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最後一篇試閱,後續不再放了

 

以下正文:

 

 

但是對於把我的腦袋當自家門逛的學長,裝暈顯然不有效。

「褚,別腦殘!」學長一把扯過我,「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阿就被傳說中的守護神獸給拉進泡泡裡面閒話家常了咩…… 

學長顯然對我這種說法深深不以為然,「說清楚點!」

「呃,就是……」我撇撇嘴,將前因後果大致上交代了一下,然後得出結論,「感覺我不是這裡的人耶?」還扯到神界什麼的。

學長靜靜聽完,便用平靜到詭異的眼神看著我,那裡面沒有兇狠暴力或是任何情緒,看得我毛骨悚然。

其實我很不喜歡學長這種眼神,太像自暴自棄了。

「你想回去嗎?」學長突然開口,嚇了我一跳。

「欸?」我眨眨眼,脫口而出,「與其說想不想,不如說我根本沒頭緒啊。」記憶一丁點都沒有恢復,完全無從判斷是要我怎麼選?

「是嗎?」學長的語氣依然維持著詭譎的平靜,「雖然你聽不見自己的本名,不過我想你還是應該可以看得到相關紀錄。」

「咦?」

「公會中有過去任務的影像球留存,回去後我會找出相關資料給你看。」學長扯扯嘴角,「原先想等你自行恢復,不過看起來等你恢復前,你大概就會被帶到神界去了。」

我一瞬間無言,同時心裡也很不痛快。

這什麼沒辦法的口氣啊,而且聽起來完全沒有要我留在這裡的打算,這人不是喜歡我嗎!

學長很聰明,但我也不是傻瓜,聽到我們剛剛的情況後學長的態度驟變,我敢賭他一定早就知道了什麼情報沒有告訴我!

氣血上湧,被人隱瞞重要事情的火大感無預警地竄了上來。

「學長,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

「告訴你沒用。」學長靜靜地說,「總之回去了。」

居然連任務都不想管了!

我瞬間氣炸,從來都是這樣,你說什麼便是什麼,我完全沒有自己的主張,失憶了還得繼續被你耍,現在放棄任務,那之前那些努力算什麼?

這種火大的感覺太熟悉了,而且很痛。

「……我以前一定有被你氣到吐血過。」我鬱悶無比地輕聲嘟噥著。

學長頓了頓,沒說話,只是繼續領著我向前走,非常乾脆俐落地,自動棄權。

 

 

我回到黑館房間,氣悶地把自己埋在棉被裡,看也不想看學長送過來的堆積如山的資料。

這算什麼,他大爺高興就把我拽著到處跑,一不爽就直接把我打包回家。

我憤怒地捶著枕頭咬被子,心煩意亂,直到我把自己的床舖整得體無完膚慘不忍睹後,心情才稍稍好了一點。

我起身開始放映那堆影像球,但是大概是我運氣太差,頭一個就讓我想砸爛它。

『不要在這裡給我討論內褲花色!』

那是過去的我去度寒假時,在一個海域上所發生的事情。

每個影像球都有相關的文字紀錄,字體娟秀,署名處理者是褚冥玥,也就是我姊──她的字體太騙人了。

不管那個,這肯定又是學長私下處理的,要不然我覺得依照我姊的個性,不可能會大大方方地秀出她的名字,而是會用一種隱晦的方式幫助我。

學長到底瞞著我處理了多少事情?

雖然第一個影像想讓我砸爛它,不過我還是很耐性地把所有資料都看完了,這有個好處,可以轉移我的注意力,至少我不像一開始那樣生氣了。

但是我開始無言。

除了公會任務紀錄,還有一些我的日常瑣事,這些肯定是我姊拍的,我都不曉得她有偷窺的興趣──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身為一個妖師,居然誠心誠意地認為自己受衰神眷顧,這跟詛咒自己有什麼區別?

真想回去改造自己的腦袋!

等我將所有的東西都給看完以後,我發現一件神奇到讓我覺得挺驚恐的事情。

按照一般小說漫畫套路,我應該多少會受點刺激,進而想起一些或許無關緊要或許至關重要的記憶才對啊。

我完全沒有。

很像是在旁觀一部個人誌電影,其中的情節或許可以觸動到我,可是我很清楚那不是我。

學長他們是不是根本就找錯人了?

那個姓褚的,搞不好根本不是我,就連名字和長相都完全不一樣不是嘛?

學長會喜歡我是因為認錯人了?

想到這裡,我突然感到渾身涼意。

學長對我的喜歡或許只是出於認錯人的投射作用、褚冥玥和白陵然他們對我可能也只是一種親情替代,喵喵他們大概也僅是將我錯認成他們的朋友。

我根本誰也不是?

