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長炯炯有神地看著我,我瞬間壓力整個上來了。

「其實,這是長大的你設的。」我老實說,「所以我也不會。」這是真的,上輩子我沒學這個,誰那麼變態去聽別人的腦袋。

「上輩子?」小學長露出非常困惑的表情,「長大的我設的?」

「這個嘛……」我琢磨著要不要告訴小學長事情的來龍去脈,不過以他現在六歲小孩的智商有辦法聽懂嗎?

「找死啊褚!」

小學長突然仆倒我,我瞬間有點懵,這轉換時間也太快了點?

結果騎在我身上的小學長先是詫異地看著自己的拳頭,再看看我,又看看拳頭,忽然露出一個無比滿意的表情。

……這是怎樣?

搞半天是身體反射嗎?這不科學!

「不知道為什麼好想揍你,感覺很舒壓。」小學長一臉認真地問我,「我以後可不可以常常揍你?」

「……你爸爸不是說不可以揍人嗎?」而且我為什麼要被一個六歲小鬼揍!「爸爸說的話要聽。」

小學長歪了歪頭,居然還義正詞嚴地糾正我,「六歲不是小鬼,而且你比我小。」

「我實際年齡比你大多了,我可是你爺爺!」不知怎麼我開始吹起來,「我靈魂的年紀已經九十七,不對,再加上現在的五歲我已經是一百零二歲了!」

小學長又看了看我,然後一記手刀批向我的腦袋,「爸爸說壞掉的東西這樣劈一劈敲一敲就會好。」非常理直氣壯。

靠──邊得咧,當我的腦袋是壞掉的黑白電視機嗎!

小學長看看我,「不是嗎?」

「我當然不是東西!」人的腦袋可以用東西來類比嗎!

「亞,漾漾,準備吃飯囉。」我媽此時開門進來,看到小學長騎到親兒子身上來也沒反應,「你們在聊什麼?」

「他說他不是個東西。」小學長從我身上跳起來,蹦到我媽身邊,「吃晚餐!」

我媽詫異地看著我,「漾漾啊,看來我得送你去專門的言語必修課。」

我嘴抽得站起,想著我才不需要,而且我本來就不是個東西──我是天下眾生聞知喪膽的黑暗種族妖師好嗎!

這世界如此不對勁,不曉得烏鷲是不是也一樣不對勁……啊,還有米納斯和老頭公。是說我現在就和學長遇上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碰到米納斯和老頭公他們。

 

晚餐很豐盛,怪不得開飯時間比平常稍微晚了一點。

「褚,吃飯。」小學長反客為主,很熱心地幫我夾菜,然後因為筷子還沒拿熟練,他夾的菜啪吱一聲落到了桌上,他看了看桌上的菜,哭喪著臉,「岳母大人,對不起……」

我差點把喉嚨裡的菜給吐出來。

「咳、咳咳!」什麼岳母大人?!

小學長又看了看我,「不對嗎?」

大大地不對!

「沒關係的亞。」我媽居然沒有糾正小學長的稱呼,「來,換調羹試試。」我媽拿了個湯匙給他。

然後小學長開始很努力地給我挖菜。

「哎呀,亞長大一定會是個疼媳婦的好老公。」我媽笑了笑,「小玥,你多了個弟弟囉。」

我姊搖搖頭,堅持,「弟弟是漾漾,他不是弟弟!」

「好好,他不是弟弟。」我媽隨口答道,「他是弟夫。」

說真的,如果我知道我媽這句無心之語會在我姊心裡落下一個學長是弟弟的丈夫,丈夫的對應是老婆,弟弟既然是老婆就要聽丈夫的話這種完全錯誤的滑稽印象,我肯定會在此時臉紅脖子粗得對我姐進行洗腦──未來的我和學長吵架時我姊居然都站在學長那一邊我簡直要吐血啊!

不過我現在並不知道,所以我也就默認了事情繼續發展下去。

 

 

晚餐一頓吃得還算是和平和樂,不過晚餐之後,我們就面臨了目前史上最艱鉅的考驗──我媽要幫我們洗澡。

我賭學長一定不願意我媽幫他洗澡,我都不願意了。

如果說是幼化學長還好,不過現在眼前這個臉色臭得跟什麼一樣的,不用等他開口我都知道學長又變回來了。

「你之前是怎麼跟你媽說的?」

「我其實沒怎麼說……」我老實講述了一下情況,「我媽非常堅持要幫我洗澡。」

「我打從兩歲之後就再也沒讓我父親幫我洗過澡。」學長的神色很臭,比他上輩子出任務熬夜幾天沒睡還要臭,「快想辦法!」

「是有什麼辦法好想……不然你直接跟我提我們都是成年人好了。」我撇嘴,把皮球踢回去。

「好。」學長答應得也很乾脆,轉身就要出浴室跟我媽攤牌。

「等等等學長這樣直接去說沒問題嗎?」不會引發時間錯亂擾亂命運什麼東西的?

