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幼小的身軀和年邁的心靈無法對這個世界有所適應,學長竟然乖乖給安地爾抱在懷裡調戲!

 

還軟萌萌地叫著安地爾叔叔!

 

太詭異了!我的心臟無法負荷!

 

「哎呀,小朋友怎麼啦?」大概是我的視線太露骨,這次連亞那都注意到我了,轉過頭來看我。

 

我繼續目瞪口呆,應該說我除了目瞪口呆之外也沒其他事情能做了。

 

「他今天第一次來守世界,是從原世界來的。」安地爾把學長交還給亞那,笑咪咪地解釋道,「大概是還沒緩過來吧,他是白陵家的小孩。」

 

「咦,凡斯的親戚嗎?」亞那訝異了一下。

 

我才該訝異啊,連凡斯都在還認識白陵家算是怎麼回事!這世界不仇視妖師嗎!世界之黑和世界之白怎麼又湊到一起了!還有你和安地爾如此和睦融洽真心不理解啊上輩子你們該是反目成仇的仇敵啊!

 

耶呂和比申呢還有要毀滅世界的陰影呢以及冰牙不是遁世了嗎還跑出來幹麼我操我的問題一籮筐啊!

 

好險即使我的腦袋暴走,我表面上還是那副呆若木雞的蠢相,沒人懷疑這具小小身軀內裝著一個已經年過百歲的老頭子。

 

「是小慈的小孩嗎?」亞那拿出手機,看到安地爾點頭後撥通了電話,「小慈,是我,你把漾漾送過來了?你沒讓他事前有些心理準備嗎?有嗎?可是我看他已經傻掉了耶?哭倒是沒哭……喔,可是小玥要等下午才嚇客啊,要不然我帶著漾漾一起去吃午餐好了?嗯,沒關係,不會麻煩,正好亞一個人也無聊。」

 

就這樣十分和樂融融地通話完畢。

 

我努力回想我媽到底給我做了哪些心理準備,結果除了貓公車和烤餅乾以外根本沒有好嗎!最好是可以這樣騙小孩!媽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啊?如果我不是已經先具備了萬全的承受能力,憑一個五歲小孩你覺得你能承受這種巨變嗎!肯定會哭死一片守世界的好嗎!

 

 

 

 

有句話是那麼說的,一定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對。

 

基本上,這假設前提成立的話,那麼我只需要躺回床上去再睡一次覺就可以了,解決方式非常簡單。

 

但是我是穿越的方式出了問題,導致我想更正也沒辦法,我在想肯定是重柳做了什麼手腳,至於為什麼要把我送過來我也不知道,總不會是這世界的時間出了問題需要我來開口改,這世界明明也有妖師才對。

 

我還在魂遊九天,卻被不客氣地巴了一下後腦,讓我一頭栽到眼前的蛋糕上,沾了滿臉奶油。

 

「嗤。」坐我旁邊的學長意謂不明地冷笑了一聲,「好笨。」

 

「你怎麼可以打我!」我憤怒地抬頭,用力甩頭,試圖把奶油給甩到學長他身上,一邊用噴灑的唾液抗議,「打人是不對的!」

 

過去學長揍我因為我腦殘我也認了,這輩子怎麼還是巴我!

 

學長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著我,然後馬上轉換狀態變成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指著我咯咯笑。

 

我又呆了。

 

那什麼……長相果真是武器啊……

 

「哎呀,漾漾,你怎麼吃得滿臉都是?」去拿其他餐點的亞那回來,看到滿臉五花八門的我,訝異道,「來,趕快擦擦,蛋糕是不能用臉吃的,要用嘴吃才可以。」

 

學長轉過頭,肩膀可疑地一抖一抖,擺明了就是在憋笑!

 

我居然被一個頂多六歲的小鬼陰!

 

等著瞧,我絕對要陰回去!

 

我拿起衛生紙,憤恨地擦起臉,眼光中流露出熊熊怒火,什麼時隔百年感人的再會事過境遷的故人舊人統統被我拋到九霄雲外,耍我是吧,我讓你看看跟一個一百歲的老頭鬥智的下場!

