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說明:

一 以特殊傭兵(原作:特殊傳說,配對:冰漾)為基底的架構,所以正經什麼的都是騙人的,主配對是斯哈,沒看過的也不用太在意基本上不影響閱讀。

二 哈利帶著原記憶穿到守世界(簡單來說就是穿到一個亂七八糟的世界,附加可以復活的外掛),可是他逝去的親友則是投胎,除了西里斯,因為他跌到連幕後就直接魂穿過來了。

三 集齊七顆龍珠可以召喚神龍實現願望,集齊七個魂片可以召喚完全版湯姆,過程中可使用其他附加功能。

四 不論在哪裡,扇(特殊傳說角色)都想讓人一巴掌打死她,梅林的鬍子。

五 用爆符變出的魔杖會爆炸。

六 基本上採用陸翻,偶爾混用台翻,但是應該都看得懂。

七 全文主旨在給斯哈和其他角色一個圓滿,原著裡我認為遺憾的部份會在這裡補足。

 

 

 

 

 

 

「嗯?我認錯了?」伏地魔摸著下巴,那神態怎麼看都很像是裝模作漾。

 

「我想,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哈利艱難地說,不會上輩子他和伏地魔鬥了一輩子,這輩子還來吧?

 

「看起來是,不過你和詹姆斯波特實在太像……還是說,你們之間有某種關聯?」伏地魔瞇眼審視著他,「回答我的問題。」

 

冷酷的語調只讓哈利在心中猛翻白眼。

 

劣根性真是死了七次也不改……慢著,七次?

 

一個讓他傻眼的可能性在他腦中形成。

 

他不會是……要幫著伏地魔找齊七個魂器,所以七樣東西裡面才包含自己吧?

 

哈利對這個可能性非常驚恐,整個不淡定了。

 

「看來……確實是有什麼聯繫。」伏地魔冷笑道,「很好,等下到了班上,我會讓其他同學好好問問你的來歷。」

 

「什麼來歷?」此時哈利還沉浸在自己的恐怖幻想中,沒回神。

 

敢情這人根本沒在聽他說話?

 

伏地魔磨牙,「我在問,你和詹姆斯波特有何關係!」這麼相似的五官──除了眼睛,肯定有關係!

 

「詹姆斯波特?」哈利茫然道,「他是我爸……」

 

忽然,旁邊的石像產生了暴動,一張嘴就要把哈利給整個吞下。

 

伏地魔雙眼微瞇,看著又往另外一邊抱頭逃竄的哈利,給斯內普打了通電話。

 

「西弗勒斯,是我。」他言簡意賅地說,「你代導的是不是那個長得很像波特的傢伙?嗯,我碰到他了,先會合吧,我有個猜想,水上亭見。」

 

在伏地魔和斯內普會合的時候,哈利已經逃竄到另外一處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

 

「呼、呼……」這所學校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扶著牆,好不容易緩了口氣後才繼續漫無目的地走,一邊思考自己目前的處境。

 

他走著走著,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吸引了他,讓他往某處走去。

 

只是,他看到的景象讓他整個驚呆了。

 

姑且不論那堆飄來飄去又不是幽靈的東西在嗑瓜子,他居然看到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在這裡和諧地兩人野餐約會啊!

 

兩人看見他時也驚呆了。

 

「你是誰?」

 

哈利腦中忽然閃過扇說的話,『我之前也有在這裡撿到不少靈魂,他們都去我的學院就讀了喲。』

 

泥馬啊,難道那女人撿回來的不只斯內普和伏地魔,連他父母都被撿回來了嗎?

 

想到這裡,哈利整個激動了。

 

「我是哈利波特,你們的兒……」話還沒說完,他就被一腳踩扁了,差點。

 

巨大的鷹獅發出怒吼,神色挑釁地對著遠處一道紅色身影示威,「怎麼樣,老子美麗英俊的雄姿讓你整個都看呆了嗎,那種破弓對老子不管用!」

 

「西瑞羅耶伊亞,你這個白痴!」紅袍罵道,「你踩到學弟了!」

 

「欸,真的?」西瑞抬起腳掌,「啊哈不好意思,本大爺顧著幹架沒看到,話說回來,江湖道上小子得自己機伶點,別人打架實力不足的話要趕快跑,遇上本大爺只能怪你流年不利、倒楣至極。」

 

「哪那麼多廢話!」紅袍怒喝一聲,搭上弓又朝那鷹獅射了好幾箭。

 

詹姆斯和莉莉嚇得衝過去把哈利扶起來,哈利的眼鏡已經被震飛出去了。

 

幸虧剛剛詹姆斯和莉莉合力幫哈利張開結界才免除了哈利被一腳踩死的悲催命運。

 

但是那結界根本不堪西瑞第二次踩壓,好在哈利已經閃到一邊去了。

 

『要是你願意來我的學院就讀,我可以給予你第二次人生,但是條件就是你不能暴露前生的事情。』

 

腦中閃過了扇說的話,這表示他只要透露一點情報就會死嗎?

 

太坑人了,契約內容但書什麼的要講清楚啊!

