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_佐助篇
警告:佐助形象毀損,程度不明,不喜者請繞道。

 

 


青春期有青春期的煩惱──諸如和朋友吵架啦,和哥哥搶電動搶輸啦,一堆蒼蠅黏在身上甩不開啦等等,咱家的佐二少都可以帥氣一甩頭:敢跟我吵?寫輪眼瞪!搶電動搶輸,巫毒娃娃買一個釘草人,蒼蠅黏在身上?徹底視而不見OK

BUT
,佐二少又沒有豁達到無欲的境界,他有一個不願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的死穴──漩渦鳴人。

為何出身名門望族的宇智波佐助會漩渦鳴人搭上線呢?其因要歸功於佐助地大哥──宇智波鼬。

 



話說在不知多久的從前,鼬獨自一人在學校裡練習手裡劍,發現天色已晚,匆匆趕回家的途中看見一名可愛的小男孩孤獨地坐在秋千上晃呀晃,神情頗為落寞,加上兩旁的貓鬚,活似個被捕的小狐狸般無辜,當下動了惻隱之心,決定將他帶回家裡共享晚餐。

『爸、媽,我們可以留他吃飯嗎?』鼬坐在玄關,背對母親問。
久久等不到回應,轉頭,春華已經抱著鳴人玩得不亦樂乎了。
『好可愛的小小孩唷。』春華兩眼發光,只差沒留口水了,『今年幾歲?』
小小鳴人頭歪了一下,很認真的回答說:『午()不ㄘ()道。』什麼是歲?
聲音軟軟嫩嫩,直叫到心坎裡去了。
瞬時,春華和大兒子淪陷了。


兩人抱著小小鳴人玩來玩去,也忘了吃飯,在餐廳等到不耐煩富嶽,終於碰地起身,前往玄關勘查發生何事。

『你們在幹麻?!』打了好幾個結的眉頭說明宇智波父正在不爽中。
兩雙寫輪眼瞪了過來,因為小鳴哭了──由於他的音量及凶神惡煞。
『不………我是問,你在做什麼?』氣馬上短了一截,要是知道他是妻奴妻管嚴呀,老婆大人不高興,他哪敢繼續放肆?
『你把鳴鳴給弄哭啦!』壓抑滿腔怒火,春華低聲斥責。
富嶽只好接過那團肉球,負責哄人。
『乖乖不哭了,我讓你看特技………』說著說著,富嶽把人往上一拋,快速結印,從口中噴出一團火來。
結束,將鳴人接住。
『怎麼樣?』
鳴人先是愣了會,然後,嚎啕大哭。
『你這笨蛋!』春華終於破口大罵,連忙把小鳴搶了回來。
『父親真是沒用。』鼬冷淡地發表完評論,然後焦急地查看鳴人的狀況。
富嶽愣在原地,看兩人邊溫柔哄著小鳴邊漸行漸遠的背影,忽然一陣冷風吹過………
他好歹也是個警務部人員,為何被自家才八歲的兒子看輕?他是老婆的親親老公,為何被被老婆唾棄?
(
因為你把小鳴嚇到哭了呀)
嗚嗚嗚………不過小鳴好可愛,晚上偷偷去玩他好了………
(
你已經決定要留他過夜了?)


