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對了漾漾,我聽小慈說你和亞的狀況一樣,都是穿越過來的?」凡斯忽然話鋒一轉,單刀直入地切中核心。

 

急轉彎也沒轉這麼快的!

 

我定了定神,點了點頭,「是的。」

 

然和我姊佇立在一邊,有點茫然。

 

他們可是貨真價實的小孩,聽不懂這其中的啞謎也是很正常的。

 

「喔?」凡斯笑了笑,對著然說道,「小然,帶小玥去玩好嗎?我和漾漾還有亞有事情要討論。」

 

然雖然一副很好奇的樣子,還是乖乖地帶了我姊出去。

 

等他們一出房,滿室內立刻盈滿了強烈的殺氣,我和學長下意識反應立即閃到門邊,警惕著看著突然釋放殺氣的凡斯。

 

對了,不論我聽到的情報顯示這個凡斯再怎麼智缺,他好歹也是一族的族長,對於來歷不明的可疑人士不說斬草除根,下馬威肯定是要給的。

 

「原先只有亞的時候,我還不信。」凡斯瞇眼看我們,「不過如果你們都是穿越過來的話,那有些事情就挺合理了。」他冷笑地看了學長一眼,「比如你能溜進我們族內的機密室偷看我族的文件。」

 

我汗了把。

 

學長懼也不懼地回看凡斯,「我那時才穿來沒多久,自然想要多收集一些這世界的情報。」

 

「而你肯定知道我們一族掌握著足以撼動世界的秘密,所以乾脆趁著還是小孩不容易被懷疑的時候過來盜取?」凡斯的聲音很冷,我聽得風中凌亂。

 

這個凡斯好像又和我印象中的那個對上了……

 

凡斯打了個響指,門內所有燄狼的布偶開始顫動,最後竟都活了過來,朝著我們張牙咧嘴地吠。

 

「是。」

 

「哇凡斯快住手我保證我們以後會很乖!」

 

學長倨傲的回答和我認錯的聲音同時響起,凡斯愣了下,殺氣倒是弱了不少。

 

「那個……有事好好談、好好談……」我乾笑著打圓場,凡斯和學長關係不好嗎?突然玩這齣生死相博一點都不好笑。

 

魂都要被嚇掉一半了。

 

「好好談?」凡斯看我,「漾漾,你不是跟他一掛的?」

 

「他是我伴侶。」我還來不及回應,學長就搶答了,「自然是一掛的。」

 

哇咧學長沒有這樣托人墊背的,還有話好好說是會死嗎會死嗎會死嗎!

 

好在凡斯沒像學長一樣幼稚,收了術法,轉身坐回辦公椅上,似笑非笑地瞅著我們看。

 

「那好,說說你們是怎麼來的,來幹甚麼的。」

 

我一驚,凡斯這不是要殺我們,而是掌握談話的主動權啊!

 

學長冷睨我一眼,顯然早就看穿凡斯這首了,只有我真的被嚇到。

 

好吧,我反省。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來的。」我老實說,「我原本已經要前往安息之地了,結果重柳族冒出來問了我一些問題,然後再睜眼我就在這世界了。」

 

「重柳族,時族的後裔?」凡斯的口氣很差,「你知道他們種族的使命是什麼嗎?」

 

「確保時間的正確性。」我說,然後猛然意識到,直到現在都沒人和我提起妖師這個名稱,搞不好並不是因為我媽故意要瞞我,而是妖師這個名字搞不好連她都不知道!

 

「哼。」凡斯露出不屑的冷笑,轉頭問學長,「那麼你呢?別以為你是亞那的小孩我就會手下留情。」可疑人士,即便是好友的兒子,他照宰不誤。

 

這言下之意太赤裸裸了啊。

 

「……」學長撇撇嘴,不情願地回答,「意外而已。」

 

「意外?」

 

我靠搞半天你會想掌握談話主動權是為了不解釋自己失手被水滴幹掉這種事嗎!

