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試想過很多種可能,也準備了許多因應的對策,就是沒想到安地爾會神色自若地和他打招呼。

「娶老婆了?」安地爾笑著打趣。

「還沒。」褚冥漾也笑笑,既然安地爾不打算追問他太多事情,那他也樂得輕鬆,「你怎麼在這裡?」

「那你的使役又怎麼在這裡?」安地爾揚眉,「你告訴我,我就告訴你。」反正他來這裡不過就是因緣巧合,一點也不虧。

「那還是算了。」褚冥漾聳肩。

兩人相顧無言。

「讓我猜猜,你住在這附近?」安地爾笑嘻嘻地問,「不然怎麼可能派使役打聽炎精的動態?」

褚冥漾看他一眼,頗有種恐嚇的意味在。

「行,我不問。」安地爾舉起雙手做投降狀,「不過你實在太不夠意思了,畢業後立即斷了聯繫,要是只有彌亞也就算了,怎麼連我都斷呢?我們明明是同類啊。」

「得了,誰和你是同類,我可不會在彌亞床上放原生甲蟲。」褚冥漾四兩撥千斤,三言兩語就把安地爾的試探給打發過去了。

「我們不是反彌亞陣線的好同盟嗎?」安地爾也不氣餒,繼續若有似無地提問。

「什麼時候有這種陣線了?」褚冥漾笑罵,「應該是你和彌亞兩人組成擾我安寧聯盟才對吧。」在書院時這兩人就不安份,每次動手都驚天動地,吵得他受不了只好出手痛扁兩人,這兩人才比較消停。

「冤枉啊大人,誰和那死精靈是同盟。」安地爾在一邊做嘔吐狀,「你看著好了,這個小心眼的死精靈接下來一定會滿天下追著我討債……」

「討債?」褚冥漾抬眉,「你又偷了彌亞的銀子?」

「才不是他的,是冰牙國庫裡的。」安地爾非常得意。

那更嚴重好嗎!

褚冥漾笑了笑,「你這麼缺銀子當旅費?我看你路上隨手打劫都行。」冰炎國庫的銀子都能盜,去偷光一般富豪的家絕對沒有問題。

「那種挑戰性太低了。」安地爾聳肩,「沒有樂趣。」

「真拿你沒辦法。」褚冥漾笑了笑,「在這裡玩得開心嗎?」

「倒也還不錯。」安地爾望著那被黑夜遮住的血腥,輕描淡寫地說,「反正這世界就是這樣。」輕輕一撩,就能掀起戰爭,戰爭又能奪走無數條人命,想在這種亂世生存,要嘛出世,要嘛成為吃人的一方。

否則就等著被其他強者吞噬殆盡,沒有第三條路。

「怎麼,突然悲春傷秋了?」

「那倒不是,這種世界讓我反而挺興奮的。」安地爾笑了笑,剛剛的作為開啟了他的靈感,也許他可以多做一點類似的事情。

「你討厭安穩?」

安地爾撇撇嘴,「從來沒搞懂安穩的概念,也談不上什麼喜歡不喜歡。」

「我倒是挺喜歡的,書院那段時光就挺安穩。」褚冥漾微微一笑,「我還有事,要回去了。」

「喂喂,這是對待久別重逢的好友的態度嗎?」安地爾立即抗議,「你好歹得請我進屋坐坐喝杯茶吧?」

「都深夜了喝什麼茶。」

「那你也得收留我一晚,我今晚預定住的地方肯定被燒光了。」安地爾指著炎精的據點,那裡已經火光沖天。

「我相信你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的本事。」褚冥漾似笑非笑,「醜話說在前頭,你要是敢跟蹤我,被我族長逮著了,我可不會幫你說話。」

「被逮著了會怎樣?」安地爾不怕死地追問,他還正想著跟蹤褚冥漾呢。

「不一定,可能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你的存在了。」褚冥漾說,「這可不是我在危言聳聽。」