餐桌上,氣氛異常的凝重。
『怎麼辦?小鳴都不吃耶………』春華擔心地問,她煮的菜沒這麼難以下燕吧?
體貼母親的佐助,馬上自告奮勇:『她不吃,我吃好了。』
當佐助的筷子在鳴人面前夾走一塊叉燒時,震耳欲聾的哭聲次破四個人的耳膜。
三雙寫輪眼瞪了過來。
佐助被瞪得心裡發毛。
妳這死小鬼,怎麼才一下子就把全家人都收買了。
迫於惡勢力,佐助放棄了叉燒,正要將它放回盤子裡時,鳴人小嘴一張:
『啊~』我要吃。
蝦米──想他堂堂宇智波家二少主,居然要他餵一個毛都沒長齊的丫頭吃飯?
門都沒有!!!
(
佐助,你跟小鳴同年齡………而且你的稱呼用錯了。)
正要氣勢凶凶地狠罵鳴人一頓,鼬的寫輪眼已經變成萬花筒了。
你敢罵小鳴一句我一定殺了你!
如此堅定的殺意從此奠定學會月讀和天照的基礎。
佐助無法,只好緩緩的將叉燒放入鳴人口中。
又一個宇智波家的男人向惡勢力低頭。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
宇智波家依然爭論不休。
『跟我睡!』
『不,跟我們睡!』
兩老正在跟大兒子搶已經在沙發睡得不醒人事的鳴人。
於是,兩股力量在家中互相擠壓,不小心把佐助房間的天花板給擠掉了。
『什麼聲音?』
『佐助房裡傳來的。』
『那沒事了。』
『恩,繼續吧。』
再開始角力比賽。

瓦礫中伸出一隻手,顫抖地朝上對天發誓:
我有一天一定要跟妳算這筆帳!漩渦鳴人妳給我走著瞧!
然後,再軟倒垂下。

完全無視週遭的腥風血雨和佐助悲壯的誓言,鳴人一覺到天亮,好夢正甜。
恩恩………拉麵好ㄘ………

以上,就是王子般的佐助與孤兒般的鳴人,美麗的相遇。

 

 

 

 


歲月如梭,轉眼他們已經小學畢業,身心趨向成熟。佐助不用說當然翩翩美少年一個,鳴人天真活潑是個開朗的陽光少年。
佐助自是女迷一大堆,但他怎麼也看不慣那些拼命討好鳴人的害蟲。
他是異性相吸,正常得很;可是小鳴也是男人為何就不會同性相斥?怒!!
(
佐少,你不也把人家當作女人好一陣子?)
在此補充一點,鳴人天真是表面,活潑是野蠻,開朗是因為不管他惹了什麼禍都會有個叫做宇智波佐助的傢伙幫他擦屁股。

「你又惹了什麼禍?」
「我哪有,只是在火影岩上畫畫而已,伊魯卡老師就發火了,一點都不懂得欣賞。」犯了錯還理直氣壯是鳴人的特色之一。
頭痛俯額,越跟鳴人在一起,佐助越覺得自己很像是隻老母雞。
「好啦好啦佐助,你就幫我把那些油漆擦掉好不好?」睜著圓滾滾的藍眸,滿臉期待。
「好………」一心動,答應的話語脫口而出,意識到時才發現他又上了當。
當年的仇不知何年何月才報得了………
照這樣下去,不用說報仇,根本就成為鳴人專屬的僕人了。
宇智波佐助,心智年齡現年十二歲,夢想是從僕人升格為情人。

 


佐助仰天喟嘆,自第一次起,他似乎就注定要栽在這白痴手上。
『佐助,鳴人還小,所以我們決定派你保護他。』父親莊嚴地下令,『從現在起,一刻也不許離開他身邊,保障他的安全。』
『有沒有搞錯?要被保護的人是我吧!』實在很想大吼,上天不公──
父親的神色依然凝重:『選你是因為信任你,你不曉得現在鳴人的狀況很危險?』
『是、是嗎?』他倒是覺得挺安全的,不像他到澡堂還會被女狗仔偷拍。
富嶽逕自起身,『總之,就交給你了。』
『是。』雖然不曉得實際狀況,不過他一定會竭盡所能的保護他的。這是他有能力的證明啊。
佐助輕飄飄的想。
後方傳來富嶽的喃喃自語,『覬覦小鳴的臭傢伙太多了,與其拱手讓人還不如留給自己家的,佐助看起來沒有鼬那麼攻,應該比較安全………
輕飄飄~風化成碎片到處飄~
好哇!居然小看我!
宇智波佐助,心智年齡現年十三歲,夢想是證明自己是攻君。

 

 

 


