讓它在哈利背後三公分處停止滾動,甚至還瑟瑟發抖。

「回去你的位置,嗯?」

時鐘立刻大動作地蹦跳起來,回到原先的位置去了。

「波特同學,你又欠我了。」那位好心人悠哉地說。

又?

他才剛到這裡,除了剛剛被斯內普救了,他不欠誰吧喂?

「呃?」當他看清來人後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去了。

泥馬啊這是年輕版的,還沒毀容的伏地魔王啊!

 

 

 

 

 

昀羲碎念:

最近努力調整狀態恢復往常的更新速度,這是十一月HP的新刊,反正只要扯上特傭就是歡樂保證,嚴肅正經啥的都是騙、你、的~

其實我原先想出岔路……呃要是這篇來不及就只好換岔路上陣了TT口TT

不過那之前還有九月原創場,我也出了一小本家庭聯絡簿 ,專題是在賣昀羲媽的各種糗事,部落格上有有幾篇,在我的媽媽咪呀這個資料夾裡(但是蠢事一籮筐我沒有全放,以及目前對親友的實驗結果都是再也無法直視昀羲媽)

以及12月CWT,既刊印量調查,MG可能會換封面增加排版,其餘則不做變動(後記可能多個幾行)

還有比較特殊的是新版重入,有收舊版的會發現漾漾比較沒有那麼腦殘……

嘛啊廢話太多表單直接來吧,這是既刊印量調查~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kqgQ0OJltMxEgVKjziAvOOVY9omRL0Dv6wz1Z3stoQ/viewform

 

 

明天放上原創本家庭聯絡簿(預定價85~95,場售價100~110)的印調,還請大家多參考~~讓大家知道家有天媽到底是多麼的不容易啊~~~~(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昀羲 的頭像
昀羲

壁上觀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