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們。」莉莉說,「回座位吧。」

哈利從剛剛開始就發現班上分為兩大派,一派就是詹姆和西里斯這邊,另外一派就是伏地魔和斯內普,然後他看到了某個異常眼熟的紅髮,正無聊地對著窗外發呆。

「啊,哈利。」西里斯低聲叫道,「我想你認出來了……呃,他是火精,弗雷德。」

哈利不可置信地看著回過頭和他視線對上的人,那和喬治一模一樣的五官!

「弗雷德?」

「嗨,同學。」弗雷德沒什麼精神地扯扯嘴角,算是招呼後又轉頭望著窗外發呆。

「他母親還懷著他時受到了攻擊,所以他生下來靈魂就不完整,整個人完全沒有火精應有的生氣和活力。」西里斯瞅著他,「我想你跟我一樣,都知道他缺的是哪一塊。」

「我們沒辦法想嗎?」哈利遲疑地問。

「可以和無殿交換條件,連結兩個時空,除此之外無法可想。」西里斯低垂眼眸,「他已經比過去好很多了,他一生下來時簡直就是活死人。」

哈利想起失去弗雷德的喬治,那時喬治悲痛欲決幾乎活不下去,或許是雙子的影響?

「好了,西里斯,我相信你可以等下課再和我們的新同學敘舊。」一個長者的聲音樂呵呵地從前台傳來,哈利猛然抬頭。

這不是年輕版的鄧不利多嗎!

西里斯向他眨眨眼,得意一笑,小聲道:「嚇了一大跳對吧。」

哈利愣愣點頭,西里斯露出得逞的笑容,從容走回自己座位。

「好,我相信部份同學已經知道了,在我們班上又出現了一位特殊生,而且他掌握你們能否從這裡畢業的重要線索──這是校董告訴我的。」

班上開始一種嗡嗡的耳語,哈利上輩子早就習慣了,隨他們去說。

他坦然地坐在位置上與鄧不利多對視,淡藍色雙眼跟上輩子一樣,彷彿都具有可以看透人心的奇妙魔力。

「那麼,哈利,可以請你上台做一下自我介紹嗎?」鄧不利多眨眨眼,「比如你是從哪裡來的,之前在做些什麼?」

哈利嘴角一抽,他不能透漏上輩子的事情啊,不然他不是要死了嘛!

「他想死才會回答你。」解救他的居然是斯內普。

「嗯?西弗勒斯知道什麼內幕嗎?」鄧不利多感興趣地轉向斯內普問。

「昨天試過了,他只要透漏出和上輩子有關的事情就會引來殺身之禍。」斯內普冷冷地答道,「只要他還是我負責代導的,我就不允許有人動他。」

如此霸氣的發言因為是斯內普說出來的讓哈利感觸良多,被人罩就是這種感覺嗎?如果是西里斯或是詹姆他可能會更高興……

不過上輩子欠這男人的命也多了去,他還是別計較了。

「沒關係,反正都等了半年,不差這個月。」貝拉無所謂地說。

「這個月?」

「代導人的任務只會有一個月。」莉莉幫忙補充說明。

「所以一個月之後,你就沒有斯內普罩了。」伏地魔慢條斯理地說,順便無視鄧不利多,自己悠哉地在課堂上吃起早餐來了。

「哎呀,湯姆,早上來一杯十六歲少女的鮮血很營養喔。」一個頭髮閃亮的珀金貴族跳入哈利視線內,他整個人又不好了。

誰來告訴他盧修斯馬爾福為什麼在這裡!

「你留著自己用吧。」伏地魔輕哼一聲,繼續吃他的三明治。

「那傢伙是吸血鬼,哈利你以後離他們遠一點。」

「西里斯!」莉莉瞪他,「哈利,他們只是黑色種族而已,不用太害怕。」

「呃……」哈利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盧修斯的狀況他也不清楚,好像是之前去蹲阿茲卡班時落下了病根,大戰之後沒多久就病逝了。

「總之,一個月後,你最好乖乖說出你掌握的情報。」貝拉妖嬈一笑,指甲在他臉上刮了刮後就愉快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在伏地魔的正後方。

「好吧,那這件事情就先到此為止,我們來上課吧。」鄧不利多微微一笑,「我們的課程按照進度,今天要上的是暴符。」

 

 

