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在一小時內被強迫灌輸了這世界的常識,不過斯內普講得最多的除了種族之外便數公會袍級。

袍級一共分三等,白袍、紫袍、黑袍,以及負責收集情報的紅袍和負責醫療作業的藍袍。

而藍袍限定只有鳳凰族才能擔任。

除了鳳凰族之外,這世界還有其他許多種族,如詹姆和西里斯所屬的獸王族,另外還有妖精、精靈、夜行人種、狩人、惡魔等等。

「那你是什麼?」哈利忍不住反問。

「人類。」斯內普冷哼一聲,「記住了沒有?」

哈利點點頭,雖然兩個世界不一樣,不過共通點就是有除了人類之外的智慧生命體,他原先也跟妖精和狼人打過交道,對於異族的接納度挺高。

「那袍級是要怎麼考?」

「有推薦人,就去考。」斯內普答得很簡潔,「其他的東西你自己慢慢摸,別把自己炸死就行。」

哈利突然想到上輩子他還真是就被自己炸死的,瞬間無語。

「你要去醫療班的話把這個丟到地上去就可以了。」斯內普遞給他一張符咒,「回來也一樣往地上丟,不要蠢得給我帶了其他人回來。」

哈利接過那張符咒,暗想這個年輕版的斯內普人雖然毒舌了點,彆扭了點,不過也還算是個可以信任的傢伙。

他把符咒往地上一丟,周遭景物立即變換成純白的室內。

「哈利?」莉莉在一邊驚喜地叫他,「西弗居然把他的傳送陣借你用?」她小跑步過來,「西弗除了我之外他從不借任何人用的呢。」她嘻嘻一笑。

哈利被莉莉這種說法弄得有點尷尬,「呃,我過來看看……我對這世界真的很陌生,我看他也不想帶我四處轉……」

「怎麼會?」莉莉笑了出來,「西弗總是刀子嘴豆腐心,他願意讓你用傳送陣把你送過來我這邊就是認定我一定會帶你轉……我想他肯定聽到我在課堂上的提議了。」

哈利默然,不曉得該做何反應。

「西弗這個人從小就彆扭,哈利你可別跟詹姆他們同個鼻孔出氣欺負西弗。」莉莉告誡道,「西弗人很不錯的。」

想起莉莉和斯內普上輩子曾是青梅竹馬,照這樣來看,該不會這輩子也是?

「呃,妳和他一起長大的嗎?」

「這又是根據你的前世記憶判斷的嗎?」莉莉眨眼看他,頗感有趣地說,「並不是,是西弗十歲那年受了重大傷害,被扇董事親自救到醫療班,我剛好在那裡見習,年紀又一樣,時間一久就變成我照顧了。」

「重大傷害?」哈利遲疑地問,「他怎麼了?」

「不知道,只知道差點就魂歸安息之地了。」莉莉說,「當初扇董事一腳踢開鳳凰族的警戒結界把所有人都嚇壞了,還以為是鬼族來襲。」

「……這世界似乎很討厭鬼族?」

「因為很臭啊。」莉莉理所當然地說。

嗯,好吧,這樣看起來這世界的鬼族大約等於他那世界的食死人,人人喊打的那種存在。

哈利對自己的註解很滿意。

後來哈利才知道所謂的鬼族,就是群欠債不還的臭無賴──除了某個由冰牙二王子變化的殊那律恩鬼王。

莉莉帶著哈利把校園給大略地逛過一遍,「這裡是風的白園,南面是炎園、北面石園還有清園。」莉莉解釋著,「我們從幼稚園到研碩部都有,每個年級休息的地方也不一致,我們現在最常在白園休息。」

「和詹姆約會嗎?」哈利忍不住問了一句。

莉莉的臉頰紅了起來,「我們是這學期才開始的……」她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就連圖書館也有分類,沒有袍級的人不能去借閱有袍的書籍,不然會被詛咒。」