我突然陷入巨大的恐懼中。

不過,幻武是會認主的,至少這點是可以確認的吧。

『您是對的,幻武精靈一旦確立契約,就不會再更改主人。』米納斯的聲音柔柔傳來,『您是我的主人,這點毋庸置疑。』

我這才稍稍安心下來。

 

 

「年輕的學生,我知道你會來找我。」流螢優雅地向我鞠躬,我也連忙回禮,有點搞不清楚為什麼這種身份的人會對我這麼恭敬。

「我想知道我到底是誰。」我堅定地說。

沒有和學長相遇前,我沒有恢復記憶的欲望,因為身份實在太可疑,我也不想自找麻煩,忘了就算了;和學長相遇後,我認為只要相處久了,我的記憶遲早會回來,更何況學長他們對我的過去一清二楚,我也就不急著尋找。

可是現在想想,太不對了。

神族、時間,回歸守世界後每一個情報都讓學長暴跳如雷,這不是知情的情況。

這種違和感,為什麼我會忽略掉。

「我知道你的疑問很多,但是著急是沒有用的,先讓我們把問題理順。」流螢欠了欠身,「再時間來臨前,讓我們從容地將問題都處理完。」

「嗯。」我頓了頓,斟酌地開口,「你之前和學長他們認識嗎?」

「曾經聽聞名號,但是面對面見倒是只有一次。」流螢微笑道,「真要說起來,和我相熟的其實光神的貓眼,賽塔。」

「咦,賽塔?」我吃了一驚,完全沒料到會聽到賽塔的名字。

「是的。」流螢笑道,「作為在世的古老白精靈,彼此間都有一定的聯絡網,然而我們的時間與一般種族不同,上次聚會是……三百年前?」流螢困惑地頓了下,「或是三百五十年前?」

不了這一點都不重要所以你完全不用糾結謝謝。

「時間久遠得無法記清,然而我卻依舊清楚記得水神予我的委託。」

我屏神細聽。

「那時神界已經退隱世界之後,許久未有生命降臨,因為神族不易繁衍後代。」流螢笑了笑,「儘管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卻很難有與之血脈相連的孩子。」

「神界沈寂了近萬年之久,直到千年前,水神終於孕育出自己的孩子。」流螢看著我,和藹地說,「就是你。」

就是……我?

我茫然地回望流螢,好像這人剛剛跟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就是你。」流螢肯定地說,「你應該有感覺,記憶回不來。」話題又突然跳了千里遠。

我咬了咬下唇,「這代表什麼?」

流螢笑了笑,「你的記憶被當成復活的代價索取了。」

嗄?

大概是我的表情很錯愕,流螢甚至輕笑起來,「這一招確實非常高明……水神也默認了。」

「等等,我沒聽懂你的意思……」

「你原先就是神族,千年前降生後又轉生至世界,只要到世界,就必須有一個容器,這是諸神所定下的制約。」

「千年前的容器便是凡斯,妖師的先祖。」

「嗄?」我立即驚慌失措起來,「這表示我是凡斯本人嗎?」

「不。」流螢搖頭,「你只是棲息在他身上,並未真正甦醒,因為神族要適應世界需要時間。」

「可是凡斯後來死了。」我衝口而出。

「是的。」流螢接得很順,我卻聽得連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儘管凡斯死了,你的魂魄也依舊無損,跟著其中的能力轉生至現世,名為褚冥漾。」

雖然最後的名字我還是沒聽見,但是我想那是我這輩子的名字。

「因為按照道理,眾神不能干預世界,有事情也只能委託無殿,所以當初為了實現你的請求,諸神花了不少力氣。」

「咦?我的請求?」我訝異道,「我自己提出要來世界的?」對於我原本是神族的這件事,我只驚訝了幾秒而已。

「是的,詳細情況我並不清楚。」流螢溫和道,「總之,你下來世界的話,就必須遵循世界的規則,也因此,回去也是。」

「什麼規則?」

流螢淡笑不語。

「……不會是我得灰飛煙滅銷毀肉體吧?」

流螢的笑意更深了些,現在我覺得他恐怖了,腳步開始向後挪。

「原先是的。」大概是逗我逗完了,流螢接著說,「所以我才會說,這招真的很高明。」

到底啥招?