 

「父親,可以帶他回家玩嗎?」學長突然開口要求,內容整個不明所以。

 

「這個嘛,只要小慈同意就可以。」亞那應道,「漾漾呢,想不想來我們家玩?我們家是卡通裡那種大冰堡哦!」

 

冰牙皇家宮殿給亞那一形容感覺超掉價的,大冰堡……

 

「是那種很多冰塊堆成的漂亮城堡嗎?」我裝著天真無邪地問,一邊在心中盤算這可是學長主動送上來的機會,不用白不用。我一定要摸進學長的房間設置陷阱,讓他也嚐嚐莫名被巴的滋味!

 

「對啊。」亞那還想說些什麼,可是一邊的學長突然湊上來,在我嘴邊舔了一下,嚇了我們兩人一跳。

 

學長指著我的嘴角,解釋了理由,「還有奶油,想吃。」

 

我操你大爺的盤子上還有一堆奶油呢你怎麼不去舔非要舔我臉上的!

 

這世界不僅安地爾不科學,連學長都好像換了一個內芯似的,和上輩子簡直不是相差甚遠可以形容的,怎麼說,感覺一個好歹還在地球,另外一個已經遠離銀河系了這種誤差感……

 

「亞,不可以這樣,漾漾會嚇到。」亞那輕聲喝斥,讓我有點感動,至少亞那還是很靠譜的,雖然根據上輩子的經驗,亞那應該再稍微天兵一點兒。

 

「來我家玩吧~」學長好像笑容滿面地邀請我,「我家只有我一個小孩,無聊死了。」

 

這真的是剛剛故意巴我的那個學長嗎?才六歲這也太心機了一點……不過誰怕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就不信我鬥不過一個六歲的臭小鬼!

 

「漾漾你就答應吧?亞還是第一次這麼拼命邀請人呢。」亞那笑道,「我看你們兩個就覺得挺有緣的。」

 

是啊,超有緣,有緣到上輩子持續好幾年的巴與被巴教育……還有鞋底教育。想到這裡,我忽然計上心來。

 

我可以在這個小學長還沒長成暴力紅眼殺人兔之前把他教育成一位和氣耐心親切的人啊!這樣他將來出任務時也不用死傷一大片,看看我,多麼為蒼生社稷著想!

 

我真該給自己頒發一張諾貝爾和平獎。

 

 

學長咯咯笑,然後捏上了我的臉,左捏右揉,力道大得我只能中斷妄想,淚眼婆娑地叫道,「疼、好疼,放手……噗!」學長最後依言放手了,只是最後又突然兩邊各一個巴掌拍上我的臉,害我一瞬間變成了凸眼凸嘴的金魚。

 

「不可以打人!」我揉了揉發紅發熱的雙頰,義正詞嚴地說,「打人會痛!」

 

「對啊,亞,不可以胡亂打人。」亞那看了似乎頗覺得欣慰,「太好了漾漾,你多跟亞說說,他從會走路時就特別喜歡打人,安地爾被打得最兇。」

 

我一愣,這消息倒是讓我一秒覺得這世界還是很正常的。

 

「不知道為什麼,亞他一看見安地爾就想撲上去,我原先以為他兩投緣,結果後來安地爾才苦不堪言地跟我說亞簡直把他當成沙包揍,幸好小孩的力道沒多大,不過我還真擔心他將來變成暴力狂,拜託凡斯帶了一段時間,讓他佛堂寺廟教會輪流待,一直放原世界的宗教音樂才把暴力因子拔除。」

 

呃……我一邊想著果然學長的本質就是暴力外,也蠻懷疑亞那和我一個小孩講這些幹麼,不過我很快就知道我在自作多情了。

 

亞那在講電話,就是不知道再和誰講。

 

「對啊,現在有漾漾在,你們家的能力真是幫了不少忙……」亞那看了我們一眼,在剛剛的時間裡,學長已經把碗筷收拾好了。

 

真是乖小孩。

 

「嗯,他們吃完了,我等等就帶他們出去逛一逛,去哪裡啊……湖之鎮吧。」

 

湖之鎮?

