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今天是有項任務要交給你們去做。」這是哈利第一次看見雷文克勞,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帶著幾分空靈的味道,倒是有種盧娜的味道,但是又沒盧娜那種瘋狂。

「又來了。」西里斯翻著白眼。

雷文克勞表面雖說是位溫婉的女性妖精,但是,她卻是四巨頭中最喜歡給他們出難題的。

上次去和火龍徒手鬥毆,上上次去斬殺海怪,上上上次去活捉蛇妖(他們差點集體變成石像),這次又要幹啥了?

「這次和別次的性質都不同。」雷文克勞鄭重地說,「我會給你們回報。」

「嗄?」眾人面面相覷。

「我的眷族,現任水鏡的主人,他需要水精之石。」雷文克勞說,「他之前被鬼族攻擊,共生的水鏡被摔碎了,需要水精之石重造。」

哈利一臉茫然,雷文克勞在說什麼,他一點也聽不懂。

「水精之石是一種具有神奇力量的石頭,一顆起碼值一座城。」西里斯見到哈利無比困惑的樣子,解釋道,「水鏡就是一面可以看到未來的鏡子,結果被摔碎了,導致和它簽訂共生契約的主人也受到損害。」

「要修補那鏡子,需要水精之石?」哈利試圖整理出重點。

「真是精闢的結論。」斯內普冷冷刺了句。

哈利搔搔腦袋,他覺得斯內普很討厭他和西里斯還有詹姆在一起,上輩子的仇大概這輩子也解不開了吧。

幾天的朝夕相處,再加上斯內普上一世的多方相救,哈利已經不恨斯內普了,他甚至想和他好好相處,不過目前看來,這是個艱鉅的任務。

嚴格來說,斯內普也沒對他做過多少過份的事情,就是言語上太刺了些,還有大腦封閉術時老喜歡偷襲他亂翻他的記憶──不過鑑於上輩子他接收了斯內普一生的記憶,哈利覺得他可以大方地不予計較──要不然能怎樣?