「所有世界生命都受死神管轄,死神在你進入彌留之際,強行與你建立了契約。」流螢笑得有些無奈,「原先你在世界的生命結束後就會自動回歸神界初始之地,但是你的魂魄被扣住了。」

「被扣住?」

「你被自己束縛在原地,對於世界的眷戀讓你無法捨棄自身記憶回歸神界,所以死神前去迎接你,並做了最合適的判斷。」

「他和你用褚冥漾的名字簽訂了契約,讓你回歸世界,代價是收走記憶和重塑肉體,不會有人認識你,像是憑空冒出來一樣,但是靈魂卻是完整的。」

「因為契約在先,你停留在人世的時間變長,以此爭取緩衝和規避告密者。」流螢笑道,「現在前往神界的空間陣已經準備好,只要你做好準備,便能前往。」

「……等等!」我急忙問道,「這些事情學長知道嗎?」

「是的,他已經知道了。」流螢靜靜地說,「神族是不能在世界生存的,如果要在世界生存,就必須捨棄神族的身份以種族的方式過活。我曾經勸告他放棄這段感情。」

「什麼時候?」我握緊了拳頭,怒不可遏。

「在我們上次談話的當天晚上。」

他居然趁著我睡覺去套情報還什麼都不說表現得跟平常似的,我、我真要被他氣死了!

「如果您準備好了,請您來找我。」流螢說道,「前往神界的陣法能夠為您而開,但是此種空間術法因為茲事體大,有時間限制。」

「最晚到什麼時候?」我不太樂意地問,同時腦袋裡飛快打著主意。

「下個月十五。」

「也太快!」我抽抽嘴角,「如果我一直拖著不來怎麼辦?」

「這就是水神予我的委託,將你導引至此。」流螢微微一笑,「縱使我無法接近你,你的幻武也一樣能夠告訴你。」

「米納斯?」對了,水神、米納斯也是水屬性,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她是水神的左右臂膀,受水神之託來現世保護你。」

「可是他們說米納斯是學長給我的!」我不由自主反駁。

『是的,我沉睡了千年只為了守護您。』米納斯忽然現身,在空中給流螢鞠躬欠身,『然而我本來就屬於您,冰炎殿下將我給您是不恰當的說法,只能說是由冰炎殿下做了將我勿歸原主的動作。』

「即使冰炎殿下不將她交給你,一樣會由其他人給你。」流螢說道,「這是必定的軌跡。」

我咬唇,沉默了很久,「下個月十五,是最後期限,是嗎?」

「是的,錯過這次機會,你將再也無法返回神界,必須等到下次轉生才有機會。」流螢微微垂下眼睫,「但是水神不樂意見到你如此,每轉生一次你將更接近種族而非神族。」

「回去之後就沒辦法回來,是嗎?」

「是的。」流螢有問必答,我真該早點直接問他才對,哪像學長什麼都不說。

「我知道了,謝謝您。」我向流螢鞠了躬,「我心理還沒準備好。」

「不要緊。」流螢微微笑,「你知道自己是誰了嗎?」

「還是很模糊。」我靦腆一笑,「不過已經有方向了。」

因為不管是現世的名字,抑或是玄之又玄的神族身份,對我來說都只有空白。

但是,方向已經確定了。

 

 

 

 

 

 

 昀羲碎念:

試閱到此結束,漾漾選擇的方向和初版不一樣,不過也算是HE大家不用怕!

那麼重入連載就到此結束了,接著就是送印,我們十二月見了

 

 

ps.我原先說會放完,不過鑑於盜文日益氾濫,以後所有文章都不會先釋出全文,等到出本之後才會放出後續

再PS.簡單來說就是試閱→出本→沈澱一段時間→再放結局,以後就是維持以上模式了,不過出本附贈的贈文或是小劇場則是一律不開放

 

重入暫時告一段落囉,我要先忙送印了,接著就是風月寶鑑啦~~和璃貓合本的高H節慶本!讓大家吃肉的同時還過節喔!!XDDD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647
  • 這樣叫沒錢買本本的人怎麼辦
  • 妳大概沒看清楚,是出本後才會放全文,並不是說後面都不放了

    昀羲 於 2014/11/16 14:06 回覆

  • 嵐
  • 怎怎怎麼辦才看第一章就想買惹
    請問寒假CWT會出嗎?位置呢?
    真的是非常好看,有網購嗎?最快什麼時候到呢
  • 十二月CWT就有販售了哦XDDD
    二月要是沒有意外會有既刊販售

    網購的話有秉觀工作室和月見草,最快也要等場次結束後,12/15-18會全數寄出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3 10:32 回覆

  • azusaya
  • 喔呀喔呀~~怎麼辦~
    我好想舊版新版都要喔~~(扭動)

    我先來這邊相見歡~~

  • 舊版一整個黑歷史不忍說啊……(抹臉
    也許哪天我要出黑歷史羞恥普類的話會有吧……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3 10:37 回覆

  • 狐櫻
  • 啊!好想看啊!還會放全文嗎?,超期待的,因為也不知怎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