「十大酷刑?」

「那對你來說不是小兒科嗎?」褚冥漾笑了笑,「好了,我真得走了。以後你也別找我。」

「為什麼?」

「你不是早該猜到了嗎?」褚冥漾不答反問。

打從他斷了所有聯繫的那時起,他就知道安地爾和彌亞兩人一定會發現他有問題,不過他也不得不為,他不能冒著妖師一族再度被發現的風險和兩人聯繫。

「死精靈姑且不論,不過我相信你知道我能接受你所有一切。」安地爾盯著他,「我們很像。」

「但是完全不同。」褚冥漾接著說,自嘲地笑了笑,「我要走了。」說完,不給安地爾再開口的機會,褚冥漾已經透過傳送陣離開了。

安地爾死死站在原地,心有不甘,撇了撇嘴,破天荒地發了個使役給彌亞。

 

 

褚冥漾並沒有直接回到妖師的村落,反而連著時空跳躍了好幾次,中間到底去了哪些地方他甚至來不及觀看就又跳到下一個地方,直到他來到最終的指定地點。

 

冰湖。

 

這是他過去從書院中溜出來四處閒晃時發現的地方,蹺課亂走讓他發現不少好去處。

米納斯和米契爾所在的天水是一處,冰湖又是一處。

冰湖雖然稱為冰湖,不過跟冰或是湖卻沒什麼相關,而是一座森林,不論白天夜晚,總是一片潔白,從遠處望去就像是一座冰湖一樣。

這裡的樹木全是深深淺淺的白色,卻並不刺眼,而在這一片雪白中,很容易就能判斷有無外人跟著自己──這座森林能夠卸下所有偽裝。

褚冥漾確定安地爾並沒有跟著自己後,才鬆了一口氣,丟下傳送陣回到了妖師本家。

「族長,你跑哪去了。」長老急匆匆地奔來,「獸王和炎精打起來了。」

褚冥漾微微皺眉,他剛剛還在那附近呢,「然後呢?」

「炎精大敗,詳細情況不清楚,不過獸王已經佔據了炎精的領地,旗幟都豎起來了。」

某方面來說,獸王比炎精更難對付,尤其是羅耶伊亞家,他們天生有著一股野性的直覺,並且聽覺、嗅覺都比其他種族敏銳,若是要避開獸王的偵查,妖師的活動範圍會大幅度縮小,這對正在習慣安穩並且進步的妖師來說,不是好事。

「頒布戒嚴,活動範圍往北移動十公里,每天派人去跟白石拿。」褚冥漾簡單地說,「日常操練照舊,未有族長許可,不得擅自出村。」

「是。」長老應道,「族長這一晚是去哪了?」

「我去視察。」褚冥漾明顯不想多說,「下去吧。」

 

 

 

 

 

昀羲碎念:

大家猜下一個死的是誰……

不過褚冥漾和彌亞肯定最後才死的(殉情去了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零澈
  • 老安呢OAO 老安不會死對吧?!對吧?!
    他不能死!!!!!
    死了我就、我就、我就被死當給你看!(究竟#
    漾漾和老安的對談好萌 ˊ艸ˋ
    巧口奈的(講人話

    加油!
  • 安地爾會長命百歲
    不過我想他更願意跟著一塊死……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1 22:12 回覆

  • 路人月
  • 是BE設定嗎QAQ????
    會有轉世後續嗎??? (w

    期待後續期待後續~~~

    大大加油呦~ >w<
  • 是喔是BE,因為兩人殉情去了……
    呃這個我真說不好……
    我首先要先寫MG二啊……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1 22:13 回覆

  • 嵐
  • 咦咦咦咦咦是BE QAQQQ??
    嗚嗚拜託不要~住手~快不行了住手啊~伊耶雅梅碟~~(什
    嗚嗚光是想到BE就有點不敢看感覺會哭死QQQQQQQQQAQQQQQQQQQQQQQQQQQQQQQQQQ(這人好煩#
    真的非常好看喔如果是HE會更好的真的(遭踹#
    期待下回更新AWA
  • 嗯……是BE
    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兩人一起殉情了也很棒啊……(小聲

    也許會有轉生後的故事吧……(繼續小聲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3 10:33 回覆

  • 路人
  • 現在是歷史的重複

    老安不會死 他會留下來見證歷史之類的吧
  • 對!!他會從中領會狼與羊的道理www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04 17:22 回覆

  • 悄悄話
  • 芊橙
  • 住手啊 不要死 想到有人掛就好傷心
    如果真的BE了 希望有轉生的後續
  • 嵐
  • 噢好吧,如果還有後續(HE)我再來慢慢追這篇……在這之前我會先做好三天三夜眼淚流光的準備的(太誇張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