這個斯內普根本連丁點他們火花四射砲火正濃的對話都不記得。

「水精之石很難取得,只有古代的水澤之地才有一些希望可以找到。」詹姆湊過來,「那老師,你應該是有相關情報才要我們去找的吧?」

「當然。」雷文克勞微微一笑,「扇董事昨天終於鬆口,關乎你們能否畢業的重要物件之一剛巧就在我這裡。」他拿出一頂皇冠。

「哇啊,這是純金的吧?上面的紅寶石也是真的?」詹姆興致沖沖地問,這副沒見過市面的窮酸樣讓湯姆還有盧修斯都輕蔑地笑了出來。

「找打嗎,你們。」詹姆瞪回去。

「那我們要怎麼去?」哈利立即打斷可能的爭吵,說實話,他沒心情吵架,這是他來這裡的第一個任務,而他甚至還沒認識這世界。

哈利有點擔心自己給其他人拖後腿。

「兩人一組……」雷文克勞話還沒說完,西里斯就嚷了起來。

「我要和哈利一組!」

雷文克勞責難地看他一眼,「哈利和西弗勒斯一組。」

「為什麼?」西里斯立即憤慨了。

「因為西弗勒斯是哈利的代導人,這是他應盡的責任。」雷文克勞說,「你和萊姆斯一組。」

西里斯撇撇嘴,還想要跟萊姆斯說幾句,結果抗議無效,詹姆和莉莉一組,彼得和弗雷德一組(這讓哈利有些擔心),盧修斯和湯姆一組,貝拉和唐克斯一組。

「我會把你們傳送到附近的地點,那裡有醫療班待命。」雷文克勞難得鄭重地說,「這不是測試,而是委託,所以要是不行就快點逃命,知道嗎?」

「知道啦,你就等著跌破眼鏡!」詹姆摩拳擦掌,為了自己和莉莉一組而興奮不已。

「那麼,來吧。」雷文克勞優雅地捏住一紙符咒,做了幾個手勢之後,文字符號突然從那張符咒上飛躍而出,在地上自行組成了一個大型魔法陣。

「這是大型傳送陣,能夠一次傳兩個人到很遠的地方去。」雷文克勞看著哈利驚嘆的眼神,微笑解釋。

這樣看來,兩個世界相通的地方還是不少嘛。

哈利點點頭示意瞭解,這大概就是消失櫃的原理吧,不過這裡不是櫃子而是魔法陣。

不能和西里斯或是詹姆還是莉莉一組他有些遺憾,不過他倒是不怎麼擔心和斯內普一組。

畢竟他知道,斯內普雖然是個陰沉刻薄的混蛋老蝙蝠,可是很可靠。

他和斯內普在詹姆擔心還有雙眼噴火的西里斯注視下,踏進陣法。

這個陣法倒是沒有使用呼魯網時會有那種像是被沖下馬桶的頭暈目眩,甚至毫無感覺,而且一睜眼,他們就已經離開了校園。

哇喔,他會喜歡這種旅行方式的。

「跟上,波特。」斯內普沉聲警告,「這裡有很多古代魔獸,負責守護水澤之地……」

「你是說這個嗎?」哈利無辜地撿起了腳邊一隻剛剛試圖偷襲咬他的魔獸,在斯內普眼前晃了晃。

斯內普:「……」

「真的是?」哈利眼睛發亮,「還挺可愛的啊。」

「你對他做了什麼?」

「無聲無杖的石化咒而已。」哈利聳聳肩,「消耗的魔力不是很大,如果我能用自己的魔杖大概不會花多少力氣。」

被哈利石化的是被斯內普評為C級的魔獸,以偷襲為主要攻擊模式,棘手的是他們身上的牙齒有毒,再加上保護色的關係,很難察覺。

「你怎麼注意到的?」斯內普瞇眼看他。

「就注意到了啊?」哈利奇怪地反問,沒注意到不就糟糕了嗎。

斯內普看他一眼,能夠察覺並且制服,這種程度差不多是紫袍了,那麼這趟他似乎不需要太費心。

雷文克勞也不可能讓沒有一定程度的學生執行這種紫袍以上的任務,那就是真的,哈利具有紫袍的實力。

想到這裡,斯內普輕哼一聲,踏著優雅的步伐往前走,哈利連忙跟上,還順便把魔獸給放回原位去。

這裡是名符其實的沼澤之地,斯內普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踩在泥濘地上還健步如飛,反觀哈利卻是寸步難行。

斯內普走了一大段距離,哈利在後邊艱難地跟著,卻咬牙撐著,完全沒想到開口求救。

他試圖用一些簡單的符咒讓自己漂浮起來,不過少了魔杖,控制得不是很精準,這又不像剛剛只要確定方位一個石化咒丟過去就行了,需要更細膩的操縱。

「啊。」哈利一個不小心摔在了泥地裡。

斯內普忽然轉身,神色恐怖地走回來,粗暴地把哈利扯起來,揮揮手,兩人身上沾著的泥巴就都不見了。

「風符,保護事物之屏障。」斯內普輕聲道,然後塞了一張符咒給他,「拿好,少了它就等於少了你的小命。」

哈利不明所以,後來才知道這是保護結界的媒介。

斯內普在哈利身上下了幾道術法後,哈利感覺自己居然像是踩在平地上,非常驚奇。

「走了,當然,如果你樂意繼續在泥潭中打滾我也不介意。」

哈利振奮了一下精神,跟上輩子比起來,這個斯內普要有口德多了。

當然,也可能是他還沒修煉到那境界。

 

 

 

 

 

 

昀羲碎念:

明天原創有家庭聯絡簿寄生在璃貓的攤位

 

攤位名:【我的菊花好小朵】

攤位號碼: E22
 
大家有空可以去多參考XDDD
 
(對不起我現在才說(掩面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