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宿舍時,哈利已經癱掉了,幸好這裡有個東西叫移動陣,不用他費力氣,可以自行傳送。

哈利一回宿舍就一頭栽進浴室中,打算靠泡澡來緩解疲勞。

他放好水,然後發現櫃子上居然擺著一瓶標示著體力恢復劑的東西,他想這搞不好是斯內普自行熬製的,便不敢亂碰,才想去拿肥皂,結果他發現洗浴用品都不見了,就只剩下體力恢復劑。

哈利不情願地重新套好衣服,走出浴室。

「教授……我是說斯內普,你有看到浴室裡的肥皂嗎?」哈利此時才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什麼都沒有,恐怕連昨天他用的都是斯內普的東西。

「波特,你的近視度數難道足以讓你變成一個睜眼瞎子?」斯內普冷冷地說,「如果你有仔細找過,就該知道櫃子上還擺著一瓶……」

「你是說我可以用?」哈利脫口而出,「我以為那是你特別熬製要留著自己用的。」

「……」

「呃、總之就是我可以用就是了吼。」哈利看到斯內普臉色越來越黑,下意識地做出結論後又溜回了浴室。

這人幹麼要做體力恢復劑給他用?

難道缺了實驗品?

哈利想破頭也沒想到這是斯內普彆扭的關心,等他發現時他們已經進展成另外一種關係了。

他神清氣爽地出了浴室,打算繼續和這世界的知識搏鬥,斯內普卻沒給他這個機會。

「波特,我問你,你和那蠢狗上輩子就認識了,你們什麼關係?」

哈利沒想到斯內普會這麼單刀直入,他呆了呆,並且思考起如果回答的話會不會有性命之憂。

「好幾次你不是都沒死嗎。」斯內普冷冷地說,「說!」

說就說,兇什麼兇!

哈利在心中猛泛嘀咕。

「他是我教父。」哈利迅速地說,然後警戒著周圍,怕又有什麼鬼東西迸出來了。

斯內普抬眉,「教父?我怎麼覺得你跟他的感情比你和波特還好?波特才是你上輩子的親生父親吧?」看看那有九成相似的臉!

「呃、基本上,我根本沒跟他說過話。」哈利的眼神一黯,「我一歲時他就過世了,沒什麼記憶。」

斯內普看他一眼,「那莉莉呢?」

「也過世了,我是孤兒。」哈利聳聳肩,「所以再見到他們時我很開心──不過真的有說上話的只有西里斯。」

這裡不知為什麼,哈利說溜了嘴透露上輩子的事情,卻沒遭到任何怪東西的追殺。

發現這點的他很驚奇。

「因為你不在現實世界,自然沒東西追殺你。」斯內普冷哼幾聲,「自從你出了浴室時就被拉進我的結界中了。」

「什麼?」哈利瞠目結舌,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何時走進斯內普的結界中。

哈利後來才知道,斯內普雖說和他們同年,可是已經具有黑袍的實力,換言之,他的實力是班上最高的,甚至比伏地魔還高。

不過現在哈利不知道,因此他只是鬱悶地懊惱自己的大意。

「所以……」斯內普看著他,「你和那隻蠢狗的感情反而比較好?」

「呃、應該說是比較熟稔吧?因為西里斯也有記憶……」哈利覺得斯內普的態度變得有點微妙,好像在確認自己到底跟誰比較親近似的。

斯內普又看他一眼,似乎在確認什麼,「你……沒有覺得自己記憶哪裡不對勁?」

「欸?沒有呀。」哈利愣住,斯內普的意思是他的記憶出了問題?

不是吧,他又沒被人施展記憶咒。

斯內普不再搭理他,解開結界後就自行回房了。哈利整個被搞得莫名其妙,只好歸因斯內普突然抽風。

其實斯內普不是突然抽風,而是昨晚他又接到扇那女人傳來的消息,當場讓他愣住足足五分鐘。

『嗨,臭小子,一個月後你真的確定不管哈利死活嗎?』扇笑得很邪惡,『他就是你朝思暮想的人喔,虧我還好心指定你作他的代導人。』

這個哈利波特是那個……他一直在等的人?