哈利想,如果赫敏在這,她大概會想盡辦法拿到最高袍級把所有圖書館刨一遍、兩遍,N百遍。

「機會難得,哈利要不要去參觀一下圖書館?」莉莉眨眼,「我們的圖書館很壯觀喔!」

「好。」哈利雖說不像赫敏那樣書蟲,不過不可否認的,這個未知世界的一切都很吸引它。

莉莉帶著哈利來到圖書館入口,「哈利,要小心不要離我太遠喔。」

「咦?」

「要去圖書館的話要經過迷宮,可能會有打鬥。」莉莉說。

哈利立刻警戒起來,又十分困惑,「為什麼?」

「你看就知道了。」

哈利不明所以,只好亦步亦趨地跟在莉莉後面。

當莉莉領著哈利來到一棟偉岸的建築前時,哈利發出驚嘆。

雖然說霍格沃茨也是一棟別具魅力的古堡,不過眼前的建築也別有一番風味。

外牆大約有三層樓高,當莉莉拽著他踏入時,他發現身後的入口立即被封閉了起來,這讓他想起四年級時的三巫鬥法大賽的最後一關。

也是那時候,他害死了西追迪歌里。

想到這裡,哈利眼神一黯。

「進來之後沒走完是出不去的。」莉莉告訴他,「不過我有聽說過羅耶伊亞的人用暴力轟出一個入口跑出去過。」

「羅耶伊亞?」

「就是差點踩死你的那隻獸王。」莉莉撇撇嘴,「嚴格來說,鳳凰族也算是獸王族的一支,真不想承認我們和那種粗魯的人是眷族……」

「妳真的是鳳凰?」哈利脫口而出,每次講到鳳凰時他總會想到佛克使,那隻美麗的鳥兒隨著鄧不利多的死亡而不知所蹤。

「是啊,哈利想看我的原型嗎?」莉莉對著他笑,「這可是連詹姆和西弗都沒有過的待遇喔!」不知道為什麼,莉莉對哈利有一種天生的親近,她本能地用一種如母似姊的方式在對待哈利,總覺得她欠了哈利什麼,所以她更想寵他。

「想看。」哈利露出渴望的表情,用力點頭。

莉莉輕笑一聲,優雅地轉了個圈,變成一隻俏皮的火紅色火鳥,尾羽的部份真的有零星的火星在燒。

這和哈利想像中的佛克使完全不一樣,佛克使莊嚴、高貴,叫聲淒厲怪誕;而莉莉卻是可愛俏皮,聲音優美。

「我、我可以摸摸看嗎……?」哈利小心翼翼地詢問。

莉莉乾脆直接站到哈利的肩膀上,去蹭哈利的脖頸,哈利輕顫了一下,然後緩慢遲疑地用手撫上鳥兒的背。

莉莉高興地叫了幾聲,又變了回來。

「怎麼樣?」

哈利看著帶著得意笑容的女孩,心中有塊不知名的角落瞬間柔軟,這是他的母親……即使她不記得。

眼裡酸酸澀澀的,哈利努力尋找形容的詞彙,「很美,很漂亮……」然後他就再也掰不出下一個了。

莉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看著哈利窘迫的樣子調笑道,「哈利,你應該和西弗還有湯姆一起修修語言藝術課,自從西弗選修這堂課後詹姆就再也沒有吵贏過西弗了。」

「為什麼?」

「因為西弗罵人的話詹姆聽不懂。」

哈利聽了也笑出來,聯想到上輩子斯內普也是言語刻薄到讓人想宰了他的地步,他默默給自家父親點蠟。

但是他懷疑,嘴賤根本就是斯內普的本性,不然怎麼兩輩子了都沒改?

事後斯內普得知他這想法後反唇相譏:波特,我才要懷疑是否衝動無腦就是你的本性,不然怎麼兩輩子腦子都放梅林那兒了。

 

 

昀羲碎念:

 

十二月既刊印量調查: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kqgQ0OJltMxEgVKjziAvOOVY9omRL0Dv6wz1Z3stoQ/viewform

 

原創家庭聯絡簿預定: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WJtXykx1NECPXVBP0YIHY3fafflLRCUq403kMdAmnEY/viewform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