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度入水,重新體會到剛剛那種悠然自在的感覺,這次的感覺更為強烈。

我試著在水中一動不動,用意念移動而非打水,我發現真的管用,我一下子就往前衝了好幾公尺。

回頭時我竟然已經將學長甩出了一截距離。

原來我在水中可以瞬間移動!

幻武大豆的鈴聲越來越響亮,也越來越急,好像只要有個契機,它就會破繭而出似的。

我回頭望了因為間距拉大而成了一個銀色小點的學長,又望了望那據說是眼睛的光源,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先往深處游。

水壓對我不構成影響,我繼續下潛,那光源距離越來越近,在我想要看得更清楚(看看哪邊是瞳孔哪邊是眼白)的時候,光源忽然熄滅了,我瞬間落入黑暗之中。

不過也沒有很久,光源又再度亮起,但是出現了許多泡泡,我閃避不及,被一個泡泡給吞了進去。

啊,學長又要暴走了。

這是閃過我腦海的第一個想法。

不過這泡泡也沒把我溶解掉──雖然我不知道強酸是否能溶解本來就是液態的東西──或許戳一下就可以出去了?

「漾殿下。」一道渾厚的聲音從泡泡中傳來,不知是不是因為在水中的關係,聲音聽起來有一種迴響。

「呃,請問你是在叫我嗎?」

「是的。」

「呃,那請問有什麼事情?」我問道,「先請教一下,這裡的時間流逝跟外面不一樣嗎?如果不一樣的話麻煩長話短說。」不然學長大概又會崩潰。

雖然我常常看到學長被我氣到喪失理智甚至氣到失衡,不過我並不想看到從流螢那裡回來時,學長流露出的脆弱表情。

太不適合他了。

我眼前漸漸浮現出一個人影的輪廓,那人影對我說道,「漾殿下,眾神正在等待您的回歸,既然您來了此處,何不就此前往神界?」說完,空間開始扭曲。

「啊?」我懵了,什麼眾神、神界的?

我的幻武大豆發出的鈴聲倏然變急,簡直像催命鈴一樣響個不停,最後兀然而止,一道水藍色的女性身影忽然竄出,將我護在身後。

「米納斯,妳忘了妳的職責了嗎?」

「不。」女性的聲音很輕柔,但是語氣堅定,「我的職責為守護主人,主人既然對人世還有留戀,就不是回去的時候。」

「時間已快要來臨,人世累積的負能量將再度爆發,漾殿下回歸神界才最安全。」

「主人不會畏懼。」

「那你是要眼睜睜看著漾殿下因在人界停留過久,再也無法回歸神界嗎?」人影的聲音帶著質問,態度變得尖銳。

女性第一次沉默了。

嗯……他剛剛是叫她米納斯吧?

「米納斯小姐……」

氣氛詭異了三秒鐘。

「主人,請直接稱呼我米納斯就好。」

喔,主人,這麼說來她是我的幻武精靈囉?

「不管怎麼樣,能不能請你們儘快結束對話?」我說,「我還忙著比賽,而且我得快點回去。」誰知道學長找不到我時會不會又跳腳,一時理智全失把湖魄也給冰凍起來。

「我就是湖魄。」那人影說道,「你學長沒有這個本事。」

「啊?」我瞠目結舌,傳說中的神獸居然這麼簡單就見到了?

「主人,你並沒有真正見到她,湖魄是水神大人座前神獸,他的意識散落在湖中所有水分子中,你所見的只是其中一小部份。」

怎麼每個人都愛逛我腦袋。我心中猛犯嘀咕。

「主人,您能想點有建設性的東西嗎?」

我居然被自己的幻武精靈嗆了。

這可是我失憶後第一次見面,不是應該噓寒問暖一番嗎?

「主人不需要。」

好吧,確實啦,我撇撇嘴,「那我離開前,可不可以給我一小塊?主辦單位所說的珍寶……」拿這個回去的話,多少可以安撫一下學長吧?

人影嘆了一口氣,「漾殿下,請謹慎,時間若是過了,您將無法返回神界,這是您母親不樂意見到的。」

我母親?

我還來不及問更多,那泡泡就將我彈了出去,米納斯的身影隨著彈勁而消散,轉眼間我又身處在湖底。

這神獸怎麼這樣,對我的問題連句準話也不給。

我還在思考時感覺身後有道無比銳利的殺氣,轉身看到學長氣急敗壞火冒三丈的修羅黑臉後,我又轉身回來,果斷裝暈。

思考什麼的在學長面前一點屁用也沒有,我還是裝暈省事,希望他大爺看在我虛弱無力地份上就別找我算帳了,算來算去我可是最無辜的那一個。

 

 

 

 

 

 昀羲碎念:

不好意思我忘記更新了……

要睡覺前才想起來><

月休四天果然不容易啊…………

而且每天都在重複一樣的事情,我都覺得自己變笨了……雖然本來就沒多聰明啦

大家將就著看吧……

十二月既刊預購中,詳情請點置頂公告喔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