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露出了一臉驚呆的蠢相,學長不耐地嘖了聲,哼道,「我原先不打算淌這渾水的,所以沒打算讓你知道。」

這算是解釋嗎?

我顫抖著身子,指著學長,痛心疾首,「你、你!虧我還以為你這輩子真的有問必答……」想來我還是太天真了。

不過和上輩子氣到跑去找安地爾那次相比,我這次氣憤的程度遠不如鬱悶多。

鬱悶啊!

一個百歲的老頭被一個年輕小伙子耍得團團轉還是因為自己懶沒有親自去收集情報就這麼悉哩糊塗地道聽塗說能不鬱悶嗎!

能嗎能嗎能嗎!

「吵死了褚。」學長瞪,哼我還怕你瞪啊。

我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叫你瞞我瞞我我就腦袋裡吵死你吵死你吵死你!

學長似乎忍無可忍,啪的一聲就拍上我的後腦,害我反射性放空。

「說出你知道的部份。」凡斯坐回椅上,雙手交叉,眼神深不可測地打量著學長。

「有什麼好說的?」學長雙手環胸,睨回去。

我也想知道學長你到底是有什麼通天本事連妖師家內部有間諜都知道……

「行。」凡斯很乾脆,也沒逼著學長講,只是慢悠悠地看我一眼,「把記憶洗掉再訂個娃娃親還不錯,我會幫漾漾選個好媳婦的。」

啊,怎麼話題突然扯到我身上?

我茫然了一秒,跳了起來。

臥槽這是拿我要脅學長的步驟啊!

學長頓了頓,似乎真的在考慮。

我忽然間覺得心裡有點酸,凡斯會不會說到做到不曉得,但是他肯定有這個能力,堂堂妖師一族的族長連洗記憶這種事情都做不到豈不是笑掉人家大牙了。

「他是我伴侶。」學長重複了一遍。

「當然,你們若是結婚彼此就是自己人了。」凡斯答得很俐落。

「……我父親在查妖師的事情,我碰巧看見的。」學長無奈地說,「至於間諜一事,我判斷出來的。」

「你怎麼判斷出來的?」

「普通種族若是族長是個智障也就罷了,但是妖師一族不可能。」學長說,「因為其在歷史上的特殊性,族長不可能是個腦殘。」

「而且大大方方地釋出自己一直想變身成其他種族的這種訊息,應該是想誘人上鉤,以為自己是個很好控制的白痴吧。」

凡斯露出微笑,「這些是你獨自的判斷,還是亞那的分析?」

「我自己。」學長哼道,「我看到現在願意真的相信我們是穿越過來的,你是第一個吧。」

「是不是第一個我不知道,不過既然你們送上門來了,我就沒有束之高閣的道理。」凡斯笑了笑,「根據你們的記憶,我不需要避諱陰影的存在吧。」

「嗯。」

「這幾年一直有陰影在蠢動,有人在試圖鬆動各地陰影的封印。」凡斯開口就把我砸暈了。

這什麼不升級不帶裝備直接要打BOSS的前奏!

說到鬆動封印,我直覺地就想到安地爾。

「不是他。」學長看我一眼,說道,「不是安地爾。」

「怎麼不可能?」凡斯都能裝智障,沒道理安地爾不會裝白痴。

「他不需要裝,他是貨真價實的白痴。」凡斯接口說了一句。

我瞬間不曉得該為兩人信任安地爾這個奇蹟鼓掌,還是哀傷兩人對安地爾的評價。

「可是如果……」有萬一呢?我還是不死心,大約是上輩子的印象落下的偏見實在太刻骨銘心。

「那個萬一大概就是敵方會偽裝成小孩哄他開心。」凡斯說。

「尤其是漂亮可愛的小孩。」學長補充。

想起了安地爾真的因為學長叫他去死真去死的白目事蹟,我默然了。

 

 

 

 

 

昀羲碎念:

希望救援一切順利!>''<

今年真的是災難特別多,希望大家都能有美好的新年!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ching
  • 看到文好開心!!
    我喜歡→彼此都是自家人。這句~~~
    不知為何莫名帶感,也許是因為還沒嫁先被賣掉的前奏XD

    曦大加油!
    這種事情就不要讓自己心情不好了,
    人禍就見招拆招吧!反正也沒在怕,長這麼大也不是白活ㄉ~

    阿 害我也好想去CWT找你們、順便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