鬼族的笑話吧。

不管是年紀還是長相根本不一樣──唯一一樣的只有那雙翠綠的眼眸和亂髮,可是綠眼黑髮的全天下又不只哈利一個。

不過扇向來不怎麼說謊,可是哈利明顯不記得他,而他印象中的人也不是長這樣。

斯內普的童年並不愉快,有次鬼族突襲了他家,是個漂亮男孩救了他,那之後,他一直想找對方好好道謝。

不過那個人消失得很快,不論他再怎麼提昇實力,尋人方面卻仍然是一無所獲,結果扇現在告訴他那人就是哈利,但是哈利明顯沒有這段記憶。

斯內普嘖了聲,他會搞清楚這事情的。

 

 

西里斯即使知道了要找齊魂器才能畢業,他也不急,誰曉得找齊以後會不會發動什麼隱藏的時空魔法把他可愛的教子送走。

所以他閉口不提線索,不然他敢賭,一定有人會去打劫斯萊特林的蛇,那個被斯萊特林叫娜吉妮的蛇。

哈利曾經簡單提過魂器長什麼樣子,西里斯原本也不曉得這世界上成千上萬條蛇哪隻是魂器,不過名字一出他就知道了。

斯萊特林那個老變態,他最喜歡的就是讓他的學徒去和納吉尼玩對視了啊!

說什麼要學會蛇眼,就必須先感覺被一隻蛇盯住的感覺,而那條蛇還會因為斯萊特林的心情變大變小。

西里斯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萊姆斯曾經去學過獸眼,回來跟他說一個已經畢業的學姐回來修蛇眼,他恰巧撞見的。然後他要學的是獸眼,所以要面對的是狼,面對同族他倒是沒什麼壓力。

總之,一個目標清楚了,其他的什麼鬼日記本、戒指、皇冠還是啥的,就先丟一邊去吧。

西里斯昨晚又因為斯內普的關係沒辦法殺進宿舍找哈利,所以他今天乾脆堵在這裡。

「守夜大概是你唯一的長處了,是不是,布萊克?」斯內普先踏出宿舍大門,一下就看到在打盹的西里斯,出言諷刺。

「你這個鼻涕精!」西里斯立即跳了起來,衝著斯內普怒吼,「你說什麼!」

「顯然,鑑於你是個獸王族,你的聽力已經老化到聽不清楚我說了些什麼,我強烈建議你去找莉莉把自己的耳朵裡的髒東西給清乾淨,順便檢查一下自己的腦袋是不是上次進了醫療班時被九灡治療士摸走了。」

九瀾是一個以偷人體器官為樂的治療士,和莉莉是遠親,不過所有人都對他很頭痛──被偷走器官而來醫療班抗議的病患越來越多了。

「你這個──」西里斯卡殼了半天,天知道他要聽進斯內普這麼長一串話要費多少腦筋,「長舌婦!」

「噗!」當西里斯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用來回敬斯內普的詞彙時,卻有人叢身後偷笑了出來,喔不,是光明正大笑出來的。

「西里斯。」哈利忍笑打了招呼,「你來接我?」他高興地問,同時覺得西里斯痛罵斯內普是長舌婦有著無比的喜感。

「是啊哈利,這傢伙使詐讓我沒辦法進去找你。」西里斯瞪著沒打算走的斯內普,冷哼,「今天我就教你怎麼使用術法,這樣你就可以把空間連起來直接過來找我和詹姆了。」

哈利咧開嘴。

斯內普看著哈利笑得花枝亂顫的樣子就有一種悶氣,不過他也不知道這種悶氣從何而來,硬要說的話,就大概是自己的室友是間諜,非但不團結還倒戈的這種氣憤。

再加上扇傳來的消息,讓他稍微有些混亂。

斯內普收斂了精神,冷哼一聲就自己往教室走了。

 

 

 

 

 

 

昀羲碎念:

這個不會全文放完,應該說是會先放一部分,出本之後等過一段時間再放上

以後都會採用此種模式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