「會有什麼問題?」學長很暴躁,「有問題再解決,解決不了就去無殿!」

幹麼這麼抗拒我媽幫你洗澡啊學長,雖然我們心智上都成年了不過小孩子的身體也沒有太大的可看性啊……

學長把拖鞋砸了過來。

我頭一歪,讓拖鞋越過我,直接砸到我後方的牆壁,再無力地墜落到浴缸裡面,濺起了水花噴到外面的地板。

「漾漾,亞,你們脫衣服脫好了沒有?」我媽的聲音很歡快,接著浴室的門就被打開了,看到我們依舊衣著整齊時皺了皺眉,「哎呀,動作這麼慢不好哦,趕快衣服脫一脫進浴缸泡澡……咦,怎麼有拖鞋?」

我當機立斷,「他丟的。」

我媽的視線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學長,「亞,不可以這樣知不知道,拖鞋是不可以扔進浴缸裡的。」

「褚太太,您好。」學長居然還很冷靜,用那一種一聽就知道不是小孩的口吻,「我相信您得到過情報,我並非純粹的兒童。」

「是這樣沒錯。」我媽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我。

「漾漾,先回房間好嗎?」

「其實褚也是。」我還來不及有任何反應,學長就投下炸彈,讓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嗯?」我媽笑了笑,「果然是這樣嘛。漾漾你不跟我說些什麼嗎?」

果然是這樣是哪樣,我哪邊露了餡!

看到我大驚失色的樣子,我媽似乎頗覺得愉快,「好吧,那些等下再說,現在都給我脫光去洗澡。」

「褚太太……」學長也皺起眉,顯然沒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

「不用害羞,當媽的什麼沒見過,你小時候我還給你包過尿布呢。」我媽很豪氣,我們很受驚。

這大概是穿越以來劇情走得最不對的一次,常理來說不是應該糾結個沒完自己的小孩靈魂居然是個百歲老頭應該要很驚悚啊!

學長閉上眼睛,非常挫敗,「褚太太,我的意思是,您大可讓我們兩人自己洗。」

「這不行,我知道你會轉換,要是又變成真正的小孩我怕出意外不好跟你爸爸交待。」我媽搬出的理由非常冠冕堂皇,反駁不能。

「那媽,我……」我滿懷希望地開口詢問,我來得完整,也不會變來變去,這樣應該可以讓我自己洗吧?

結果學長一個狠瞪過來,『你敢丟下我落跑試試?』

「嗯?」我看著我。

我吞了吞口水,決定壯烈犧牲,「我可以幫忙看著。」

「這樣嗎?你不會像他一樣變來變去?」我媽很懷疑,「我一直以為你也會變來變去,因為你有時候真的就像五歲小孩。」

學長發出氣音。

不准嘲笑我,按照一般穿越劇的套路來說本來就是假裝符合自己年紀的設定好不好!誰讓學長你都不跟著劇情走!

我想起上輩子一群人窩到我家玩決鬥盤走棋,學長也是開掛開很兇完全不理遊戲設定,甚至一開始還設定成路人,簡直比飯糰店老闆還過份。

『要是沒讓我發現你也穿過來的話我會考慮在這個世界也扮演一個路人。』

「……那是我覺得小孩應該還是要有小孩的樣子比較好。」我冷靜地回答我媽。

我媽可惜地嘖了一聲。

「那好吧,跟你們討價還價似乎有點蠢,這個拿著。」我媽拋給我一個布尺,量身體尺寸用的,「不過洗完以後要告訴我正確的三圍知道嗎。」

「……你要知道我們的三圍幹麼?」我隱約知道一定不是什麼好事,不過還是克制不了好奇心問了下。

「賣呀。」我媽的眼神輪流在我和學長的褲襠間掃過,「明明這裡的尺寸最好賣,看來是得不到手了……」

難道妳之前堅持幫我洗澡是為了確認三圍嗎!

我有一種我現在才認識我媽的無言憂傷。

 

 

 

 

 

 

昀羲碎念:

我就是不照傳統套路走,不然怎麼能凸顯這劇情不對!XDDDD

今天更得比較多,因為明天回到家就要睡覺了,所以請假一天><

新刊在元旦開始預購哦~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路人月
  • 這劇情真的越來越不對了!!!
    我還以為冥玥只是對漾漾很好對外人還是一堆刺
    美麗強大說一不容別人說二的姊姊去哪了!!! XD

    話說 褚媽媽感覺沒什麼變ㄟ 還是我沒發現?

    然後 尺寸最好賣 那裏看不太懂0.0

    大大加油喔~~ >W<
  • 這邊玥姐不需要瞞著老媽暗中處理掉一堆事情啊,成長環境有差咩~
    只是受到欺壓慣了的漾漾應該還是無法適應這個溫柔版的玥姐,會打哆嗦吧XDDD

    那邊看不懂就不要問了,大人的世界是很邪惡的,小孩子不要知道太多XDDD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1/04 17:34 回覆

  • Catherine Li
  • 這裡的尺寸最好賣?

    不太懂要賣什麼?
  • 嗯……好孩子不用問,總之是糟糕的事情XDa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1/04 17:35 回覆

  • 星空
  • 三圍...沒想到褚的媽媽變成這樣...
    太好看了~期待其他人的崩壞(?
    大大加油!!
  • 我也期待崩壞其他人(快住手!

    感謝支持喔!XDDD

    昀羲 於 2015/01/04 17:35 回覆

  • 凌華
  • 對褚媽媽好像只剩嘆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