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我們被安排住在同一間……」斯內普說到這裡,嘴唇又抿成一條線,頓了一下,才不甘不願地說,「我認為雙方最好提出各自的條件,比如,我在實驗時需要絕對不能被打擾的環境。」

哈利點頭,暗道,難不成這人重新投胎以後還是個魔藥狂嗎?

「以及,嚴禁你亂翻我私人的東西。」斯內普厲喝,「懂了嗎?」

「懂了。」哈利點頭,就這兩項也還好,老蝙蝠沒他想像中的那麼不講道理嘛。

格局其實是兩房一廳一衛,這對於住慣大舖和碗櫥的哈利來說簡直是認知衝擊,學生可以住這麼好嗎?

往後哈利聽說了袍級住得更好以後撓牆,這世界瘋了。

「好了,你房間……」斯內普頓了頓,「我需要整理一下。」因為向來都一人住,所以斯內普自然把另外一間空房當成了儲藏室。

哈利此時已經打開房門,對著滿間陰森森的活魔藥材無語。

他突然想到,這人上輩子沒有一個美好童年,該不會這輩子也一樣吧?

不過他這念頭只是閃現了一下,也沒膽去求證。

斯內普把手放到離桌面大約兩公分左右的高度,喃喃幾句,手下立刻出現一道漂亮的繁複陣法,然後一個彈指,架上的魔藥罐就一個接著一個自動往那陣法中央漂浮移動。

這手讓哈利大開眼界,只見他眼睛瞪得超大,滿臉驚嘆之色。

不過這表情居然意外取悅了斯內普,沒人不喜歡被人欽羨的,哈利的呆愣表情讓斯內普很有成就感。

等斯內普把他所有魔藥藥材都給丟進陣法中後,房間基本上就可以住人了。

哈利像隻初生小鹿,好奇地打量著他未來的房間。

斯內普除了把房間當成儲藏室外,其他清潔倒是做得不錯。

哈利環視了一周後,尷尬地發現自己兩手空空,沒有行李和課本、沒有存款,什麼都沒有。

此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斯內普逕自去應門,門外是俊美版的伏地魔,「湯姆,怎麼了?」

哈利聽到斯內普對伏地魔的稱呼,立刻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湯姆?上輩子那個超級討厭這麼大眾化名字的伏地魔居然讓斯內普喊他湯姆?

「喔,看來我們的新生對於我的名字有著特別的看法,嗯?」伏地魔慢條斯理地說,「難道根據你上輩子的記憶,我不叫湯姆?」

「讓我先確認一件事情,你喜歡湯姆這名字?」哈利反問回去,他會在斯內普眼前不自覺地矮一截是因為上輩子欠了這男人幾條命,但是伏地魔嘛……他沒把他阿瓦達掉就算客氣了。

「當然,這麼大眾化的名字。」伏地魔隨口答道,「這樣即使我自報家門,人家也搞不清楚是哪個湯姆,嫁禍給其他人蠻方便的。」

哈利:「……」這傢伙投胎了一遍怎麼還不是個善渣?

「現在換你回答我的問題,我上輩子不叫湯姆的話,那我叫什麼?」伏地魔興致沖沖地問。

「呃、你也叫湯姆,不過給自己取了個伏地魔的外號……」哈利呆滯地回答,還沒說完,空氣中就傳來某種強烈的臭味。

「鬼族入侵了!」斯內普反射性地把哈利給拽到身後,和伏地魔兩人聯手打趴了從異界中強硬闖入的低階鬼族。

「那是什麼?」哈利呆呆地問,「陰屍?」

「不是,是鬼族,是生命體消亡後因為執念扭曲而成的存在。」斯內普回答,然後愣住,他幹麼告訴他?

哈利點點頭,對於斯內普竟然會回答他的問題感到一絲驚奇。

「嗯,看來我的猜想沒錯。」伏地魔看著已經被滅成渣渣的鬼族,滿意地說,「你身上有我們可以畢業的關鍵,不過只要牽扯到上輩子的事情就會有性命之憂。」

哈利警戒地看著伏地魔。

「所以能不能請你把情報說出來?」伏地魔笑道,「頂多死個幾次,死習慣後就不會覺得有什麼了。」

你才多死幾次!上輩子死了七次的傢伙就是你!

哈利差點破口大罵。

「不行。」斯內普嫌惡地說,「這傢伙不能在我代導的時候掛點。」

「唉,西弗勒斯,何必呢。早點從這傢伙口裡套出情報我們就早點脫離苦海了。」伏地魔說,「一天到晚被限制在校園裡,連袍級都不能考,你不覺得鬱悶嗎?」

「是沒錯,可是我絕對不靠波特的幫助。」斯內普固執地說,「就算這個波特也一樣,絕不!」

伏地魔搖搖頭,「西弗勒斯,大丈夫能屈能伸,要能利用敵人的資源獲勝才是最終贏家啊。」

兩人無視哈利對話起來讓哈利超不是滋味,又聽到斯內普說他絕對不靠波特幫助時有點心情複雜。

換成上輩子之前他是打死也不樂意幫助斯內普的,不過現在聽到斯內普這麼說他又有一股鬱結之氣,這還讓不讓他報恩了?

他知道斯內普即使有前世記憶也會對他的報恩嗤之以鼻,但是嘛,現在這個只是本能地排斥他──該說斯內普對波特的憎恨是連喝了孟婆湯都沒辦法遺忘的深嗎?

管他那麼多,這傢伙不靠波特幫,那他就在暗地裡幫,歸根結底還是要靠他幫,哼。

不過眼下,他應該多充實一下這世界的常識。

「教授,我可以去找……」哈利開口,發現自己還是稱呼斯內普教授時有點呆,他上輩子直呼斯內普姓氏的次數絕對比稱呼教授多,不過現在潛意識下他還是稱呼斯內普教授了。

唔,物極必反?

「找什麼?」斯內普冷冷地說,「如果你是指蠢狗和蠢鹿,我是絕對不會帶你去找的。」

哈利有點氣餒,然後靈機一動,「那莉莉呢?」

斯內普閃過一絲詫異,然後半晌才不情願地說,「莉莉的話你可以去醫療班找她。」

「她受傷了嗎?」哈利驚呼,他剛剛看莉莉還好好的啊。

「……不是。」斯內普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他,「莉莉是鳳凰族,是藍袍,有的時候會過去醫療班幫忙。」

「鳳凰族?藍袍?」哈利茫然地重複,「那是什麼?」

斯內普無語了一下,在權衡往後被哈利不禁意氣死或是眼下忍受給他講解這世界常識的風險後,忍痛選擇了後者。

「給我過來,你有必要在這一小時內記住所有這世界的常識!」

一小時?太為難他了吧,他又不是赫敏……

 

 

 

昀羲碎念:

十二月既刊印量調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kqgQ0OJltMxEgVKjziAvOOVY9omRL0Dv6wz1Z3stoQ/viewform

原創家庭聯絡簿預定: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WJtXykx1NECPXVBP0YIHY3fafflLRCUq403kMdAmnEY/viewform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