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和莉莉帶著哈利來到班上時(他們沒有用幻影移行,而是使用了某個叫做移送陣的東西),班上並沒有其他人。

不過每個桌上都有名牌,他的座位在斯內普旁邊。

「哈利,你的坐位在這,你真的是我們班上的學生呢。」詹姆斯嘖嘖稱奇地說,「不過別管名牌了,坐我們旁邊吧?」他興沖沖地提議。

「詹姆!」莉莉厲喝,「你想害哈利禿頭嗎?」

詹姆嘻嘻一笑,「反正有醫療班,開個玩笑而已嘛。」

莉莉瞪他,詹姆立刻低頭作懺悔狀。

真不愧是年輕版的詹姆波特,連自家兒子都想惡作劇啊……雖然是前輩子的。

哈利實在很難說明此刻的心情,雖然他掛了,還掛到一個有伏地魔的詭異世界,可是他的父母也在,光就這點來說,他就覺得這世界美好無比。

「嘿,哥們,咱班上有新生了。」詹姆忽然跳到教室門口,笑嘻嘻地搥了某人一拳。

西里斯和盧平愣了一下,不過盧平很快反應過來,溫和地對哈利笑道,「你好。」

「你好。」哈利看著年輕版的盧平,此時的對方不像他三年級第一次見到時那麼落魄和滄桑,只是一般學生。

「怎麼了哥們,對哈利一見鍾情啦你?」不過一旁的西里斯卻像是被雷打到一樣不可置信,他瞪大眼睛,幾乎要把眼珠給瞪出來了。

「哈利,波特?」西里斯啞聲道,「是那個哈利嗎?」

「哥們,你怎麼表現得這麼奇怪……」詹姆皺眉,他這個意氣風發的好兄弟怎麼好像見了死別的戀人似的?

「西里斯?」哈利看著西里斯的反應,不甚確定地猜測,「呃、貝拉,帷幕後……」他試著說了幾個關鍵字,然後非常警戒四周,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又差點死掉。

「對!」西里斯一聽到帷幕兩個字後,激動到不能自己,直接撲上了哈利來了個熊抱,「天哪哈利,你你怎麼也過來了?那邊那個鄧不利多難道沒有好好保護你嗎!鼻涕精呢?難道是他害的嗎?我就說了他不可信任鄧不利多肯定是老糊塗了……」

哈利被西里斯緊緊抱住,骨頭生疼到他覺得都裂掉了,不過他也緊緊回抱西里斯。

天啊,這個西里斯是那個摔下帷幕後,他的教父啊!

兩人緊緊相擁,彷彿歷經了生離死別後終於破鏡重圓的情侶,詹姆和盧平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莉莉則是在一邊吃吃竊笑,也不曉得她到底在笑什麼。

「放開他。」一道冷漠的嗓音像盆冷水澆了下來,「蠢狗。」

西里斯從喉嚨中發出一聲嘶啞的咆哮。

哈利側過頭去看,聲音的主人正是斯內普,旁邊站著年輕版的的伏地魔。

「閉嘴,鼻涕精!」

「顯然你的感知已經麻痺到不曉得我的被代導人已經快要被你抱到快要去醫療班喝接骨藥了。」斯內普開口,依然是滿滿的諷刺,「或許你會希望這個新來的在醫療班度過他新學期的第一天?」

西里斯悻悻然地放開哈利,「哈利,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哈利齜牙咧嘴地說,他確實快痛死了,「我可以理解……可是你力氣怎麼變得這麼大?」