好不容易回神的佐助,在公園找到鳴人,卻讓他看到妒火襲胸的一幕。
那那那個臭男人!在對我的小鳴幹什麼!
連忙衝上去,一把將鳴人拽到後頭,「你在對我的小鳴幹什麼?!」
由於處在憤怒之下,佐助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簡直就像被戴綠帽的老公,以及,震世駭俗的話語。
「欸,你有沒有聽到?」
「恩,我聽到了……
「他說……
「鳴人……
「是他的欸……
閒言閒語從四面八方傳來,鳴人受不了,一巴掌打在佐助身上。
「你這個渾蛋!」邊罵邊哭著跑走。
嗚嗚嗚,臭佐助害自己拿不到一樂免費券了啦!!
呆了呆,摸摸被揍的地方,回神。
「等等──鳴人對不起啦!!」直接將手上的路人甲扔飛,離去時不忘用影分身給他一記獅子連彈。
等一下,他幹麻道歉啊?他是在保護他的貞操欸!
真是狐咬宇智波,好心換來一巴掌………
不過除了痛感,觸感好舒服………
(
你被虐狂啊?)
宇智波佐助,現年心智年齡十四歲,夢想是把鳴人吃乾抹淨。

 

 

 


佐助跪在父母前,負荊請罪。
「你怎麼這麼沒用!」母親斥責。
我承認。
「你算是個男人嗎!」父親辱罵。
那你就是嗎?
「總而言之,不把小鳴找回來,這個家門你不要進,滾!」終於,判決書下來了,雖然沒什麼同情心。
總計父母浪費口水的時間:三小時又四十八分鐘三十六秒。
想他宇智波佐助在學校呼天喚雨無所不能,在家裡就是那種老婆跑了的沒用男人。

 

 


「被鳴人甩啦?我就知道。」鼬譏諷道。他才剛出完S及任務回來,聽到的就是佐助發表獨占宣言然後就被鳴人跑了的傳言。
「少囉唆!」惱怒回嘴,鳴人究竟跑那兒去了?

 

 


阿彌陀佛,終於給他找到了。
感謝老天感謝菩薩感謝阿拉感謝基督感謝上帝感謝佛祖感謝──聰明的自己。
「鳴人,回家吧。」好言好語的勸著。
「哼!」嘟著嘴,轉身,背對。
「……你那麼喜歡那個人嗎?」佐助心痛地問。
難道我對你的好,你都看不見?
「誰啊?」鳴人被問得莫名其妙,轉頭,回問。
「今天那個親你的人。」
恍然大悟,「喔,你說他啊,我喜歡他給的一樂免費券。」
……
佐助在欣慰他的鳴人還沒有心儀的對象時,突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鳴人,我和拉麵,哪個比較重要?」雖然不想自降身價跟碗拉麵爭風吃醋,不過這問題很重要。
「拉麵。」毫不猶豫地回答,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
佐助挫敗中。
「喲,這不是我愚蠢的弟弟ㄇ………」嘲諷的嘴角顯然很中意佐助落寞的樣子。
哼!誰叫父親選你不選我!
佐助憤恨的瞪著他。
「鳴人,我和拉麵,你選哪個?」
又是毫不猶豫的回答:「鼬葛格。」
蝦米────
天方夜譚!他不信!
「為什麼!」這不擺明他比鼬差!
「啊?」
看到小鳴無辜的臉,佐助連忙換上溫柔的聲調,細聲細氣地問:「為什麼選鼬?拉麵比較重要不是嗎?」
「因為……
「小鳴,我請你吃拉麵吧。」
鳴人擺了個就是這樣的表情,高興的跟鼬走了。
好!非常好──的策略,他怎麼沒想到……
宇智波佐助,現年實際年齡十二歲,青春期的煩惱無限延伸中,夢想是殺了哥哥除掉心頭大換以確保小鳴對自己的愛。





 

昀羲碎念:

舊文騙更新,篇名是青春,果然很青春啊……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