 

學長狠狠瞪了我一眼。

 

哇咧我還真的猜中了啊?不過就只是不小心失手了嘛面子這種東西能吃嗎幹麼非要味了面子搞得神秘兮兮的。

 

「……那個,我覺得解釋起來太麻煩了,有沒有記憶顯示球?」我疲憊地向凡斯問道。

 

凡斯挑眉,二話不說就給了我一個記憶顯示球。

 

妖師家底如今也雄厚起來了啊,我感嘆道。

 

上輩子本家還沒有一個記憶顯示球呢,不過也不排除是然認為不需要啦,因為上輩子陰影爆發的關係,顯示球會儲存一個人的記憶,要是族中有人不小心隨便處理掉了就會導致情報外洩。

 

我拿著記憶顯示球,將上輩子比較重要的經歷給回想了一遍,但是不知不覺記憶從高中青春熱血的旅行片段過渡到了我和學長的同居回憶……

 

等等!

 

眼見記憶要往兒童不宜的畫面發展去了,我趕緊把記憶顯示球給放到一邊,拍拍胸口,驚魂未定地向凡斯露出抱歉不好意思的笑容,「對不起,等我緩緩……」

 

快把那段記憶掐掉!我催眠自己,不去看凡斯富有興味的笑容。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再拿起顯示球,這次記憶直接從學長離開後一路走到了最後重柳在我臨終前現身。

 

「嗯,然後我就到這裡來了。」我把顯示球放下,「保證都是真的。」

 

「因為它也只會顯示真的。」凡斯接口道,「原來在你們那個世界我和亞那都已經不存在了啊。」

 

「呃……」

 

「那就更沒什麼參考價值了。」凡斯起身,「至於你被時間水滴傷到這點,你是知道我們一族能夠幫助你所以才來接近的嗎?」

 

凡斯居高臨下地看著學長,是說我從沒看過學長氣勢輸過,不過眼前因為他是小孩凡斯不僅是大人還是族長,那氣勢上的差距就相當明顯了。

 

我覺得學長被壓制這畫面好萌。

 

「褚,回去給我等著!」學長轉過頭來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想學長沒有惡意……」我打起圓場哈哈道,「我想學長只是想過來看看這世界的我?」

 

學長突然默了,硬是又將頭給扭了回去。

 

凡斯哼了聲,「不管你有何目的,只要你會危害到我的族人,就算是亞那的小孩……」

 

「我知道,就算是我父親,你也會痛下殺手。」學長頂了回去。

 

氣氛凝滯。

 

等等,原先不是已經解除誤會了嗎?怎麼現在氣氛又鬧僵起來了?

 

「褚,妖師內部有間諜。」學長砸了一句話過來,然後兩個人都中鏢。

 

「間諜?」這是我。

 

「你知道妖師?」這是凡斯。

 

「我父親也知道。」學長沒理我,直接對凡斯講話,「妖師這個名稱早就被歷史沖刷得看不見了,不過要是有心查的話還是查得到的,我父親他一直在等你信任他。」

 

凡斯的臉色忽然很複雜。

 

慢著慢著這到底是什麼神展開?

 

 

 

 

 

 

 

 

昀羲碎念:

嚇到了沒有原來凡斯還是很正常的~~~(有嗎?

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喔我又要神展開啦~~~~~~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終於...
    被我等到了!!(等到虛脫了)
  • yuching
  • 大開心~~~~~又等到一集了!!!
    看到族長威能大開的凡斯,好開心好喜翻好可口~~(欸
    同時也覺得被壓制的學長好萌阿!!
    搞不好可以來個攻受逆轉疑雲(?
    應該會超刺激!

    是說最近工作上、私事上鳥事一堆,
    曦大的文真是我的救贖我的陽光~~
    看著看著就會覺得有點動力了~~~果然還是要有點歡樂調劑
    超感謝您的~啾(你走開
  • yuching
  • 對了,有個字要改
    這首→手
  • yuching
  • 味了面子→為了面子
    拍謝,如果太瑣碎把這留言掐掉也ok~
  • 亞里
  • 嚇死我了我本來以為凡斯變得跟亞那一樣
    原來沒有啊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