 

哈利第一次痛恨起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你長得和我真像。」詹姆咧嘴笑道,友好地搥了搥哈利的肩。

他們三人來到另外一處,遠離戰場避免又被波及。

現在那隻鷹獅和紅袍已經砸了一半場地,並且轟轟烈烈地往另外一處開疆闢地去了。

「是啊……」哈利聲音乾澀地說,這是他的父親,是那個會用倒掛金鐘羞辱斯內普的自大狂版本,可是他還是很感動。

「不過眼睛像我。」莉莉打量了半晌,打趣地說,「綠色的眼睛,連形狀都像。」

「看起來很像我們的綜合體。」詹姆立刻跟進,笑嘻嘻地說,「莉莉,我們要是結婚有小孩的話兒子大概就像哈利這樣?你看,連姓氏都一樣。」

莉莉臉頰緋紅,嬌嗔道,「沒個正經,哈利和我們一般大呢。」

哈利貪心地注視著他的父母打情罵俏。

「……哈利?」

哈利回過神,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我剛剛恍神了……」

「沒關係。」莉莉笑道,「你是哪個班的?快要上課了喔。」

「呃……」哈利愣了一下,搔搔腦袋,「我不知道。」

「咦?」

「我才剛來沒多久,正確說法是不到兩小時……」哈利老實交待,「因為……呃,總之,我還不知道自己是哪一班。」

「不管是哪一班,應該不是我們這班。」詹姆說,「我們是特殊班,獨立於其他系所和班級,高中部的話要往那走。」他指了指一個方向。

「特殊班?」哈利問道,「那是什麼?」

莉莉有點為難地看著哈利,「哈利,你真的不先去找自己的教室嗎?要是遲到的話會被詛咒喔……」

哈利呆滯了一下,「詛咒?」

「嗯。每次詛咒的內容都不一樣啦。」詹姆說,「不過哈利,如果說你是新生,學校照理來說會給你安排代導人的,你有見到嗎?」

哈利嘴角抽了抽,想起年輕版的斯內普和伏地魔就有點胃痛,「有啊,是斯內普……」

詹姆眼睛瞪得老大,「那個鼻涕精?」

莉莉伸手掐了詹姆的腰,不高興地瞪著他,「別那麼叫他。說了多少次了。」

「喔,莉莉,對不起。」詹姆低頭作懺悔狀,然後立刻把話題帶開,「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哈利你可能跟我們一樣是特殊班。」他拍拍自己的胸部,不知怎麼,他對這個和自己長相十分相似的男孩有著一股天生的親近,「如果鼻涕、我是說斯內普不可靠的話,你大可來找我──喔,對了,還有我其他好哥們,等等介紹你們認識──」

「西里斯和盧平嗎?」哈利脫口而出。

詹姆和莉莉訝異地看著他,「哈利,你怎麼知道?」

扇那個女人該不會把在戰爭中死去的人的靈魂全部撿來了吧?

哈利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就恨不得立刻奔到教室去見見他的同學,反正伏地魔他都打過照面了,再也沒人可以打擊到他神經了。

「喔,呃,我猜的。」哈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根據我的前生判斷的。」他有點不安地說,不知道這句會不會畫在洩漏前世的範圍裡。

詹姆和莉莉眼睛睜的老大。

「喔,所以哈利,你真的是我們兒子?」詹姆率先叫了起來,「老天啊!」

……他什麼都沒說,詹姆自己推理到的,不能怪他。

哈利警戒著四周,生怕有什麼東西又跳出來要他的小命了。

「詹姆,克制點。」莉莉敲了敲詹姆的頭,轉過去對著哈利說,「哈利,這表示你一定有前生的記憶了?可不可以告訴我們?」莉莉也難掩興奮地說,「根據你的記憶,我們這次搞不好真的可以從這裡畢業了。」

「……從這裡畢業?」

「嗯啊。」詹姆看哈利一副茫然未知的模樣,解釋道,「我說過我們都是特殊班吧。特殊班就是指沒有完成校董指定的任務時就不能畢業,一切行動都不可以出學校,等於是軟禁在這裡了。」

「軟、軟禁?」哈利嚇到了,「你們被軟禁在這裡?」

「別說的那麼讓人誤會。」莉莉不贊同地說,「準確來說,是強制住宿,要離校的話必須登記,董事許可後才可以。」

「那也還好。」霍格沃茨也是這樣啊,寄宿制的學校都這樣吧。

「可是我的登記從沒核准過。」詹姆怨念地說。

「這我倒是覺得很好,你光在學校內引發的麻煩就夠多了。」莉莉不怎麼客氣地吐槽他,「我們去班上吧?再幾分鐘聲就響了。」

哈利後來才曉得,所謂的特殊班,其實就是蒐集龍珠小隊……咳咳,是蒐集魂器小隊。

 

 

 

 

 

 

 

 昀羲碎念:

十二月既刊印量調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kqgQ0OJltMxEgVKjziAvOOVY9omRL0Dv6wz1Z3stoQ/viewform

原創家庭聯絡簿預定: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WJtXykx1NECPXVBP0YIHY3fafflLRCUq403kMdAmnEY/viewform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