 

我瞳孔一縮,不知道那邊烏鷲在不在?

提到烏鷲,我猛然猜測起來,重柳放我過來是不是因為這世界沒人知道陰影,要我維護存在?

 

算了,多想無益,反正有任何情況就見招拆招吧,而且說實話,一個五歲小孩連毛都沒長全呢,即使想做什麼也是有心無力。

 

既然提前進入學院就讀,也不失為一個機會,有這個環境幫助,總比我原先打算瞞著家人偷偷練習異能要來得有保證得多。

 

我心不在焉地東張西望,學校裡面除了一些細節外的東西,大致上都跟我印象中差不多,好像連北門都沒封起來。

 

說起來,北門那邊直到我畢業我都沒去過,改天去探險一下好了。

 

「來,亞,漾漾,我們走吧。」亞那晃了晃手上的移動符,「漾漾,這是移動陣,效果跟你們卡通裡面的任意門一樣哦,只要指定地點就可以在瞬間到達。」

 

我露出恰到好處的驚嘆神情。

 

學長又撇過頭去偷笑,一副瞧不起鄉巴佬的樣子,臭小鬼,看我回頭怎麼整治你!

我趁著學長背對我的時候對他齜牙咧嘴地作了個鬼臉,上輩子不敢做的事情,我這輩子一定要做得夠本!

 

……違逆我姊除外,雖然她現在不過就只是八歲的小女孩,但是有些事情已經銘記在靈魂裡,我們要順從它。

 

 

 

 

來到冰牙皇宮時,我並沒有時間去讚嘆它的雄偉與美麗,因為我們直接被傳到內部去了,偌大的廳事中只有我們三個人。

 

「這裡是我們招待貴賓時會先傳送到的地點。」亞那對我解釋。

 

就是等候室之類的概念吧,我看了看周圍的環境,不像我想像中那麼冷冰冰的,反倒有點像是歐洲皇室的裝潢風格,不過天花板倒是有不少冰雕,順著牆簷減少,和牆上的雕塑容成一體。

 

「亞,帶著漾漾去房間玩吧。」亞那笑著說,「等四點小玥下課,我再送漾漾回家。」

 

「好,謝謝亞那叔叔~」我禮貌地道謝,然後被學長一把抓住拖著跑。

 

「我房間在這裡!」學長拽著我,直接把我扔進一間房間裡面去,還附上一腳。

 

我揉著屁股,心中暗罵這情景真是見鬼的熟悉,難不成我倆輩子都得在學長腳底下生活不成。

 

「在我身下生活倒是個不錯的主意。」學長勾起一抹冷笑,靠近我,抬起我的下巴,「好久不見了,褚。」聲音裡面居然還有種咬牙切齒的意味在。

 

我愣住了。

 

這種氣勢!這種神情!這種唯我獨尊中二至極的自我本位思想!

 

媽呀這是上輩子的白色惡鬼紅眼殺人兔──

 

我偉大的幼馴染養成計畫,在學長的腳底下,宣告破滅。

 

 

 

 

 

 

 

昀羲碎念:

那啥,新坑就是好啊!搞不好明年的突發本就是它了哈哈~

不過也要等我寫完夏本就是:p

一口氣出兩本真是找死,我不是已經體會過了嘛幹麼要繼續找死.......

