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來啦。族長找你們做什麼?」然抬頭,看到我和學長,高興地向我們揮揮手。

對付小孩絕對不能說沒什麼,他們一定會纏著到問出答案為止,我還沒想好要怎麼敷衍過去,學長很酷地代答了。

「他說我們要結婚,他可以當主持。」

我嘴角抽了抽,有沒有這麼厚臉皮地顛三倒四?

學長不著痕跡地捏了我的手一下。

「結婚?」然很疑惑,神情茫然,「可是你們都是男的啊?男的和男的可以結婚嗎?」

「可以喔。」我姊說,「我媽媽也說可以。」

「我父……我爸爸也說可以。」

我好笑地看學長,這還真裝起小孩來了,雖說口氣有點彆扭。

我之前就發現學長若是成人版,他稱呼亞那為父親;若是幼兒版,他稱呼亞那爸爸。

這點區別還挺明顯的,就是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出來。

有一種遊戲不分男女老少都能玩,叫做大富翁。

然看我和學長來了,一點不留情地把他搭好的東京鐵塔拆了重新收好,拿出一盒大富翁,很盡地主之責地說玩這個。

我看了看,百分之百原世界產的大富翁,簡直無害得不能再無害,我和學長就答應了,四個小孩骰了骰子就玩了起來。

玩著玩著,越玩越不對勁了。

這裡是妖師本家,所以所有可以作弊的術法根本無法使用,這遊戲玩得就是實力和人品。

我有點懷疑上輩子學長造孽太多,我們玩了幾輪了他的地只有那麼一點點,而且老是骰到我姊的地要繳交過路費,最後第一個宣告破產。

學長臉黑得不能再黑,倒是我姊很高興,小孩心性嘛,贏了遊戲總是特別開心。

「再來一局。」學長提出要求,這還挺罕見的,上輩子求學長玩遊戲都不太甩人的,顯然這局他輸得很憋屈。

不過我說你一個成年人了和一個小女孩計較什麼,幼稚不幼稚。

再來一局,歷史重現,學長還是龜速地在爬,然後進入第二輪後繼續踩我姊的地,然後再繼續繳過路費繳到破產。

沒想到在這裡學長是用另一種方式吃癟啊……

看著很開心在數自己賺了多少錢的褚冥玥,再看看一臉黑得要命的學長,我望天感嘆道。

 

 

餐桌上,氣氛很熱絡,我媽似乎和每個人關係都挺好,和樂融融地閒話家常,有些人甚至也和凡斯挺親密的,完全看不出來這裡頭出了內賊啊。

「褚,你的表情太露骨了。」學長掐了我一下,害我吃痛地轉過去看他,一臉抗訴。

「漾漾,亞,怎麼啦?」

有人注意到我們,順口問了句。

「不可以看別人。」學長理直氣壯地說道,「媽媽說的,另外一半不可以紅杏出牆!」

然後所有人哄堂大笑。

「真是後生可畏。」

「漾漾這麼小就被綁死了嗎。」

「小慈你也不管管,自家兒子都被欺壓成這樣了。」

「亞的醋罈子可真夠大啊。」

「亞那是怎麼教你的啊亞?」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各各拍著大腿笑得樂不可支。雖說是很好地把注意力給帶過去了,不過作為事主,我還是為了自己那幾分薄面哀嘆不已。

『面子能吃嗎。』學長涼涼地腦回應。

這麼快就用我的話打我臉,我該說真不愧是學長嗎,果真是錙銖必較……

學長淡定地戳走了我碗裡的雞腿。

把我的腿還來!

「哼!」學長露出邪惡的微笑,快速地直接在我面前消滅雞腿。

「呀!」我叫起來,伸手就要去搶。

「唉,這麼小就會打情罵俏了。」眾人感嘆道。

我聽了差點沒摔倒,重心不穩就從椅子上滑下來了,順帶撲倒了學長,我整個人砸在他身上。

 

 

 

 

 

 

昀羲碎念:

我真的不該看全職的,後面漾漾的吐槽帶了葉修的嘲諷技能,我還刷不乾淨……

幸好漾漾沒變成沒下限的一員……可是學長好像變成其中一員了(到底

總之以後趕稿的時候我真的再也不要跌坑了,畫風整個都不對了呀!(抓頭

昀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等到了呀~~~~~~(冷靜點,孩子)