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學我也不會教,這術法是你自己設的耶老兄。

「才不是我啦!」小學長嘟起嘴,不滿地抱怨,「我才沒有設啦!」

講不通。

我打量著鼓起腮幫子窩到一邊去的小學長,忽然超想捏他一把,粉嫩粉嫩的觸感一定很棒。

「我不曉得你這麼飢渴,褚。」

……你為什麼每次都挑在這種時機回來啊學長!我悲憤了。

「不是說我觸感一定很棒,怎麼不繼續上來摸了?」學長挑眉,冷笑道,「我很歡迎你自己投懷送抱。」

才不要,誰知道下場會如何,君子不履險地!

我防備地向後退,準備隨時逃命。

「你以為你逃得掉?」學長閒適地說。

等你變回小學長我不就可以跑了。

學長瞇起眼睛,語氣驟然變得危險,「你想逃到哪去?」

「呃、請當我什麼都沒說……」我摸摸鼻子,又乖乖走近學長身邊。看來他老兄對我上輩子的放鴿子好像耿耿於懷。

「知道就好。」學長冷哼了一聲,「這次你要是再逃,我就把你拎去無殿讓那老妖婆認養你。」

這威脅太大了!

「對了學長,說到扇董事,你覺得她有可能知道我們這是怎麼回事嗎?」

「十之八九。」學長覷了我一眼,「所有魂穿之類的事情,無殿、時間交際這類的地方都會有情報。」

「那我們要不要去問問這是怎麼回事?」我興沖沖地提議,我很好奇我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我直覺認為是重柳族搞得鬼。

「你付得起代價?」學長反問。

「呃,扇董事應該還是那個扇董事吧……」我吶吶地問,「不能看在過往交情上打個對折什麼的?」

學長瞄了我一眼,「我忘記問了,你死的時候幾歲?」

「……九十七。」

學長皺起臉來,神情似乎有些掙扎。

對喔,我掛掉的時候已經是個老頭子了,可是學長掛、好,別瞪我,我是說學長穿過來的時候才二十幾歲,以精靈的年齡來算根本算是幼兒啊!

唔,這算是精神上的……祖孫戀?

「給我閉腦!」學長一巴掌中斷了我思考下去,「活了九十七還這麼腦殘,你是為老不尊啊!」

我險險閃過學長的巴腦功,說真的,底牌都亮出來後實在沒什麼再隱藏的必要。

「你上輩子升到黑袍了沒有?」學長冷冷地問。

「欸,其實是雙袍……」我想了想,當時考上黑袍之後我就順便連紅袍都考了。

「嗤,不錯啊。」學長扯了扯嘴角。

「不過我很快就退袍了。」我老實說,換來學長詫異的一瞪。

「你任務出紕漏了?」

喂喂,這直覺反應太傷人了吧!

我不滿地瞪回去。

「那是怎樣?」學長挑眉問。

「我姊強制我退袍的。」我撇撇嘴,這也沒光榮到哪裡去,「她說我要是不退就會逐筆紀錄我的任務讓我死在報告堆裡面。」其實我一直到回歸原世界,腳步整個慢下來以後,當然中間又經過了一段沈澱期,我才發現我姊的用意。

「什麼用意?」學長皺眉看我,「巡司確實不可能無緣無故叫你退袍,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你本身出了問題。」

我該說真不愧是學長嗎,哼,我姊她看不慣我自殺式的任務方式和接任務的頻率,怕我哪天真死在外頭很丟臉啦。

「自殺式?」學長逼近我眼前,「你敢用這種方式出任務?」

「那邊不曉得哪個誰出任務永遠都是敢死隊還絕對榮登任務數量榜首喔!」我回嘴回得超級快,看來即便活得比學長久,這筆帳我還是積怨許久,不吐不快。

我挺著胸膛跟學長對峙著,反正死豬不怕燙,何況是一個死過一次的百歲老頭對上一個毛頭小孩,我怕什麼!

學長愣了一下,把我的心音聽光光的他神色複雜地看著我,然後釋然一笑,「看來你確實有所成長。」他先是露出一臉欣慰的表情,讓本來想大肆數落他的我有點尷尬,不過下一秒,他的手就摸上我的胸了,還掐住乳頭轉了一下。

「噫!」我急忙向後退想要逃離伸過來的魔爪,結果學長掐著那一點不放,力道大得讓我連進退不得,痛得我都要流淚了。

「這麼挺著靠過來不就是要我摸嗎?」學長淡淡地問,看得出來心情由陰轉晴。

「學長我錯了……」所以老大你快放手!

我不要從小就被你掐出感覺來,這樣超變態!

「喔?哪裡錯了,說來聽聽。」學長還是不肯鬆手。

我開始想念幼化的小學長了……

說真的我不知道我哪邊錯了,回想起來就是沒有,我又不能說學長在無理取鬧,用認錯來安撫這位大爺怎麼這麼麻煩!

學長忽然整個貼了上來,包括下半身,「再繼續想試試?我不介意用兒童的身體做。」

……卑鄙、無恥、邪惡、下流!

 

 

 

 

 

 

 

 昀羲碎念:

之前問過大家,好像多數喜歡日更字數少,所以以後就盡量日更了><

但是字數我真的沒辦法保證……

 

明天禮拜六,店裡一定超多人,我好緊張啊><(滾滾滾

 

忘了說,下週元旦二月新刊/既刊開始預購

新刊包括風月寶鑑春本、夏本,以及本篇這劇情不對,既刊明細屆時一併公佈,還請大家注意喔><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星-夢
  • 我我我我買這本QAQ
  • 元旦就會放公告囉~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4/12/27 2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