這世界沒有魔杖,卻有幻武兵器和各種符咒法陣,並且比哈利原先的世界要更多元。

鄧不利多在課堂上教導了暴符的用法,因為哈利是新生,所以在自由練習時間中,鄧不利多親自過來教授哈利。

「來,哈利,這是我的暴符。」鄧不利多展示著,「這裡這個是火元素,看出它們是怎麼組織起來的了嗎?」

哈利無比後悔上輩子怎麼沒跟赫敏一起去學古代魔紋了,這些歪七扭八的符號對他來說簡直比音符還難認。

鄧不利多也不急,仔細教到哈利可以辨識出元素符號後把西里斯叫了過來。

「西里斯,我看你和哈利感情不錯,你可以來教他嗎?」

「當然!」西里斯躍躍欲試,他想和上輩子的教子好好敘舊啊,昨天不曉得斯內普耍了什麼陰謀,害他派出的使役全都無功而返。

鄧不利多轉去教導其他人後,西里斯立即下了結界。

「哈利!」西里斯展開雙臂,笑咧列地對著哈利。

「西里斯!」哈利立即撲了上去,「我很抱歉……是我害死你的……」

「別這麼說,能死在戰場上也算是我一份心願。」西里斯揉揉哈利的腦袋,「我很高興你為了救我而行動,換作我我也會有相同反應,不過我們現在都知道,那時我們太衝動了。」

「嗯。」哈利吸吸鼻子,為了他失而復得的教父紅了眼眶。

「好了,那你又是怎麼來的?」西里斯瞇眼,「我看到鄧不利多和弗雷時超擔心的……戰爭到底怎麼了?伏地魔贏了?」

哈利默默指了向正在和鄧不利多抬槓的湯姆,說:「他就是伏地魔。」

西里斯呆了幾秒,隨即反應過來,「怪不得我老覺得和他不對盤,伏地魔年輕時長得還可以嘛,至少是張人臉不是蛇臉。」

「西里斯,能碰見你真是太好了。」哈利由衷地說。

「是啊……不過哈利,戰爭到底怎麼了?你贏了?」西里斯急切地說。

「呃、嗯……」哈利抓抓腦袋,跟西里斯把魂器(分靈體)的事情解釋了一遍,「最後我、羅恩和赫敏都活下來了,其他人……呃,就如你所見。」他指的是死的人幾乎都在這世界重新投胎了。

西里斯聽到哈利打敗了伏地魔,非常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一想又不對,「那你呢?怎麼會來?」不是都打敗伏地魔了嗎?

哈利頓了一下,難道要把自己炸了坩堝順便把自己也炸來這邊的事情如實講一遍嗎?太失面子了……

但是看著西里斯迫切的眼神,哈利還是硬著頭皮把自己不小心把自己炸死的事情給說了。

「然後你被一個叫做扇的女人丟過來?」西里斯神色古怪,「然後說如果你蒐集齊七項東西,就可以回原來世界?」

「印象中是這樣……這七樣東西包含我自己。」哈利說,「我猜應該是伏地魔的魂器沒錯。」

「唔,這樣的話,找這些東西可以暫且緩緩……」西里斯沉吟起來,「不過哈利,跟你定契約的那個女人,就是無殿三主之一,也是這間學校的董事。」

哈利眨眼。

「我有聽說同族的說這女人古靈精怪,鬼主意不少,但是力量十分強大,是各界都無法撼動的強者。」

「所以我們可以去拜託她把弗雷德送回去?」

「那得看她心情好不好,我聽說連結不同時空的代價高得不可思議,不是每個人都付得起。」西里斯搖頭,「這些都不急,現在我的問題是,我們得要找這七項東西才能畢業,可是會不會我們一找齊,哈利你就得回去了?」

「啊!」哈利完全沒想到這點,霎那間糾結了,「不知道耶……我連不能透漏上輩子的事情都是差點死好幾次才知道的……」

「這個我也是……」西里斯抽抽嘴角,「看來我們間交流不在限制範圍內。」

「那西里斯你又是怎麼來的?」

「眼睛一張就在這了。」西里斯像是想起什麼不好的回憶,嘴抽地回答,「結果一睜眼發現自己居然變成嬰兒了……」

哈利忍笑。

一個前一秒還在戰場上廝殺的男人,下一秒居然就變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兒,西里斯當時應該非常驚駭吧。

 

 

 

昀羲碎念:

我的桌電不能上網,看來看去都是要買無線網卡,可是我就不想花這個錢啊QAQ

我家有wifi,再我沒有移動電腦位置前是用有線網路,也能上網,我完全不想因為移動位置就要多花一筆錢啊………

原先位置被螞蟻攻陷,短時間內我也不想移回去,嗚嗚……

為什麼桌電沒有內設搜尋無線網路啦………TT口TT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星夢
  • 剛變悄悄話 總之大應該有智慧手機吧 我都接手機收尋wifi
  • 呃、我手機沒有行動上網,也都是用家裡的wifi……

    這樣也可以連嗎?

    昀羲 於 2014/09/02 23:54 回覆

  • 星夢
  • 可以 我都是連wifi 不然行動上網費會爆掉
  • 我手機可以上家裡的wifi,連上電腦後卻沒動靜耶?
    是不是因為我電腦太舊了?

    昀羲 於 2014/09/04 20:03 回覆

  • 星夢
  • 我的sony z手機有個設定 叫數劇基台及無線基台 按進去有個usb數據連線 接上電腦打開這個 就會搜尋到一條網路 大大手機型號?? 可以找找這項公能
  • 我是HTC的超舊款,說實話我也搞不清楚它是啥型號……

    接上之後手機螢幕確實有出現數據連線,可是桌電好像沒感應耶?

    謝謝你,我再試試……大不了就不用桌電上網了(樂觀調

    昀羲 於 2014/09/07 0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