好啦,有人想看內在都是老頭的小蘿蔔頭互舔互巴嗎~

咩哈哈這劇情就是崩壞!大家且看我到底可以崩壞到什麼程度吧哇哈哈哈~~~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星空
  • 太棒了!!!
    我就在想漾漾怎麼可能可以整到學長...
    果然~~太好看了!!
  • 這個可說不定哦,因為現在才剛開頭好多梗都還沒爆出來呢www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3 23:29 回覆

  • 澈風之戀
  • 學長啊~你就讓漾漾爽一下嘛!給他整一下有不會死。
  • 學長這麼高貴冷豔根本傲嬌,不過世事難料wwww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3 23:30 回覆

  • Catherine Li
  • 可是小玥要等下午才嚇客啊=>下課


    很期待您的後續~~~~
  • 謝謝,出本時會一併更正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3 23:31 回覆

  • pudasun123
  • 是只有冰漾兩隻內芯是老頭嗎?
    還是大家都...
  • 這個嘛,基本上就他們兩個而已哦~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3 23:32 回覆

  • 是不能碰電腦的零澈
  • 太邪門了啦啦啦喇咧!
    完了,我想預購這本書了(正色
    老安好萌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這梗實在好耶!
    我該懷疑是逼炎支付了代價給重柳呢?還是全部出自扇董呢?
    管他,只要老安萌撻撻就好

    我渴望如此平靜的千年組很久了2ww
  • 嗯哼哼這是個謎,看下去就知道到底是誰支付代價了咩哈哈

    這世界超和平的啦哈哈哈哈~~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3 23:33 回覆

  • 三罪
  • 大大⋯
    有錯字喔⋯
    「嚇客」,是「下課」
    然後,很好看喔喔!
    好萌啊*\(^o^)/*
  • 謝謝,出本時會一併更正~

    看我可以讓劇情崩壞到什麼程度吧哇哈哈哈~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3 23:34 回覆

  • 路人月
  • 原來覺得學長也穿越了不是錯覺嗎w
    不過那個什麼 突然覺得漾漾是某種程度上的面攤
    內心都爆走了 竟然還一臉呆萌w

    舔臉頰什麼的 學長要開始宣示主權了嗎www

    大大加油喔~~
  • 嗯哼哼到底是不是錯覺呢~

    漾漾好歹有著近一百歲的....歷練,這麼說好了,所以練成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技能我覺得還挺合理的wwww至於腦殘,那是天生的沒藥醫(漾漾:喂!#

    學長的心機超級深www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5 00:04 回覆

  • 羽觴靜
  • 學長最後說的在我身下生活倒是不錯的主意不會是想把漾漾從小綁在身上吧......(哇靠學長你心機好重)(這不是重點)
    天啊天啊我開始期待這本了!希望能買到啊啊,大大加油!我會努力坐等更新(誤)
  • 啊呀,學長就是個城府頗深的心機悶騷男啊(被打死

    媳婦要從小標記,是不是www

    感謝支持哦!XDDD

    昀羲 於 2014/12/15 00:05 回覆

  • 647
  • 老話一句既然喜歡就要早點把人預定下來宣示主權不然會後悔一輩子
    這篇會放完吧
  • azusaya
  • 哦~~不!!!!!!!!

    我偉大的幼馴染養成計畫,在學長的腳底下,宣告破滅。


    這句也是我想說的啊!!!!!我的幼馴染呢!!!!

    嗚嗚嗚~~~~學長不能這樣對我(大誤
  • 幼馴染還是有機會的哦~

    不過以漾漾的能力,大概很困難X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5 回覆

  • 言華
  • 漾~放棄吧!人生要活的快樂
    你絕對沒法整到學長
    死心的度完一生吧!
  • 怎麼這樣對漾漾呢,我們要讓他懷抱希望生活呀~~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18 00:55 回覆

  • 烽硯
  • 喔喔喔!!好萌! 居然連學長都一起穿了漾漾還是認命吧ww
  • 雙雙穿了,甜甜蜜蜜打打鬧鬧地又在一起啦~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1/04 17:31 回覆

  • 神奈川雪乃
  • OMG!!
    學長居然乖乖被調戲(驚恐OAO OAO
    學長一定壞了!!(肯定個毛?
  • 楠
  • 「在我身下生活倒是個不錯的主意。」
    學長!我聽出你的弦外之音了!!
    是那個....(消音)....的身下嗎嗎嗎?((興奮
    ↑此人節操已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