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長沒好氣地睨我一眼,「我怎麼知道。不是一開始就和你說了時間不固定嗎。」

那不然我用言靈幫學長你穩定一下?

學長用一種你行嗎的懷疑眼神看著我。

我頓受刺激,「我好歹上輩子也是曾經當過黑袍的!」

「但是你現在是個小孩。」

學長自己還不是一樣!

「我沒你腦殘。」

……這是什麼膝蓋中箭跪地不起的憂傷?我縱使腦殘那也是為了訓練想像力增加言靈使用的靈活度!

學長瞇眼看我,「一輩子不見,腦殘的程度倒是有所長進。」

為什麼你非要這樣用損我來誇我?你以為我沒聽出來你在誇獎我實力有進步嗎!

學長這下真的用訝異的目光來看我了,「你覺得我在誇獎你?」

我:「……」好吧我錯了大爺,你是在諷刺我。

「那也沒有。」學長說,當我滿懷希望學長會難得改口稱讚我幾句時,他說,「我只是在感嘆事實而已。」

……讓我們放棄這個話題。學長,你到底要不要我用言靈幫你啦?不然你這樣換來換去我心臟受不了,而且你也很麻煩吧。

「你要怎麼穩定?」學長問,「先說說看。」

「祝禱啊。」我理所當然地說,「雖然現在力量不到全盛期的十分之一,但是這種事情透過水晶加乘輔助還是可以辦得到。」

「我信。」學長說,「我問的是你具體設定的條件,比如在什麼情況下才會轉換?」

我呆了呆。

學長大概永遠無法體會,他的我信這兩個字,對我來說,意義到底有多大。

上輩子我做了一件悔恨終身的事情,根源在於我的能力不足讓學長無法信任,而現在,我終於換到一聲他的,我信。

「你要靈魂出竅到什麼時候?」學長不耐煩地敲了敲我的頭,「那件事情別想了。」

我嘴硬地頂回去,「你又知道我想什麼了?」我剛剛可是把監聽法術屏蔽了。

「看表情也知道。」學長滿臉鄙夷,「反正一定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這才不是無關緊要的事情!」我聲音不由得大了起來,「我差點害死你了!」

「喔,是這件事。」學長嘴角勾了勾,我這才驚覺我居然被套話了。

「反正我大概也猜得到你腦子裡在想什麼,上輩子的事情我也不覺得你需要多在意。」學長說,「是我做的判斷,我自然該承擔責任與後果。」

我蠕動嘴唇,到底是沒了言語。

雖然我實際年齡早已破百,但是除了某段時間見鬼似的出任務,其他時間根本就是養老時間,沒什麼太特別的閱歷……被蜘蛛全天候跟蹤不算。

所以現在,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學長的論點,明明我要是可以壓下當時的情緒,不那麼衝動跑去找敵人的話,學長根本也不會遭遇那些。

學長皺了皺眉,大概是真看不下去,惡狠狠地用手指彈了我腦門,那力道真是痛得我眼冒金星,半晌都沒回神。

「夠了沒,到底要不要討論?」學長哼道,「你想好具體條件了沒有?」

到底是要什麼具體條件,難道跟睡美人和白雪公主一樣親一親嗎!

我揉著腦門抗議。

這種事情不是讓我設定時間更好嗎,比如早上九點到五點是成人版,其他時間是小孩版。

「我不要。」學長一口否決,「不夠彈性,親嘴不錯,就這個好了。」

我張大嘴巴。

「學長,你是要親了我之後就變回來還是我親了你之後變回去?」當我還來不及整理思緒時,話已出口。

嘴賤沒藥醫就是指這種。

「兩個都是。」學長狂霸酷帥地說,不過因為他現在還是一隻軟萌萌的小兔子所以看起來頗滑稽,「我親了你之後變回來,變回去的話就得你親我。」

我嘴角抽了抽,那不是如果我不主動親學長的話學長就不會變回去了嗎……

「這樣不是挺好?」學長萬分愉悅,「就這樣決定了,我們明天就行動。」說完,他一把握住我下面,邪惡地笑道,「現在,我來幫你洗澡吧,我們耗太久了……」

雖然說小孩的身體不會有太大感覺,但是!

裡面裝的是兩個成年靈魂啊,怎麼想都好糟糕!

 

 

 

 

 

昀羲碎念:

感覺好久不見!XDDD

大家覺得親一親可以轉換這個設定怎麼樣~~?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atherine Li
  • 囧~
    那不就一天到晚你親我、我親你?
  • 瀧兒(幻翼空狐)
  • 我覺得親嘴不是問題,問題是、軟萌萌的孩子做出抓別人下面還笑的一臉邪惡,我看到都把腦袋裡無限play的洗腦小蘋果給震驚掉空白一片了……

    內容物不合啊內容物不合……(叨念(被種

    不過要刪除小蘋果的洗腦這倒是挺有用的(對我來說(#
  • 亞琦
  • 期待下篇啊~我是路過的ww看完馬上加最愛了~現在放假有得看,所以期待你放下章啊!!!不然開學沒得看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