「這個新生連區分種族的能力都沒有嗎?」伏地魔慢條斯理地開口,「告訴我,你不會連布萊克是什麼種族都看不出來吧?」

「種族?」哈利茫然地重複。

「天啊哈利,不會吧,你真的不知道?」詹姆訝異地說,「我和西里斯還有盧平都是獸王族的,喔對了,還有彼得,是我室友,等下介紹你們認識──」

「不必了。」西里斯和哈利異口同聲地說,兩人面面相覷,更加肯定對方是自己記憶中的那一個。

「怪了,你們怎麼對彼得都這麼感冒?」詹姆皺眉,「彼得人不錯的……」

「當然當然。」西里斯隨口敷衍,「對了哈利,讓你看一下,這是我這輩子的種族。」他咧嘴一笑,下一秒,他就變成了一隻雄壯威武霸氣的超大藏犬。

哈利看得眼睛發直,「西里斯,這是你的獸化型態?」

西里斯又變了回來,笑嘻嘻地說,「這裡沒有專門的化獸師,這是我原先的樣子,這就是獸王族。」

「那……」哈利眼睛轉向其他人,徹底忽略伏地魔和斯內普。

斯內普見他負責代導的傢伙居然向死對頭投誠,冷哼一聲,琢磨著要把這該死的代導人任務給退掉,反正要不是扇逼著他接,他也根本不想接。

「還有我!」詹姆見好兄弟露了一手讓哈利驚嘆,不甘人後的他立即獸化,原地出現了一隻似馬似鹿的雄壯生物。

「麒麟。」詹姆洋洋得意地說,「我可是神獸之後哩!」

斯內普冷哼一聲,表示不屑,「如果你那愛炫耀的牡鹿只變化出了馬蹄就叫神獸的話……」

「呃,差別在哪裡?」哈利反射性問道。

眾人默。

「哈利才來,不懂這世界的常識。」西里斯立即跳出來打圓場維護他的教子,「哈利,等等下課後跟我來,我們找個地方好好敘敘舊……」

「等一下,你們敘舊?敘什麼舊?」詹姆立即變回人型嚷起來,「西里斯,好啊,你們也得對我把話說清楚。」

「尖頭叉子,我和哈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

「那你也得對我談。」詹姆挺胸道,「哈利說他上輩子是我兒子。」

「他什麼時候說過?」出乎意料,出聲的是斯內普,他冷冷地說,「還有,鑑於你們貧乏到可憐的認知,就該知道早就上課了。」

他說的沒錯,莉莉早就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伏地魔和盧平也是,就剩他們三人佇在門口像個傻瓜一樣。

「哈利波特,坐好,我假設你還能認得字找得到自己的座位。」斯內普冷冷地說。

哈利抿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往斯內普旁邊坐下了。

「我剛剛已經遞交了代導任務轉移,隨便你要挑蠢狗還是蠢鹿都可以,但是現在還是我的代導期間,所以你別給我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來丟我的臉。」

喔,這邊這個斯內普雖然沒長成油膩膩的老蝙蝠,卻還是個顧人怨!

莉莉衝哈利笑笑,「哈利,不用太緊張,這節課的老師人很好的。」

「咦,就我們幾個人上課嗎?」

斯內普的嘴唇抿成一條線,似乎哈利問了有損他智商的問題。

「啊,不是。」莉莉解釋道,「我說過我們是特殊班吧,所以只要完成任務就可以畢業了,至於這課堂的話就是看個人要不要來上這樣。」

……太自由了吧?

「我們都是被校董指定的,以前也不是這樣,都是按照普通學生的方式來,上學期才改的。」莉莉說,「不過我們還是有指定必修科目,那時候全班都會來的,到時候再介紹你認識其他人。」

不管有誰,哈利見到自己的父母就已經高興萬分,更何況還有他那個世界的西里斯!

哈利對現在這個世界滿意到了極點。

 

不過就在這堂課的老師姍姍來遲,慢吞吞地向哈利自我介紹時,哈利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你好,新同學。」俊美的男子漫不經心地翻著點名冊,「我叫薩拉札˙斯萊特林,是你們的陣法學教授。」

哈利覺得三觀又被刷新了,下巴很不雅觀地掉到桌子上。

 

 

 

 

昀羲碎念:

 

十二月既刊印量調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kqgQ0OJltMxEgVKjziAvOOVY9omRL0Dv6wz1Z3stoQ/viewform

 

原創家庭聯絡簿預定: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WJtXykx1NECPXVBP0YIHY3fafflLRCUq403kMdAmnEY/viewform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